當前位置:首頁紀實文學信息

            紅山大案

            一棵紅楊樹

            57293|1007總點擊|5收藏|5閃星
            最新章節:紅山大案(20、業務精干的臨時工)|更新時間:2020-02-12 11:15:07

              黑夜理應是寂靜和沉睡的,偏偏一些見不得光的鬼魅喜歡晚上出來活動,禍害人間。捉鬼的人只好也在夜間出動了。

              2013年的八月末,白天還很熱,到了夜晚,山風硬得很,幾個人趴在半山腰草地里,腰、脖子,胳膊吹得發麻。寂靜的黑夜里,不時地響起巴掌拍在肉上的聲音。

              “別出動靜。”一個帶頭的中年人低聲喝道。

              “都快成蚊子的菜了。”一個聲音嘀咕著。

              “把蚊子喂飽嘍也得忍住。”

              “局長,你說咱這么受罪,那些土夫子一定到這地方來,古墓葬和古文化遺址多著呢!”

              “啥事也沒一定。不過,我算計著,這地方他們該動了。你沒看最近白天有人到這兒旅游嗎?”

              “噓!”

              幾人不再說話,望向上山的小路。小路上影影綽綽上來幾個黑影,走近,是幾個扛著鐵鍬、鎬頭的人。設伏的人們眼看著他們走過,向山上走去。空氣里靜極了,風聲在林子里草地里打著呼哨鉆來鉆去。

              幾個人在山上掄起鎬頭、鐵鍬,有人搬刨出的石塊。趴在草叢里帶頭的中年人說了聲“行動”,習慣性地一揮手。黑暗中沒人看到他的手勢,聽到命令幾條人影從草叢中竄出,直奔山上掄鎬的四人沖去。

              “不好,快跑。”

              山上的人總有一個放哨的,看見沖上的人大喊。

              咣當,咣當,鎬頭、鐵鍬扔在地,幾人作鳥獸散。他們奔山坡那邊的苞米地沖去,苞米秸倒伏的聲音此起彼伏。設伏的幾個人也跟著沖進苞米地,一陣慌亂,秸稈倒伏的聲音停止了。幾個人在苞米地里搜索,沒看到一個人影。出了苞米地,再往前走,就是很陡的山坡了。山下黑乎乎的,啥也看不清。

              帶頭的中年男人往黑乎乎的山下瞧了瞧,“追不上了。下次,他們一定沒這么好的運氣。哼,非得抓住這幫土行孫不可。”

              帶頭的中年男人是朝陽市公安局文保分局局長王紅巖。文保分局當時叫牛河梁公安分局,負責牛河梁紅山古文化遺址的文物保護工作。隨著紅山文化越來越引起學界的重視,積極籌備申請世界非物質遺產,一些上不得臺面的家伙也把眼睛盯上了牛河梁和周邊的土地。這次他們盜掘的就是紅山文化積石冢。

              讓我們把目光鎖定在遼西北、內蒙赤峰一帶,這一帶是被考古專家、學者稱為紅山文化的地帶。距今有五千多年歷史,是中國最早具有國家雛形的古文明。因最早發現于赤峰因而得名紅山文化。在中國人傳統觀念中,中華文明從黃河孕育出來,傳播到華夏各地;紅山文化的發現,為中華文明的多元起源奠定了基礎。蘇秉琦說:“以發展順序看,從舊石器中晚期到新石器初期,很可能遼河流域比海河水系早,海河水系又比黃河中游早。”

              一向被視為古文明邊緣的長城以外,燕山以北,為何會有如此璀璨的古代文明?燦爛的歷史星河中,我國最古老的一些文明都漸漸沉寂了,紅山文化更是在剎那的絢爛之后,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她們從哪里來,又去了哪里?這成了考古學家終生想解開的謎題。

              郭大順,1968年北京大學考古系畢業,師從著名考古學家蘇秉琦。畢業分到遼寧考古工作站。自1968年來到遼寧省后,為考古工作忙碌至今,現為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名譽所長、中國考古學會常務理事,北京大學中國考古學研究中心專職教授。

              遼西當時還被視為古文化的偏遠地區,就新石器時代和青銅時代考古來說,文獻記載很少。然而,郭大順以一個考古人的敏銳,隱隱約約感到,那片因干旱而龜裂的紅土里,一定埋藏著什么秘密。

              遼西朝陽與內蒙赤峰山水相連,文化上本沒有藩蘺,郭大順年復一年地尋找著紅山文化的蛛絲馬跡。

              1979年5月,遼寧省文物普查開始,郭大順被任命為喀左隊隊長,與17名學員一起把全縣21個公社跑個遍。普查過程中,郭大順反復強調,紅山文化是重點中的重點。他舉著剛采集到的彩陶片向大家介紹:朝陽是紅山文化分布區,但紅山文化出土還鳳毛麟角,只有三十多年前日本人調查的零星記錄。因此,隊員們在普查時格外仔細,共發現各類遺址609處,其中有1982年在喀左東山嘴挖掘出的中國古代第一個祭祀遺址,還有兩尊“婦女小雕像”。

              此發現轟動了中國考古界。1983年7月,19位北京專家在蘇秉琦先生率領下來到遼西。北大教授俞偉超說:婦女小雕像是全國考古界等了三十多年的發現。蘇秉琦先生則將此與中國文明起源相聯系。

              更大的驚喜還在后面。就在蘇秉琦先生走后不久,在他稱為“金三角”的喀左、建平、凌源三縣交界,一個叫牛河梁的地方,方圓50平方公里的遠古文化遺跡輝煌地展現在世人面前:東山嘴出土了遠古祭壇,牛河梁上廟、壇、冢星羅棋布;東山嘴祭壇只有一圈,直徑2米,牛河梁祭壇從里到外共分三層,最外圈直徑22米;東山嘴“婦女小雕像”高7.9厘米,牛河梁女神廟里的女神殘塊組合后,分別相當于真人的一倍、兩倍和三倍。

              專家們興奮地看到,牛河梁壇、廟、冢的配套非常像北京明清時期的天壇、太廟與明十三陵,也嚴格遵守著中國傳統建筑沿中軸線布局、天圓地方、東西對稱的理念。

              廟、壇、冢組合中的主角是女神廟。雖然規模僅75平方米,相當于史前時期的一座大房子,卻顯示出原始宗廟的封閉性和神秘性,這恰是一人獨尊和神權壟斷的象征。專家如是說。

              考古最重的是第一重證據,就是出土的實物。紅山文化的考古也不例外。想研究紅山文化最主要的就是積石冢。

              積石冢是紅山先人們埋葬自己祖先的地方。用石頭砌成石棺,南北方向立墓;周邊用筒形陶器擺了一個圓圈,墓里面陪葬的是高等級的陶罐、陶器。積石冢一般都是用高30厘米、長40厘米、寬20多厘米,經過打制的大石塊砌成的,有方形和圓形兩種。每座冢的占地面積都相當大,一般有三、四百平方米,最大的達1000余平方米,平均的壘石高度在1米以上。每座積石冢內,一般都有數十人列“棺”而葬。他們可能因為身份的不同而被分別安置在大小各異的石砌棺材之中。目前發現的最大的石砌棺材(位于墓的中心),長寬各3.5米,一般的石砌棺材長僅有1.5米,寬僅0.5米。

              石棺建好,把先人的遺體放進去,或用陶器或用玉器陪葬。上面也用石塊填滿。用做紅山陶的細土把縫隙填滿,壘實。由于陶土本身就具有粘性,水滲不進去,即使有水,陶土的存在使石棺更結實了。積石冢防水、防盜,不好挖。

              后期紅山文化積石冢以玉為葬,里面出土了很多精美的玉器。在這些大型的積石冢中,隨葬了數量眾多、十分精美的各式玉器,總數達數十件。玉器一般放置在死者的頭下、胸前和身邊,種類有作為原始宗教信仰之物的玉豬龍,有掛于胸前的雙聯、三聯玉壁,有勾云形王佩、扁圓形玉環、圓桶形玉箍,有作為藝術品的玉鳥、玉鴿、玉龜、玉魚、玉獸等,工藝精美,造型上追求神似,別具風格。其中以玉豬龍為代表的玉器已經成為紅山文化的代表器物。

              浩大的積石冢群證明,牛河梁不是普通的古人類遺址,而極可能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帝陵。

              國內考古界、史學界均認定牛河梁遺址距今至少5000年,正處于中華民族三皇五帝的上古時代;牛河梁遺址中出土的玉箍、玉佩、玉玦、玉龜等上古遺物,就是傳說中的黃帝時代部落首領的隨身配飾。在遠古工具缺乏、技術落后的情況下,能動用如此大的人力,營造如此繁雜的陵墓,墓主人生前顯然具有“號令天下”的顯著身份。按這個思路分析,稱廟、壇、冢為一體、且規模宏大的牛河梁遺址為中國最早的帝陵,實不為過。較之國內其他地區發現的上古墓穴、祭祀場所,毫不夸張地說,牛河梁遺址的積石墓冢完全是“帝王級”的。

              考古專家通過對牛河梁遺址的深入研究,得出以下結論:

              1、牛河梁遺址位于紅山文化分布區四通八達的中心部位,具有政治中心的規格;

              2、從女神廟的寫實女神像可以看出紅山先民已從自然崇拜、圖騰崇拜進入到較高級的祖先崇拜;

              3、積石冢的大小和位置排序,反映了當時社會的等級觀念;

              4、積石冢中心大墓和隨葬品,反映出當時社會“一人獨尊”的王權觀念;

              5、公共祭壇的發現,反映了當時以巫為代表的原始宗教已經形成;

              6、遺址墓葬中出土了玉龍、玉鳳、玉人、玉佩等珍貴玉器,這種唯玉為葬的習俗,展現了當時社會文化觀念和中國傳統禮制的雛形。

              牛河梁遺址如此龐大復雜的祭祀中心場所顯示,這絕非是一個部落的力量所能建筑和擁有的,只能是更大的一個政治共同體崇拜共同祖先的宗教圣地。而在遠古工具缺乏、技術落后的情況下,能動用如此大的人力,營造如此繁雜的陵墓,墓主人生前顯然具有“號令天下”的顯著身份。這說明5000年前,這里存在一個具有國家雛形的原始文明社會。

              同時,在中華文化起源過程中,該地區也是中華文明之源。

              精美的紅山玉自打出土那天就吸引了眾多神往、貪婪、覬覦的目光。在這片紅山先人生活過的土地上,紅山女神的后人們將它變成廝殺的戰場:盜掘、販賣文物和文物保護人員之間的廝殺一刻也沒停止過。他們斗智、斗勇、斗狠,打游擊戰、麻雀戰……


            標簽:  

            【編者按】

              這是一個真實的案件。紅山文化的發現與發掘于考古研究意義重大,在時間和空間上都對中華文明史有重要的拓展。與國家、政府、專家、學者一起關注紅山文化的還有另一批人,他們瘋狂盜掘、販賣紅山文化的文物,與文保公安干警展開了一場殊死搏斗。紅山大案是公安部督辦的一號文保大案。推薦閱讀。編輯:大慰
            分享到:

            作品評論

            中文字幕无码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