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的十月,盛妝,花海

一片云,插在比城市制高點還高一米的

鋼管上,飄揚成一面生動的國旗

在莊嚴的注目禮下,我們銘記祖國強盛的

名詞并且感動自己


很多奔波于低處的人和物開始高漲

平日里微小、卑陋的面貌將會煥然一新

以真正的主人身份,沐浴

祖國的溫暖和贊美


如果我們從一座城市離開,那么也一定會

被另一座城市所接納。山川、河流

草木以及一生忙于遷徙的飛鳥,托起了

人們眼中的希冀。生命不息的向往

已深扎在祖國的遼闊里


我們愛黃土與麥穗,愛鋤頭、鐮刀、背簍

也愛鋼筋、水泥、鐵錘與綁扎鉤

賴以生存的技能在體內隱喻成另一種力量

沿著家的方向,秋天里最后一臺

收割機駛進村莊


我們高舉著攀爬之心,登向高處

站立成塔吊或者腳手架,扶起锃亮的

骨骼。一個民族,一個偉大的群體

已然復興。所有人都昂起頭顱

如此豪邁、雄性、不可阻擋


今日,囂喧的街道:流動的人群似流動的

色彩,從鄉村匯聚到城市

懸浮在街口之上的每一種思考,都是

腳踏實地向前延伸的堅定依靠

廣泛意義上的信仰,閃爍出疼痛的光芒

此刻,我們的每一次心跳

都會有一聲禮炮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