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千年古縣,名落“福”上

  安福,素有“贛中福地”的美譽,有著厚重的“福”文化底蘊。公元前222年,秦始皇廢分封,設郡縣,就在今天的安福境內設立了安平、安成二縣。瀘水河東面為安平縣,隸屬九江郡;瀘水河西面為安成縣,隸屬長沙郡。西漢時安平屬豫章郡,安成屬長沙國。東漢改安平為平都,屬廬陵郡。吳置安成郡,治平都。晉改安成為安復縣。隋廢安成郡,并安復入平都,復改為安成縣,屬吉州。開皇中,又改為安復,唐初改為安福縣,置頴州,尋廢以縣。縣名數易,但終究離不開一個“安”字,又最終落在一個“福”字上。

  行走在安福大地,自然的福符號,民俗的福元素和民間的福故事,像一串串靚麗的珍珠,在歷史的星空閃耀。

  02山川靈秀,“福”韻天然

  武功山在安福縣西一百里,根盤八百余里,跨吉、袁二郡。在武功山,至今還可以探尋到“福”的蹤跡。

  金頂峰渾圓如大佛坐鎮,而佛與福在民間同音,很多人認為金頂就是福的代表與化身。站在金頂朝前看,左前方箕峰如一頭吼獅鎮守前門,右邊香爐峰天然朝貢,可謂福(佛)佑千古。金頂及左右兩峰的鐵蹄峰、千丈崖,中間高,兩邊低,遠看就像一個巨大的如意,寓意吉祥如意。文家村背后一山,頗類彌勒佛,當地百姓稱之“大佛(福)山”。

  三天門太極宮前,有一座石拱橋叫“賜福橋”。圖坪庵遺址上,有一塊刻著“一路福星”的香爐頂匾額。廣濟宮遺址中,有“福自天申”的石構件。

  羊獅慕大峽谷入口處,有幾塊巨石側塌成形,遠看就像一個草體“福”字,故稱“福門”。葛仙河(也稱“野牛沖”)穿峽而過,九形成了“一峽彩蝶、四瀑奇觀、九潭幽境”的勝景,這何嘗不是又一種“福”呢。

  羊獅慕的“九福”景觀,更是“福”韻天然。其中,以“蝙蝠峰”尤為著名。三座石峰,一字排開,左右石峰猶如蝙蝠展翅,中間的石峰恰似蝙蝠凸起的胸脯,其形像極了一只振翅欲飛的巨大蝙蝠。因“蝙蝠”與“遍福”諧音,所以在民間有“遍地是福”的說法。在“福云臺”,可以看到金龜峰、關公巖、蝙蝠峰等景觀,而金龜象征“長壽”,關公是守財神,蝙蝠意思是遍福。是羊獅慕唯一能同時看到象征“壽”、“財”、“福”景觀的景點。

  在武功山, “福”文化無處不在,它已經浸潤在山的每一寸肌膚和骨髓里。

  03祈福民俗,“福”澤千秋

  武功山素有“衡首廬尾武功中”的稱謂,自古以來就是人們消災祈福的神圣場所。

  在安福,有朝“武功”的風俗。每年的陰歷五月之后,安福的信士,以香會、朝會為組織,前往武功山朝武功王爺。陰歷六月十六日,傳說是武功王爺的誕辰。這一天,前往武功山朝拜的信士們,絡繹不絕,他們抬著祭品,手持馨香,在地銃的震天轟鳴和鑼鼓嗩吶聲中,沿著接仙庵、箕峰、集云、圖坪,一路跪拜而上,虔誠祈福。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在某個特定的日子,香客信士們,懷揣各自的心愿,表情虔誠凝重,沿著陡峭的山路,逶迤而上,這是何等的艱辛和壯觀。

  在這些香客信士中,我仿佛看到了文儀夫婦的身影。文儀中年無子嗣,聽聞武功之頂奉葛公,主山靈,有禱必應。文儀夫婦便從廬陵來到武功山,禱于葛公,即生信國公天祥,后建銅瓦殿,下有求嗣壇,以報神佑。

  在安福,還有抬著福主菩薩去武功山祈福還愿的習俗。比如金田的柘溪古村,村西有個“白馬廟”,建于1707年,是柘溪村的道教場所,與東邊的“竹林寺”遙相呼應,廟內供奉的是安福縣令劉像,一年四季,香火不斷。據說,每年“大朝”之時,村人都會抬著劉像的塑像上武功山進香。劉像,唐代蜜湖人(今安福縣楓田鎮)。他歷任安福縣令、職方員外郎、潁川團練使等官職。因屢次提出治國之策,抵御吐蕃入侵騷擾,被封為“益國公”。任安福縣令時,為政勤懇,關心百姓,體察民意,做了很多好事,深受百姓愛戴。死后,縣人感念其德,立廟祭祀,尊為“福主菩薩”。這種風俗,不獨柘溪有,安福的其它地方都有。

  去武功山祈福,不僅是來自普通百姓的自發自愿,也有朝廷官員乃至皇帝的引領推崇。據《武功山志》和《安福縣志》記載,安福知縣遇到天旱,率民眾到葛仙壇下求雨的就有四個,分別是宋理宗年間的彭龜年、明嘉靖年間的程文德、陳惟直和明萬歷十七年的吳應明。說來也巧,祈雨完畢,天降甘霖,于是勒石為記。宋徽宗還特意加封武功山為“沖應真君”,“肆加褒崇,特建封號,尚祈歆懌,永福此邦”。

  安福境內河流密布,縱橫交錯,水資源極為豐富。主要的河流有瀘水、陳山河和同江。水資源豐富雖然是好事,但久雨之后,也容易引發大水,造成水患。清光緒《吉安府志》記載“平都故城初在東南王水口(城田),漢時常遭水患,晉初徙今縣城南一百步。”洪水之禍,弄得縣城都得搬遷。

  每逢久雨,安福人對水就多了一分敬畏,紛紛在河邊建龍王廟或天符廟,里面供奉龍王和四大天王,祈求龍王治水,風調雨順。僅以瀘水河為例,河邊就有龍王廟數十座之多。龍王廟或天符廟,其實也蘊含了祈福文化的元素。

  在安福,至今還有眾多冠以“福”和“富”字含義的廟觀,如崇福寺、資福寺、福圣院、富池寺等。據《輿地志》記載,福圣院,在縣東三十里,相傳有仙女吳彩鸞,手植兩棵羅漢柏,每歲著花,東樹結實,十分神奇。百姓認為這是吉祥之兆,紛紛前往寺廟朝拜,一時間,福圣院香火鼎盛,名聞遐邇。這些寺名,寄托了人們對幸福生活的向往。

  安福是千年古縣,境內保存了許多明清古建筑,有祠堂,有書院,更多的是古民居。洲湖鎮的塘邊村,就是其中的代表。“八棟屋”的氣派、“文明坊”的儒雅、“大夫第”的精美,讓人嘆為觀止。這些古建筑中,石雕、木刻、瓦當、藻井,造型別致,做工精美絕倫。內容大多為“二龍戲珠”“三陽開泰”“四季平安”“鳳棲梧桐”“鹿鶴同春”“富貴牡丹”等吉祥故事。花紋以龍鳳、羊、蝙蝠、牡丹、麒麟為主,再配以如意、云紋、佛手等,表達了古代塘邊人對美好生活的希冀和追求。

  在安福,民間至今還保留著許多祈福的習俗。諸如“供福主”、“吃新節”“火把節”“中秋燒塔”“祭樟”等,無不蘊含著豐富的福文化元素。

  04人文蔚起,“福”滿安福

  安福,自唐宋以來,歷代進士有486人之多,涌現出王庭珪、王炎午、彭時、鄒守益、李時勉等一批杰出人物。明朝時期的安福,書院林立,江右之冠,是著名的“文章理學忠節之邦”。

  東山文塔、安福孔廟,巍然屹立;洞淵閣、鳳林橋,風雨滄桑;荷溪、智溪、中溪,古韻依然;吃新節、火把節、中秋燒塔,薪火相傳。它們一起見證著“福”文化的源遠流長。

  紅色,是安福的底色;愛國,是安福人的情懷。近代,從這里走出了王元和、毛少先、張強生、歐陽奕、黃厚、童炎生、廖明等7位開國將軍,走出了民盟領袖羅隆基、“七君子”之一的王造時、愛國詩人王禮錫等仁人志士。他們,為了新中國的建立,屢建戰功;為了人民的幸福,矢志奮斗。

  安福,以博大的胸襟,時時處處都彰顯著“福”的情懷。近兩百年來,安福接納了浙江、湖南等省的二十多萬外遷人口。上個世紀,安福又以包容的姿態,再次接納了浙江淳安縣的新安江庫區移民。

  近年來,著力打造“政策最優,成本最低,服務最好,辦事最快”的營商環境,先后榮獲“全省發展非公有制經濟先進縣”和“全省最佳優化民營經濟發展環境縣”的光榮稱號。安福,也被廣大客商譽為投資興業的“一方寶地,一方福地”。

  你看!隨著安福福文化旅游節暨第二屆“中國福”城市文化交流活動的成功舉辦,以及“中國福文化之鄉”的金字招牌落戶安福,安福縣先后推出了“福文化”旅游節、畬村采蜜節、洋溪油菜花節、橫龍柚子節等一系列特色文化旅游節慶活動。彭坊坳云火把節、塘邊“吃新”祈福農耕文化旅游節,已經成為安福鄉村旅游的靚麗名片。

  你看!蒙崗嶺森林公園、濕地公園、文化公園、石溪度假村,舉目皆秀色;塘邊古村、柘溪古村、嘉溪古村、沙溪古村、樓下古村,抬眼是文化。如今,“福文化”之花在安福大地上,正燦爛綻放。

  行走在安福大地,我讀懂了安福之“福”。一個“安”字,恬靜、安然;一個“福”字,溫馨、怡然。輕輕吐出“安福”這兩個字,是那樣的開合有致、張弛有度、口齒留香,儒雅而悠然。

  (作者:劉新生,筆名:魚石散人,江西省作協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