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無聲地躺在樸素淡雅的鮮花叢中,來的人都向他鞠躬哀悼。親人的淚水告訴我,父親再也不能帶我去家東邊的河灣里捉蜻蜓,逮螞蚱,采小花和聽鳥鳴,出門總把我扛在肩上,把我們一個從童年扛到了少年,直到長大成人。父親真的走了,我除了哭泣還是哭泣……

       我的父親是位蒙古族援朝老兵,在戰場上曾救過一名朝鮮女孩,后來響應組織號召,到地方做了一名文化局長。一生養活很多兒女,現都在各自的崗位上抒寫青春和奉獻的樂章……父親是我們生命的嚴師和男神,豪杰與英雄。我沒有勇氣述說他的大愛故事,只能回憶他的簡要生平……

       一場連綿的大雪和冰凍奪去了赤峰及周圍縣區村鎮的全年畜牧和糧草收成,村民都掙扎在饑餓的漩渦里。工廠停產,學校停課,大人們流露出焦灼渴望的目光;村里的孩子衣衫襤褸地奔跑在周圍的荒原和干枯的草原上,流浪追逐的時光里,本能思考著生活的去處。

       來年盛夏季節,一次孩子們攜帶包裹行李渡河到外討飯時,船到中央,突遇漏水,危險突然降臨。正當老大和同伴萬分焦急的時刻,一位纖弱英俊的少年杜萬昌主動扔掉行李,下水游泳渡河,以減輕渡船重量,延緩船只進水的速度,降低危險性。在他的影響下,另有兩名水性較好的伙伴也天跳入水中,同時共同隨船推搡護送船只,直至平安抵岸。

       雖然船老大當時詢問沒有留下少年的姓名,但村里后來還是流傳出杜萬昌這個英俊少年的名字。而杜萬昌本人卻不以為然,他認為不過人情本分,區區小事。這比起課堂上老師稱贊的成吉思汗、忽而巴特等那些明處英雄來說算不了什么。

       懵懂時代的孩子,或許不懂愛情。但人性的至真至善能喚醒人內心深處情感的懵懂復蘇。一位可親可愛的同村蒙族少女悄悄喜歡上了善良的杜萬昌。她把自己節省的食物甚至父母親人討來的口糧都偷偷拿給他吃。杜萬昌也非常喜歡這位善良秀氣的女孩。

       人總要活下去的。杜萬昌在村頭的一顆大樹下吻別了少女齊林達娃,并在她的淚水映照下,和兩位村里少年伙伴于一個星夜踏上了南下逃荒的慢慢旅程。茫茫的呼倫貝爾大草原,白天有太陽作伴,偶爾在風雨中中飄搖,夜晚有北斗星引路。餓了就近討口剩飯或找一點野果甘草充饑。縱然如此,生命的想往和夢境依舊縈繞在尚未成熟的精神世界里。

       “人生來就是苦的”,或許這還是佛教的宗旨教義,但“天生我材必有用”是杜萬昌心中的一個念想。即使逃荒也要堅強地活下去,甚至在落荒中尋求體面。

       出行后的一個多月后,他們碰到一支身著軍裝的大部隊,隊伍正在擴充補給,需要兵員,三人各憑自己的條件光榮入伍。在這支部隊里,他們不再為溫飽發愁。

       當兵僅是一種好奇,那么打仗遠非兒戲,那是要用生命做賭注的。起初的幾場戰役,他們都很幸運,戰場上死傷累累,但他們相安無事。

       在解放的戰斗中,他的戰友和童年玩伴亮子頭部中彈犧牲。在部隊就地掩埋犧牲戰友的命令下,他們帶走的只是一顆傷痛懷念的心。他和滕格禮被開拔的戰友從亮子的墳邊強行拉進了隊伍。

       痛失亮子的意念時刻撕咬著兩人的心懷。期間,騰林格爾多次提議離開部隊另謀生路,均遭到了杜萬昌的反對。一方面,那年月兵荒馬亂年月,部隊相對是安定之所;另一方面,在部隊有嚴格規定:不許逃跑,否則槍斃。部隊的紀律教育早已灌滿了他們的耳鼓。

       既然命運把他們植入當時戰火紛飛的大地,他們內心和青春漸漸沉入生命適逢的歲月。他們打起仗來非常勇敢,不僅令敵人膽寒,甚至連戰友都望之興嘆,同時也投去敬佩的眼光。當時他們所在的部隊首長就是有名的常勝將軍,在這樣的部隊服役自然秉承了為將者優秀的品質。特別對由于杜萬昌來說,他有著蒼涼大地的寬闊情懷,也有著北方草原人萬古積蓄的粗狂和本色。為人厚道,善良、仗義,每遇到危險,他都會沖鋒在前,盡量把生的機會留給騰林格爾多和其他的戰友。在一次戰役中,戰斗相當艱苦慘烈,日本鬼子動用數倍于我軍的兵力,試圖拿下高地。我軍拼死抵抗,把敵人的一次次進攻擊退。敵人有采取迫擊炮轟炸等手短企圖贏得勝利。在密集的炮火下,戰士們很難睜開眼睛。一顆炮彈落在戰壕一名戰士的頭頂部位,而這名戰士并沒看見。首先發現的杜萬昌奮勇上前撲在戰友身上,同時將炮彈狠狠地扔向遠處,空中炮彈開花,戰友有驚無險,杜萬昌眼角被彈片擦傷。戰地醫院里,從戰場清掃歸來的戰友含淚擁抱了杜萬昌。

        隨著戰爭的深入,杜萬昌所在的部隊轉戰于東北多大的黑土地上,參加了解放吉林、石家莊等重要城市的戰役。

       戰火中的青春鑄就了杜萬昌等一大批有志青年的青春歲月。縱然家書頻傳,但杜萬昌似乎忽略了個人的情感和故土親情。其實不然,他這時已經深深感到了國家和故土,民族與個人的密切關系,有國才有家的存在和安寧。所以當他在醫院遭遇善良單純的殷丹愛情攻勢時,他就以“我們北方人心中大英雄霍去病說得好:匈奴未滅何以家為?好男兒當祖國需要理當盡力為國盡忠。”而委婉推拒。

       當殷丹含淚躲閃跑開的時候,家鄉傳信讓他回家結婚成家。那時這樣的消息對每一個戰士來說都是驚天喜訊,特別是故鄉的姑娘和記憶都是他人生的初心和初戀,那理當是最寶貴和珍惜的。但他一笑置之,并托人告訴那位好姑娘,讓她盡早成家,找到生活的幸福。

        從抗戰到解放戰爭,杜萬昌以一名軍人的身軀、智慧、靈動、激情和血性在中國大地上抒寫著一名自然人的善良、高尚和尊嚴。他在戰場上救過首長和戰友,也救過婦女與孩子……一次執行便裝偵察任務時,發現兩名村里孩子誤入敵人封鎖區內,敵人發現后,對著孩子就是一排掃射。他飛身上前。冒著生命危險,把孩子抱回安全區域。他初步了解了孩子住址,后以腳夫名義將其送回家。這是他救下的孩子,也是他心里后來牽掛的孩子。他羨慕他們的童年,又擔心戰爭給他們帶來的充滿危機的生活。一次他與一名戰士喬裝打扮成售貨郎和賣瓜漢去敵人占領的村莊偵察,意外發現幾名兵在村頭調戲一名浣衣歸來的村婦。為不暴露身份,他們沒有動武救急,采取送酒吃瓜手段將村婦救下……在長期硝煙彌漫的戰爭生涯中,他領會軍人的要義就是保護那些本該在和平環境下生活的人們更加幸福。

       當然對于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他恨之入骨,也激起了他在戰場上的奮勇殺敵的勇敢。

       剛剛建立不久的共和國滿目瘡痍,當人們沉浸在慶祝喜悅的時候,他的很多戰友裹著軍功章,紛紛轉業復員,準備享受安詳太平的日子。這時只有班長軍銜的杜萬昌卻在一所后方醫院治療戰爭留下的頭痛創傷。

        一次在醫院里,他閱報時看到了關于那北朝鮮對壘的緊張局勢,朝鮮內戰隨時爆發。令人氣憤的是面對半島紛爭,以杜魯門總統為代表的美國政府竟然出兵武裝干涉。他根據風向心里估算,中國政府要出兵援朝。熱愛和平如生命的杜萬昌內心串起一股無名怒火:天下侵略者都是狼子野心,荼毒天下蒼生。日本回東洋,美國又推波助瀾,挑起事端。他心中感到說不出癢癢。

       對杜萬昌突然返回部隊,連隊領導感到震驚,當他說明自己的用意,連隊領導無可奈何。仿佛看到了一名血性男兒“出征不言情、戰時不言傷”的豪情。

       三個月后,杜萬昌等一批低級軍官接到通知:要到南京某軍校深造。杜萬昌心里十分高興,他的文化的確需要一次系統的充電。文化讓杜萬昌心靈添加了又一付飛翔的翅膀,他覺得他除了在戰場上的歷練,自己有著戰勝苦難的膽識外,自己有寫到了文化的滋養,好比人的雙翼,將來一定能為社會和人民做點事情。

       這時他在戰場上救下的那位年輕軍官現在已是校官,一天蔣二娃來看他,同時征求他的意見,如果他愿意,由他來通融調某現役部隊鍛煉一年后,可以任副職職軍官,將來前途會更好。他經過仿佛考慮,他愿意抓住一切機會在部隊學習,提升自己。他委婉拒絕了蔣二娃的好意,繼續留在了部隊。隨后,他的哥哥帶著孩子來到部隊,告知了他的父母因過于思念兒子而離世的消息,杜萬昌聽后失聲痛哭。

        他安排好哥哥和侄兒侄女,在附近一家小旅店住下,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有一天他到賓館去看哥哥他們,在旅館附近的一個山芋攤前,侄兒和侄女剛買好的的山芋被兩名無賴搶走。他飛身趕到攔下并痛打了無賴,把山芋奪下。后引來一幫近似乞丐又像無賴的游民,他們準備和杜萬昌一決高下時,被糾察巡邏隊趕到制止。此時弄到軍校調查,上級準備調查處理時,因杜萬昌不愿道歉被學校通報處分。該學校無法再留,在蔣二娃的幫助下,他從該校調入西南重慶某炮校學習。

       從校外打架這件事上,杜萬昌深深感到除了戰爭之外,世界上還有其它讓人感到不平的事情,人類生活確實存在落差,每個人生活中都有陰影,人類生活的很大一部分時間都是在消除落差和陰影,要想每個人都生活的的幸福快樂,要做的的工作還很多。

       東北故鄉的苦難,深深地落在了杜萬昌心底,他買好哥哥一行回家的車票,同時讓他哥哥帶好孩子,他一旦工作就幫他一起養活子女。一家人就此含淚話別。他也踏上了開赴大西南的列車。

       美麗的西南某炮校校院生活再次再次重新點燃了杜萬昌的學習激情。這里的環境和風光非常誘人,再加上當地居民的好客熱情、品格魅力及各種特色小吃美食、民俗習慣等等都帶給了他積極向上的良好心態。他如饑似渴的吸吮著知識的瓊漿。

       生命在無知無覺中流淌,轉眼杜萬昌已有二十又八。愛情婚姻似乎對他們這些盡心于事業的人,如同人生陌客。偶爾他也想起戰火紛飛的歲月里和家鄉的那幾位遭遇的的女人。杜萬昌感到他們這些為國家和人類從事保衛事業的人很難像常人那樣享受愛情或者親情生活,但作為人他們有權共享人間的甜蜜和幸福資源。然而幸福在哪里呢?他確信自己是陽光、善良和坦誠的、一旦擁有愛情,另一半那個人應該是近乎月亮上下來的仙子。他總是這樣暢想著自己的愛情生活,品嘗著自己夢中釀制的甜蜜。月亮睜眼開恩了,還真的給他送來了一位仙女。

       那是一個晴朗的周末,陽光明媚,鳥兒飛舞,彩云飄蕩,松濤清唱……杜萬昌照例離開依山傍水校園,穿越一片茂密的林海,跑過一條彎彎長的馬路,來到郊外的的田野上。這里可以看到廣闊無垠的的大地,領略從事各種勞作的鄉間農人,體驗勞動者的質樸與艱辛,感受收獲時節的成果和喜悅……人類有那么多的快樂和幸福,那么多的精神生活和心靈寄托……人活著太有詩意和精彩。

       轉入炮校一年多來,他經常來這里,在不同的季節,他每次都有不同的心靈感悟。今天他的心情格外高昂,昨天他才在班級全能比武拿了個第一名,還有五元錢獎金哩。這可是不菲的收入,可以足足到市中心美餐幾頓。不過要先到這郊外放松一番才說,這里及學校才七八公里,但完全是另一番精致,不知可像歷史上哪一位詩人所說的世外桃源。

       他只穿著簡易單薄的作訓服,手里抱著一件制式春秋裝,看上去格外英武瀟灑,從身邊經過的勞作者走遠了總還想不時的回頭。

       又來一輛板車,由一名中年婦女拉著,車上左右坐著兩名年齡相仿、機都很年輕的姑娘。姑娘手里都拿著農具,恐怕是下地刨土用的。

       車到跟前時,他這切看到,兩名姑娘長得太俊,他目不轉睛盯著。而那位年齡小一些的姑娘也在看他。他們的目光當時都是專注的,都是火熱的……拉車的婦女回頭時,踩在路上的一塊石子上,腳下一打滑,人栽在了地上,板車也忽然手把著地,車上的姑娘忽然大叫,一個摔在了車箱里,年齡小一點的從車的一邊擋板上頭朝后栽了下去……他猛地一個箭步,快速沖到姑娘即將倒地的一側,迅速把小姑娘接在了懷里……順勢扶起了車廂內受到驚嚇年齡大點的姑娘。

       這時中年婦女慌忙從地上起來,一臉尷尬并帶著感激的表情,連連說:“謝謝,謝謝。”

       杜萬昌紅著臉說:沒什么,不用謝!“你是軍人吧,在哪個各部隊當兵?”“我現在軍校讀書。”“不好意思,我們很感謝你,這是我的兩個女兒,我帶他們到地里做活的。”她的兩個女兒也驚慌的但又很靦腆的看著他。“我能看出來,你們應該就住在這附近。”“我們在這早年有點地,每年開春來打理一下,她們兩個淘氣鬼非要跟著我。不過家住在市區楊家坪商貿區,有時間去那里玩,那里可熱鬧啦!”“嗯,我經常跟同學去同學那里玩。”說著看看他救下的那位小姑娘,她長得確實漂亮,正在偷看他的那雙眼睛泛著明亮的光澤,突然間又害羞地低下頭去。

         ……微信圖片_20200927184757.jpg

       “太謝謝你了,我們中午做完活還要回市里,你有空帶同學到我們家去玩。”那位母親的聲音像天籟一般沖撞著杜萬昌的耳鼓,因為她說出了他最想聽的話。

       母女三人隨著晃悠悠的板車走遠了,杜萬昌還在愣愣的站在那里……

       兩星期后的一天,同寢室同學要杜萬昌到市里請他們搓一頓辣子面,他滿口應允。

       在市區楊家坪一家面館,聽說這是一家最地道的面館。五位同學坐在了一起。不久面條熱烘烘的放在他們面前。同學都在吃面,只有杜萬昌不時的邊吃面頭看看館內和進出的顧客,他想這兩位姑娘家離這不遠,他們這時候都在干啥呢?

       8月27日,美國多次派飛機浸入中國領空進行偵查和轟炸掃射。面對這種形形勢,中共中央根據朝鮮勞動黨和政府的請求,做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請求。

       開拔的日子臨近,杜萬昌他們聽說這次率軍援朝的的是一位在解放戰爭中就戰功赫赫橫刀立馬的級別非常高的將領,并由毛主席親自部署和安排,內心異常激動。軍人手中長時間離槍,感覺生活乏味,只要天下一天不太平,只要有侵略,只要有戰爭,他們就難熄心中的參戰斗志。后來他們這支軍隊被稱作志愿軍。

       1950年10月8日,毛澤東代表中央軍委正式下達命令:中國人民志愿軍赴朝參戰。10月19日,以彭德懷為司令兼政治委員的志愿軍分別從安東、長甸河口、輯安等處渡過鴨綠江進入朝鮮,杜萬昌就是其中的一名援朝班長。任何一名戰士都是懷著一腔保家衛國、向往和捍衛天下和平的情懷,眾志成城,他們聯手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非常巨大。

       從10月25日至12月24日,中國國人民志愿軍同朝鮮人民軍一道連續進行了兩次戰役,殲滅敵5萬余人,于12月56日收復平壤,并把敵人趕回三八線附近,初步扭轉了朝鮮的戰局。

       當然戰爭是殘酷的,戰役是艱苦的。只要有戰爭就要有流血,莫斯科保衛戰、滑鐵盧戰役等歷史上的戰例無數次予以昭證。每次無不用日月降色、天地暗淡、生命屠戮堆積來抒寫完成。杜萬昌他們的部隊,任務更加繁重。每推進一步,都要血染土地,每占領一處高地,都會很多戰友倒下,每獲得一次捷報,都伴隨著戰友的痛苦的呻吟……期間,邱少云、黃繼光、董存瑞等英雄模范及大批烈士先后涌現,兒時就心生英雄情結的杜萬昌更加心潮澎湃,受到鼓舞,杜萬昌和戰士們不僅沒有退縮,反而他們這些幸存的勇士們踏著戰友軀體繼續堅定的前行……

       那是一次觸目驚心和令人難以忘記的戰斗。這次戰斗的目的主要是拿下無名高地,掩護后續部隊進入前方。一批一批的血肉軀體倒在了陣地前,但鑒于這次戰斗的重要性,務必要取得勝利,為后來的的部隊打通障礙。杜萬昌是一名幸運者,始終滾打在炮火硝煙中,不停地和一批又一批后援部隊艱難的向前面去了,你到哪啊!搞地推進,每一步都和死神挽手前進,戰斗仍在繼續。

       敵人的的又一排榴彈打過來,又一顆在一名小戰士身邊落下了。這名小戰士好似剛隨后續部隊從國內過來,大約有十六七歲,一臉的稚嫩。雖然臉上沾有黑色的煙灰和濕潤的泥土,依舊掩飾不住的他的驚恐和慌亂。看到那個屁股冒煙的黃乎乎家伙幾乎蒙了,他啊啊的叫著。弓著腰前進的杜萬昌發現這個險情,他迅速奔跑過去,就勢用力拉住了小戰士往下猛地一帶,拽到自己的后面猛然轉身撲倒在他的身上,繼而鋪天蓋地的泥土從天而降,他像陷入一個幽深無知的道的世界……

       當他醒來時,已躺在后方的醫院里,醫生告訴他,他腰部以下被炮彈炸傷,左大腿上小腹部位傷勢尤為嚴重。同時他看到那名獲救的小戰士也在醫院治療。醫生告訴他小戰士腳踝受傷,屬于輕傷。

       在治療的期間,杜萬昌得知下戰士就是當年抗戰時期在敵占區偵查時救下的少年,而且那位曾被他救下險些被日軍糟蹋年輕婦女就是小戰士母親。命運路途,驚人奇巧。兩人百感交集,盛情擁抱。人生相逢,天地情緣。小戰士道出了國內生活局勢的狀態,家鄉正在土改,轟轟烈烈,農民日子越來越好。

       這時老家赤峰退役回家的伙伴加戰友騰林格爾寫信來,說家鄉鬧土改,日子得過了,他家里分了地,這就好討論了老婆,生了一雙兒女,特別那個白白胖胖的小子,讓他天天合不攏嘴,讓他趕快退伍回來。另外那個當年跟他相好的姑娘如今長大非常漂亮的大姑娘,迷死人了,但就是不出嫁,任你天皇老子。但人是漂亮,就是不言語,有點呆滯。只有他回來能救她。杜萬昌看后久久不能平靜。

       經過思想反復斗爭,他感覺到人活在世上,還是要以大義為重,北方土地大舞臺上上造就的那些英雄們,哪一個不是把國家民族重重的放在心中?他還是當好軍人吧!思前想后,他希望盡快康復,返回前線。那個他救過的小戰士沒辜負他當年的心思,早就回到戰場了。

       在遙遠的北方赤峰縣,正和全國一樣進行著如火如荼的土改運動……

       杜萬昌已重返前線,他的的主要任務主要是和他所在的連隊在后方組織演出團,在朝鮮當地居民的配合下,到各個前線陣地戰斗間隙做慰問演出,鼓舞中朝將士斗志。杜萬昌的任務是運送和保護文工團,確保演出成功并確保演員的絕對安全。因為敵人經常轟炸和擾亂中朝的演出工作。善良厚道的杜萬昌跟前跟后,盡職盡責,機警勇敢,臨場不亂,深得大家的好評。這中間有一名朝鮮族姑娘樸惠嫻,一名漂亮的演員漸漸對杜萬昌有了好感。嚴格的軍隊紀律約束著他的非分之想,再說樸慧嫻是一名外國姑娘。在一次敵機轟炸時,杜萬昌和戰友為掩護樸慧嫻等演職員,因自己遲入掩體險些被炸傷。這些被樸慧嫻看在心里,她終于忍不住心中的愛戀,向杜萬昌表達了心衷,他卻表現出極大的矛盾。青春火焰的燃燒,退伍戰友的幸福感召,人性的撕咬………讓他陷入了內心痛苦。戰事的威逼讓他終于躲開了樸慧嫻的愛情之箭。樸慧嫻隨后因失落離開的演出團返回家鄉,從此杳無音信。直到很多年后,杜萬昌了解到,樸慧嫻那次離開后也主動參加了朝鮮女子部隊,后把生命獻給了自己的祖國。美麗的愛情有時是和愛國大義并駕齊驅緊緊相連的。

       在一片鑼鼓喧騰中,杜萬昌和部隊回到了祖國的懷抱,援朝戰爭終于結束了。部隊進入了較長時間的休整……

       杜萬昌隨后去軍校學習,在此期間趙慧碧相遇。愛情是人間美好的禮物,也是上帝給凡人最珍貴的贈品。半年后兩人相約一起走進婚姻殿堂。可在這時發生了一件事。杜萬昌和軍校十多名優秀軍官被抽到當地一所大學為學生搞軍訓,在為期一個月的訓練中,一名秀麗的女大學生默默對杜萬昌產生了愛慕之情。   她經常以補課糾正動作為由頻頻與杜萬昌接觸,訓練時她對杜萬昌關心備至,讓心有所屬的杜萬昌十分困惑。善良的杜萬昌,為照顧女孩的心情和自尊,杜萬昌不好強行推拒。反倒引起了女孩的誤會,她的愛情攻勢更猛烈了。

       有一天訓練結束后,等回答完學員的所有問題,天色已晚。杜萬昌只身去取放在操場西南角的軍服。誰知那站著一個人,正是這位女大學生。女大學生向杜萬昌表達了自己的感情,訴說了自己的心緒,希望他能給自己一個機會。恰巧,杜萬昌的戀人趙慧敏到學校來找杜萬昌。有學員告訴她杜教官在操場的西南角。這時正感到委屈的女大學生,不聽杜萬昌的婉言相勸,反而上前抱住了杜萬昌,正好被趕來的趙惠碧看到,趙惠麗扭身跑了。

       任杜萬昌百般解釋,趙惠麗根本不聽,在家中床上哭天嚎地,并告訴母親要與杜萬昌分手。趙慧碧的母親知道此事后,弄清原委,來到了這所大學,并且經過曲折找到了這位大學生,詳細述說了杜教官和她女兒相識相戀的過程。大學生終于明白了杜萬昌所說的心有所屬,確屬事實,并不是故意推脫,事情終于真相大白,誤會徹底解除。

       愛情是神明給人類制造的美酒和佳肴,婚姻則是神明給人類營造的心靈家園和幸福港灣。他們也一樣,幸福在心海里流淌,愛情的風帆開始在生命的河流中起航。兩人一同因杜萬昌的工作分配來到了中原城市合肥一家工廠。

       甜蜜和幸福圍繞著一對新婚燕爾,兩人開始為黨和人民、社會共同承擔革命的事業。這一時期,我們的國家,依舊困難,依舊平靜,社會購買力依然乏弱.這個時候,杜萬昌遠在北方,內蒙的老家,赤峰縣再次遭受自然災害,哥哥又陷入了貧困之中。這時,哥哥寫信,讓他們幫助照顧自己的家庭,他和妻子趙慧麗欣然答應,讓他們把孩子帶過來由他們撫養。多日后哥哥和嫂子把家中的一對兒女,老二老三帶到了安徽蚌埠,杜萬昌答應,只要他們生活能過得去,就不會讓孩子們餓著,哥哥和嫂子,當場流下眼淚。這樣,尚未生育的杜萬昌夫婦,就先有了兩個兒女。

       哲人說:養育是人生的一大幸福。而杜萬昌夫婦和天下父母一樣養育著別人的兒女。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是古人倡導的美德,在杜萬昌他們的心中以及實際生活中,得到了最好的秉承和延續。日子是健康快樂的,時光流逝靜如處子,一家四口人,生活的其樂融融,溫馨無限。

      杜萬昌和妻子上班之余,加倍對侄兒侄女照顧。經常帶孩子到住房前后玩耍,到東邊的大壩上,享受陽光,看小草發芽,看柳樹泛綠,看麥苗抽穗。有一天,他們照例領著侄女侄兒到東邊的壩下,一起逮螞蚱,捉蝌蚪,孩子們開心的樂不思蜀。不知不覺中天色暗下來,夕陽西下,才一同回家。在經過一片偏僻的樹叢時,發現一個襁褓,走近一看,里面有一個嬰兒,還是一名男孩。見此情景,夫妻緊張而又氣憤,認為誰家父母心狠手辣,竟把自己的血肉扔在這荒郊野外,人跡罕至的地方。轉念一想,在這困難的年月里,餓死人的事情經常發生,日子難過了,這種事情發生也很正常。

       一家人在那守了一個對小時,天黑了,起風了,他們怕凍傷孩子,就在一片話笑聲中,抱著孩子回家。

       侄女說:”大大,這小孩長的真好看,小嘴一動一動的”;侄兒說“大大,我們不要小弟弟,不要小弟弟,有了小弟弟你們就不要我了?”

       杜萬昌說:”傻孩子,多了一個弟弟,我們又多了一個家人,怎么會不要你了呢!”

       趙會碧說:”他也是個孩子呀,也需要父母的,疼愛呀!我們不要他,誰來照顧她呢?下次不要再說這樣的傻話了。“

       杜萬昌說:“嬸嬸說的對,下次再說傻話,我們就打你的屁股。“

       兩個字不再言語。這樣杜家又變成了五口之家。

       轉眼,兩年過去,他們竟忘記了自己幸福愛情和婚姻生活的神圣使命,杜萬昌才覺得妻子已結婚兩年,卻一直沒有動靜,另一個可愛的小生命,似乎因為他們的偏袒而氣惱,于是,靜得像冬眠似的。

       杜萬昌和妻子悄悄私下嘀咕:怎么回事?難道我們自個的寶貝,真的生氣了?妻子此時才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因為他覺得丈夫對她恩愛有加,溫存纏綿的機會幾乎天天都有,自己無數次領略了他的雨露陽光,風雨波濤,可自己這塊還算豐腴的土地上該結出果實了吧!可怎么未見禾苗生長呢?

       一只化驗單,使夫妻雙方都蒙了。杜萬昌因負傷造成的陳舊性損傷,終身不能生育。這不啻于一個響雷,把雙方都炸蒙了。這一對恩愛夫妻,在醫院里卻沒有表現出任何驚愕和悲傷,回到家背著孩子相擁著,痛痛快快的大哭了一場。他們抹著淚嘆息著,人生怎么會有這么多的磨難?

       為了不給孩子平添心事,他們很快又進入了平常的生活,沒有讓孩子發現有什么不同。他們卻把苦難釀成的苦酒吞進了心里。歲月靜靜流淌,孩子慢慢的成長,在鍋碗瓢勺的交響曲中,他們的生活,越來越捉襟見肘,但杜萬昌夫婦認為,只要孩子能夠健康平安,他們就感到充實和快樂。有一天,他們帶著侄女去醫院看病,在婦產科附近,看到一位穿白大褂的醫生或者抱著一個孩子跑出房間,穿過走廊,正在攆一位頭戴紗巾身穿棉衣的青年女子。匆匆忙忙跑在前面的女子,頭也不回的跑出了醫院的大樓。醫生嘴里念叨,像是埋怨女人不僅不給哺乳,而且扔下孩子,只身離去。自己造的孽,又不敢承擔,真是泯滅了良心。“

       聽到醫生的話,杜萬昌疑慮的看了醫生一眼,腦海迅速閃過一個念頭,如果女子不愿要這個孩子的話,他想和醫院磋商,抱養這個孩子。他走近了醫生辦公室,看到他的誠心,醫院答應三天之后,如果沒人來抱這個孩子,他可以將這個孩子帶走。

        三天后,他和妻子在來到醫院時,他可以將孩子抱走了。他告訴醫生,如果他的父母或者有人收養這個孩子,可以隨時與他們聯系,臨走時,他留下了他們的家庭住址。這樣他們的家里,就有了四個孩子。

        就在這時,上級一紙文件,把杜萬昌調入了安徽省一個邊遠的縣城,去做文化部門的領導,這樣,妻子趙惠麗和四個孩子也一同遷進了那個小城。

       到小城生活的第三年,杜萬昌妻子趙惠麗母親在老家重慶市患病,念母心切的趙惠麗趕忙去了重慶市。一個多月后,母親終于沒有能抵擋住歲月的侵襲,離開了人世。岳母的去世,讓杜萬昌萬分悲痛。他十分感激這位偉大的母親,今生賦予了她美麗的妻子和現在充實幸福的生活。他知道這位母親是偉大善良的,當初正是因為看中了他這個小伙的善良和忠厚,才把天仙般的女兒嫁給了他這位無權無勢的普通軍官。

       安葬了母親,姐姐趙惠碧告訴他們,因為家中的土地被政府收回,生意也做的不甚景氣,養活身邊兒女十分困難,他和姐夫想把老五送給妹妹趙惠麗撫養,在妹妹躊躇的同時,杜萬昌和她對了一下眼神,一起把事情答應下來,并決定把孩子帶回安徽他們居住的那個小城。

       家庭經濟生活的困難已經把他們推到了絕境的邊緣,但他們從來不為生活氣餒。俗世生活,奇事頻發。杜萬昌有時思索著,人類的災難不僅僅是戰爭、自然災難、疾病瘟疫……應當還有生靈之間的紛爭、算計、傾軋和殘害等。有些人抓住他在部隊后方醫院與女護士的頻繁接觸和他讀軍校期間談戀愛并在某省城拍梁山伯與祝英臺婚紗照等問題不放,反映他婚姻觀和作風自由散漫,存在著資產階級生活觀。于是對他頻頻迫害,不斷揪斗,身心備受折磨。可他總是默默忍受著,特別看到一個個可愛的孩子,他有著無窮的力量。“只要有愛,這點苦難算不了什么?”但是他總是對那些看管和批斗的人員誠懇的說:“求求你們,別為難我的孩子,他們來的遲,我的事他們根本不知道。”眼光中帶著真誠和哀求。

       但是那些從娘肚里良心就被狗吃了的人,置若罔聞。只要找到一點機會都會對其和家人橫加迫害。任何一個時代的悲劇,就是族群之間的紛爭和殘傷。后來杜林費盡周折,找到了父親杜萬昌當年在戰場上曾救其性命,現在擔任某軍區要職的一名將軍。其中杜鑫鵬是遭受迫害最深的孩子。在這位將軍的關懷下,杜萬昌父子終于平安無事,走出晦暗苦難的歲月。在長期的風雨磨難中,他們越來越悟出歲月大船承載給給他們的不僅是陽光快樂、驅寒裹腹還要承受拮據清貧、傷感無奈的生活狀態;他們的生活不只是春光明媚今日的晴日,還要忍受陰雨凄冷的冬天。他們一家人對人生越來越珍惜。

       他們不僅要養活這些孩子,而且還要平息他們在生活中遇到的各種麻煩和糾紛。有一次老三棒棒,因上學期間被別人說成是野孩子而與對方發生糾紛,并動手把對方打傷,他們費了很大的功夫才把他從派出所帶回家;杜萬昌夫婦為了撫養這些孩子,付出巨大艱辛。苦難的歲月終于熬過后,由于期間職務被撤銷,工資停發,恢復工作后工資很低,家庭陷入困境。他和妻子便在上班之余,經常出去找零碎活干。比如在電影院旁擺攤位賣歌碟,到鄉下送影片,偶爾也幫別人放電影,甚至拾荒撿破爛等,藉此養活這些孩子。

        為了心中的愛,他們穿行在歲月的風雨中,勞碌在世人輕慢的眼光里,困擾在世俗的污言穢語中,可行進的腳步從未停止。

       在以后的十幾年里,他們共收養了十幾名孤兒和被遺棄的孩子。由于身份的特殊,為了不讓他們有一絲自卑,杜萬昌夫婦從小就要從心靈上精神上生活上各個方面,無微不至的關照和塑造他們的一切。這讓他們心身更加疲憊和困頓,但他們夫妻更加恩愛,把這些孩子當中他們共同的財富。

       孩子長大以后,生活繼續鋪展和延續。孩子們的故事雖然精彩,但又充滿了他們曾經經歷過的艱辛。漸漸的,他們老了,像樹一樣,慢慢變得更加枯朽和脆弱。但已經長大的孩子,從他們蒼老的身影中,領略到了一種光芒。他們仿佛是一座燈塔,樹立在孩子們的面前。沿著父母的足跡,他們也在各自為社會,為周圍,為祖國,做著自己份內的事情。把父母這份曾經的大愛繼續擴展。

       人間愛的寬度到底有多大?善良的標尺到底有多高?情感的厚度到底有多深?這是杜萬昌所有的孩子在后來人生中用事實回答的問題……

       杜萬昌就是我們的最最敬愛的父親,趙慧麗是我們最最熱愛的的母親。父親被那場氣壯山河的戰爭奪取了做父親的權利,我們都是他和母親在生命中遭遇的生命,然后開始在我們身上譜寫愛的音符和篇章,從此把生命的摯愛賦予了我們這些天下的孩子們……

       父親去世沒有給組織添一絲麻煩,母親找到了他留給孩子們的一封信。

        孩子們:

       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不能和你們快樂的生活在杜家大院了。但不要難過,生老病死,自然常情。今生和你們緣分一場,乃是我和你們的媽媽最幸運和驕傲的事情,我在這聲明,下輩子我們還要成為一家人。兩年前我第一次生病的時候,就覺得身體出現反常,隨后我經常性莫名頭痛發暈,胸悶氣短,擔心有一天會發生異常。

         現在我要說明的是,如果有一天,我突病在床,明知來日無幾,不要做無謂救治,把我折騰的支離破碎。豈不知那不是救命,而是延長痛苦。做為普通一名軍人,戰場上生死滾爬,對死我毫無懼怕。人生總有生死站臺,生是始站,死為終站,到站者是要下車的。愛我的兒女和家人們要和我一起面對這一人生最后尊嚴和結果。

       當然我的心情已經完全釋然下來,因為你們一個個都大了,即使后來的尚小,但長大成人的完全可以照顧下面的弟弟妹妹了。這一點我很欣慰,你們都是我的孩子,都多少得到了我和你們媽媽身上天性助人行善的真傳。想到這一點,無論怎樣,我都開心大笑了。   

       我還是要給你們說清楚,在我離開以后,不發布文,免得千篇一律吹捧自己死后偉大的辭藻擾的我不得安寧;不設靈堂,弄得全家勞神傷財,攪擾親友不得輕松;不搞吊唁活動和告別儀式,讓周圍人都遭受拖累;讓我輕松的來,安靜的走;也絕不要麻煩我曾工作過的單位領導和同志,更不許向組織和單位提任何要求條件。我們生活在這樣美麗的國家里,卻為國家做的很少,內心慚愧不已,再給國家添麻煩更是不對的。我死后骨灰撒入我的故鄉北方大草原和生活的小城東邊堤壩下的田地間。讓我們從大地而來,再回報給我們生命和幸福的家園。

       我的兒女們,你們看到沒有,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的國家越來越富有,百姓的日子好過多了,正按照國家的的規劃健康向前發展。國富則民強,民強則不能忘本,你們在為國工作的同時,要用心去為周圍需要幫助的人做事。

       細細回想,任何國家,任何時代,不都要以國家和平共處、人民友善交往;國家安寧和諧、百姓安居樂業為理想嗎?所以做為華夏普通公民,一生要為實現自己生活時代的目標盡微薄之力。

       大道理我不懂多少,你們大都受過很好的教育,比我知道的多,但最根本的道理我還是懂的:人活著就要行善助人。這是我這輩子的做事準則,你們一樣要知道自己的來處,不管從事什么工作,同時要繼續做著我追求的樂善事業。深情地吻你們!

        深愛你們的杜萬昌

       1989年9月9日晚于文化局辦

       送別父親那天,小城飄淚,水霧蒙蒙,荊涂哭泣,渦淮呻吟……天是陰的,地是濕的,靈車遠去了,路旁的人們以仍然在佇立著,久久不肯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