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傳奇抗日英雄
  1924年11月,郭興出生在河南省輝縣高莊鄉金章村的一個農民家庭。1940年8月,16歲的郭興和同村16名青年一起參加了八路軍。第二年,他被組織派回家鄉組建敵后武工隊并擔任隊長。臨行前,上級在抗日部隊極度困難的情況下,給他派了兩名戰士,配備了兩支步槍,5發子彈和8顆手榴彈。并下達了三條“作戰指標”:一年內部隊要發展到70~80人;要繳獲100支步槍;要消滅105個敵人,其中包括5名日本兵。只有17歲的郭興,當即立下軍令狀。
  回鄉后,郭興帶著2名戰士經過幾天的偵察,發現偽軍常幾個人結伴外出游蕩。一天,他們趁3個偽軍外出吃飯時,下了偽軍的槍。第一次行動就奪得3支步槍和90發子彈。幾個月后,郭興利用靈活機動的游擊戰術,在消滅日偽軍的同時逐漸武裝起自己的隊伍,武工隊也由最初的3個人發展到40多人。
  1941年12月的一天中午,郭興化裝成日軍小隊長,騎上高頭大馬,帶著兩名隊員來到日軍盤踞的縣城。當時,城門邊有一個日軍帶著兩名偽軍正在站崗,見“小隊長”騎著高頭大馬過來,急忙敬禮。郭興拔出雙槍,不等那名日軍反應,“啪!啪!”兩槍。站在旁邊的兩名偽軍還沒搞清楚怎么回事,已被郭興的兩名隊員擊斃。就這樣,他們在縣城一陣猛打。最后,趁著混亂沖出東門。這一次,他們打死了4個敵人,打傷了3個。那年,郭興17歲。
  漸漸地,郭興武工隊的名聲越來越大。在與日軍一次次的較量中,郭興親自打死的日本兵有四五十人。武工隊在冀南豫北神出鬼沒,殺鬼子、除漢奸、襲火車、炸炮樓、扒鐵路、毀橋梁,打得敵人心驚肉跳。
  在武工隊聲名遠播的同時,敵人開始重金懸賞捉拿郭興,但始終沒有得逞。然而不幸的是,郭興的妻子在敵人的搜捕中被俘并慘遭殺害,這成為郭興心中永遠的痛。一寸山河一寸血,硝煙彌漫的歲月在郭興心里留下了刻骨銘心的烙印。當年和他從村里一起參軍的16名青年,抗日戰爭沒結束就已經犧牲了13名。
  因為在戰斗中表現突出,郭興被太行軍區授予“一級殺敵英雄”的稱號,榮獲“抗日戰爭勛章”。他率領的武工隊也被命名為“郭興模范武工隊”。
  抗日戰爭勝利后,郭興率領的隊伍編入中國人民解放軍野戰部隊,先后參加了平津戰役、太原戰役和呼和浩特大青山的剿匪斗爭。

  二、援朝橫跨鴨綠江

  朝鮮戰爭爆發后,根據中央軍委命令,郭興所在的68軍于1951年2月集結天津附近補充兵員、更換裝備,為赴朝作戰做準備。6月9日,部隊正式列編中國人民志愿軍第68軍入朝作戰,軍長陳坊仁、政委李呈瑞、副軍長宋玉林、參謀長宋學飛、政治部主任嚴慶堤。下轄202師,師長陳應壽、政委李斌,203師,師長楊棟梁、政委李致遠,204師,師長曹玉清、政委范保順。另配屬炮兵第6團,全軍4.6萬余人。郭興時任志愿軍68軍202師604團副團長兼參謀長。
  1951年6月24日, 志愿軍第68軍分別從安東、長甸河口和輯安等地先后跨過鴨綠江,奔赴朝鮮戰場,擔任北漢江文登里一線的防御任務,粉碎了敵人秋季攻勢和坦克劈入戰,完成東海岸抗登陸作戰的準備工作,參加金城地區反擊作戰等。
  1953年6月14日,郭興所在的團,在我炮兵的支援下,向駐守1089·6高地及其以南兩個無名高地之間的南朝鮮軍第20師62團1營發起攻擊。經過激戰,志愿軍將南朝鮮守軍大部殲滅,占領陣地。爾后,志愿軍多次擊退南朝鮮軍的反撲。戰至15日,志愿軍共斃傷俘虜南朝鮮軍1900余人。因為在這次戰斗中的出色指揮,郭興榮獲抗美援朝“獨立自由勛章”的嘉獎。
  志愿軍第68軍在抗美援朝3年零10個月的戰斗中,與敵人作戰1021次,殲敵74844人,其中,美軍10416名,南韓軍64392名,希臘軍36名,毀傷敵坦克152輛,擊落擊傷敵機696架,繳獲大量武器裝備。1954年9月后,68軍擔任永柔以西、隸川以東、新安洲西南地區防空作戰任務,1955年4月9日奉命回國。

  三、戍守北疆  愛兵如子

  回國后,郭興被選送到南京軍事學院學習。后任陸軍第五師師長、北疆軍區司令員,戍守新疆邊防。多年的軍旅歲月中,將軍果敢睿智、愛兵如子、心系祖國的高尚品質受到官兵們的尊敬。20世紀80年代筆者有幸成為將軍部隊中的一兵,在新兵集訓結束后不久,將軍視察邊防部隊,第一次見到這位威嚴的傳奇英雄。真切親歷到將軍的博大、堅強是1983年11月邊防老兵復轉。當時北疆軍區的塔城、博樂、阿勒泰、伊犁軍分區幾千名邊防退伍老兵,從北疆邊防一線集結在奎屯兵站,筆者作為送老兵后勤人員當晚同住兵站。第二天清晨,幾千老兵整裝待發,集合在兵站廣場,接受將軍和軍區首長的檢閱,那天清晨飄著雪花、氣溫零下十幾度,刺骨寒冷,老將軍檢閱完部隊并沒有乘車離去,而是站在兵站廣場,挺立著威嚴身軀,冒著風雪嚴寒,目送幾百輛老兵車隊依次離開兵站,一個多小時,花甲之齡的將軍巍然不動,直到最后一輛軍車離去……風雪中偉岸的身影,定格在無數邊防戰士的腦海中。
  郭興將軍曾寫下:抗日烽火起太行,援朝橫跨鴨綠江,旌旗揮動天山雪,飲馬黃河弓自張。這首詩是他戰斗生涯的真實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