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鄉老家的美食,是鄉愁的解藥。無論游子的腳步走多遠,故鄉的味道總是盤旋在腦海中,久久難忘。鄉下美食小吃之系列之2: 老家玉米餅


  北鄉老家有一種農作物糧食,它叫玉米。北鄉人也叫它苞米。聽老家人說南鄉人叫它棒子。老家三歲的孩子都知道,玉米是粗糧,比不上細糧小麥好吃,小麥在老家可是金貴,只有逢節過年吃上幾頓,解解一時之饞。相比玉米,這可是好東西。玉米粒磨成面,在鄉下人家鐵鍋烀玉米大餅子,好吃耐餓長力氣,鄉下的日子一天三飽有玉米餅子吃,這就是鄉下的幸福生活。我的童年,是一個饑餓的年代,能一天吃個玉米餅子,也只是想而已。至到上了初中中午住校時,吃上一個地瓜干碎粒拌玉面合成的餅子,也幸福滿滿的。

  “北鄉地瓜肚,玉米餅充數″。玉米餅子是北鄉老家常見的食品,是窮苦人家的主糧。餅子一般是地瓜干面、高粱面和玉米面等粗糧做的,它的樣子和名字如出一轍,和面如餅,纖手做成,貼在熱窩,烀熟成餅,色澤金黃,一面鍋巴,味之清香。

  玉米餅在我們老家,都叫做“苞米餅”,也有人叫“烀餅子”,在我童年的記憶里,一日三餐總是火乎餅子頭與咸菜相伴。跑瘋了、玩累了、該吃飯了,就等候在鍋臺前。娘利索地揭起鍋蓋,乳白色的蒸汽一窩蜂地逃出大鍋。可愛的大黃餅了,一圈地貼鍋上,工藝品般地透過蒸汽顯露在面前。娘吹著氣,一手手上蘸著涼水,一手用鐵鏟把它們鏟到鍋婁子里。遇上粘在鍋邊焦黃的圪渣,順手放進自己的嘴里,或者疼愛地塞進我的口中。多少年了,鍋臺、大餅、大鍋冒著暖人的白色蒸汽、母親站在灶臺邊忙碌的身影,這樣溫馨的畫面至今仍然出現在我的腦海中,似遙遠,又像在眼前。

  玉米餅要數那種剛出鍋的、熱熱乎乎的最可口。不管是黃燦燦的玉米面餅子,還是紫紅色的高粱餅子,還是地瓜面摻雜貨它小雜糧面餅,它們都透著一股誘人的五谷雜糧的清香。餅子小咸魚是不可多得的最佳拍擋,只有少數人家吃得起,多數人家咸菜加蝦醬。咸菜是自家大缸里用大粒鹽腌的,有辣疙瘩、青蘿卜、胡蘿卜和白菜疙瘩等,洗凈了切碎,盛在一個小盆里,加點蔥和辣椒,小許花生油,擱小許稀稀的蝦醬,有點腥味即可。烀餅的時候一起放到鍋里燉著,餅子熟了,咸菜也就一起熟了。把燉熟的咸菜攪勻,大口一咬餅子一絲咸萊,勝過山珍海味。但是,小時候大多吃的是以地瓜干小塊和玉米面摻雜為主的餅子,在那年月能吃飽就是幸事,無論吃什么飯,能吃飽的家庭都是小康人家。

  隊里飯食做的最好的是二奶奶,烀了一手好玉米餅子,那是一個絕,色香形味火候恰到好處。人們傳說,二奶奶在家烀餅子,灶下細火慢燒,鐵鍋水花翻滾,雙手合好玉米面,啪,餅子穩穩貼在熱鍋上,一圈十個餅子一氣呵成,蓋上蓋子,大火添柴,鍋里熱氣吱吱吱冒出,香味四溢停火。玉米餅子的香味在大街小巷彌漫。人們就知道了二奶奶在烀餅子了。農忙時隊里中午在坡里吃飯,二奶奶就成了隊里兼職的火頭軍,專門烀餅子保障干活的人們吃上飯。聞到了玉米大餅子的香味,二奶奶和劉會計也就到了地頭。這幾日,干活的人可以盡情的享受這鄉間玉米餅子的美味。隊里的二彪子到不了下半晌,便喊肚子餓了,俺爹問中午吃了幾個大餅子,他說才吃了四個。乖乖,四個大餅子,又餓了,吃貨。這也是我童年的最美好的回憶。僅僅那么幾日,玉米餅子滿嘴流香。

  小黑驢,上南坡,

  娘家哥哥來搬我。

  針線笸籮往外拿,

  里頭盛個黃餅子。

  傳說鄰村磊山后的大姑娘幫助村來秋收,吃服了黃燦燦暄呼呼香噴噴的苞米餅子,暗下私說:嫁到門溝吃大黃苞米餅子。那年真有六個妙齡俊俏姑娘嫁到了門溝!成為十里八鄉佳話。

  地瓜干拌雜玉米面餅子剛蒸出鍋時粘,冷透后變硬,口感不好,難以下咽。于是,人們挖些野菜、捋點榆錢,或者摻和一些時令的菜葉蒸成菜團子窩窩頭,既換了口味,又節省了糧食。在那個年代,為了填飽肚子,人們想到了很多辦法,各式各樣的餅也烀出了特色。我在小的時候,糧食要從生產隊里分到戶,那時分的小麥很少,大多分的是地瓜和玉米,除了逢年過節,平時都舍不得吃頓白面,只好頓頓煮地瓜和大餅子。

  那時的孩子上學晚,七八歲了還滿大街撒野。有一次,看到同玩的一個小伙伴吃著一大塊白面餑餑,饞得我直咽口水,故意湊到他的跟前使勁吸溜吸溜鼻子,一股麥香進入肺腑,那股香氣現在想來還是記憶猶新。不止我一個,當時其他的小伙伴也都是像我一樣,直著眼睛盯著那塊白面餑餑進到了別人的口中,自己只有干咽著口水。看著看著,我實在受不了了,拔腿就往家里跑。

  “娘,我饑困了(老家的方言,意為餓了)。”我趴在娘的腿上,娘放下納著的鞋底,摸摸我的頭,站起身來,給我拿來了一塊正米餅,又在餅子中間一點放紅糖。我看看左手的餅,再看看右手的咸菜,“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娘不知道我為什么哭,趕忙問我怎么了。”好吃,甜酣香香的餅子″。

  “等你長大了,就天天有餑餑吃了,咱們就不用吃餅了。”我記住了娘的話,盼著自己快快長大,能天天吃上白面的餑餑。

  在盼望的日子里,我也慢慢長大了。

  從1982年開始,農民的勞動積極性和創造性得到了充分的發揮,廣大農村地區迅速摘掉了貧困落后的帽子,逐步走上了富裕的道路。我們家也隨著國家政策帶來的變化,一日三餐的飯桌上,昔日金黃暄暄的的玉米餅子換成了白瑩瑩、香噴噴的大饅頭。      

  “雞鴨魚肉白餑餑拿下去,烀餅子雜糧野菜端上來”。曾幾何時,素食、憶苦飯類主題在酒店餐館蔚然成風,男女老少不管路遠巷深,只為一飽口福,體驗一把粗茶淡飯的癮頭。

  現在的北鄉老家,玉米種的少了,吃上玉米餅子是個稀罕的面食了。生活好了,回想玉米餅子,我又聞了兒時那黃燦燦的玉米餅子味。

  這些日子,玉米熟了吧,秋天到了,我想。北鄉老家人都說,秋天的玉米,一片金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