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季,又是周未,半農在家沒出門。他從書柜里拿出一本厚厚的影集打開來看,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和他撞個滿懷。半農仿佛見到了十年,二十年前的自己,雖比現在微胖些,但人卻比現在年輕精神了許多。

       影集中間夾著紅綢子包裹的照片,顯然十分珍貴。半農小心翼翼地打開它,時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當年,與照片里的人在一塊留影時激動的心情又涌上來。

       那是二000年三月八日,一個陽光明媚的春天。全國農業稅費改革試點工作調研選擇安徽省、懷遠縣召開。開會之前,調研組一行要到村里走一走、轉一轉,和農民面對面地聊一聊、嘮一嘮。縣里選中的是一個緊靠307省道的河溜鎮葛山村農戶人家,目的是為了實地了解稅費改革情況。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的溫家寶,親車簡從、深入農戶家座談,并在河溜鎮召開農村稅費改調研座談結會。財政部部長項懷誠及各省分管農業的副省長也都參加了那次調研及座談會。

       事情還得從二000年三月二日說起,當時中央發出了《關于進行農村稅費改革試點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中央確立在安徽省以省為單位進行農村稅費改革試點。其他省、自治區、直轄市可根據實際情況選擇少數縣(市)試點, 具體試點工作由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政府決定和負責,試點方案報中央備案。全國農村稅費改革在試點的基礎上摸清情況,積累經驗,逐級推開。” 這是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繼土地革命、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之后的又一次農村改革在安徽全面鋪開。

       懷遠縣河溜鎮,一個八萬人口的中部農業大鎮,號稱四五十年代的小上海,水陸交通方便,文化底蘊十分濃厚。農業連年豐收,農作物一麥一稻,農民對農業稅繳納意識很強,但對于“三提五統”鄉統籌、村提留的收繳,農民總是說三道四。有時不積極、不主動,有的甚至還設絆子。記得剛上班的時候,鄉干部就向半農傳經送謀:“進門要錢先笑臉,不給錢就蹦臉,實在不行就戴上鬼臉。”半農聽了付之一笑。可后來真正到農民家中催糧要款時才深深體會,要錢的確不容易。

       有一次,他去一戶農民家催繳稅費,一位頭發斑白的中年婦女正在給長毛兔拔毛。她說家里沒有錢,等賣了兔毛才交稅。半農看到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仿佛看到這位中年婦女就是自己的母親。半農生在農村、長在農村,知道農民種田不容易,而一畝地還要負擔三提五統及農業稅一百多塊錢,的確有點多。母親當年為了供自己上中專,也是蹲在地上拔兔毛。 要是能把三提五統取消了,只讓農民繳納一畝地幾十塊錢的農業稅,該多好啊,半農想。

      這些年鎮村干部整日忙于“催糧要款”,影響了其他各項工作的順利開展。所以,這次聽說國家要在安徽省率先搞農村稅費改革試點,各個都歡天喜地,積極投入到這項前無古人的改革之中。 

       半農永遠記得三月八日這一天,幾輛中巴車沿著三0七省道,緩緩駛進河溜鎮葛山村,車輛在離村委會最近的何新莊停了下來。溫副總理下了車后,走在前頭,不用別人帶路,徑直去了后排的一戶姓何的農戶人家。

       在寬敞整潔的院子里,溫副總理與村民促膝交談,他聽農民們談到了農村稅費改革帶來的可喜變化,聽他們說,稅費改革不但大大減輕了農民負擔,還簡化了工作程序,改善了干群關系,提高了農民種糧積極性,心里由衷的高興。這就是來自最基層、最接地氣的聲音,他耐心地聽、不停地問、不住地記,似春風化雨、吹進了農民的心坎了。

      河溜鎮葛山村,作為農村稅費改革的一張名片、一個縮影,就這樣走進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視野里。它像一只勇于改革、銳意進取的領頭雁,向全國各地每一片農村稅費改革的天空報告喜訊,讓亟需減輕負擔的農戶們看到國家對農民的關懷和體貼。

      調研座談會結束后,溫副總理剛從鎮會議室里出來,就聽到了廣大農民們高呼:“歡迎溫總理!歡迎溫總理!”他走到人群中,雙手握拳,高高舉起向農民們致意。懷遠縣參加座談會的縣鄉村三級干部有幸和溫副總理合影留念。半農做為河溜財政所從事農村稅費改革業務人員,也參加了照相的隊伍里,一直珍藏著這張寶貴的照片。

       二00六年二月二十二日,國家郵政局發行了一張面值80分的紀念郵票,名字叫做《全面取消農業稅》。以此紀念在華夏大地上兩千多年的“黃糧國稅”征收徹底結束。這是歷代人民所期盼而一直沒有實現的愿望,這是一項劃時代的重大舉措。

     “政府過緊日子,一定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中央連續出臺了好幾個“中央一號文件”目的就是加大“三農”支持力度,發展農業生產,補上農村這塊發展短板。農民不但不用繳納農業稅,還能領到糧食補貼。農民們種地的積極性提高了,腰包里鼓了,農民的臉上樂開了花。當上了財政所長的半農,去河溜葛山村開展工作,有意去了何莊老何家,在老何的家里,高高地掛著溫副總理與他親切交談的照片。競管過去了七八年,老何提起當時的情景仍記憶猶新。他告訴半農:“那天早晨,喜鵲在我家門口的那棵大槐樹上嘰嘰喳喳叫個不停,老伴的左眼也一個勁地跳——我一大早就把院子打掃的干干凈凈,老伴還嘮叨我勤快,誰知溫總理真的來到我家……”同去的村支部書記李保福對半農說:“當時溫總理聽說我是村支部書記,還當過村會計,還對身邊的財政部長項懷誠笑著說:“懷城,你是大會計,他是小會計——你們要把賬算好,但不論怎么算,減輕農民負擔是根本……”

       半農看了看照片,心里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當時自己還很年輕。而今心依然年輕,人卻不知不覺地老了。“天空沒有留下翅膀的痕跡,但鳥曾經飛過;歲月不曾留下走過的足跡,但心依然記得。”半農猛然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那年才上小學四年級的兒子,有一天競趁著半農上班,偷偷地把半農和溫副總理合影的照片揣進書包,到學校在同學們跟前炫耀說:我爸爸和溫總理在一塊留過影呢”。兒子放學回來告訴半農,半農看見兒子臉上流露出來的喜悅,半農至今還記得他的燦爛的笑容。半農現在看著看著照片,自己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

       時間過得真快。兒子現在已上了研究生,而自己也到了耳順之年,可骨子眼里,還流淌著一股執著與韌性。五十歲才是人生的開始,半農堅信,人只要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勇氣和信心,有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決心和底氣,“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就會在平凡的財政工作崗位上,朝乾夕惕、盡職盡責,為我所能,盡我所為。

       時光飛逝,觸物思人。半農手里捧著這張珍貴的照片,心里感慨萬千。他欣慰時代日新月異,農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黨的各項富民利民的好政策,一個比一個跑得快,到處落地生根、開花結果。鎮村干部再也不用“催糧要款”了,每天面對的都是農民們笑呵呵地來村里咨詢糧補款、醫保社保卡丟失補辦手續。干部不厭其煩,農民笑逐顏開。三農工作,歷來是黨和國家領導人關心重視的事情。沒有農業農村現代化,就沒有國家的現代化。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解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必然要求。城鄉統籌融合發展,發展鄉村振興戰略,說不定哪一天,黨和國家領導人還會來懷遠,因為在懷遠這塊富饒而美麗的土地上,徐圩鄉殷尚村,又率先搞起了“小田并大田”的一塊田改革,這是一項新的創舉,解決了農民碎片化土地問題,大大節約了農民生產成本,提高了土地耕種面積,減少了農民因田頭地邊的不必要的摩擦。為此,作為這項改革的領頭羊徐圩鄉黨委書記蔡永曾獲得全國脫貧攻堅創新獎。那天他去北京參加了頒獎活動,他見到了黨和國家領導人,懷遠這個自元代就有自己名字的縣,有“大禹三過家門而不入”的忘我精神,在激勵、鼓舞、鞭策著全縣人民緊跟時代步伐,“不待揚鞭自奮蹄”的皖北省級貧困縣,又一次地在全國揚名。

      “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記走過的路;走得再遠、走到再光輝的未來,也不能忘記走過的過去,不能忘記為什么出發。”“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農業、農村、農民永遠是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牽掛,城鄉融合發展,發展鄉村振興戰略,是新時代的前奏曲,也必將成為新時代的主旋律。作為一名財政人,倍感責任重大、倍感使命光榮。半農又小心翼翼地把照片用紅布裹好,放在影集里。他要永遠保存這張珍貴的照片;永遠記得在中國的土地上,還有一個名字叫做農業稅的稅種;還有他的幾十年見證過的、越來越好的所走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