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報名參戰


?????? 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冷戰局面形成后,社會主義陣營與資本主義陣營的首場“熱戰”,立即在國際社會引起了廣泛的強烈反響。

? ? ? ?戰爭初期,朝鮮人民軍勢如破竹,銳不可擋,很快突破三八線,于6月28日解放漢城。為此,美國政府立刻做出了武裝干涉的決定,于6月26日決定派遣海空軍部隊支援韓國部隊作戰,隨即又派遣地面部隊入侵朝鮮,全面發動侵朝戰爭,并操縱聯合國安理會通過非法決議,組建由16個國家組成的“聯合國軍”。同時美國還公然干涉中國內政,派遣第七艦隊入侵臺灣海峽,武裝阻止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臺灣。自此,朝鮮戰爭由內戰迅速演變為一場國際性的局部戰爭,戰爭硝煙彌漫整個朝鮮半島,波及周邊地區,中國的安全首先受到嚴重的威脅。

????? ?中國政府馬上做出強烈反應。毛澤東主席發表講話,周恩來總理發表聲明,嚴厲譴責了美國侵略朝鮮和臺灣的罪行,號召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國侵略者。在國內,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未雨綢繆,開始調整國防部署,準備應對最嚴峻的情況發生;采取緊急措施,增強東北地區國防力量,同時準備必要時援助朝鮮人民抗擊美國侵略者。

?????? 中共中央面臨重大戰略抉擇。而此時的新中國剛剛成立一年,政治、經濟和各方面建設雖然已經取得了巨大成就,但百廢待興的局面還未得到徹底改善,政治秩序、經濟秩序、生活秩序還沒有完全步入正軌。再加上帝國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實行聯合經濟封鎖,因此,新中國面臨的形勢依然嚴峻,任務依然艱巨。中國人民非常需要有一個良好的和平環境,集中精力恢復國家建設。但是美帝國主義卻把戰火燒到了中國的大門口——鴨綠江邊,還揚言要把年青的新中國扼殺在搖籃里面,中國的國土安全受到嚴重的威脅,這就使得中共中央在國家各方面嚴重困難情況下,不得不根據朝鮮戰場局勢的巨大變化做出重大的戰略抉擇。

????? 10月初,毛澤東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連續舉行會議,討論是否出兵援助朝鮮問題。十月二日在北京的中央政治局委員開會全面分析了國內外形勢,初步議定以志愿軍名義援助朝鮮。并致電斯大林通報了中共中央的決定。認為:“援助朝鮮是必要的,如果整個朝鮮被美國占領,朝鮮革命力量受到根本失敗,則美國侵略者將更為猖撅,與整個東方都是不利的。”同時,請求蘇聯給予武器裝備援助。

????? 10月4日,毛澤東主持召開了中央政治局會議,討論出兵援助朝鮮問題。政治局委員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任弼時、陳云、高崗、彭真、董必武、林伯渠、張聞天、 彭德懷出席會議;羅榮恒、林彪、鄧小平、饒淑石、薄一波、聶榮臻、鄧子恢、李富春、楊尚昆、胡喬木列席會議。會議歷時兩天,全面權衡了出兵援朝的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坦陳己見。出現兩種意見:一種意見主張暫不出兵,主要是國內困難太多:另一種意見主張積極出兵援朝,認為遲打不如早打。

?????? 10月18日,周恩來由蘇聯返回,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在聽取周恩來匯報與蘇聯方面的談判情況和彭德懷匯報志愿軍的出動準備情況后,中共中央決定:志愿軍向朝鮮境內出動計劃不變,首批部隊于19日晚冒著蒙蒙細雨開始跨過鴨綠江,向朝鮮戰場進發。中共中央獨立做出了一個偉大的歷史性決策,中國人民毅然承擔起抗美援朝的艱巨歷史使命,從此揭開了朝鮮戰場的歷史序幕。由中國人民的優秀兒女組成的中國人民志愿軍從此開始了堅苦卓絕的光輝的出國征戰歷程。

?????? 我的父親和許許多多志愿軍官兵,就是在這樣的一種時代背景下,響應黨中央、毛主席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偉大號召,積極報名參加了中國人民志愿軍,援助朝鮮人民,抵抗美國侵略者,粉碎敵人滅亡整個朝鮮并占領中國東北的夢想,穩定戰局,阻擋美國侵略軍北進,把他們從鴨綠江邊趕到三八線以南。中國人民志愿軍首次出國參戰,展現了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不畏強敵的精神風貌。彰顯了中國人民的偉大,中國人民軍隊的偉大。這是一場立國之戰,揚威之戰,一血百年受欺壓、被奴役、遭踐踏的屈辱,讓全世界為之側目,標志著新中國開始正式走向世界政治舞臺。

?????? 那個時代,志愿軍能夠阻擋住世界王牌軍隊為首的聯合國軍,并能消滅敵人成建制的部隊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事情,因為敵人是現代化裝備,而我們志愿軍還是解放戰爭時的裝備,與美帝國主義軍隊相比,我軍明顯處于劣勢。我們勝利靠的是什么呢?一是靠黨中央、毛澤東主席英明領導,正確指揮;二是靠全國人民的支持;三是靠志愿軍戰士在黨的培養教育下所具有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所以我們就能夠壓倒一切敵人,而不被敵人所壓倒。為了保家衛國,我們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沒有打不垮的敵人!志愿軍中涌現出來的許多英雄人物如:一級英雄邱少云、特級英雄黃繼光等等就是事實。我的父親也在1952年7月24日的一次戰斗中被敵人的炮彈炸傷右腿,仍堅持跑了八里遠的路,后來落下殘疾,評為二等丙級殘廢軍人,每年由組織和人民發給我一定數額的撫恤金,表現了黨和人民對志愿軍老戰士的巨大關懷,這是黨和人民給予我父親們的優厚待遇,我父親從內心里感謝黨和人民。

????? 1950年初,為了準備解放西藏,上級做戰斗動員,抽調在西南部隊的戰斗骨干支援十八軍,我的父親李協普當時在十五軍四十四師131團一營三連,隨即報名支援十八軍,得到批準,分配到騎兵三團二營五連七班。走到昌都不久,得知朝鮮戰爭爆發的消息。團里召開動員大會,號召參加志愿軍。朝鮮多山地,騎兵難以發揮大的作用,十五軍遂決定解散騎兵團,其人員分散到各個戰斗連隊。我的父親有幸被四十四師偵察連領導看中,便不甘落后,積極報名參加志愿軍,于1951年第二批參戰部隊入朝,成為一名參加抗美援朝志愿軍的偵查員,是親歷抗美援朝戰爭的見證者,并多次榮獲戰功,1959年評為全國英模代表,參加了全國群英大會,受到黨和國家及軍隊主要領導人親切接見,三次見到毛主席。

(以下以我父親本人第一人稱講述其參加抗美援朝戰爭的親身經歷)


二.活捉特務

?

?????? 1951年2月,我正式調到四十四師偵察連當偵察員,這是一項新的差事,要求條件是:首先必須對黨的事業忠誠;第二要作戰勇敢;第三要有老虎的膽量,鷂子似的眼睛,兔子樣的腿腳。此外還要懂得朝語和美國話。偵察員技術主要是眼尖手快,為了達到偵察員條件,上級組織我們在河北邢臺進行專門訓練。三月份,朝鮮戰爭緊張,美帝國主義大舉向北朝鮮進攻,炸彈都投到我國的安東市,鴨綠江大橋也被炸毀,火車不能過江,我們只能從邢臺上火車抵達安東市后,在郊區待命。我所在的部隊是作為第二批部隊,于1951年5月25日入朝的。由于鐵橋被炸毀,我們奉命步行渡過鴨綠江。

?????? 第一個白天,我們偵察連隱蔽在新義州曠野休息,準備等天黑以后再向前方開進。那時候,入朝行軍紀律神秘得很,敵人飛機在頭上飛過時,地上的人都不準講話,說是怕飛機上的敵人聽見會暴露目標挨炸彈。現在想起來覺得好笑,沒有科學道理。其實哪里會有這樣的事?敵機在天空中飛,地上的人說話不經過電波的傳送怎么會聽得到呢?那是人為制造緊張空氣。我當時想:在國內同反動派打仗時,美國鬼子的飛機也幫國民黨打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地上說話不經過電波飛機上的人能聽到。尤其可笑的是一位英文翻譯,白天要大便不敢出防空洞,只好在防空洞里用報紙墊著拉屎,然后包起來從防空洞里扔出去。就這么個錯誤典型,在當時還把他作為好典型進行宣傳,介紹他的所謂防空經驗。我認為這個錯誤是長敵人的志氣,滅自己的威風,有點蔑視。每到新的宿營地,他們立即挖防空洞,我則找個比較隱蔽的地方去睡覺。一班長夏季忠個子高,我們都叫他大洋馬,他也和我一樣懶得挖防空洞。

?????? 連長牛雪海來檢查挖防空洞的情況進行講評,我正好隱蔽在他的鼻子底下,他都沒有發現我。這正好說明敵人飛機在空中不易發現隱蔽目標。當然也不能一概而論,還要看具體情況。后來我們接近前線。敵人的炮火多了,飛機有時也超低空飛行,就不能再這樣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了,每到一處不但要挖貓耳洞,還要挖隱蔽洞。我每到新宿營地就自覺地去挖,我動作快,最多半個小時就挖好可以鉆進去休息了。可大洋馬還是堅持我行我素的老一套,懶得挖防空洞。他認為在國內打仗,蔣介石也有美式飛機在頭上轉,從來沒有挨過敵機的打,沒有什么了不起,你們有力氣挖,那就狠很挖吧,反正我大洋馬懶人自有懶人福,不挖貓耳洞照樣休息,而且比你們這些膽小鬼休息時間多一些。

?????? 事也湊巧,就在這時候敵機來了,三架噴氣式飛機在我們宿營地上空盤旋。我判斷可能是敵人發現了我們,趕快進貓耳洞,剛鉆進去,敵機就俯沖下來,“噠噠噠”一陣機關炮就朝著我們隱蔽的宿營地掃射。全連都進洞里隱蔽起來了,惟獨只有那個大洋馬嚇得像脫韁似的野馬一樣亂跑亂躲。外號叫土匪的副連長張西方說:“這就是不執行上級指示的結果,懶得挖防空洞,這下可有好看了。”敵機輪番掃射了30分鐘,可能是子彈打光了,這才一溜煙地跑掉了。夏季忠洋洋得意地說:“怎么樣,它再猖狂也沒有傷到我一根毫毛。”天黑時,部隊繼續向前方開進。

?????? 第二天,我們連宿營在平地一塊凹陷處,我們利用土坎挖貓耳洞。大洋馬不知從哪里撿來一把大鐵鍬,他轉來轉去,就在離我約兩米遠的小叢林處穿著沒有棉花的大衣,用大鐵鍬蓋著頭睡覺了。我沒有理他,埋頭挖貓耳洞。吃過早飯后就鉆進洞內休息。到下午三點鐘左右,敵人的飛機和昨天一樣在上空盤旋,接著輪番俯沖掃射投彈,彈著點就在我前面。我一看大洋馬己縮成一團,用雙手舉著大鐵鍬蓋在頭上,兩只眼睛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只顧看著敵機俯沖掃射。只聽得“叮當”一聲響,一塊彈片打在大鐵鍬上,大鐵鍬被彈片掃一得凹陷下去。大洋馬嚇得面色雪白,一個勁地亂跳。我看他十分危險,迅速地從貓耳洞一躍而出,伸手抓住他的衣領子就勢拖出滾在一起,避免了他流血犧牲。大洋馬說:“好險呀,要不是這把大鐵鍬遮擋,恐怕我這個腦袋早就開花了!”我說:“班長,你應該接受教訓了,不要空留一身力氣去閻王老子那里;生命只有一次,你還是保護自己要緊。”夏季忠趕忙回答說:“就是就是,再不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了。”

?????? 敵機轟炸掃射完后就飛走了。黨支部針對敵機這種情況立即召開緊急會議,重點研究這幾天來的敵機出現情況,為什么會一直跟我們作對?是否我們的防空工作沒有作好,暴露了目標?經過支委會討論,決定發動黨員和積極分子注意提高警惕,重視防特工作,作好防空工作;但首先要做好防特工作。晚上,在行軍中,各排召開了積極分子會,討論怎樣做好防特工作,由連首長分頭向各排布置防特防空防炮的三防工作,以減少部隊非戰斗傷亡減員。

?????? 第三天,我們進駐山洞,這里是一個小集鎮,有一個火車站。我們偵察連駐在火車站東南方的鄉村里。那個村里有個小山地,為了保存戰斗力,各排分散靠山休息,連部有文書和小不點通訊員、段翻譯三個人留在村里休息。到十二點時,防空警報響了,炊事班趕緊上山,連部只有段翻譯和小不點。一會兒,來了三架紅頭飛機在火車站上空盤旋,它們轉了兩圈后,第一架紅頭飛機就俯沖投炸彈,沒有炸到火車站,炸到了集鎮上。一剎間,小集鎮煙火沖天;緊接著第二架紅頭飛機又俯沖投下燃燒彈,小集鎮變成了一片火海;這時第三架紅頭飛機又接著投下炸彈,然后就飛走了。很快又飛來了三架噴氣式飛機輪番掃射投彈,一個多小時后,山洞這個小集鎮成了一片廢墟,到處是斷壁殘垣。最后,敵機又炸了我們的連部駐地,通訊員小不點楊兵同志犧牲了。這是入朝以后我親眼看到美帝國主義侵略者殺害我們的戰友。我自己暗自下決心非報這個階級仇不可!我想念楊兵同志,決心向美國佬討還血債,血債必須血來償,不達目的決不瞑目!

??????? 天黑以后,連隊繼續出發,向前走到一個通洞,是個天然的隱蔽處,不需要挖防空洞,便決定作為宿營地駐扎下來,連部駐在大石巖下面,我們班被安排進山村。由于我們不習慣駐民房,就在民房外的小山坡隱蔽休息。早飯后,我們正睡得好好的,美國鬼子的飛機就搗亂來了。連部受到敵機掃射,由于是在大石巖下面,沒有受到什么損失。牛雪海連長趕來給我們布置抓特務的任務,他對我們排的同志說:“師首長對我連的安全十分關心,命令我們全連出動搜山。”一排的主要任務是抓特務,我們化裝成朝鮮農民,背上背架上山砍柴。剛上山就看見我們駐地后面打出兩發白色信號彈。

????? 好家伙,特務竟然和我們挑戰了,那好吧,我們非把這些特務活捉了不可。我非常仔細,一邊搜山,一邊左右觀察,向著打信號彈的方向搜索前進。到了離山嶺約一百米處,發現有三個像朝鮮老百姓一樣的人,我們便加快步伐向目標接近。這時,那三個家伙也發現了我們,知道已被我們包圍,想逃跑己經來不及了,就想混過去。我們全班形成一個包圍圈,走到他們面前問:“腰保西要,姆四塞米嘎?”他們回答說:“吾能一洞內沙沙米。”我們的意思是問:“老鄉,你們是干什么的?”他們回答:“我們是這里的人。”我又問:“腰保西要,要格么撒登類喲?”(意思是問:“老鄉,這里是什么村子?”)這么一問,他們心慌了,答不上來。我就上去立刻搜查他們身上,沒有發現可疑的證據。

?????? 可是剛才打信號彈就是這個方向打出來的,怎么會沒有罪證呢?他們肯定是把罪證隱藏起來了。我仔細觀察他們內心的變化,發現他們每個人都背著一個空背架。我想:這背架里面有文章,搞不好這信號槍就藏在背架里。我立即命令他們把背架放下來。這時,這幾個家伙身上發抖了,半天不敢放下背架。這更證明背架里面有名堂。我果斷采取措施,上去一把拽下背架往地上一摔,只聽“啪嗒”一聲,一支嶄新的信號槍掉在地上。我拾起一一看,槍管有射擊過的火藥味,說時遲,那時快,我立刻將手槍頂住特務的太陽穴,大聲喝道:“舉起手來!再不老實就打死你!”這幾個家伙就這樣乖乖地束手就擒。我當場逮捕了這二個特務,牛雪海連長聞訊趕來忙問:“他們是什么人?”“他們是特務!”我回答說。連長說:“都捉住了?”我說:“都捉住了。”連長連聲說:“好,好,好,先把他們捆起來,交給二班看守。”二班長叫王進忠,是河南鞏縣大王莊人,1947年入伍的老偵察員,對敵作戰非常勇敢,接受看守特務的命令后,組織的十分嚴密,晚上雖堅持行軍,卻沒有跑掉一個,趕上師指揮所后就上交給師偵察科處理去了。剛進入朝鮮就遇到這樣的事情,說明朝鮮戰場情況還是很復雜的,要隨時提高警惕,不能掉以輕心。

?

三、入朝偵察

?

?????? 部隊剛入朝,對敵人情況還不了解,必須進行必要的偵察。當時牛連長派了他信任的三排去偵察,可是哪里知道,剛剛出發不久,就碰響了地雷,傷亡慘重。只好再派二排去,讓四班送信,八華里路,結果走了24個小時還沒有送到。負責送信的人叫楊麻子,這個人是1950年在西康解放時入伍的,平時表現比較積極,執行送信任務時,指定由他擔任偵察組長,雖然沒有完成任務,連首長也沒有過問,不了了之。為此師偵察科長聽了參謀人員的匯報后,心里也納悶:偵察連是師首長的耳目,在國內打仗還是挺過硬的,怎么出國作戰就完不成任務?便親自到偵察連坐鎮,把我們一班調到向師長跟前隨時準備接受任務。一個鐘頭以后,任務下來了,李科長了解了一排的戰斗力情況,決定由偵察科的仁參謀率領,調了小組長孫忠堂、老偵察員周木厚和我這個新偵察兵組成偵察小組去偵察清川江的敵情。

?????? 當仁參謀帶隊到前線時,因他有聯系和繪圖任務,不能同我們小組一道直接深入敵后去偵察了,這樣就由孫忠堂負責帶領著我們小組去偵察。說起來還真是可笑,有意思的是:作為一個老偵察兵,他們竟然連要去偵察什么都不知道,這不是亂彈琴嗎?真是出洋相。到了清川江邊,他們不知道該干啥了,這時,我想我是一個共產黨員,困難的時候更是我應該起帶頭作用的時候。于是,我主動站出來說:我是黨員,現在你們聽我的。我一個人繼續深入,隱蔽偵察,你們就地掩護。我想,首先要查清水的流速。我經過偵察,查清淺水處水流速度是3米/秒;水深處是1、5米/秒;坡度是15至20度,泥沙底,可以徒步過河;我們的正前方是美國騎兵第一師,番號是“SAK”,前方沒有設置障礙物,這說明美國鬼子也是剛到不久。我僅用了一個小時就完成了偵察任務。過了兩小時,我們返回到連部以后,仁參謀問小組長偵察情況,他回答不上來,問周木厚,他更無法講;只得由我把上述情況向仁參謀一一作了匯報。仁參謀聽了十分高興地說:“小李是好樣的偵察兵,我給你報三等功!”通過這次偵察,我這個小鬼新兵在出國作戰中算是打響了第一槍,一下就改變了牛連長對一排的看法。

?????? 我們完成任務回到師部后,還沒有來得及喝一口水,師長又命令派幾名偵察員給130團送達戰斗命令,向東南方向走30里處,在一個無名小村找董團長,命令要親自交給團長。派誰去合適呢?仁參謀和連長的意見是派一班,還是叫我們三個人去,仍然由小組長帶隊出發。這一次,小組長為立頭功,非常積極,就按地圖指示的方向前進。我也看了師長指的位置,是在一個拐彎處,便記在心里。可誰知,組長把我們帶到了那一帶,死活就是不拐彎找,結果當然找不到,他又想退回來,說是可能130團改變了位置。這時,我不同意他的做法,提出了異議。孫忠堂就說:“那好,你有本事,你就去找吧!”我毫不猶豫,一馬當先,拿起命令就向左拐彎處走去。大約走了有一華里的路程,看到有一條向左拐的大路,我順路向左走,聽到了有人說話的聲音,立即加快步伐,走進了一個小村子,這樣就找到了130團團部指揮所,并將命令交給董團長。

?????? 董團長看了命令非常高興地說:“小鬼,你還真有兩下子,沒有向導也能找到我們,了不起!”接著,團長就要我休息,我說:“團長,我們還要復命啊,請你給我開個收條,回去好交差。”董團長笑著說:“你這個老偵察員工作很細嘛,好哇,給你寫個收條。”這次任務就這樣完成了。為執行這次任務我們連續三天二夜沒有休息,回來后部隊接到命令即向敵人進攻,打得非常緊張。連長為表示對我們的熱情照顧,命令一班休息,以示慰問。這個命令一下來,全班都以羨慕的眼光來看著我們,正副班長更是喜歡的不得了,簡直高興極了。我也找地方休息去了,前方打得緊張我也管不了了,心想:休息就好好休息吧,休息完后,還要準備接受新的任務。

??????? 我們睡了大約有兩個鐘頭,就被激烈的槍炮聲驚醒,再也睡不著了,趕忙起來分析戰情、判斷敵情和我師進攻勝利及傷亡情況。正在分析的起勁的時候,連部通信員吳忠全來了,通知我們撤出戰斗,準備轉移接受新任務。剛通知完,前方果然槍炮聲就停止了。當我下午趕到師部時,勝利的消息緊跟著下來了,我們師殲滅了敵人一個土耳其旅!這是我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作戰以來,取得的最大勝利,受到志愿軍總部和金日成將軍的通令嘉獎!

?????? 在師部我們接受的新任務是:偵察大田里和渡過清川江的渡口敵人防御設施和兵力部署情況。為了更好地完成這次重要任務,李科長專門派趙國慶副班長、孫忠堂組長和我組織成偵察小組。李科長說:“這次去完成任務會遇到更復雜、更危險的情況,要有單獨行動的準備。要記住:在戰略上要藐視敵人,在戰術上要重視敵人。由于語言不通,做什么都不能蠻干,要多運用智慧來戰勝一切。你們出發后,連隊也會隨之轉移,完成任務回來后,如果連部撤走了,你們就向北走去找連隊。”說完后,又具體規定了我們隱蔽接近敵人的時間和地點,要求我們天黑以前撤回來。我們接受任務時,連里的糧食己經很緊張了,每人只有斤把炒面,由于任務緊,我們來不及過多準備,就立即出發了。 ?????

??????? 我們翻山越嶺,走小路,經過兩個多小時,進入到大田里。這里是Y字公路口,再往南走一華里左右,就可以到江邊,江對岸就是敵人。在江邊有個村子,我們進去搜查了一下,沒有發現一個人,但房子都是好好的,估計這里的群眾都隱蔽起來了。我們觀察了一下,發現靠左邊的山溝里好像在冒煙,我們分析那里一定有人駐,就向那里走去。走到一塊黑石頭跟前時,忽然聽到一陣馬達聲,我們判斷是敵人的坦克和汽車的馬達交織混合的聲音,看來敵人的進攻就要開始了。這時就聽副班長說了一聲:“暫停前進,”接著就在石頭上坐下來休息。副班長和組長倆人互相交談,分析敵情,馬達聲則越來越大,敵人越來越近了;情況十分緊急,可他們還在猶豫不決,想撤退又不敢說出口,要前進又怕被敵人包圍到時候撤不回來,只是一個勁地在那里唉聲嘆氣。這時候,我也著急了,果斷地說:現在聽我指揮,不能猶豫,前進!說完,拔腿就走在前面。他們見狀,也只好跟著我走。

??????? 我們向大田里南面走了大約一里左右,美國鬼子的六輛十輪卡車、四輛坦克也開進到了大田里,好家伙,他們真的插到我們屁股后面了。我們分析:這是敵人的前衛部隊,其任務可能是保護他們的主力有充分的準備時間;萬一志愿軍打來,前衛部隊打響,后面的大部隊就知道了,可以有充分準備時間阻擊我軍的進攻。我們索性不管他們,繼續大搖大擺地前進。敵人看到我們往南走,他們也不管,我們的膽子更大了,趁機上了南山,利用山上的樹林掩護進行仔細觀察。我們分析當時敵人是把我們三個人當作他們自己人了,做夢也沒有想到我們就是志愿軍,而且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所以他們沒有管我們。這時副班長和組長倆個人都有點埋怨情緒,但由于任務在身,不敢亂說,因為他們當時都不是共產黨員。我也沒有過多地顧及他們的情緒,只想著自己是一個共產黨員,在這種關鍵時刻應該起到模范帶頭作用,就安排他們在樹林里隱蔽,我一個人深入敵人陣地前觀察。我把偵察到的材料,如:清川江水的流速、深度、兩岸的坡度、河底的性質、以及敵人火力配置、路邊的山洞、汽車過往時間、敵人工事等等用筆劃在我認識的地圖上,大約兩小時左右就返回來了。一回到樹林里,我觀察到敵人的一架偵察機一直在我們上空轉,迅速判斷出敵人可能發現了我們的行動,就對他們兩人說:馬上撤退!他們兩個人聽到了不當一回事,半天沒有回音。我順便拿了一只香煙點著吸了幾口,見他們還是不動,就急了,大聲說道:起來!趕快撤退!再不撤退就死在這里了!說完我拔腿就走,他們倆也只好緊跟著我走開來。我們三個離開偵察位置剛好有一百多米遠,三架敵機就輪番俯沖下來掃射,并投下幾顆燃燒彈,只見火光沖天,把我們剛才隱蔽的那片樹林燒著了。我對他們兩個大談怎么樣?如果再不及時撤退后果如何?!

?????? 目睹此情此景他們都不吭聲,直咋舌頭,乖乖,好險呀!

?????? 在往回撤的路上,我們走到東邊山溝里,發現有一間小茅草屋,仔細偵察了一下,沒有人,我們就進去了。在這間小茅草屋里,我對他們說:來來來,咱們現在開個會,研究一下,看看怎么回去。副班長趙國慶一邊吸著煙一邊說:“等天黑以后摸哨過去。”組長孫忠堂是河南南陽人,濃眉,圓臉,大嘴,一米六五的個子,他緊接著說道:“那不行,我們不懂美國話,遇到哨兵一問口令,我們答不上來,就成了送上門來的俘虜。我的意見是天黑以后,從石巖上跳下去,摔死了當個烈士也光榮。”對于他們倆的意見,我都不同意,就鄭重宣布:“從現在起,你們倆聽我指揮,我們從這里出發,向東北方向走,這樣繞過敵人走比較安全可靠。我們偵察兵就要有單獨行動的能力,不能送上門去當俘虜,更不能去送死。我們是為了完成任務而來的,現在我們要為完成任務而歸。”

?????? 他們聽我說后,都不做聲,我就下命令:出發!孫忠堂在前頭搜索左邊,趙國慶走在第二搜索右邊前進,發現問題即以手勢報告。他們依照我的命令往前走,開始找不到路,就按我規定的方向走。大約走了兩個多小時,天漸漸黑了下來,后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我們有夜行的技術,二敵人怕夜行,晚上都龜縮在屋里不敢露頭,這正是我們可以利用的有利條件。我們摸黑走了幾里路遠,小組長問我:前方好像有燈光怎么辦?我回答說:偵察接近。走了又有一個多小時,在我們前進方向發現有一間房子,經過偵察,沒有發現敵人,我們就大膽走進房子里。仔細一看,原來是個牧場,里面只有一個老頭,放養了十頭黃牛。

?????? 我們就用朝鮮話問:阿爸機,腰格姆斯東內?阿更米古沙米依思米成?(意思是:老大爺,這是什么地方?有沒有美國軍隊?)

?????? 老大爺問我們:堂兄姆斯東姆?(意思是:你們是什么軍隊?)

?????? 我們告訴他:吾能機元滾冬木。(意思是:我們是中國人民志愿軍。)

?????? 老大爺聽此言,十分高興,連聲說:馬里蘇古斯米達,(意思是:志愿軍同志,你們辛苦了!)接著他告訴我們:這里是牧場,沒有別的村名;順著這條路走上八華里,有一個村莊叫上七里,村東邊就是柏油馬路,直通平壤;今天上午我剛從那里來,沒有見到美國兵,現在有沒有說不準。問清了道路,明確了前進方向,我們謝過老大爺后,就立刻照著老大爺指的方向前進。經過大約近兩個小時,我們才走到上七里。

?????? 我們摸進村子,找了一棟簡易型的房子,用朝鮮語問清了敵情,決定先隱蔽駐下。隨后,朝鮮阿媽妮給我們做飯吃,吃的是朝鮮大米。吃完飯,我們按照朝鮮人民的生活習慣,給了老大娘四元錢,然后分配他們倆人各守一門,趙國慶把守伙房門,孫忠堂把守進來的前門,我把守后門以便掩護他們撤退;要求他們子彈上膛,關上保險,略微休息一下,隨時準備戰斗。我當時考慮是孫忠堂個子大,看守前門好對付美國兵,而且他還會美語:灶屋門由趙國慶看守,他個子小好轉移;后門靠山,由我負責看守,一旦敵人來了,我好及時掩護他們往山上撤退。分配好以后,我們就各自休息。

?????? 也許是太疲乏的原因,這一睡不要緊,一下就睡到第二天八點鐘才被朝鮮媽媽叫醒。朝鮮媽媽說:志愿軍同志,快起來,有情況!我們醒來一看,只見外面敵人成群結隊,真危險!原來我們就駐在美七師師部。我暗自下決心:不要怕,要沉著,敵人是不會注意的。我們干脆化裝成李承晚部隊的兵,我化裝成上士班長,他們倆是士兵,背的都是卡賓槍,和敵人一樣分不清。這一招還真靈,竟然把敵人蒙騙過去,敵人在外面來回走動都沒有進來盤查。一會兒,大娘飯做好了,我們一邊吃飯,一邊布置撤離辦法,決定從后門出去,上山走小路,撇開敵哨,盡量不接近;走時要大膽,不能怕事,而且要有說有笑,嘴叼香煙橫背槍或倒背槍。一切安排完了,我們也吃完了飯,給阿媽妮留下一些朝鮮券和一張字條,讓她去找委員長。接著匆匆用朝語與朝鮮媽媽告別,我們對朝鮮媽媽說:阿媽妮,吾論怕比木過馬力師米達,敬毛思米達!(意思是:媽媽,我們吃飽飯了,真是辛苦您啦,謝謝您老人家!)然后,我們按照布置好的辦法各自行動,單個離開小屋,到山后集合一起走。

?????? 離開上七里后,恐怕被敵人發覺,用摩托車追我們,為保證安全,就沿著山間小路,一路小跑。我們從上午九點動身算起,一路上不停,一直走到下午五點多鐘。這時候,肚子餓得實在難受,很想吃飯,可是卻找不到人,我們只好自己動手。先找米,我們進到一家比較寬闊的屋子里,里面有米缸,還有些米,一看灶堂內還有火種,就生火做飯。飯的問題解決了,正愁沒有菜吃,就走出屋子找菜。晦!真巧,我們發現不遠處炮彈炸死一只野生動物,像狗又不是狗。我們也管不了那么多,把皮一剝,扯下兩條后腿就放進鍋里煮,然后加上醬油和辣子,二個人飽餐一頓,吃起來可真香,心里想:我們還真有口福。吃完,天也慢慢黑了下來,我們決定干脆往上走,就稍微休息了一會兒,然后用小繩子把四塊朝鮮幣吊到門上就朝北走。

?????? 走了大約兩個多小時,天還沒有全黑,就聽到前邊有人在說話。仔細一聽是中國人說話,我們非常高興,就放快腳步大膽前進。迎面走過來的是志愿軍,一問才知道,他們是軍部偵察營的,奉命要去偵察美七師是不是駐在上七里,離這里有多遠。正好我們是從上七里回來的,他們就問我們:你們碰到303部隊偵察小分隊沒有?其實問的就是我們,這下真是太好了,我們馬上告訴了他們。戰友們見面分外親切,彼此熱情地交談起來。他們很快根據我們的偵察,就地發報,將美七師駐地情況向上級作了匯報;然后告訴我們連部駐在什么地方,說首長正焦急地等待著我們回去匯報。我們匆匆告別后,他們繼續向前方行進,我們返回去找連隊。

?????? 我們三個人在返回連隊的路上各有思想斗爭,都想著回連后怎樣向李科長和連長匯報。我呢,是暗自高興,胸有成竹,不慌不忙,做好了在班排匯報偵察整個過程的準備工作,借此機會要好好顯示一下我這個新偵察員的智謀。我們按照偵察連快速行軍的特點正往前走時,忽然聽到后面有人喊:趙副班長!我們在這里呢!你們還往前走干啥?我聽清了,這是老偵察員王黑蛋的聲音,隨即喊了一聲:黑蛋!我們班駐在哪里?黑蛋高興地回答說:挨連部駐,來,跟我回去!說著就向我迎面走過來,一邊接過我的槍,一邊握著我的手,便走邊說:小李,這次怎么樣?怕不怕美國佬?我說:我才不怕呢!可有人卻猶豫,不敢前進。黑蛋又說:好小子,我早就看出你這個小鬼機靈;這會兒呀,該我黑蛋大顯身手,說大話了!我問老王:你想說什么大話了?!他說:哼!你才來我們班時,有的人看不起你,說你雖然打仗勇敢,但不懂偵察技術,是新兵,不想要。我是黨小組長,堅持張副連長的看法,說你這個小鬼打仗勇敢,長相機靈;就是文化水平低一點。這有什么可怕的?可以學習提高嘛。這樣爭的結果,才把你搶到一班來。現在三排吹牛皮吹垮了,四班完不成任務,三班也比不上我們一班了。這不明擺著該我老王說大話了嗎?!說著說著就走到了駐地。

?????? 班長高興地走過來對我喊道:小李,你可回來了,真是辛苦了,為我們一班爭了光。進到屋里后,戰友們都爭先恐后忙個不停,有的為我打開水,有的到炊事班為我打飯;班長和黑蛋要我給他們談談這次偵察情況。我毫無保留地把這次偵察的全過程向他們進行了介紹,并掏出自己繪制的地圖,當然也只有我認識,指給他們看。我談完后就吃飯、洗腳,準備休息。副班長和小組長到連部匯報,黑蛋也到連部去了。不到半個小時,黑蛋回來對我說:小李子,科長請你去匯報,把你繪制的圖也帶上去。我立即跑到連部,喊了一聲:報告!接著抬起頭來看李科長,原來李科長臉面上有些麻子,個頭大,劍眉虎眼,身材威武,說話是河北口音,很親切和藹。我緊接著又喊了一聲:報告!奉命來到!李科長說:你來了,坐坐坐;聽你們副班長和組長匯報,你這次偵察起到了共產黨員的骨干作用,他們都很佩服你,叫你來匯報你偵察的情況。黑蛋說,你還畫了一張圖,雖然畫的不好,但很真實,是不是?怎么樣?老牛有什么意見?沒有意見,牛連長回答。這時田指導員也進來了,龐副連長笑著走到我跟前坐下聽我匯報。李科長說:好,沒有意見了,那我們就聽小李匯報吧。

?????? 我從出發開始談起,最后又談到在大田里如何聽到敵人的馬達聲,如何堅持前進。李科長聽了連聲說:好樣的,這才是一個偵察員應有的膽量。在具體匯報偵察過程時,李科長說:你就照著你自己畫的記號說。我首先確定了一下方向和我偵察的位置,仁參謀插話說:你當時的位置離敵人前沿有多遠?大約有150米,我回答說。仁參謀又說:那里是有一棵獨立樹吧?我說:對呀!我就是利用那棵獨立樹作掩護的。好,膽大。李科長贊許地說。我接著在圖上比劃著說:獨立樹離敵人所在位置只有120米,獨立樹前敵方是一條鐵路線,我在圖上用斗~+表示鐵路;用~表示河流;用0表示山洞;用O表示機槍眼;用~~表示鐵橋;用¥表示電話線;用P判斷是敵人營部,因為來往人員多,而且有四輛吉普車和摩托車;用XXX表示有二道鐵絲網在前沿陣地,是雷區;用口△表示公路口是一個加強連,支撐點是一個加強排的火力封鎖渡口;并建議我方突破口最好選擇在橋的上游,那里有樹林作掩護,便于隱蔽好接近敵人。我匯報到偵察完畢,下令撤退時,李科長說:偵察員就是要速戰速退,不能和敵人硬拚。匯報到確定方位往回走時,李科長又插話說:這樣就是機動靈活的戰略戰術,在你這個小鬼的行動中落實了。當我匯報到我們潛伏到上七里偵察,那里正是美軍第七師師部駐地,我們沉著冷靜,大膽吃飯,分工守門,準備戰斗時,李科長高興地笑著大聲說:偵察員像這樣智勇雙全就更好了!接著又說:上次你們小組完成任務,仁參謀匯報了李協普偵察情況,完成任務好,要向上級報功,我當時擺頭了,沒有報,意思是要再考驗一下;這次考驗很好,完成了敵后偵察任務,并主動指揮戰斗小組行動,安全回來了,很好,有功;我表示同意報功!建議你們連適當調整一排的骨干力量;三排垮了,我要求軍務科立即給你們調戰斗骨干來補充。現在任務很緊,你們一班是否由李協普擔任班長?支委會可以統一一下認識,寫個報告送到科里審查;命令未下之前先到職開展工作;再過兩小時就出發,準備迎接新的任務。李科長講完話,就叫宋學瑞通信員回司令部去,同時下達一班隨行到司令部待令的命令。牛雪海連長說:李科長講的很好,代表了我們的意見;現在宣布李協普同志為偵察一班的班長,夏季忠同志代理副排長工作。龐天喜副連長高興地拉著我的手說:協普同志,努力為人民立功吧!說完,值班排長張西方吹哨集合。全連集合好后,田指導員講話,動員大家出發,迎接新的戰斗任務。牛連長宣布:正式任命李協普為一班長,夏季忠代理一排副工作。緊接著,龐副連長宣布后勤人員留下,其余各排分頭進行出發準備。我帶領全班隨李科長出發,連夜行軍,第二天趕到師部,就地休息。

?????? 我這時怎么也睡不著覺,腦子里總在不斷地思考著問題。一班是一個卓有戰功的班,每個戰士的各種表現都在我的腦子里一一過濾。最后,我決定召集趙秀范、胡立連、孫桂慶、周木厚和副班長梁水發幾個人簡單開個會,分配一下戰斗組人員。第一組:趙秀范、米立才、姚海先、甫定均;第二組:周木厚、岳正明、何光煥和我;第三組:胡立連、孫桂慶、周德升、梁水發。開完會后,師長來了,問道:“一班來了沒有?”我立即回答:“報告!一班奉命趕到;有什么任務請一號首長下命令吧!”師長說:“好!準備好了沒有?”“準備好了!”

?????? 全班齊聲回答。“準備好了,那就就地休息,待令出發。”師長安排我們就地休息后,左手拿電話要總機接通各團指揮所,請各團團長接電話:右手展開地圖看,紅鉛筆拿在手上比劃。

?????? 看樣子我們是要大舉進攻了。我看見他自言自語地說:這樣運動,這樣包圍;這樣插進去打亂敵人的指揮部,這樣發動進攻殲滅他!說完后,抬起頭來看了我一下,問:“小鬼,這樣行不行?”我高興地回答:“行!行!”師長說:“好,你把魏主任請來。”我拔腿就去找魏主任。跑到政治處駐處,我喊了一聲:“報告主任,一號有請。”魏主任背好小手槍,正準備走,聽到我來請他,隨即跟我來到師作戰指揮部。師長笑著說:“老魏,你來看,這樣打行不行?偵察一班首先護送指揮部通過清川江,前進,再通過一鳥老里,進入前線指揮部。然后,用這把尖刀插到敵38團指揮所,不管三七二十一猛打;占領敵指揮所后,班長立即向天上打三發紅色信號彈,見到信號,一支隊從左邊發起沖鋒,吃掉這個守備部隊;二支隊從南邊往北打,吃掉這個陣地上的敵人;三支隊從右向左發起進攻;87團從正面打進去和一班結合,消滅敵人這個團主力!”魏主任連連點頭稱贊兵力部署合理,定能全殲敵人;并說29師炮兵上來了在后面待命。向師長高興地說:炮縱迅速通過清川江,搶占一鳥老里南面山頭后隱蔽;每門火炮要發揮最大射速,向敵人陣地狠狠地打,把敵人的火炮壓下去,掩護步兵沖鋒!指揮命令一下達到各指揮所后,司令部立即前進。到清川江邊,敵人的偵察機向鳥老里打了一發煙幕彈,一刻鐘后,三架黑寡婦飛機就俯沖過來掃射,扔炸彈,打中了31團炮兵營。由于一東西兩面是山,人員集中,來不及就地隱蔽,傷亡慘重,上至營長,下到炊事員全部犧牲。

??????? 向師長見狀。心里十分難過,忙問:一班長,從哪里過河安全?我說:一號,請跟我走!于是,我一馬當先,掩護師長過河,走到水深處,為安全起見,我就順手把向師長拉過來背在我肩上。就這樣,我班掩護首長安全到達前線指揮部。接著我們班又馬不停蹄,向大樹洞方向猛插。經過翻山越嶺,爬陡坡,我們迅速接近敵人團指揮部。敵人這個團指揮部的位置在山溝里,我們小分隊隱蔽在山上,不好下去,情況緊急,怎么辦?我腦子一轉,下命令:跳!說了一聲跟我來,帶頭順勢往下跳去,只聽:“咚”的一聲,我安全著地,緊接著其他十一個人都先后跳了下來。只有周德升不敢跳,我就喊他:注意腳朝下,跳!喊聲剛落,他就頭朝下跳下來,結果摔死了。我們趕忙把他的尸體隱蔽起來,按規定作上記號,然后繼續沿山溝摸索前進。

?????? 天黑以后,我師總攻擊開始,所有加農炮、山炮、野炮、榴彈炮、81迫擊炮、60小炮一起向敵人陣地開火。敵人聽到我方大炮打得非常厲害,嚇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到處亂爬。說時遲,那時快,我們全班像鋼刀一樣直插進敵人心臟—美七師38團團部駐地,立即集中火力朝著有人有燈的地方猛烈射擊,打的美國鬼子首尾難顧,失去聯系,指揮陷入混亂,狼狽逃竄。到38團團部,我們沖過去,正準備抓活的,就聽到“嘀嘀嘀”的電報聲,我端槍逼近一看,有一個佩帶上校軍銜的軍官,后來知道他是副團長,就把他押了出來,讓副班長發出信號。“吐,吐,吐”三發紅色信號彈射向天空,緊接著炮火延伸射擊,四面槍聲接連不斷。這時,29團偵察排也趕來配合我班搜查,我隨即命令趙秀范押著俘虜,并將他們送到指揮部去。一會兒,我們連也上來了,看來連長是帶著戰斗任務上來的。連長沒有問我班情況,帶著小跑步往大樹洞東南山頭前進。到那以后,我就下達了就地休息,原地待令出發的命令。這次戰斗,我們活捉30個美國兵,打死250個美國鬼子。

??????? 經過緊張的戰斗和行軍,這一休息就覺得肚子餓了。可是糧食早就沒有了,怎么辦?只有分頭找去。敵人駐地著火了,燒得煙霧熏天;整個村莊被打的到處都是斷壁殘垣。我們正著急沒有找到東西時,周木厚趕來報告說:“班長,南面炸死了一頭黃牛。”我說:“好,我去看一看。”到了南面,我一看,果真被炮彈炸死了一頭黃牛,鮮血還在一個勁地直流。我對大家說:每人都從牛后面剮一塊肉煮著吃吧。我們煮好牛肉正吃著,二支隊的偵察參謀高新覺來了,張口就問:“你們是哪部分的?”我一看是他,連忙招呼他說:是高參謀啊,來來來,快改善一下生活,你也夠辛苦的。高參謀是位老偵察兵,聽到我招呼他,也不講什么客氣,拿起一塊就吃起來。他一邊吃著肉,一邊對我說:“老實對你說,一班長,我己經兩天沒有沾一粒米啦,是在是太餓了,我也是才從陣地上下來找吃的來了。你這個小鬼班長口福好,竟然撿到一頭死牛,給一半行不行?”我趕緊說道:“你高參謀要,哪有不行的。”“好,我吃飽以后再說吧。”就這樣,我們吃著說著,一會兒天就亮了。

?????? 前線的槍聲漸漸稀落下來,打仗不太激烈了,好像接近尾聲了。等到天大亮的時候,東邊山溝里出現了一片黑壓壓的人群,仔細一看,好家伙,那么多鬼子兵!高新覺大聲說了一句:“打!消滅他狗娘養的美國鬼子!”正好我們左側有一挺重機槍,高參謀對我說:“一班長,你給我壓子彈,我來打!”我們說打就打,只聽得“噠噠噠”一陣槍聲,250發子彈一扣扳機就全部打出去了。打得東邊山溝里的鬼子兵嗚哩哇啦亂叫。打!他媽的!正打的高興時,就聽到有人大喊:誰在打槍?!喊聲剛落下,董團長就走過來了。我忙對高參謀說:高參謀,董團長來了!可他一心打槍,根本沒有理睬我。董團長跑到機槍跟前,高聲喊道:“誰叫你們打的!”這時高參謀才爬起來笑著說:“報告一號首長!二支隊偵察參謀高新覺叫打的!”董團長氣憤地說:“亂彈琴!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你們都忘了嗎?!敵人投降了,不準再打啦!”“是!”高參謀回答說。董團長說完就回到陣地上去了,由我帶領一班打掃戰場,活捉了25個美國兵。據不完全統計,剛才那一陣子,被打死的鬼子兵最少也有250人。

??????? 到下午兩點多鐘,我們連撤下陣地。連長對我說:一班留下來看守這里的汽車,等候人來接;其他人準備四個人一副擔架抬傷員。一會兒,師里的首長也跟隨擔架隊走了過來,督促我們趕快把傷員運送到清川江北岸,再從那里上汽車,送到后方醫院去。我們班看守汽車,一直等到四點多鐘,工兵營的邱副連長來了,把梯恩梯炸藥留下一箱子對我說:一班長,你們的任務是再過二十分鐘,軍部開車的人不來,就把這些汽車全部炸毀;師長命令不給敵人留下一輛好的。如果炸藥不夠用,就用你們各自攜帶的手榴彈、手雷和爆破筒。在爆炸前要先派出哨兵,不要炸傷人。炸完后,隨即撤回,往剛才來的方向追趕隊伍。我們工兵還有重要爆炸任務,你們不要等我們,按時間執行命令,記清楚沒有?“記清楚了!”我回答道。“好,你準備炸汽車,我走了。”我正在想這么多的戰利品不要真太可惜了,老班長夏季中對我說:“趕快執行炸毀汽車的命令,是毛主席下達的命令!”接到命令后,我們立即行動。首先派出三個哨兵,對路口來往所有人員臨時下達禁止通行的命令,聽到爆炸聲后十分鐘自行解除禁令,我們在每輛汽車上安裝好炸藥,在群車里安裝好爆破筒,三輛車在一起的我們就在中間裝上手雷,然后把電線分別接在炸藥包、爆破筒和手雷上,撤離到離爆炸地150米處隱蔽起來,接上手搖發電機,我和夏季中再次檢查了一遍,這才發出實施爆炸的信號。待全班隱蔽好我就喊:“一、二、三!起爆!!”只聽到“轟隆隆”一聲巨響,火光沖天,煙霧彌漫,嶄新的汽車頓時都炸的粉碎。爆炸任務完成以后,我們來了一個行軍比賽,往后撤退,撤到清川江,全班人員都到齊了,我們一起渡江,然后馬上去攆部隊。

?????? 一路上,我很納悶,就想:打了這么大的勝仗,再打七天就可以把美國鬼子攆到海邊去喂魚了,可為什么要撤退呢?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答案。天快黑時,我們到達兵站。兵站的同志們說:“同志們辛苦了!我們兵站運來了大米、罐頭和香煙,盡你們的力量去扛吧!”這真是救命糧,全班人員毫不怠慢,每個人都裝了起碼夠吃半個月的糧食,飯量大的人盡量地多背一些。我們進到倉庫時,聽見有人還大聲喊:“同志們,盡量多背,不要給敵人留下一點糧食;往后走糧站也要搬家!”直到這個時候,我的腦子里突然明白過來,心想:這一定是毛主席的殲滅戰開始了,我們先把敵人放進來,然后再來他一個回馬槍,把敵人包圍殲滅。我們剛把大米裝好,敵人就開始向我們撤退的部隊打炮了。

?????? 我對大家說: ?“同志們,杜魯門用炮火來送我們后撤了!”敵人的射擊技術確實不賴,一路上跟蹤追擊一樣地打過來。這時夏季忠在公路上跑開了,我看到后就對他大喊:“不要跑!你能跑過炮彈嗎?!”喊聲剛落,“咚”地一聲,一發炮彈就落在了他的跟前,嚇得他爬在地上,臉色蒼白,喘著粗氣。我笑著對他說:“怎么樣,叫你不要跑你不聽,這下子是自討苦吃了吧?!”他連忙爬起來,跟到我們班的后面。一直到天黑以后,我們才趕上連隊。回來后,同志們把我們班的飯菜都做好了,只等我們回來就可以吃了。我們正在吃飯時,連里的領導副連長張雨方來了,他對我說:“一班長,我搬到你們班來駐了!”我高興地說:“好哇,熱烈歡迎!”正說著,李桂芳(副連長的通信員)就把行李扛來了。我們找了一塊門板,給他鋪好床鋪。吃完飯,準備點名睡覺時,副連長說:“連長說了,你們班太辛苦了,讓你們早點休息養好精神,就不參加點名了,明天還有新的任務交給你們班。”既然副連長發令,我們班也確實困乏,就早早休息了。


四、患病住院

?

????? ?不知怎么回事兒,這一休息可遭了。到半夜時分,我的肚子疼的特別難受,一個晚上不知拉了多少次,到第二天更嚴重了,一個小時就拉十幾次。連長見狀說道:“趕快送醫院!”我說:“沒關系,還能堅持;到目的地就好了。”我忙找衛生員要了一服治痢疾的藥,堅持不住院。這樣硬撐了兩天,最后實在不行了,只好住進了醫院。我剛住進去,這個醫院就隨著部隊往后方轉移,擔架隊派來一副擔架,要抬著我走。我心里感到不安,覺得我還年輕輕的,要人家抬著走真不像話,死活不上擔架。這時來了一個看護員,是個女同志,她說:“一班長,在戰場上我要聽你的指揮;可你現在是病號,就要聽我的指揮,這是醫院的規矩,你懂嗎?你的體溫現在是42度,不準亂動,要按時吃藥治病,爭取早日康復出院!一聽她這么一講,我只好聽從她的安排。隨后,我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至于怎樣上的汽車又怎樣到的后方總醫院,怎樣由擔架抬到急救室打吊針,我都一概不知道。

?????? 等到我從醫院里清醒過來的時候,我離開連隊己經是第五天了。這五天里,護士們給我洗腸子、打針、吃藥,可沒少受折騰,但由于在昏迷中,我也無力拒絕,只好聽之任之,由著她們。伍大夫見我醒過來了,就對我說:“小李呀,你是偵察骨干,你們首長說了,要你安心治病,病好了就歸隊。再有一個禮拜你就可以出院了。”聽他這么一說,我覺得自己好多了,就把衣服換下來。當天的飯量也增加了許多。又過了兩天,伍大夫來查房了,我就對他說:“伍大夫,我的病己經好了,我要回去!”伍大夫回答說:“好,我回去和院長商量一下以后再答復你。”伍大夫走后,一天過去了,沒有回音;兩天過去了,還是沒有回音。

? ? ? ?到了第三天,我就去找院長。這位院長是個紅軍干部,看上去非常嚴肅。他看到我來了,就說道:“李協普,你是來找我的吧?好,我同意你出院。伍大夫把你的出院證明開好了,明天有汽車到谷山,那里是你們軍部,到了軍部就可以找到你們師。谷山離這里有七十里,你回去好好休息吧!”我回到病房,護理員把伍大夫開的藥和出院證交給我說:“伍大夫急診去了,叫你好好休息,明天就派車送你回去。”我接過藥和出院證,換好衣服,拔腿就走。看護不同意,對我說:“你們這些前方來的同志都是這樣的急性子,病稍微好轉就留不住了;我不能放人,必須等伍大夫回來以后再走。”我不聽她的,硬是急著走了。

? ? ? ?經過六個多小時的急行軍,我終于走到谷山,找到了司令部,問請了我部駐地,向南走十五公里,有一個叫古村的村莊,那里就是師部。找到師部就等于找到了連隊,我連忙繼續往南走,等我趕到連里時,還沒有開飯。見到我回來,戰士們都圍上來問長問短。連長對我說:“你的病剛好,回來休息一個星期后再值勤。”全連吃罷晚飯,其他班排都去兵站領糧食、罐頭和肉食品,而我們則去挖防空洞。挖好以后,我們一個班十二個人就全部駐到一個洞內。朝鮮的紅松用來蓋防空洞真是太好了,可挖好防空洞卻防不了雨,只好又在洞外搭了一個棚子,即可作為偽裝,又可遮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