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我們在回家看望父親時時常陪他聊天,有意無意地問些他在抗美援朝的事情,他給我講了50軍軍史以及在朝鮮4年多經歷。


 一   父親的部隊前身


       50軍前身是國民黨60軍,解放戰爭中在長春起義。起義后被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50軍。50軍原轄三個師分別是148師、149師、150師。在起義之初,為了改善起義部隊的狀態,解放軍從東北各部調來1500名優秀的思想進步業務過硬的人員,還有一批長春青年干校的青年學生以及5400多人的東北翻身農民。他作為5400人翻身農民之一,參軍后被分配到150師。原起義部隊軍官,基本上是黃埔軍官學校和保定軍官學校畢業的。這支部隊人員的軍事術養非常高,在戰場上特別講究各種戰術配合,尤其在陣地防御戰和單兵素質訓練上有一套,做什么事情一絲不茍,是其他部隊無法比擬的,部隊的干部經常被友軍請去作指導。據我父親講,有些立場頑固的國民黨軍人在起義之初逃離部隊甚至帶走武器,留下來的人基本上都是立場堅定的。在戰場上這些起義人員作戰頑強,寧死不降。按照他們的話講:你們可以投降,唯獨我們不能投降,我們投降就是死,因為我們是國民黨軍的叛徒。


微信圖片_20200929091113.jpg       二 當初接到命令在湖北


       我父親部隊在湖北開展大生產運動整治河堤,那時他已經是排長。10月上旬,突然接到上級任務,說北方有戰事。他們乘坐一列悶罐子火車,也不知道走了幾天來到鴨綠江畔,江對面是朝鮮。部隊立即進行換裝,并要求不能帶一個漢字到對岸,甚至將帶漢字的毛巾都要把上面的漢字剪掉。換裝完后,部隊在江邊集合。首長進行戰前動員,戰前動員后,我父親他們過江進入朝鮮新義州,在過了新義州60里發現一個朝鮮遺棄的裝滿糧食的倉庫,為了防止被美軍飛機轟炸,他們緊急將倉庫里的糧食進行疏散,并將稻米脫殼供應后續部隊。在進行稻米脫殼期間,發現美軍偵查坦克開過來,他們進行隱蔽。在敵人偵查坦克開走后,有偵查兵報告發現敵人前頭部隊在向新義州方向開來,他們在敵軍前進的途中埋伏起來,敵軍先頭部隊(小股)大搖大擺的向新義州方向開進。我父親他們排埋伏在路邊,機槍手布置在他身旁,看到有大約12-3 名敵軍士兵沿公路前行。在敵人進入伏擊圈后,我父親喊了一聲“打”,機槍手一梭子打出去,敵軍士兵有8-9個被撂倒,其余的掉頭就往路邊草叢中鉆,被埋伏在附近的戰士擊斃,戰斗只進行了幾分鐘。


        三 為啥志愿軍吃不上飯?


       他經常和我說,他們部隊在追擊敵人時,在一個村莊附近駐扎休息,看到村里的百姓家家緊閉門窗,感覺奇怪。經過了解才知道這些百姓家中已經斷糧,村子附近的樹皮也被百姓吃光,所以在家里閉門坐著等死。了解情況后,戰士們自發的把身上僅有的一點點糧食全部拿出來送到村里的百姓家中。就當時情況,部隊的供給跟不上,戰士們每天能吃上一頓飯就不錯了。他們緊急把這里的情況向上級報告,上級發出的命令是,有糧要緊著百姓,不能讓一個老百姓餓死,如果那個部隊防區有百姓餓死,這個部隊就要負責。等到后方糧食(高粱米)送到部隊后,他們首先把糧食挨家挨戶分到百姓家中。老百姓看到糧食后非常感激,一個勁說志愿軍好,還自發跳起朝鮮舞蹈來歡迎他們。

 

       四 視死如歸決不投降!


       他們部隊過了漢城繼續南下追擊敵人,在到水原附近接到命令要求他們進行陣地阻擊敵人,掩護其他部隊撤退,經過幾天的阻擊后,又接到命令將陣地移交給別的部隊進行換防,然后向北撤退。

  他們一路撤退到一個叫廣州城的山地臨時駐營休息,每個人挖一個掩體洞鉆進去休息,大點的洞最多能住4-5個人,當天晚上美軍的追擊部隊摸了上來 ,整個表面陣地被敵人占領 ,這時部隊所有人員之間全部失去聯系,他們就各自為戰,在整個城內開花,有的戰士看到自己被堵在洞內無法突擊,就拉響手榴彈與敵人同歸于盡。他們憑借著視死如歸決不投降的精神在接近黎明時分,終于將摸上來的敵人打退,然后清點完人數繼續撤退,當時我父親說,如果在天亮前沒有將敵人打退的話,他們就準備和敵人同歸于盡了。

  

      五 難忘西海岸  


  1951年7月,50軍二次入朝,我父親所在部隊駐守在朝鮮西海岸,他在那里參加過了渡島作戰、伏擊敵軍,抓特務、抓捕被擊落美機跳傘飛行員以及停戰后幫助朝鮮恢復經濟建設工作。

  1952年9月,我父親21歲時被提升警偵工連連長后,經常被派出去執行特殊任務。1953年春節前,根據接到情報,在春節期間有一名敵特要潛入北方,上級命令他們埋伏進行抓捕。我父親帶領幾名戰士出發,埋伏在敵特可能經過的區域。當時大雪封山,氣溫在零下20多度,為了不暴露目標,他們在埋伏地點一動不能動,餓了啃口干糧,渴了抓把雪吃。經過幾天的埋伏,也沒有發現敵特的蹤跡。大家重新分析敵情并決定擴大搜查范圍。在下山時看到一戶人家,我父親決定帶領一名戰士到那里搜查一下。在走進這戶人家時,看到屋里有一個人看他們突然進來,神情緊張身體不由自主略微向后偎(朝鮮房屋是進門上炕),手在身后摸什么,我父親一個箭步沖了上去將他按住并抓住他的手,隨后上來的戰士將他按倒,在他身上搜出一把手槍。他們將這個人押解回去,部隊立即將其移交給上級有關部門進行審訊。此時春節也過了,首長專程下來慰問,告訴我父親他們說抓獲的這個人就是情報上說的特務,這個特務很重要,現在已經秘密押解到后方。首長表揚他們靈活執行上級交給的任務,圓滿完成任了抓捕任務,決定為他們慶功--把春節補上。在慶功宴上,首長為我父親倒滿一茶缸子高粱白酒(當時酒很珍貴),我父親以前沒有喝過酒,也不知道酒的厲害,接過缸子一口就喝下去了,首長一看非常驚訝,說:“王連長好酒量”,接著又給倒滿一缸子,我父親接過后又一口喝下。我父親感覺天旋地轉,什么都不知道了,在房間睡了3天3夜,一口年夜飯也沒有吃上,事后說起這事還覺得好笑。


  抗美援朝是新中國的立國之戰,是一場用生命嚴守中國的邊境戰!在條件特別惡劣的環境下,靠愛國的信念和不畏艱難一心報國的決心,打出了一片和平天地。

  今年是抗美援朝70周年,讓我們銘記歷史、緬懷先烈、感恩祖輩,珍惜現在的和平。

 

2020年9月26日

于大連馬蘭北街第八干休所

照片提供:華珠(宋志紅)

感謝軍旅作家華珠老師長期關注我的爸爸和媽媽以及給予的指導

 

 微信圖片_20200929092911.jpg 微信圖片_20200929091215.jpg

2001年遼寧省軍區政治部出版的“豐碑”

 

   

NeoImage_副本.jpg

 我父親在漢江南岸50晝夜阻擊戰中楊智里阻擊戰榮獲大功的立功證明

             

 


微信圖片_20200927133038.jpg     

母親鹿桂華吉林文史出版社       母親和軍旅作家華珠老師合影

出版的50軍軍史“光明之路”

 

微信圖片_20200927132958.jpg     微信圖片_20200927133100.jpg

母親和我合影              大連日報整片報道父親的專題采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