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19日將迎來抗美援朝勝利70年。可是我采訪過的老兵郭叔叔離開我們已經6年了。

不知道為啥,一到這個日子,我便第一時間想起為郭叔叔的故事整理的2009年。那年祖國走進了花甲,他也古稀之年了。

他的回憶錄一路走來,我也幫助他進行了編輯。時任老戰士大學教研部副主任的我又擔當了征文集的執行主編。于是一些故事第一時間就吸引了我。并把郭叔叔的回憶故事推薦到了大連日報刊登。那年,2010 抗美援朝60年,大連和沈陽軍區以及各種媒體都發出了大量的朝鮮戰場的故事。后代寫,本人寫,記者作家幫助寫。我在一個干休所就采訪了38個老同志,其中10多人都參加了抗美援朝。有的打過四次戰役,有的負傷評殘,有的立了大功,推薦到央視采訪。那年我筆下的老兵有四個抗美援朝的故事上了大連日報晚報大連廣播電視報,一個上了前進報。我還參加了10月的大連人民文化俱樂部抗美援朝老兵座談觀看了朝鮮人民軍演出。上臺和演員合影。

2010到2020。10年了。多少抗美援朝的故事依然繼續講述,多少參戰的老人去世了。2010到2020 。我一直沒有忘記我采訪過的這些老前輩這些最可愛的人。

翻看《遠去的歲月》。開國中將64軍的曾思玉為這本書寫的序  ——共和國不能忘記。

沿革的歷史找尋著書里朝鮮戰場的足

1     一把炒面一把雪 朝鮮戰場吃了二年。

這是干休所尹所長的父親。采訪他,才得知他的父親去世了。1988年大校軍銜。1951年到了朝鮮。于是那年我采訪了尹士君的老伴 龍阿姨和他的大兒子。

關于朝鮮,龍阿姨記憶的很清楚。老尹去朝鮮戰場二年,1953年回國,7月就在丹東的五龍背,組織介紹結婚了。老尹一輩子參加了許多戰斗,八個三等功,殘疾軍人。老尹總給老伴和孩子們講述朝鮮戰場的艱苦。一把炒面一把雪,真就是這樣的生活。

1952年,尹士俊隨64軍直屬炮兵營二連參加了馬良山戰役。那一仗打的十分艱苦。敵人久攻不下,尹士俊是后勤是司務長也跟著上了前線,陣地上看到了戰友們一個一個倒下,可他們連剩下的戰友依然靠著頑強毅力擊退了敵人一次比一次瘋狂的進攻。

就是那次戰斗,尹士俊小腿不幸中彈,他在的四連被上級授予馬良山戰斗英雄連。榮立集體三等功。尹士俊回國養傷 評為殘疾軍人,在五龍背,部隊修整后 。龍阿姨和尹叔叔結婚了。

1951到1953年,700多個日日夜夜。

司務長的尹士俊,有這么一段故事。1951年2月,朝鮮已是冰天雪地。他在64軍192師的部隊當司務長。為了保證官兵吃飽穿暖,有力氣打仗,他覺得后勤官也一定要做好戰斗的保障。他整天琢磨著到老百姓家籌糧衣,一天他走進部隊駐扎村里的一個朝鮮阿媽尼的草房。發現她家大院竟然有一個囤子,里面至少有上百斤的稻米,是陳米。司務長就尋思著,如何先借來給部隊戰士充饑。阿媽尼心疼志愿軍戰士,二話沒說,就把幾個麻袋和大米給了尹司務長。匆忙中,忘記打借條,他背著一袋米回到部隊。就一直跟著戰斗了。沒想到戰斗打了幾天后,村子也炸了 。他也不知道回村把錢還給阿瑪尼。100斤米和麻袋的事一直在他的心里,成了心結。他和部隊領導說部隊有紀律,不拿群眾一針一線。可100斤米的錢不是小數字啊!

朝鮮戰爭結束了。他和部隊回到了祖國。就因為倒霉麻袋的事,他反復檢討自責。遇到了三反五反,他也受到了處分。不明不白的出分。

一輩子革命。打仗。沒想到朝鮮戰場回來后一邊是立功,一邊又給處分。他覺得委屈。不過老戰友一起喝酒時,就都夸他,在朝鮮,你穿的最單薄,吃的最不好,一把炒面一把雪,卻把籌糧衣服都送到前線。很多戰士吃了最后一次稻米,犧牲了。可畢竟吃飯了,不是餓著肚子去前線。

沒有尹司務長的后勤保障。部隊最后也不能取得勝利。尹司務長一直把米錢和麻袋的事揣在心里。一直到孩子們長大了,他的故事便是傳統教育更是警鐘長鳴。后來他的二個兒子都參軍了。非常優秀,在海島艱苦奮斗,在干休所的也是一心為老干部服務。她的女兒也是退休軍人。尹司務長后來也成了干休所長 ,大校。為營建老兵房子累病了,不久就去世了。四個孩子都是兵。個個都是優秀的軍人。

如今朝鮮戰場的尹司務長去世了二十六年。如今他的兒子也退休了。

如今朝鮮戰場的回憶在兒女們和孫輩口口相傳。

兒女們說,父親走了。他的音容笑貌,他的朝鮮戰場故事我們一輩子都不會忘的。

2  夫妻雙雙去了朝鮮

王鴻禧的故事是他的老伴韓阿姨講述的。王叔叔1988年因病去世。2009年我采訪了韓阿姨 才得知他們兩口子的愛情故事。

王叔叔的是西北軍區的戰斗英雄。而韓阿姨則是中央團校畢業后分到西安的文化干事。

解放后的1950年,西北青年代表大會在西安召開。韓干事經白炳武秘書的介紹認識了又黑又瘦的王鴻禧。韓阿姨覺得對方是戰斗英雄,又是副政委。她才到西北工作,環境不熟悉。因此韓阿姨不想談戀愛。會上,不少的年輕姑娘找王鴻禧簽名。韓阿姨也沒有在意。大會結束了,代表們回到各自單位。不久,韓阿姨收到了王叔叔的信。

原來部隊就要去朝鮮戰場了。王叔叔希望確定關系。如果組織批準就結婚。

韓阿姨就覺得自己太小了。意思是再等等吧。介紹人不高興了。

小韓,王副政委去朝鮮戰場,他是戰斗英雄。到了那一去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

你還是把婚事辦了吧。

韓阿姨在白秘書的說服下 。她終于同意了。

1950年的冬天,他們結婚了。結婚的第七天,王叔叔出國作戰了。

1951年的夏天。

韓阿姨有報名參加志愿軍。上級批準了,她到了64軍教導團當宣傳教育干事。后來當了政治教員。 1952年大兒字出生了。后來她也去了朝鮮。丈夫在朝鮮指揮作戰。

韓阿姨到朝鮮參加。收復朝鮮的后期戰役。

1953年7月,他們回國了。

1954年末,全軍大批女兵復員轉業。韓阿姨轉業了。

2009建國60年 我和大連晚報的楊鵬記者來到韓阿姨到家 翻看了《星火燎原》的關于王叔叔的故事。不久大連晚報就刊登了開國大典的記憶。她不僅參加了天安門慶祝活動 還走進了中南海懷仁堂。受到毛主席朱總司令的接見。

她幸福的記憶漣漪讓我激動了。她說開國大典她們共青團學生隊伍就在國旗竿下。她說的這一切都記錄了。

抗美援朝如今70年了。韓阿姨還好嗎?

一次我電話問大院里其他人,陸阿姨說,她已經去世了。我心里好難受啊。

好在為她記錄了王叔叔和她的故事。

后代們不會忘的。

3 出生入死保和平1601195895202163.jpg

采訪王化碰叔叔時他就有病了。我在檔案館查了一天的資料。才得知王叔叔參加的戰役最多。二等功三等功小功都有。他還是個詩人呢!關于他的化險為夷,故事也打動了我。政工干部到朝鮮,畢竟要比前線安全吧!

1950年10月26日。王叔叔隨部隊抄秘密小道過了鴨綠江。

三野九兵團司令部直屬工作科的干事,一直在山洞里工作。他記得很清楚,10月28日晚,司令部接到了通知,所有的人到球場火車站搬運物資。

王叔叔去了。沒想到就在搬運物資的半個小時里,敵機的轟炸開始了。夜色里 他覺得一陣眩暈,后來就啥也不知道了。 原來是炮彈的塵土掩蓋了他大半個身子。

他呼吸困難。部隊都撤離了,他還在動土里埋著。球場火車站是荒郊野外,他想他不到20歲啊,絕不能這樣去死。呼氣吸氣 中他一點點凍僵了。

第二天早晨 。一陣風雪襲來。他忽然醒了。并覺得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風雪里呼叫——

王化鵬!你在哪呢?

王叔叔一點回答的力氣也沒有了。

后來一個軍人向他說方向走來。他用盡力氣哼哼著。原來是科的李大成干事。李干事看王化鵬一夜沒回來 就報告了科長。科長就立刻派他到火車站附近找。

李干事成了網化鵬的救命恩人。

后來李大成在1951年10月的一次戰斗中英勇犧牲了。李大成是原來國民黨35軍104師的。1948年打濟南時他隨部隊起義。入朝前在兵團部工作。他入朝后堅決到前線打仗。也是優秀的志愿軍戰士。他和王化鵬一樣戰后獲得了朝鮮功勛章和三級國旗勛章。

王叔叔在朝鮮寫了這首詩

異國他鄉荒野外,

血染征衣竟生還。

夜來風雪滯酒寒,

憶我故友復營奠。

王叔叔1952年5月回國。到了坦克學校學無線電技術。離開朝鮮這么多年的日子。化險為夷的那天始終讓他記住了李大成。


后記

今天整理的都是我當年的采訪。這些老兵已經不在了。

遠去的歲月如同一首歌,歌里的他們都是英雄的魂……

抗美援朝的故事太多了

只是感覺一次整理十幾個故事有些力不從心了。

一點點的讀,回眸了,記憶漣漪的大老兵,我采訪的叔叔阿姨,很多去了天國,可是我忘記不了你們。 韓阿姨,王叔叔,你們健在,郭叔叔走了。很多老人也走了。天堂里的你們二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