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9932180551366.jpg    快要離開拉薩了,雖不是訣別,卻仍有太多的不舍。周末閑暇,獨自信步遛彎到大昭寺邊上的八廓街。鬼使神差,駐足仰慕已久的一座黃房子——“瑪吉阿米”。

  這個散發著古老的神秘氣息的藏家小酒屋,是一幢用不規則的石頭砌成的兩層小閣樓,坐落在八廓街東南角已經1360多年。據說自從唐貞觀年間松贊干布建起了拉薩大昭寺,繞行寺院的轉經道邊上不久便出現了這個小酒屋。

  凝視著它,仿佛面對著一位時間老人,準確說是面對著一位飽經滄桑的藏族老阿媽。她用滿目的慈祥,迎送著八角街上絡繹不絕的朝圣隊伍和五湖四海的觀光人群,也以自己生生不息的靈性,見證著西藏的前日、昨日和今朝。

  親臨感受瑪吉阿米的念頭憋在內心許久了,每每因為身著軍裝,總覺著光顧失當。剛到西藏時曾被一位熟悉拉薩的女友帶著到過此處,可惜還沒坐定,又因急事匆匆離開。今天便服到此,是機遇,也有幾分刻意。

  室內空間狹小,客人很少。大概因為時已初冬,旅游旺季已過,這里沒有了以往的熙熙攘攘,很是幽靜。落座,點一壺奶茶,信手翻閱桌邊碼放的資料,多是有關這座黃房子的讀物,還有不少光顧者的心語留言。茶品味道鮮美,黃房子的故事亦美的醉人。進得其中一本書,一個曾經的古老西藏的美麗遺夢展現在眼前。

  大約在三百年前的某個星空月色下,這幢藏式酒屋里來了一位神秘人物,他看似普通,卻是一個不尋常的人。他跋山涉水走遍了藏區,為草原百姓講經祈福、超度靈魂。這天,他在拉薩八角街轉經累了,便進入一個小酒屋里飲茶休息,突然門外一個月亮般嬌美的少女掀簾窺望,還沒等他起身施禮打聲招呼,那女子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佳人轉瞬即逝,美麗的容顏和神情卻深深地烙印在了這位神秘人物的心里和夢里。從此,他常常光顧這家小酒屋,期待著奇跡出現,能夠與這位月亮少女再度重逢。遺憾的是,那個魂牽夢繞的倩影再也沒有現身。這位神秘人物,就是為人們所熟知的西藏第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他不僅是西藏歷史上的一位杰出宗教領袖,還是一位才華橫溢的浪漫主義詩人。

  他常常裝扮成平民百姓,走出深宮寺廟接地氣,到民間直接體驗普通人的生存狀態和情感生活。同時,他還肩負著一個重要使命:觀世音菩薩曾托夢給他,讓他在凡間市井尋訪至尊的救世度母女神,以助眾生之利。因為救世度母女神常以絕美女性的形象出沒于塵世俗間,所以在西藏很多地方都曾留有倉央嘉措尋訪救世度母女神的“神跡”。1529932415982415.jpg

  “在那東方山頂,升起皎潔的月亮,瑪吉阿米的笑臉,浮現在我的心上……”倉央嘉措的動人詩篇,賦予了黃房子這個小小空間以“神韻”與“情愫”,使這里成了后人們放松心情、品味美好、享受無限浪漫的地方。

  其實,“瑪吉阿米”的藏語源意為“未嫁娘”。“阿米”是“阿媽”的介詞形式,也就是母親。在藏族同胞的審美理念中,母親是普遍意義上女性美的化身,濃縮了女人內外在所有的美。由此我們知道,瑪吉阿米的意思就是“圣潔的母親”、“純潔的少女”、“未嫁的姑娘”,由倉央嘉措情詩的主題引申,就是“美麗的遺夢”。

  這種說法不僅僅源于理性的解讀,還源于西藏草原上另一個久傳不息的故事。

  我的藏族好友加布的夫人白馬瓊宗,曾經繪聲繪色地對我講起:300年前,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是雪域高原上最大的佛,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是帶領信徒走向成佛之道的至尊導師,受萬民敬仰。直到某一天大雪過后,這一切都發生了改變。負責布達拉宮安全保衛事務的鐵棒喇嘛那天仍然第一個醒來,睡眼惺忪地按慣例打開一道又一道的門,赫然發現雪地上一行清晰的腳印從宮外遠方彎彎曲曲地延伸到腳下,而后直直去了達賴寢宮。他懷疑倉央嘉措行宮被盜了,便在第一時間反方向踩著腳印尋找到八廓街上達瓦卓瑪的家,將女主人達瓦卓瑪以“賊人家屬”的身份控制了起來。當他再回到布達拉宮蹲下身子仔細分析辨認腳印形狀時,一向禮佛虔誠的心海突然掀起大浪。他驚呆了,因為那是他最最熟悉的倉央嘉措的腳印。鐵棒喇嘛此刻的思緒中,一個端坐于蓮臺之上的宗教領袖與一個市井年輕女子仁宗旺姆的名字聯系在了一起,達賴喇嘛獨自偷偷出宮約會情人的情景圖畫,清晰地被他勾勒出來。剛直無私的鐵棒喇嘛震怒了,消息很快大白于天下,而且像炸彈一樣猛烈。布達拉宮高墻之內的權力之爭也借此陡然而起,越演越烈。一直護著六世達賴的權力核心人物巴桑結嘉措在一次紛爭中被殺,對立面一哄而起,對倉央嘉措口誅筆伐。消息傳到京城,康熙皇帝一紙詔書,他被押解著踏上了去北京的路。1707年的冬天,艱難跋涉在押解途中的倉央嘉措在青海湖畔神秘地失蹤了,那一年,他只有25歲……

1529932501435653.jpg  白馬瓊宗所講的這段故事,其實并非僅僅是傳說,而是有著文字史料的基本脈絡,《西藏簡史》和《王統世襲明鑒》都有簡單記述。而黃房子里看到的一本《倉央嘉措秘史》的敘述,倒是多少有一些民間演繹味道,其中的概略情節是:倉央嘉措自幼便有著很高的智商與情商,三歲那年被確定為五世達賴喇嘛轉世靈童后,他并不快樂,因為他知道,從金瓶測字的光環戴在自己頭上那天起,自己就注定失去了追求自由和愛情的權力。尤其是成為六世達賴后,他與心上人仁增旺姆的愛情便如同赤裸著雙腳在荊棘上跳舞,戰戰兢兢,心驚肉顫。他在事情曝光后的一次約會時曾問旺姆,是否愿意就這樣終生相守?她毫不猶豫地答,除非死別,絕不生離!聽完此話,他決心放棄他至高的達賴喇嘛權位,毅然回宮脫下僧袍扔在輔佐他走上佛教領袖寶座的巴桑結嘉錯的腳下。他要和他的仁增旺姆一起回他們的故鄉門隅納拉山村,在那里結婚生子,過尋常人的日子。可惜時至今日,佛法教規加上北京皇城的嚴責旨令,做不做活佛已經由不得他了。終于有一天,他再也沒能見到他的仁增旺姆的身影。他的心滴著血,對著高高的雪山大聲呼喚著旺姆的名字,直喊到聲嘶力竭,回答他的卻只有山澗不息的回聲……

  不知不覺四個小時過去了,小酒屋內依然安靜。放下書本,心情卻靜不下來。300多年了,倉央嘉措寫給情人的大量詩歌盛傳不息,尤其是寫給旺姆的最后的那首《十誡詩》,成了地地道道的絕唱。詩歌中散發出來的凄美、真誠與浪漫,化作了后人們無限的感動,我又豈能例外!

  八廓街的轉經道走過了一世又一世,林林總總的人和事多數都被歷史的風塵淹沒了,再也找不到蹤影,借喻旺姆的“瑪吉阿米”這一詞匯,卻從此成了西藏歷史上具有獨創意義的一個文化符號,諉實空前絕后。絕世情僧經常約會情人的這個被稱作“黃房子”的小酒屋,也因為其美好浪漫的愛情故事背景而名氣日增。坐在這里,很難不被迷醉。

  雖然比不得許多內地的俊男靚女那樣狂熱,我已然對這里格外留戀,因為這里除了感受倉央嘉措的愛情美麗,還可以自己毫無心理負擔地放飛遐想,隨意在那些數不清的留言本里留下墨跡,一敞心扉。我提筆信馬由韁,盡情揮灑完滿腹心語。伸伸懶腰,一杯酥油奶茶下肚,暖透了全身。1529932551825134.jpg

  留言本被服務生收走了,剛才寫下的心語須臾淹沒在墻邊書架上文字的汪洋,一番浪漫溫馨,注定成了日后靜靜的回憶。想到就要長期離開拉薩了,禁不住,心底一陣泛潮。

  環顧這個古樸簡陋的場所,來者不多,卻都是獨行客。小老板說:“他們獨行,在于忘我度心,光顧多是為了傾訴,否則就沒了這滿屋的墨香”。我心里卻笑了,笑他所言未必盡然,因為我上次光顧此處雖然匆匆,卻是由一位女友帶著來的,今天我雖也是獨行客,卻并不單是為傾訴,而是找尋,是守望,找尋并守望那份回味悠長的拉薩情愫。

  說不清是什么心境指使,我起身試圖找回重溫我的墨跡,卻枉費心機。納悶,隨即釋然。我知道,那些文字已經在滿屋的書架上成為了永恒。小老板勸我重取一個留言本隨意輕狂,而我,卻吝嗇地再未寫下只言片語。冥冥中似乎有一個聲音在提醒我:靈魂扶心,心既然已和瑪吉阿米對話,再留一筆一劃都顯多余。呵呵,我不禁感佩當年黃鶴樓下“擱筆無詩”的杜翁,一代文豪,亦會自制。

  哦!瑪吉阿米,圣潔的母親、純美的少女。你也在我這位戎裝過客的心里烙上了深深的印痕,演繹著久久的“美麗遺夢”……

  夕陽西下,我走出“瑪吉阿米”黃房子。抬眼西眺,哇!藍天下的布達拉宮格外雄偉壯麗。它背后的皚皚瑪布日雪山,被晚霞涂上了一層淡淡的紅暈,婉若剛剛出浴施過淺粉的美女……

  她,會是倉央嘉措找尋的那位救世的度母女神嗎?我想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