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慮催人老,愁思奪人命,這句話很有哲理,我也經歷過很多事情,也有過很多的憂慮,愁思過很多年,體會頗深。

  我的一生只有在十七歲之前和童年時期還是很幸福的,那個時候雖說生活在農村,家里比較貧困艱苦,但是最起碼有母親的呵護,我們姐弟幾個還是無憂無慮的生活。當然在我七歲時父親因病去世,也給我們幼小的心靈帶來很大悲傷和恐慌,因為父親去世后的幾年里,我們家里盡管有母親的呵護,有時也會被人欺負。比如我父親去世的第二年秋季生產隊里放口糧,我和哥哥去了隊里的場院領口糧,我們剛剛把玉米棒子裝好在麻袋里,去找會計稱重量。這時有一個叫祁德興的副隊長,對我們說;“你們家里沒有勞動力在隊里勞動,不能分給你們家里口糧!”說完就把我們裝好的玉米棒子都給倒掉了,母親聽說后就來到場院和那個副隊長吵了起來,后來還是隊長三舅叫我們把口糧領回家了。這個姓祁副隊長,我們一直牢記在心里。

  這件事情我們姐弟五人時刻都沒有忘記,在第二年底姐姐中學畢業當了代課教師,家里的日子從此好了很多。最叫我憂慮的事情是我母親在我十七歲那年因醫療事故去世,這在我們的心里不僅是悲傷,多是憂慮和懼怕,而且我們的心里都沒有底,今后的生活怎么辦?那時姐姐已經出嫁幾年了,哥哥考上師范學校讀書,家里只剩下我和兩個弟弟一夜之間我們就成了孤兒。雖然我們年紀小,但是什么事情懂得都明白,還好姨媽來照顧我們兄弟三人,我和三弟只能輟學回隊里干活掙口糧。那個時候我們只能做半拉子的勞動力,因為年紀小不會干什么農活,當時我的心里只是每天都在思念著母親,每天都憂慮著今后怎么辦,因為總感覺十七歲就開始干農活啥時候是個頭?更不知道以后會怎么樣和發生什么事情。也不愛和外人交往話語也很少,非常的自卑,經常在夜里思念母親哭醒。第二年的下半年哥哥師范畢業分配到公社中學教書,我和三弟又在哥哥的安排下復學了,因為我讀到八年級時停學了,恰好又插班九年級學習,讀半年書勞動半年。這樣就不愁我和兩個弟弟的口糧領不回來了。

  中學畢業后我又在隊里勞動了一年半的時間,這時我已經十九歲了,想的更多是考學還是做其它什么?那個時候上大學和招工還都是保送,根本就輪不到我們的頭上,怎么辦?還是哥哥想辦法叫我去參軍,當時我自己也有這個想法,可是參軍大隊里沒有人幫忙也是很難去上的。這個時候我很著急也很擔心,特別憂慮怕去不了部隊,在憂慮和擔心中我還是報了名,后來在公社領導的支持幫助下我終于參了軍。 參軍對我和全家人來說是一件大好事,那個時候我很開心,特別高興的去了部隊。在部隊里一干就是五年,這五年里我沒有什么憂慮的事,一切都是很開心的。退伍后回到老家,住在縣城哥哥家里,心情不是很好,因為不知道能否分配工作留在縣城里,這是我最擔心也是最憂慮的事。

  還好在八二年的三月初,我在哥哥家終于等來了好消息,我被分配到縣城里教育系統工作,對口分配。因為哥哥當時在縣城中學當老師,有了工作從農村進了城大快人心。接下來就是好好的上班干工作了,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成家又是一件不能不考慮的事情了,這個時候房子又是我的最大憂慮,但是不管有房無房子成家是必然的。在選擇愛人方面我忽視了一個很重要的現實,就是沒有認真徹底的去了解一下對方,草率的結了婚,因為她是一個很不正經的女人。結果我們結婚后只維持了幾個月的婚姻就不得不離開,因為這事我憂慮很長時間,才算恢復正常。婚姻大事是一個人一輩子的終身大事,剛剛結婚就攤上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叫人很氣憤,在精神上和心理上蒙受了巨大的陰影和經濟損失。一直過了很長時間我才走出這個陰影,這件事情使我明白對待婚姻大事決不可以草率行事,不然損失巨大。

  我從小失去父母巨大悲傷都沒有叫我有更多的憂慮,唯獨在婚姻大事上叫我增加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和思想負擔。分離后我一個人住在單位里,每天都高興不起來,原因就是我被欺騙上當了,蒙受了巨大的精神傷害經濟損失。這是我最憂慮最后悔的,后來在同事們的鼓勵幫助下,我很快的走出了困境,后來的一切都還算可以吧,也許經歷過很多的痛苦,深深的體會到無論發生什么或者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想開了,開心快樂的去面對現實。因為過分的憂慮和愁思會給人的身體健康帶來極大危害,這些我的體會太深了。

  別的不說,就是我在十幾年前因為很多不開心的事,憂慮愁思結果患上了失眠癥,這種病一但患上就很難治愈。我因為治療失眠癥花去幾萬塊錢,但是效果不是很好,到目前為止還是要經常用藥。所以說,憂慮催人老,愁思奪人命。要想健康長壽必須做到開心快樂,啥事都要看得開放得下,才會健康長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