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盱眙,曾經流傳著這樣一段民謠:“抗洪頂梁柱,就在人武部。村鎮通公路,就找柳懷玉。要吃干凈水,就找柳政委。”的確,盱眙的縣鄉道路鋪設、旅游景區開發、經濟開發區建設和抗洪、抗污斗爭的勝利,都有著柳政委付出的心血與汗水。可柳政委說:“所有的成績和榮譽都是組織的、大家的,而我只是個具體辦事人。盱眙是我的家鄉,為了家鄉做的再多也是應該的。在任上,我燃燒能量是為了家鄉改變面貌,抗洪保堤是為了家鄉安全無恙,筑路架橋是為了家鄉連通世界,建設開發區是為了家鄉經濟騰飛。現在退下來,發揮余熱做關工委工作,一切為了孩子,為了孩子的一切,培養下一代茁壯成長,還是為了家鄉的未來。為了家鄉的今天和明天,我愿奉獻一切!”


       柳政委是誰?他就是盱眙縣人武部原政委、縣政府原常務副縣長、縣人大常委會原主任,現縣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主任——柳懷玉同志。多年的軍旅生涯,造就了他一往無前的軍人品質、雷厲風行工作作風、堅定不移的理想信念、勇于進取的開拓精神、斬釘截鐵的行事特質、求真務實的敬業態度,無論在什么崗位、擔任什么職務,都做出傲人的成績,成為我們身邊的榜樣戰友!

 

      一、雙擁贏得“八連冠”,培訓就業為老兵

 

       柳懷玉是盱眙縣馬壩鎮人,1968年3月應征入伍,他懷著一顆報效祖國的決心來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十二軍三十四師一〇二團,成為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憑著他的踏實肯干、任勞任怨和組織指揮能力,1969年5月就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后擔任班長、排長、營部干事、連指導員、營教導員,后任團政治處主任。1985年11月,他離開野戰部隊,調任盱眙縣人武部任副部長,1986年5月起任人武部政委;1990年起進入縣“四套班子”,成為中共盱眙縣委常委、人武部政委。

       從野戰部隊來到地方人武部,工作性質、工作內容發生了很大變化,尤其是擔任縣委常委后,工作變化更為突出。不僅要管好人武部這個“團隊”,還要管好全縣幾萬民兵這個“部隊”,同時,還要服從全縣經濟建設這個中心,為經濟建設服務,做好“突擊隊”。

圖片1.png       盱眙曾是淮南抗日民主根據地中心,新四軍軍部駐地,1943年就與地方政府制定了《擁軍優屬、擁政愛民十大公約》,“雙擁”活動已成傳統。新時期的“雙擁”工作如何開展,柳懷玉經常沉思,也深感壓力巨大。他想,人武部不僅要為部隊輸送“新兵”,也要管理好從部隊退役的“老兵”,要讓這些退伍老兵成為民兵的骨干、生產的能手、致富的標兵。1985年,他從盱眙經濟建設實際出發,提出“人武一條線,重點抓一業”,開展“以勞養武”活動,組織民兵創業。以縣人武部牽頭組織,縣成立“民兵建筑安裝工程團”,26個鄉鎮分別成立民兵建筑安裝“工程營”,在312個村分別成立民兵建筑安裝“工程連”,形成了從縣到鄉到村、從團到營到連,由萬名民兵組成的建筑大軍。為了讓退伍老兵能學習更多技術,提高就業技能、拓展就業門路,柳懷玉又動起了心思。他又主動與縣教師進修學校、縣技術學校聯手,成立了盱眙縣“軍地兩用人才培訓學校”,優先對退伍軍人進行免費技術培訓,使他們“學好一門手藝,掌握一種技能,拿到一本證書”。為了能讓他們能就業能掙錢,柳懷玉千方百計地安排他們有組織地勞務輸出。為了尋找就業崗位,柳懷玉多次到蘇南、浙江等地,找戰友、托熟人、跑企業,拓展門路,打通渠道,1993年首次把158人輸出到蘇南地區。在此基礎上,1994年又輸出民兵勞務人員1240多人。盱眙拓寬了兩用人才開發使用的渠道,勞務輸出工作出現了新的局面,受到省、市政府的表彰。

       1990年,經柳懷玉積極爭取,淮陰軍分區同意把盱眙作為建設“民兵訓練基地”的試點。在缺資金、少材料、工期緊的情況下建設訓練基地,困難極大。他對同志們說:“有錢好辦事,我們沒錢也要辦好事!決心多大,路子就有多寬,再大的困難也難不倒我們當兵的人!”為了多節省一分錢、多辦成一件事、多提前一天完工,他帶頭砍荊棘、挖溝壕,平場地、抬石料,扛水泥、搬建材,手上磨出了血泡、身上拉出了傷口,可他全然不顧,在他的帶動下,部里所有干部都奮勇上陣,就連家屬們也一起參加戰斗。當民兵訓練基地在山城落成時,被戲稱為盱城的“布達拉宮”。訓練基地被南京軍區評為先進單位,并將其建設、利用、管理和訓練方法作為經驗,推廣全軍區。

       

        1991年,在盱眙縣委、縣政府的努力下,盱眙縣被江蘇省政府、省軍區命名為“雙擁模范縣”,此后連續數年獲得此殊榮。在柳懷玉擔任縣人武部政委的十數年中,縣人武部連續被評為“全省文明單位”、省軍區“爭先創優先進單位”。南京軍區《人民前線》報以《人物戰線一面旗幟》為題報道了盱眙人武部事跡,并發表題為《向盱眙人武部學習》的評論文章,號召全軍區學習。縣內有68個單位和118名個人受到國家民政部、公安部、團中央、全國總工會、全國婦聯和省市表彰為“雙擁模范”單位和個人。期間,柳懷玉也被南京軍區授予“優秀共產黨員”“十佳忠誠黨的武裝事業好干部”等。1999年8月,柳懷玉從縣人武部政委任上轉業到地方,在盱眙縣政府擔任常委副縣長,但他對雙擁工作仍然關心參與,積極配合相關部門做好工作。到2018年,盱眙縣已連續八屆獲得雙擁模范縣“八連冠”的殊榮。說起這些,柳懷玉淡定地說:“工作是大家的,成績是單位的,榮譽是集體的,我只是做了點具體事,功勞應該屬于大家!”


       二、服務地方為己任,筑路實現村村通

 

       地方人武部工作與地方中心工作密不可分,柳懷玉作為縣人武部政委、縣委常委,更是把服務地方中心工作作為大局,全方位服務、全心身投入、全力度做好。

     

        盱眙縣境山嶺丘壑、溝澗縱橫、地形復雜,多年來交通條件一直較差,“縣鄉石子路,山區不通路;產品運不出,致富沒門路”。“要致富,先修路”,為了改變縣鄉交通狀況,1995年,盱眙縣委、縣政府下發了《關于加速全縣公路建設的意見》,做出“全黨動員,全民行動,苦戰三年,實現縣鄉道路硬質化”的決策,并決定成立“盱眙縣縣鄉道路建設指揮部”,統抓全縣鄉村道路建設。指揮部設在哪里?誰來擔綱這項重任?在縣委常委會上,柳懷玉主動請纓:“書記是政委、縣長是總指揮,那我就做副指揮,具體的事情就由我來做吧!”就這樣,縣鄉道路建設指揮部常務副總指揮的擔子就落到了柳懷玉的肩上。


       為了加快城鄉道路建設,柳懷玉建議指揮系統實行軍事化管理,按照部隊建制,縣設立總指揮部,各鄉鎮成立分指揮部。整個人武部從政委、部長開始,到部里全體干部,以及鄉鎮武裝部、基干民兵、交通技術人員,形成整建制的民兵突擊隊,擔負道路建設的主力軍。在柳懷玉的率領下,全力以赴,沖在縣鄉道路建設的最前線。

       指揮部的架子搭起來了,卻沒有資金,工程如何開建?柳懷玉發了愁。這時,他接到一個名叫陶韜的10歲小學生寄來的信,信封里還夾著8.8元錢。信上說:“柳伯伯,聽說您負責修路,這是造福百姓的工程。我是少先隊員,把8.8元的壓歲錢捐出來,算是我對修路工程出的一點力吧!”柳懷玉幾番周折找到了這個小學生,激動地說:“孩子,我正一籌莫展,你卻為我打開了一扇大門,讓我充滿了信心、看到了希望,伯伯謝謝你!”

      過年也別放假了,柳懷玉召集指揮部的成員開了個小會。他說:“我們修路,是造福盱眙的百姓,為了盱眙的明天,這個任務光榮而艱巨。這8.8元不只是錢,而是對我們的激勵和厚望。一個孩子都能有這樣的覺悟,難道我們道路指揮部的成員還有什么理由退卻,還有什么理由不予擔當嗎?”他當即掏出剛發的當月工資,交給了會計,說:“孩子都走在前面了,我也不能落后啊!”陶韜為修路捐款的事跡一經盱眙電視臺、電臺和盱眙日報宣傳,引起了全縣的共鳴,上至縣領導,下至小學生,掀起了“我為筑路作奉獻”的捐款熱潮,僅僅2天就收到捐款5.6萬元。在3年的縣鄉道路建設中,共收到單位、個人和社會捐資1.2億元,這對于一個國家級的貧困縣來說,真是一個天文數字了。柳懷玉對大家說:“這些錢來之不易,是財政擠出來的,上面爭取來的,民眾捐上來的,每一分錢都要用在刀口上,絕不能出一點紕漏。誰要是對這些錢打歪主意,不要說法律不容許,我老柳也饒不了他!”他與指揮部人員約法三章:杜絕親戚參與工程、嚴禁工程轉包、禁止用關系料人情料。做到“五道手續”審批、“倒逼掛圖”管理,還建議縣里派駐紀委專干,確保每一項工程都能陽光、嚴格、無誤、準確、優質。

 

 圖片3.png      修路的戰斗打響了,指揮部便成了柳懷玉的“家”,他一直在指揮部和各處工地間奔走,從規劃設計、放線施工,工程進度、質量查驗,資金籌措、財務管理,他仔細過問、層層把關,一絲不茍。當時有人說:現在修路,資金是柳政委爭取,關系是柳政委協調,問題是柳政委處理,遇到困難又是柳政委出頭。柳政委就是我們筑路大軍的主心骨。就這樣,柳懷玉一連幾個星期甚至是個把月都沒有回家看一看。他總是說:“全縣好幾處工地一起動工,都在熱火朝天地趕進度,每天都是‘關鍵期’、時時都是‘節骨眼’。工程的情況我不放心啊,只有我人到了、看到了、弄清楚了,我心里才踏實。”就這樣,柳懷玉一連幾個星期甚至是個把月都沒有回家看一下。

       過去,對于什么路肩路幅、青坎邊溝、兩灰墊層、碎石渣油等等專業名詞,柳懷玉聽都沒聽過,怎么能指揮好筑路工程呢?不懂就學,不知道就問,他隨時請教工程技術人員,不到一個月,不僅基本弄清了工程中的大部分專業名詞、基本含義,還能看懂設計方案、工程圖紙,對具體指標也基本了解,從“門外漢”轉身成了“準內行”。

       盱眙的西鄉(山區)與東鄉(平原)直線距離雖然只有20多公里,但由于大山阻隔卻要繞道盱城,行程超過50公里,翻了3倍。尤其是龍古(龍山至古城)、古舊(古城至舊鋪)段,中間都隔有幾座山頭,修筑難度和工程量都很大,但是修通了,就可以把盱嘉、盱來、盱張、盱寧4條公路橫貫連通。柳懷玉下決心要把它打通。他干脆住到工地上,和同志們一起干。只用了4個月時間,用了6噸炸藥,建了10多座橋梁、60多座涵洞,硬是在群山中啃出了一條22.5公里、跨越8座山頭的“龍古”盤山公路(現在叫“天龍”路:天泉湖到龍山)。

       經過三年奮戰,到1998年,共投工900余萬個,完成16條縣鄉道路、里程237.5公里,并實現路面黑色化;完成鄉村砂石路100多條計1532公里。全縣公里歷程達2273公里,比1995年(1168公里)增加了一倍。

       現在,盱眙不僅實現了硬質道路“通村、通組、通自然村莊”的公路“村村通”,還改善了農村公路質量,還實現了管養科學化、規范化,又將縣城公交路線拉長延伸,使城郊和鄉鎮實現無縫對接,從“村村通路”變為“村村通車”。

 

       三、抗洪敢死護堤壩,抗污輸水潤萬民

 

       1991年,盱眙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澇災害。淮河上游洪水蜂涌下泄,下游洪澤湖湖水頂托,淮河盱眙段水位居高不下,超比正常水位3.09米、超警戒水位1.09米,全縣嚴重受災。淮北大堤多處出現滑坡、沉陷、管涌,險象環生,全線告急。正在這緊要關頭,柳懷玉跑到縣抗洪救災總指揮部,對縣領導說:“幾十公里的淮河大堤,已經有33處險工險段,一處破堤,全盤皆輸。我建議調動全縣基干民兵,軍隊化組織,軍事化行動,采取‘民兵成建制輪戰淮河大堤’的方案,軍隊化組織,軍事化行動,大堤一定能保住。”縣防總同意了柳懷玉的建議。他立即組織召開“全縣民兵輪戰淮河大堤動員大會”,組建起由5200名基干民兵組成的26個基干民兵營,自己親自帶隊,奔赴淮河大堤一線,分為兩班,輪流在淮河大堤33處險工險段,密切監控、及時處置,壘壩堵漏、嚴防死守。白天黑夜,輪流在大堤上巡邏察看;累了,就躺在大堤上瞇一會;風冷了,就拿草包蓋在身上;渴了,就喝一口淮河水;餓了,啃幾口冷饅頭。有一次因公路被淹,給養供應不上,他們只好餓著肚子巡保大堤。

       7月12日,肖嘴引河上口門段出現大面積塌方,柳懷玉立即組織200人的民兵應急分隊火速趕到現場。他一看地形發現,此處正是淮河陡轉彎地段,承受的淮水沖刷的壓力最大,且淮河大堤高出堤內地面近15米、淮水比堤下平地高差10多米,河槽內洪水猶如脫韁野馬,拋進的土袋瞬間就被洪水卷走。河水潑漕洶涌、懸在頭頂,塌方正在加劇,危險正在陡增,如果出現破堤,整個河西將淪為一片澤國,后果不堪設想。在這緊要關頭已不容柳懷玉多想,他站上大堤,大聲喊道:“哪怕還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考驗我們的時刻到了,是共產黨員、當過兵的,跟我上!”他當機立斷,挑選了40名水性好、身體壯的民兵組成“敢死隊”,下倒塌方底部,手挽著手形成一道人墻,用身體擋住洶涌的浪濤,讓其他民兵在身后拋填土袋和石塊,使大堤得以一點點向前加寬加固,再打進木樁,填實泥土,經過6個小時的殊死較量,終于控制了塌方,保住了淮河大堤。當柳懷玉走上岸時,累得眼冒金花,踉踉蹌蹌站立不住,一下子倒在大堤上。

       在抗洪搶險的37個日日夜夜里,柳懷玉和同志們像一根根鋼釘、一棵棵松樹,一直屹立在淮河大堤,戰斗在抗洪第一線,從沒有回過一次家。他還風趣地說:“天當房、堤當床,淮河當浴缸,草包作衣裳”。民兵都是鋼鐵漢,個個都是好兒郎!”在柳政委帶領下,縣民兵應急分隊實踐了“人在大堤在,誓與大堤共存亡”的豪邁誓言,用熱血和汗水譜寫了一曲氣壯山河的英雄贊歌,形成了抗洪斗爭中的“人武部精神”,受到國家軍委表彰,被南京軍區評為“抗災救災”先進單位。

       1994年,盱眙縣又遭受百年不遇的嚴重干旱與淮河特大污染災害,由于淮河流域久旱無雨,淮水幾乎靜默,污染帶一直滯留于我縣河段。縣自來水廠被迫停水,縣城12萬人口無水可吃、無水可用。柳懷玉征得縣領導同意,立即組織人武干部和基干民兵到龍王山水庫運水,優先供應軍烈屬、特困戶。有緊急動員20臺水車拉水送水,但仍杯水車薪、無濟于事。此時,柳懷玉想到了部隊、想到了請求軍區部隊的支援,于是8月7日,他緊急驅車南京,就在路上寫好了“請求支援盱眙災區緊急供水的請示報告”,當報告遞交到南京軍區固輝司令手中時,固司令當即批示“立即派部隊支援盱眙”。不到2個小時,軍區防化兵某部102名官兵開著22臺運水車趕到盱眙,形成了從龍王山水庫運水的特別通道,并在縣城設立了89個供水點,使縣城用水得到緩解。接著,柳懷玉又請示軍區,快速調集了野戰輸油管道部隊趕赴盱眙,連夜架設了從龍王山水庫到盱城的15公里、日輸水量達800~1000噸的緊急輸水管線,基本解決了盱城居民飲用水問題。

       在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盱眙縣委啟動建設盱城第二水廠的工程,以龍王山水庫作為新水源。工程施工中,柳懷玉又帶領民兵應急分隊參加義務勞動,開挖溝槽、鋪設管道,使新建水廠提前竣工供水。

 

       四、助創全國旅游縣,奠基省級開發區

 

       盱眙歷史悠久,景色優美,環境優雅,條件優越,但旅游資源長期得不到開發,除第一山公園外,大多處于自然狀態。柳懷玉想:景區沒有路,游人上不去,再好的景色也只能是“藏在深閨人不識”的“宅家女郎”。旅游開發和經濟開發一樣,也得先修路。在1998年的一次常委會上,柳懷玉提出“要想旅游邁大步,景點要通循環路”的建議,得到縣委書記趙鵬的支持,要求“富規劃、窮起步,先修路、少砍樹”。為了省下好幾十萬元的勘察設計費,柳懷玉帶著人武干部和技術人員自己干,他們戴著草帽、背著水壺,扛著標尺、帶著儀器,在十幾個景區一個山頭一個山頭的勘察測量,制訂方案,規劃線路,繪制圖紙。白天帶著干糧上山不下山,晚上下山就近找個村子住下第二天接著再上山。就這樣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完成了城區的戚大山、楊大山,穆店的八仙臺、龍王山,河橋的玉皇山,古城的天泉湖、鐵山寺、陡山,十里營的甘泉山等13個景區道路設計圖紙。

        楊大山與斗笠山聯在一體,形成整體的“都梁公園”,蜿蜒于兩座山頭間的盤山公路近10公里,還有一片約4萬平方廢棄采石工地,是一塊難啃的“大骨頭”“硬骨頭”。柳懷玉以縣鄉道路指揮部名義調集4個鄉鎮的民兵團,親自指揮展開大會戰。10月2日會戰打響,不到一個星期就在山頂山坡上開辟出路基,又在不到20天的時間里“搶”鋪水泥路面。到10月底,迎賓、人民、雙擁、觀淮、狀元等6條路段的水泥路面全部鋪設完成。柳懷玉還沒有喘過氣,又組織起12個民兵施工隊展開會戰,夜以繼日,奮力苦干,把廢棄的采石場整理成“盱眙國際龍蝦節廣場”。廣場占地面積達6萬平方米,可容納5萬觀眾,是目前全國最大的山地廣場,每年的“中國國際盱眙龍蝦節”都這里舉辦,到2020年已經連續舉辦了20屆,成為“有世界影響力的節慶活動”和“中國最具發展潛力的十大節慶活動”之一,成為盱眙的一張金字名片。由于道路暢通,條件改善,景區品位也大大提升。現在,盱眙已擁有4個國家級AAAA級景區、4個國家級文保單位、2個國家級15個省級鄉村旅游示范區,榮獲“中國旅游強縣”“中國休閑農業與鄉村旅游示范縣”稱號。

     

        在盱眙西南鐵山寺國家森林公園的高山頂上,屹立著一個“中科院紫金山天文臺盱眙觀測基地”。說到紫金山天文觀測站能夠落戶盱眙,柳懷玉應該是“功不可沒”。原來,中科院南京紫金山天文臺決定設立一個“小行星觀測站”,必須避開城市燈光、大氣浮塵、聲響干擾等諸多因素的影響,使觀測在極其安靜、星空清爽的自然狀態下進行,這些條件在南京和蘇南都不可能具備,于是專家們把目光投向蘇中唯一的山地——盱眙。2000年的一天,北京、南京的天文專家一行十多人組成的專家組來到鐵山寺,經過一番考察,相中了跑馬山山頂作為建站首選。可當這些老先生攀巖登坡、氣喘吁吁地爬上山頂時卻傻了眼:“這么陡的山,又沒有路,大型的天文望遠鏡怎么弄上來,那么多的儀器設備怎么弄上來,建設要用的那么多的材料怎么弄上來?看來我們是‘剃頭擔子一頭熱’,只能到安徽境內重新選址了。”在場的縣委書記趙鵬一聽急了,說:“不就是路嘛?我們負責修!一個星期讓車子開到山頂。”紫金山天文臺戴新書記當即表態:“如果10天能把上山道路修通,站址就定在這兒!”

送走專家組,趙書記立即找來柳懷玉,說:“我今天吹牛吹了個大洞,這個洞只能由你來補了。你看,這條路該怎么修?”柳懷玉拍拍胸脯說:“一個星期就一個星期,決不拖延一天,保證完成!”柳懷玉是個說打就摜的主兒,他立即到實地查看,發現雖然要修的道路只有2公里多,但山陡坡大、落差百米,道路只能在崖壁上盤旋,而且火山地質巖異常堅硬,10公斤的大鐵錘砸上去,也只能砸個印子,修路何其艱難可想而知。柳懷玉當即住了下來,一邊勘察設計、一邊劃分工段,同時調集古城、王店等附近鄉鎮的4000基干民兵組成了“修路突擊隊”,來個“特事特辦、人海戰術”。他對修路突擊隊員們說:“要修的道路2000米,而我們隊員有4000人,每人才50公分的工段,我們就是用手摳、用牙啃,也要在一個星期內把道路修通!”話音剛停,他就挽起袖子,手拿鐵錘鋼釬,和民兵們一起干了起來。白天拼命苦干、晚上挑燈夜戰。到了第四天下午,道路打通了。趙鵬書記坐著小汽車第一個開上山頂,他喜滋滋地拿出手機,撥通了南京紫金山天文臺書記戴新的電話:“戴書記,我現在跑馬山頂和您通話,我是開著汽車上來的!”戴新書記將信將疑地說:“這么快?這才3天半,路就通上了,真沒想到,盱眙人真能辦事,真能辦成事啊!”

2003年盱眙觀測站正式建成,安裝了亞洲第一、世界第三的近天體觀測望遠鏡,鏡筒的直徑就達1.2米,可觀測1.5億光年的外太空。觀測站報經國際小行星組織的批準,將觀測到的“4360號小行星”命名為“盱眙星”。“紫金山天文臺盱眙觀測基地”和“天文科普園”建成,使鐵山寺國家森林公園景區增添一個耀眼的明星。

       盱眙開發區于1992年盱眙建立開發區剛剛開建便擱淺。10年后的2001年,縣委縣政府決定重啟建設“盱眙工業開發區”。此時,柳懷玉已經從部隊退役,脫下軍裝,離開了從軍30多年的部隊,從縣人武部政委的崗位轉業到盱眙縣政府,擔任常務副縣長,工業開發區建設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的重任便落到他的肩上。柳懷玉深知:開發區既是工業基石、企業載體、招商平臺,更是發展動力、騰飛翅膀,盱眙的希望,為了家鄉的今天和明天,這個擔子我不能推辭,必須擔起來。于是,柳懷玉帶著他的團隊全身心的投入開發區的規劃建設中。開發區位于城東至龍王山、漫崗一線,這里農田野蕩、村落稀少,溪澗蜿蜒、道路不通。他和同志們踏著長滿荒草的田埂,涉過水流湍急的溪澗,穿行在荒野之中。經過反復測定,確定了規劃總面積44.8平方公里,一期規劃面積24.15平方公里,先期啟動面積3平方公里。區內12縱12橫34條道路,總長121.6公里,土方量很大,而當時每方土施工要價竟然高達5~8元。為了節約經費,柳懷玉自己先掏5萬元出來集資,大家紛紛響應,很快集資120萬元,購買了一臺大型挖掘機,組建一個“土方工程隊”,而且自我定價每方土不超過2.2元。就這樣,整個土方工程要價一下子降了下來,為工程節約開支百萬元以上。

       長期高負荷的“連軸轉”,這個身如鐵板的漢子也撐不住了,2008年10月,他一下子病倒。人們立即把他送到南京人民醫院,經急救雖然有所緩解,但多種并發癥相伴而生,他的生命體征出現危機,醫生連連搖搖頭。柳懷玉雖然知道病情很重,但他樂觀對待,以堅強的毅力與病魔抗爭。后又轉軍區總院、上海華山治療,病情終于有所好轉。躺在病床上,柳懷玉的心早已飛到盱眙,飛到開發區的建設工地。他吩咐開發區管委會的同志,把建設情況每天用短信發給他。他說:“知道盱眙開發區在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我的心也就安了。真想早點回去,和同志們在一起,甩開膀子大干一場,把失去的時間給補回來!”

       經過一年多的奮戰,開發區的主干道路全部完成,形成了縱橫交錯的路網系統,其中中心大道路幅62米,主干道路幅50米,干道路幅46米,支道路幅36米。又及時配套了水、電、通信、電視、網絡等,還做到綠化、美化、香化配套,實現了“六通一平”,為招商引資、企業進駐創造了條件。在園區建設的同時,柳懷玉沒有忘記招商引資,他帶著園區的同志,不厭其煩地跑蘇南、跑浙江,進企業、找老板,他通過家在浙江的戰友,引進了園區第一個招商項目——日月電器有限公司。

       如今,盱眙經濟開發區已晉升為省級開發區,并先后獲批“中科院盱眙凹土研發中心”“中國凹凸科技園”“省特色產業園”“省知識產權試點園區”,獲得“市優秀特色園區”“省生態園區”等殊榮。

 

      五、悉心關愛下一代,培養新型后來人

 

       2010年1月柳懷玉從縣人大主任領導崗位上退了下來,這是他人生中的再次“轉身”。根據上級安排,柳懷玉擔任“盱眙縣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主任。

幾十年是軍人,“打打殺殺”、戰天斗地,鋼刀從未卷刃;是斗士,勇挑重擔、一往無前,步伐從未退縮。現在退了下來,一下子離開的奮斗過的“戰場”,離開一起戰斗的同志,卻要和一群未成年的孩子“打交道”,適應嗎?當然不適應。但柳懷玉想:年過花甲了,人也老了,但是能為孩子們服務,這也是為了盱眙的明天;能和孩子們在一起,倒能讓自己的心態“年輕”一些。于是,他放棄企業高薪聘用的機會,樂意地承擔起了這副重擔。

 圖片5.png       為了解全縣關心下一代工作開展情況,柳懷玉一“上任”,便帶病堅持用一個半月的時間,白天跑鄉鎮、跑村居,跑學校、跑社區,與基層關工委同志座談交流,了解情況、詢問困難,晚上整理資料,分析問題和對策。通過調查,他提出了“打基礎、強隊伍,抓落實、創特色”的工作方案,堅持“年初一份工作要點,年底一份工作總結”,促進關工委工作的推進。經他協調,縣關工委與縣委組織部聯合下發了《關于做好關心下一代工作》的文件,從“建立健全組織、配強配齊班子、完善五老隊伍、落實經費保障、鞏固‘五有五好’”5個方面進行完善和規范,全縣共建立基層關工委組織586個,形成五老人員(老黨員、老干部、老軍人、老模范、老教師)隊伍7800余人。他感到,關工委工作不僅要依靠上級組織領導,更要發動全社會力量的支持,于是他把目光聚焦到民營企業上,與民企老板商談,在民企中建立關工聯系網絡,得到江蘇金康達、三森集團、遠景培訓等民企的支持,通過努力,已在全縣283個民企中建立了關工委聯絡組織。

       “留守兒童”是盱眙一個突出的問題。由于10萬農民工外出務工,城鄉留守兒童成了一個特殊群體。節假日、放學后經常處于“沒處去、沒人管、沒人教、沒人愛”的“四沒”現象。有一次經過一個村莊,看到兩個小孩趴在鎖了門的房前地上寫作業,一問才知道是爺爺還沒有回來,門鎖著打不開。他不由得流下了眼淚:“這些孩子正和我孫子差不多年齡,可他們父母外出打工,這樣缺乏父愛母愛,真不忍心啊!”針對這一問題,他提出建立“校外工作站”的設想。并先后在桂五、鐵佛、舊鋪、張洪等地召開了“全縣校外教育中心輔導站現場推進會”,推廣在行政村建設“校外教育輔導站”“留守兒童之家”的經驗。還針對困難兒童的學習和生活,連續數年開展“希望工程·暖冬行動——愛心捐贈助學活動”,為這些兒童送去溫暖、送去關愛,彌補留守兒童缺失的愛。這一做法得到省、市和國家關工委的表彰。

圖片6.png

       盱眙是革命老區,抗戰時期是新四軍軍部所在地、淮南根據地的中心,紅色基因、革命遺址、傳統故事資源豐富。柳懷玉覺得,利用這些紅色資源對青少年進行革命傳統教育,應該成為關工委工作的重要方面。在他親自操辦下,在中小學開展創建“周恩來班”“鐵軍班”和“學雙百,爭三好”活動,讓兒童們爭做“家庭好孩子,學校好學生,社會好公民”。他帶領孩子們到黃花塘新四軍軍部紀念館、縣革命烈士陵園等處,親自給孩子們講光榮傳統、講革命故事,講李桂五、保三娘、梁化農、毛培春等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跡,起到很好的效果。

       柳懷玉調查得知,全縣一年曾出現180多個青少年犯罪案例,深感壓力很大。他想:一個孩子學好學壞,不只是一個孩子的事,還關乎一個家庭。預防和減少青少年犯罪是青少年健康成長的重要工作。他認真分析了犯罪少年的產生的原因,覺得多為染有5種傾向的孩子,即“貪玩厭學、自私自卑、倔拗不羈、攀比貪婪、網迷游戲”,于是提出實施“教育防范、關愛助學、培訓就業、維權服務、結對幫扶、環境凈化”六大工程作為對策,在全縣開展“創建零犯罪鄉鎮”活動,做到轄區兒童“無盜竊財物、無暴力傷害、無危險駕駛、無色情活動、無吸食毒品、無賭博傳銷、無坑蒙拐騙、無過激行為、無沉迷網吧、無安全事故”,以“十無”實現“創零”。同時要求“十無”進家庭、進校園、進社區、進輔導站,重在抓苗頭、多警省、嚴要求,使青少年犯罪大大減少。2019年全年少年犯罪降為34例,只有高峰時的18.8%。2020年1~6月少年犯罪再降為8例。成效斐然。

 圖片7.png       在盱眙,還有這樣一批特殊的兒童,他們往往受到別人的冷眼、社會的歧視,這就是勞改服刑人員子女。這些孩子往往覺得抬不起頭來,因而產生自卑心理、缺乏自尊,不合群、怕交流、孤獨自閉,有的甚至自暴自棄,這讓柳懷玉很擔心。他了解到,全縣勞改勞教人員子女中未成年在校兒童344人,其中60多人家庭破裂無人關照,如果聽之任之,這些孩子的前途令人擔憂。柳懷玉覺得,他們也是我們的下一代,與縣司法局、愛心公益協會商定,發起“黃絲帶——關愛特殊人群子女”活動,旨在使他們掃除心理陰影、消除心中負擔、丟掉思想包袱、正確對待家庭、樹立奮進意識,把他們培養成有用人才。2017年7月13日舉行“黃絲帶”活動啟動儀式時,原計劃300人參加,結果一下子來了1000多人,這令柳懷玉非常感動,他深知,這項活動已經引起了全社會的共鳴,參與黃絲帶活動、關愛特殊人群子女已經成為大家的共識。

       2020年伊始,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疫情席卷華夏,全國人民“萬眾一心、嚴密防控”,打響了一場群防群控的人民戰爭。作為縣級關工委該做些什么?柳懷玉想:盡管我們關工委能力有限,但絕不能袖手旁觀。當即決定做3件事:一是參與輿論宣傳,利用關工委網絡和微信平臺、QQ群等做好宣傳,發揮各級關工委和五老人員參與群防群控。二是普及防控知識,指導大家特別是青少年做好自我防護。三是要求兒童聚集的地方暫停集體活動,包括學校、校外教育輔導站、圖書館、網吧等,暫停召開的留守兒童家長見面會,取消寒假期間一切比賽和聯誼活動,要求學生宅家不出門。柳懷玉親自和愛心公益協會等一起,到鄉鎮、進社區,為他們送去口罩、酒精、消毒液等。柳懷玉親自到20位留守兒童的家中,為他們送去捐贈的水果、食品、學習用具和口罩、洗手液等防護用品的大禮包。4月26日疫情緩和,專門舉辦抗疫報告會,邀請盱眙的抗疫英雄講述親身經歷和生死考驗,鼓勵孩子們向抗疫英雄學習。5月20日又召開全縣關工委工作會議,總結交流抗疫期間關工工作的經驗。中國網、江蘇新聞、美麗江蘇網、江蘇新文薈網、搜狐網、鳳凰網等都先后轉載盱眙關工委抗疫期間所做的工作。

       “為了下一代,關愛在路上!”就這樣,柳懷玉在縣關工委一轉眼就干了10年,他將自己全部的精力和所有的愛都給了下一代、給了未成年的兒童,他自己也在無形中融入了這些孩子。他把這些孩子視為親人,孩子們也都稱呼他為“柳爺爺”。他深有感慨地說:“一切為了孩子,為了孩子的一切,就是我工作的中心!在為孩子的服務中,和他們結下了深厚的友情,我自己也儼然成了‘孩子王’。為了盱眙的昨天和今天我是做了一些工作,為了盱眙的明天我還要繼續工作,獻出我所有的余熱!”

 

                                                                        (2020年9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