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頭放著兩部書,一部是柳青的《創業史》,一部是路遙的《平凡的世界》。兩部跨時代的巨著,描寫了兩個時代農村的故事,但故事的內容卻是大相徑庭。讀后,不僅令我感嘆萬千,世事變化,真令人莫測。

           《創業史》描寫的是梁生寶等人在上世紀五十年代農村實行合作化的過程,強調的是組織起來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平凡的世界》描寫的則是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到八十年代中期陜北農村孫少安等人解散人民公社,實行生產責任制以后農民立刻解決了吃飯問題的故事。

             中國農村,經過七十多的探索,最后得出還是實行責任制符合實際。責任制的特點,是能夠最大限度地調動農民的積極性。同樣一塊土地,分到農民自己手中,家家會精雕細刻,細心耕耘,僅僅一年時間,糧食產量增加一倍以上。交夠國家的,留足集體的,剩余的全是自己的。農民實際到手的糧食,比在生產隊多兩三倍。不僅解決了長期以來的吃飯問題,而且吃飯質量。要知道,多少年來解決吃飯問題是幾代人的奮斗,這個問題終于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被解決了。

             為什么建國以后堅持實行集體化呢?這里面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學習蘇聯農場的經驗。二是延續了戰爭時期的思維。認為人越多,力量就越大,辦事就越好辦。分配越平等,社會主義就體現的越強。片面追求平等,成為當時的主要任務。所以就從單干到互助組、初級社、高級社、人民公社,充分體現了一大二公的特點。大伙干活在一起,吃飯在一起(公共食堂),沒有私有財產,人人平等了,就是社會主義了。如果實行包產到戶,由于人的能力不同,很快就會出現差別,就會出現加兩級分化,出現剝削。所以,對包產到戶視若猛虎。這是當時的基本估計。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集體化的弊病就顯露了出來。由于人的覺悟和思想還沒有達到那么高的水平,集體干活就出現“出工一窩蜂,干活磨洋工”的現象,“三個和尚沒水喝”的現象也重演了。雖然有少數共產黨員、積極分子起了帶頭作用,實干苦干,但大部分群眾沒有那么高的思想覺悟。很多人到地里混工分,不想出力。時間一長,人哄地皮,地哄肚皮,餓肚子就在所難免了。到上世紀70年代末,全國農民吃飯成了嚴重問題,很多農民處于赤貧狀態,甚至有的地區窮的連褲子也穿不上了。大作家路遙就說過,我小時候沒有穿過褲子。嚴重的現實,迫使人們不得不另想辦法,于是分田單干就水到渠成了。分田單干是農民的創造,由安徽小崗村率先實行。隨后,安徽省大面積實驗。然后在全國推廣。生產責任制的推廣,不僅迅速解決了農民的吃飯問題,而且還打破了幾十年來禁錮人們思想的枷鎖。調動了人們的積極性,大大解放了生產力,使農民吃不飽飯的問題幾乎一年就解決了。無數人為這個成就感嘆:天吶!

             現在有人說糧食產量的提高,是由于后來化肥、良種的發展。是他們不了解當時的實際情況,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全國農民還吃不飽飯。但到八十年代初,實行責任制以后,第二年就實現糧食大增產,農民的吃飯問題就解決了。難道一年就有了化肥和良種?根本不是那回事,是農民的積極性提高了,是精耕細作提高了糧食產量。

             建國后三十多年的探索,有經驗也有教訓。但教訓多于經驗,單一的生產方式,片面的所有制,封閉僵化的思維,阻礙了生產力的發展,人們的生活水平長期得不到提高甚至下降。嚴重的現實,促使了人們進行改革的沖動。四十年的改革開放,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持三個有利于的標準。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解決了什么是社會主義,如何建設社會主義的理論問題。人們認識到:社會主義不是在貧窮面前人人平等。社會主義是要比資本主義更快地發展生產力,更好的提高人們的生活。

             社會在前進,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對新的事物還有很多需要了解和認識,還要有很多理論需要創新、發展。所以我們不能停留在原有的水平上,要不斷學習,不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