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北邢臺,有一支赫赫有名的民間救援隊,曾參加過汶川大地震救援,抗擊新冠疫情運輸物資等急難險重的任務,被河北省及邢臺市授予 “優秀志愿者組織”。隊長陳瑞明,曾參加過對越自衛反擊戰,是一名退伍軍人。今年49歲, 1986年11月入伍,1990年3月退伍, 4年的軍旅生涯,鑄就了不怕犧牲,勇敢堅毅,熱愛人民的軍人本色。退伍后,為社會獻愛心,做了大量的公益事業,受到人民群眾的贊譽,用實際行動為軍旗增輝。2019年河北省委、省軍區授予他“河北省優秀退役軍人”榮譽稱號。他先后榮獲老山作戰優秀戰士、首屆中華十大慈孝人物、全國優秀志愿者、河北省優秀志愿者、燕趙好人、邢臺優秀志愿者、邢臺永不褪色的老兵、邢臺好人、邢臺最美退役軍人、橋西最美退役軍人,橋西區道德模范等稱號。他所帶領的老兵救援隊被省市授予 優秀志愿者組織,他還是全國首家退役軍人“講習所”首席講師.


  一、好男兒志在軍營  上戰場鐵血筑忠誠

  陳瑞明出生在河北承德圍場大山深處,和許許多多的同齡人一樣,兒時的他對軍人有種說不清的神圣感,黃繼光、董存瑞等英雄故事他百聽不厭。1986年秋天,他聽過自衛還擊戰英模蔡朝東的一場激情報告“理解萬歲”,更是受到極大的鼓舞,男兒就該有熱血忠魂,保家衛國上戰場。他再也坐不住了,當兵,上戰場,殺敵,保衛祖國,這些念頭讓他熱血沸騰,十五歲的陳瑞明找到了民兵連長,虛報了年齡,報名參軍。

  1986年11月13日陳瑞明應征入伍,當時他所在的部隊奉命參加老山對越作戰,得到消息的那一刻,他馬上寫下血書:“堅決參戰,絕不留守;為國捐軀,死而無憾!”部隊的首長被這個 “娃娃兵” 的決心和勇敢所感動,12月9日他如愿以償隨部隊參加老山對越作戰。

1600827488432598.jpg

  臨戰訓練期間十五歲的陳瑞明畢竟年齡小,身體單薄,每次考核都是全連的尾巴。當時體能訓練每人負重80斤,連首長考慮他歲數小讓他背50斤的土包,可他說我是軍人不是孩子,跟大家一起負重訓練,他牢記連長的話,平時多流汗,戰時才能少流血!自己主動加班加點訓練最后在上陣地前,全師組織驗收考核.陳瑞明的成績是全團第一名,全師第二名。軍首長給他題詞 “冠軍今年十六歲”,長城戰報、解放軍報和老山精英書籍上刊登了他的事跡。

      (陳瑞明在老山陣地上)

  在上陣地的時候,陳瑞明和戰友們一樣寫下了遺書:

  “親愛的爸爸媽媽你們好,在你們收到這封信的時候,你們不孝的兒子可能已經永遠地離開了你們,但是走得非常壯烈、走得非常光榮,雖然不能再給你們在身邊盡孝,但是我聽從你們的囑托為國盡忠了,我沒有給你們丟臉,沒有給家鄉的父老丟臉。請用我的500元撫恤金,給爸爸買一支獵槍吧!這樣每當你握槍在手的時候,就會感到你的兒子和你在一起,因為爸爸常說上陣親兄弟、打仗父子兵。我沒有給你們盡孝是我最大的遺憾,如果有來生我還做你們的兒子,在你們膝前盡孝……”

  在當軍工的時候,體重94斤,身高164厘米的陳瑞明,每天要從船頭往八里河東山炮兵陣地背炮彈,每次一百多斤,在396級的臺階上(炮彈箱子搭建的)手腳并用爬上去,身子被荊棘劃破、肩膀被磨破每天傷口沒有愈合又磨出新的傷,血水每天在肩上流淌,他沒叫一聲苦!在前運后送的時候要跑步穿過百米生死線,稍微不慎就會被越軍的高射機槍擊中。

       在1.28戰斗中,他頂著紛飛的彈片,將被大火困在貓耳洞中的八名戰友解救出來。在1.29抗敵反撲戰斗中,他在牙齒被炸掉、嘴唇撕裂、頭部受傷、胳膊和腿被彈片擊傷的情況下,不下火線,硬是帶傷堅守陣地,他所在的連隊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的進攻,牢牢的守住了陣地一百多天,并堅持到最后換防才撤離陣地。因為當時陣地環境惡劣,傷口發炎不能及時處理,居然生了蛆,痛苦不堪,他咬牙堅持,沒有叫一聲苦。身體也因此落下永久的傷疤,直到現在傷痛還經常困擾著他。

1600827806486603.jpg

  

  每每回想起這些,陳總感覺和那些受傷致殘的戰友比,和那些為祖國而戰、為和平而戰,永遠長眠在南疆的戰友比,他說我這點傷痛不算什么,他受到部隊的嘉獎,被授予“老山作戰優秀戰士”,同時授予上士軍銜,擔任班長,并光榮的加入中國共產黨,他所在連隊被中央軍委授予“老山作戰堅守英雄連”榮譽稱號。

       (在汶川救災一線)


  二、組織“牛城抗震救災老兵突擊隊”沖向汶川抗震救災最前線

  1990年退伍后,他回到了家鄉,當看到是滿頭白發的雙親都病倒在床時,他從戰友那里借來了錢,把父母送進醫院,一個月后,積勞成疾的爸爸就病故了,媽媽受不了爸爸去世的打擊,不久也離開了人間,去世前,媽媽還囑咐他,做個好人,要善待身邊的每一個人。眼睛哭瞎了。

  退伍后按照當年從哪里來回哪里去的政策陳瑞明回到了承德圍場老家,媽媽因為她年少參戰整日為兒子擔心,哭壞了雙眼,陳瑞明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借錢帶著媽媽來到邢臺的眼科醫院治病,為了支付高額的醫療費,他曾四次賣血,最后在戰友的幫助下終于湊夠了住院費。

  后來,父母去世,他為了還債四處打工,最終留在了邢臺。

  生活的艱辛,擋不住他的善心、愛心,讓他更加關心需要幫助的人。他經常利用休息時間去榮軍醫院看望那些老紅軍、老革命,陪他們聊天,幫他們修剪指甲,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雖然脫下了軍裝,但軍心不改,經常回老部隊慰問官兵。每年新兵入伍的時候,他都借來攝像機給新戰士錄制光盤,郵寄到新戰士家中,讓家長了解孩子在部隊的情況,更好的鼓勵孩子當好兵!

       5.12汶川地震發生后,他時時刻刻關注著災區的情況,看到災區缺少救援人員,他有了前往災區參加抗震救災的想法。但他知道,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于是他決心組織戰友和愛心人士一起,組建一支救援隊,于是他通過互聯網向戰友們發出了倡議:

  親愛的戰友們,二十年前我們風華正茂,在祖國和人民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義無返顧走進了硝煙彌漫的老山戰場,捍衛了祖國的尊嚴!二十年后雖已脫下軍裝步入中年,但我們永遠是人民子弟兵,四川的災情向我們吹響了集結的號角!為了災區的親人們我們要重新走到一起,組建“牛城抗震救災老兵突擊隊”。

  陳瑞明的號召,得到了老兵戰友的積極響應,很快,“牛城老兵突擊隊”就有很多人報名參加,最后由77人組建了是邢臺市第一支民間公益救援組織、第一支經過四川政府批準入川救援的志愿者隊伍,由他擔任隊長。經過積極準備,他帶領救援隊迅速出發,于5月15 日 到達北川,投入救援戰斗。

1600827898600723.jpg

  (在四川江油抗震救災前線)

  陳瑞明把這77名戰友分成7個戰斗班、一個醫療組、自己帶領12名黨員組成黨員戰斗班,專門執行急、難、險、重的任務。搶救傷員、搭建倉庫、搬運物資、衛生防疫、……在四川抗震救災指揮部統一部署下,哪里有險情,哪里就有“牛城抗震救災老兵突擊隊”的隊員;哪里有傷員,哪里就會留下他們的身影;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他們的奔波和回應。在救援過程中,因為余震導致千斤頂滑脫,他腰椎被壓傷,戰友們都勸他撤回邢臺接受治療,但是他想他代表的是邢臺形象,代表的是老兵的形象,他不能后退,一直靠打封閉堅持在一線指揮救援,直到任務完成才撤離。那次受傷留下了后遺癥,直到現在傷痛還一直困擾著他。

  “牛城老兵突擊隊”得到了當地群眾的信任。“有事兒就找牛城老兵突擊隊”,群眾的認可給了他們巨大的鼓舞與鞭策。

  據不完全統計,在災區的21天中,他們共救治傷病員800多人、卸下了167個車皮和130卡車的物資,1萬余噸。

  救援結束后四川省專門給邢臺市委、市政府及時任市委書記和市長發來感謝信,肯定了老兵救援隊在四川救援過程的成績,感謝邢臺政府對災區的大力支持!老兵救援隊用過的救援器材,已經被四川江油市“感恩園”作為兩個城市的友好見證永久收藏陳列展出,陳瑞明的事跡錄入《四川江油文史》。

 

       三、軍人的戰場永遠在人民需要的地方

  奧運安保期間,陳瑞明組建了邢臺第一支由小區退休大爺、大媽樓院長等的平安志愿者隊伍二十四小時巡邏在樓宇間,小區沒有發生一起盜搶事件。公安部領導親自到小區視察指導和肯定,他帶領部分老兵并參加了奧運安保任務。每年新生入學他都走進幼兒園、學校給孩子們搞國防教育培訓并給給他們傳授地震的緊急逃生、自救互救等知識。

       他退伍至今三十年如一日把大愛傳播,盡顯了一個退伍老兵的軍人本色。2018年6月至今,行程幾萬公里小學到大學、從機關到企業進行傳播忠誠、責任、擔當、感恩、奉獻理念。傳承紅色基因,講好英雄們的故事,先后北上北京理工大學,承德體校、南下云南文山學院、河北省兵之初教育集團、邢臺市退役軍人事務局、橋西退役軍人事務局、邢臺熱力總公司、國家儲備庫974處,滄州藍池汽車4S店、邢臺一中等等百余家單位講課,傳承紅色基因同時講好英雄故事并給給他們傳授重大災害面前的緊急逃生、自救互救等知識培訓近百場活動。

  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強烈的社會責任感撞擊著他的心靈,國難當頭,作為一名退役軍人不能袖手旁觀。陳瑞明和救援隊政委陳建一起向國家衛健委應急辦、中國紅十字會、幸福中國行零點行動組委會,邢臺退役軍人事務局幾家單位遞交了請戰書。最終中國紅十字會向老兵救援隊下達了向武漢運送物資的任務,于是,他們迅速組織“老兵車”,派出了2名司機,3次執行任務,接連5天6夜橫跨9個省、行程6000多公里馳援湖北武漢,運送近千萬元醫療應急物資。

  三星集團通過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向湖北捐贈8000套防護服,"老兵車"再一次一夜風雪送“戰袍”!

1600828625904140.jpg

  

  1990年至今,他為需要救助的人員募集善款100多萬元,參加過汶川、玉樹、舟曲、邢臺水災等救援任務。老兵救援隊被省、市授予授予 優秀志愿者組織,被邢臺市委、市政府授予抗震救災重建家園 “工人先鋒號”榮譽稱號。

  陳瑞明不愧為是一名錚錚鐵骨的軍人,無論做什么都做的出色。2020年7月11日至9月20日,陳瑞明率隊參加由導演管虎等聯合指導的抗美援朝電影 《金剛川》的拍攝任務,擔任軍事總教官。檔期時間緊任務重,六名教官要在很短時間內把近3000多名演員的軍事動作和戰術動作按照當年戰場還原,教官楊磊累的尿血,劉也累的訓練間隙掛著點滴,陳瑞明在現場拍攝期間,一名演員眼看就要滑到溝里,他一個健步上前把演員推開,自己雙膝被磕傷,回去后他用繃帶纏好,每天吃止痛藥,涂抹紅花油,噴云南白藥氣霧劑,堅持在一線拍攝現場帶隊指揮,一絲不茍地糾正演員的軍事動作,事后劇組知道后,感動地說: 陳瑞明真不愧為是上過戰場的好漢!真正的軍人。

       如今陳瑞明已近知天命之年,雖然身體多病,患有糖尿病、高血壓和多種并發癥,因為在四川救援壓傷腰椎,不能從事重體力勞動,但他仍然繼續做著公益事業;作為軍人他鐵骨錚錚,一世豪情!有人問他:老陳你身體有病,又不圖錢,這樣忙碌你圖個啥?陳瑞明真誠地說:“我雖然脫下了軍裝,但我永遠是一個兵!”這就是陳瑞明的情懷。

  陳瑞明和他的救援隊的事跡在全國上百家的媒體和書籍先后報道刊登,他們是優秀軍人的代表,代表著新時期的主旋律,為社會帶來良好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