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7月8日至7月27日,為配合板門店談判和志愿軍在中東線的反擊作戰,駐守在板門店東側半公里以東一線陣地的志愿軍第46軍136師,根據志愿軍首長的指示,先后對馬踏里東南山之敵實施三次攻擊作戰。特別是7月27日勝利結束的第三次攻打馬踏里東南山的戰斗,是抗美援朝戰爭中的最后一次戰斗。


  1953年初,為了配合板門店談判,根據志愿軍司令部關于進行一些小規模反擊戰的指示和軍里的統一作戰部署,第136師提出擬對當面之敵——馬踏里東南山陣地發起攻勢作戰的計劃。


  馬踏里東南山位于臨津江北岸,在開城以東14公里,由編號060、061、062和+0238四個小高地組成。它是美軍在三八線以北的一個支撐點,拿下它,可將我軍陣地向前推進,并威脅美軍西線的交通供給線。美軍陣地上單列樁鐵絲網、蛇腹形鐵絲網和大小地堡、明暗火力點等星羅棋布,交通溝縱橫交錯,便于機動,是一塊易守難攻的硬骨頭。


  7月上中旬,第136師先后組織了兩次攻打馬踏里的戰斗,都取得了勝利。其后不久,第136師又接到軍首長轉達的志愿軍司令部關于向馬踏里發起第三次攻擊的命令。為了支援這次戰斗,軍首長把所屬的炮兵團和志愿軍總部配屬的炮8師的 1個團,共100多門大炮,全部加強給第136師。


  在戰前,師參謀長曹海炳帶著作戰科長孫向明等人,深入到前沿陣潛伏,詳細觀察地形后,制定出進攻作戰方案,明確了主要的進攻方向和路線。


  7月24日20時30分,第三次攻打馬踏里的戰斗打響了。我軍炮兵將炮火砸向美軍陣地,大地被震得發顫,兩個主峰山頭火光四濺。炮火急襲過后,志愿軍各路突擊隊僅用20多分鐘就全殲了060高地守敵,并立即向+0238陣地發起縱深進攻。整個陣地上敵我炮火交錯,到處是爆炸的火光、升起的塵霧。在短兵相接的爭奪戰中,一會兒是敵攻我守,一會兒又是我攻敵守,整個陣地在反復爭奪拼殺中打得難分難解。


  第406團2連2班班長栗學福在這次戰斗中,帶領全班擔任第一突擊隊的任務,于21時許率先占領了+0238東北無名高地。但他們還沒有來得及向+0238主峰進攻,就受到美軍的反沖擊。栗學福指揮全班轉攻為守,先后11次將美軍擊退,殲敵近百人,而班里的其他同志在戰斗中也相繼犧牲了。最后,陣地上只剩下他一個人,彈藥也全部打盡了。當一群美軍叫囂著沖進陣地準備活捉栗學福時,他拉響了最后兩根爆破筒,連續投向進攻的敵人,當場就有十幾個美軍被炸死,嚇得其他敵軍慌忙退下,為增援部隊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待增援部隊趕到后,他又繼續堅持投入了戰斗,為三打馬踏里東南山戰斗的勝利做出重大貢獻。戰后,栗學福同志被評為二級戰斗英雄,榮獲朝鮮“一級國旗勛章”。后來,著名作家巴金同志來到第136師采訪,深為栗學福的事跡所感動,寫下了《鋼鐵戰士栗學福同志》的長篇通訊。

  

  在激烈的爭奪戰中,到7月25日早晨,060、+0238陣兩個高地已完全被我控制。這時,美軍不惜血本,一次又一次在飛機、大炮、坦克掩護下進行反撲。戰斗持續到26日午夜,敵軍付出了重大代價也未能將陣地奪回去。    


  27日晨8351bfc6b49254930e4274bb04d0e5d.png,美軍的陣地上又傳來一陣槍炮聲。正當師前指準備組織抵抗美軍新一輪沖擊時,曹海炳參謀長接到蕭全夫軍長的電話。蕭軍長問了一下戰況說:“你們一定要堅守住現在的陣地,這一仗打完就沒有仗再讓你們打了。”曹參謀長便問為什么?蕭軍長說:“你猜猜吧。”曹參謀長馬上聯想到可能是停戰協定要簽字了,戰爭要結束了。便高興地大聲的喊到:“是戰爭要結束了!”


  隨著曹參謀長的這一聲喊,整個師前指里沸騰了。這時,美軍可能已經得知了就要停戰的消息,又一陣猛烈的炮火向我新占領的陣地襲來過后,敵地面部隊沒有出動便偃旗息鼓了。之后,馬踏里東南山的陣地上平靜下來。

圖注:彭德懷戰后視察馬踏里陣地留影


  當日24時,停戰令正式生效的時候終于到了。在寂靜的夜空下,山谷間回響著戰士們歡呼和平的口號聲。他們走出指揮所的掩體,登上山頂遙望板門店方向的上空,只見在探照燈巨大光柱的照耀下,標志著和平談判結束的四個大氣球緩緩降落下來。入朝以來,多少個日日夜夜,聽慣了槍炮聲,當企盼已久的和平到來時,他們簡直不能相信這是真的。


  在馬踏里師前線指揮所的坑道里,曹海炳參謀長拿出一瓶封存了好久的“鳳城老窖”,這還是他入朝前從祖國帶來的,就是準備在勝利的這一天暢飲的。作戰科長孫向明從曹參謀長手中接過酒瓶,用身邊的鎮尺打開瓶蓋,先把第一杯酒遞給曹參謀長,曹參謀長接過酒杯凝思了片刻說:“今天的第一杯酒應該敬我們犧牲的英烈,我們今天的勝利就是他們用流血犧牲換來的。”聽了曹參謀長的話,大家在一陣默哀中都不由得流下了眼淚……


 (作者注:本文于2000年10月釆訪曹海炳、孫向明等人所寫并發表于同年10月《軍事博覽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