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到了,望著窗外淅淅瀝瀝的秋雨,順著飄落的樹葉看到一位中年人一手攙扶著老人,另一手為老人撐著傘,老人步履顫巍巍的,但臉上卻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我一動不動地盯著這對母子,恍然間變成了我和母親……

              下班了,我和往常一樣駕車來到母親居住的養老院看望老人。一進門,只見母親坐在藤椅上目視著門口,好像在期盼著什么,我趕緊上前握住她的手說:“媽,我來了。”

               母親臉上一下子綻放出燦爛的笑容,撫摸著我的手,上下打量著我,眼里充滿了無限的母愛。

               自從相濡以沫一輩子的父親去世后,母親一下子變得孤獨和蒼老許多。那年突發腦梗后,行動遲緩了許多。住進這家養老院后,開始母親并不適應,常常一個人獨自坐在椅子上發呆,話也很少。我和哥哥商量,每天無論再忙,也要抽空去看看母親,給孤獨的老人一份親情和家的溫馨。

              從那以后,每天下班前后,我們哥倆都會去養老院看望母親,陪她聊聊天,說會話,那是母親一天最開心的時刻,也成了每天母親的期盼。

              每當我們出現時,母親都會露出甜蜜的微笑,忙著翻箱倒柜的給我們找吃的,端上早已準備好的枸杞子茶杯,然后就笑瞇瞇地看著我們吃喝,直到吃完,她才心滿意足。

              或許是忙碌了一天的緣故,我摘下眼鏡,揉著有些發脹的眼睛,母親一見忙過來幫我揉揉肩膀和脖子,邊揉還邊關照:“不能太累,要好好休息,身體最重要。”

               坐在床邊,享受著母親輕柔的撫摸,心里暖洋洋的,兒時母親背著我去醫院的情景又浮現在眼前,瞬間又化作了四十一年前那個戰火即將燃燒的深秋,母親用堅強的微笑送我出征去當兵時的一幕,忍不住眼淚差點掉下來。

              本想再多陪陪母親,可是善解人意的母親拍拍我的后背說:“回去吧,下班沒回家就先來看我,肚子餓了,人也累了,快回去吧。”

              說完就陪我一起來到電梯口,走廊里的老人羨慕地問:“阿婆,兒子又來啦,真孝順。”母親臉上掛滿了幸福的微笑。

              電梯門開了,我轉身對母親說:“媽,我走啦。你回去吧。”

              可是,母親并沒有和往常一樣目送電梯關門,而是顫巍巍地也進來電梯。我不解地問:“媽,你下去干嘛?”

              母親拉著我的手說:“我已經吃好晚飯了,反正也沒啥事,我送送你。”

              母親一直把我送到大廳外,還隔著玻璃一動不動地看著我,慈祥地向我揮手,我的眼淚緩緩流下,強忍著走向我的車。

              汽車啟動后,我放下車窗慢慢滑行經過大廳,向里面望去,只見母親依然站在玻璃前望著我。母親看見我的車后,又揮手和我告別。

              一旁正在掃地的清潔工悄悄告訴我:“每天你和你哥哥走后,你母親都會很長時間不說話,其實她是舍不得你們走的,是要多來看看老人。”

              望著玻璃門里的母親身影,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狠狠心一踩油門駛離。

            “你回到那家里邊有人沏熱茶  你躺在那病床上有人她掉眼淚……”

              忽然,身后傳來那首熟悉的旋律和歌聲,回頭一看,是懂我的夫人手機里傳出的,她默默來到我身后,把手輕輕放到我的肩上,我細細品味著歌詞里的意境,兩行淚水無言地流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