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容西藏,人們曾經使用過各種各樣的金句,其中有一句非常經典,說它是“地球之巔的一塊孤獨巨石”。
        的確,在不少人心目中,西藏只是一個高到了極致的地理概念,一種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悠遠的歷史文化淵源,顯得撲朔迷離;高寒而又變幻莫測的氣候環境,讓人望而卻步。如此,那片離太陽最近的土地,便具備了頑強而又神秘的品格。
        今天,我無心追溯其世人皆知之高,而只聚焦其少人洞悉之密。于是,邊城瓊結,我來了!

        踏尋密蹤,山南之行心花放


20200906222212-u=1936677869,3080130677&fm=173&app=25&f=JPEG_w=640&h=359&s=1BB467805CCDB64312118B0D0300F0D7&access=215967316_mh1599528180283.jpg        西藏山南,高踞于喜馬拉雅一隅,原始、悠遠、生靈稀少。而山南地區的瓊結縣,是天上西藏的“隱秘之最”。

        絕色的山川和人文,仿佛長期定格在了一段“香巴拉”的傳說之中。原生態環境、原生產方式、原生活理念,共同擁攬著雪山深處一朵隱秘的“八瓣蓮花”。所以,那里發生的一切,被歷史長時期賦予了客觀的“密”級,近乎與世隔絕,鮮為人知。
        史料概載:“瓊結縣是藏文化的發祥地,吐蕃王都所在處,是藏民族的根。”由此我還知道,世界屋脊上的第一座宮殿、第一家寺廟、第一本經書、第一部藏戲、第一個統一的政權、甚至第一位美女,都誕生在那里。然而瓊結域外,包括藏族同胞在內眾多的人們,都曾經長期徘徊在對它癡心妄想的邊緣。
        歲月更迭,人類在醉享內地現代文明的同時,也日益增長著對于那個高原小城的向往與好奇。越是向往,就越想感受源自圣地凈土的呼吸;越是好奇,便越想解讀它孤獨背后蘊藏著的密碼。
        社會高度發展了,天路不再遙遠。尋蹤考證瓊結,成了解碼的“密鑰”。
         由地圖觀覽瓊結,它位于喜馬拉雅山北坡、雅魯藏布江中游南岸、西藏山南地區中部。地理坐標東經91°.61′—91°.72′、北緯29°.01′—30°.36′,總面積約1030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度3763米,是典型的高山地帶。

        全縣地形三面環山,河流縱貫。 古老的雅礱河穿越縣境,滋養著1.74萬藏家兒女。
        五千年,見證著中華文明源遠流長。而在這悠悠的歷史長河中,藏民族的發展史也在時間的脈絡里書寫著驚天動地的詩章。2200年前,當傳說中的吐蕃第一代藏王聶赤贊普在瓊結橫空出世,雅礱部落便也在這里率先崛起,從此,吐蕃歷史的大幕被天神之手徐徐拉開。
QQ圖片20200920130212.jpg        于是“老西藏”們都說:“山南瓊結,唯其小而顯高深;唯其高深,才顯玄妙。不到西藏,生命缺憾;未達瓊結,不識西藏。”
         于我而言,因為履職駐藏部隊的軍事交通條件,縱使前藏后藏都已留下過不少足跡,然而瓊結,終是一處向往之地。
        初秋時節,雨后彩虹。迎著雅礱大地的第一縷陽光,由拉薩驅車南行,目標——密境瓊結,“王朝神話開始的地方。“
    去瓊結的路,是一段讓人心花怒放的路。因為,大腦牽系著一份久遠的神秘,還因為,藏南的秋天是色彩的天堂。
        離開拉薩60公里后,著名的雅魯藏布江被車輪徐徐拉近。此處江水不似傳說中那般洶涌,跨橋觀景,兩岸山青柳綠,藍天白云倒映于寬闊、幽靜的江面,水天一色,蕩氣回腸。

        繼續前行200公里,一片廣袤的平原將我們擁入了懷抱。透過汽車擋風玻璃,雅礱河谷滿目的田野時而墨綠,時而金黃,時而桔紅,在陽光下不停地反方向奔跑著。
        富饒美麗的曠野里面,包裹著文成公主當年親手開墾種植的第一片農桑。一尊不算太高的石質白色塔雕立于田間地頭,那是公主屬地的標志,白得晶瑩剔透、白得珠光玉潤,在綠野里顯得格外醒目。
        它仿佛在向路人訴說著唐蕃友好的歷史,訴說著文成公主惠濟藏地蒼生的故事。
        隨行的藏族朋友扎西頓珠發出了調侃的聲音:“咋樣啊朋友?迷茫了吧?這里是雪域高原呢?還是你們內地的江南啊?反正它是我們西藏最大的糧倉哦!”
        悅賞扎西自豪的表情,回望窗外彩色的原野,我的神志還真是有些恍惚了。
    越野車DV傳來藏族女歌手尼瑪拉毛演唱的《天上西藏》,歌聲空靈悠揚,發散著凈土千年的梵音。旋律飄過馬蹄眷戀的草原氈房,回蕩在橘紅和煙青色的山巒之間。遠遠望去,晶瑩綿延的雪峰,彷佛也伴隨音樂唱和著、跳躍著,讓人感動極了……

        遺墉密都,古風之韻蕩邊城

Screenshot_20200919_173544_com.UCMobile_mr1600508305756.jpg    正午時分,穿越了山南首府澤當鎮,瓊結縣城近在眼前。站立在木惹山坡鳥瞰,呵呵,好一座古樸簡約的小城!白色為主體的建筑群依雅礱河谷蜂擁而立,卻并不顯得那么恢宏,感覺不出“王都福地“,更嗅不到“王者之氣”。
         扎西可能看出了我的困惑,即可解釋:“可別小瞧了它,這里就是藏族文明的搖籃,早在公元7世紀初就已經是吐蕃王朝的古都啦。曾一度集西藏的政治、經濟、文化和軍事于一體,直到第33代贊普藏王松贊干布統一了全藏,才將都城從這里遷徙到拉薩。但是,歷代贊普們卻十分眷戀故土,每逢佳節吉日經常來這里祭祀先祖,最后也幾乎都將自己的墓地選在這里。畢竟,它是祖宗建基立業的福澤之鄉啊。”
        入得城區,人口雖然稀少,街市還算繁盛。道路兩側商鋪比肩接踵,各種高原特色的農牧產品以及民族服飾、水晶玉石、藝術器皿等手工藝品琳瑯滿目。徜徉其間,突然想起自己出發前所做的功課,記起《藏地密碼》有云:“木惹山下,瓊結重鎮,國勢烜赫,人杰地靈,商貿繁盛,遍具福德……”
        瓊結,藏語的意思是“房角懸起多層”,此名稱本已向世人昭告了此地的不凡。然而放眼這座城市,建筑都是平頂結構,最高也不過四五層,幾乎看不到那些懸起多層屋角的奢華造型。
        扎西說:“我們看到的都是民居,所謂房角懸起多層,那是過去王室才能擁有的。今天的老百姓,倒是在沿襲傳統建筑紅白風格的大框架內,更喜歡簡捷明亮的平頂房生活。”
1471340002.jpg        那么,古都的影子去哪了呢?扎西帶我們來到城北山腳下。他指著山脊上一個個凸起斑駁、蒼涼沉寂的土堡石柱說:“這就是曾經的吐蕃王國城堡,以青瓦達孜宮為主體的六個王室宮殿就曾經坐落在山頂之上。當年,它可真是世界屋脊上的光芒所在呢。”
        順著扎西的指尖望去,我的腦海里即刻浮現出巍然聳立著的紅宮白墻、鱗次櫛比的藏式宮堡群,一如拉薩坐落于瑪布日山脊上雄偉壯麗的布達拉宮建筑群。只可惜,這青瓦達孜宮曾經的恢宏已經逝去,如今展示給人們的只剩下風蝕雨侵、戰亂涂鴉、教派械斗所致的殘垣斷壁。這些遺跡,只能以一幅哀惋的面孔示人,默默陳述著自己昨日的炫彩。
        我以軍人的視角在想,這里居高臨下、地勢險要、易守難攻,當年的歷代王公貴族居住于此,顯然有著鋸城御敵的軍事考量吧。戰爭,真是個惡魔!它不光涂炭生靈,更毀了一地古老的文明。和平才好!
        歲月的妙筆在這里書寫了許多神奇。青瓦達孜山下有個村莊叫瓊結雪,里面坐落著五世達賴喇嘛阿旺羅桑嘉措的故居。他出生雪村,在這里度過了幸福快樂的童年,后來成長為藏傳佛教領袖和杰出的政治家。他親筆撰寫的《西藏王臣紀》,成為詳解吐蕃王朝歷史的“秘籍”,不僅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而且行文手法簡潔古典,措辭十分優美。不單是一本極好的歷史書籍,也是一部優秀的文學巨著。
timg_image&quality=80&size=b9999_10000&sec=1600407822220&di=3dbb9073001ef74060b1b842c251e37c&imgtype=0&src=http___www_mh1600504031136.jpg        民風淳樸的瓊結雪,不只孕育過世界屋脊上英明的王者,也是派生多姿多彩的藏民族文化藝術的襁褓。無論民間故事、民族服飾、民歌舞蹈,還是歷史久遠的藏戲,都獨具一格光彩奪目。第一部藏戲《賓頓白面舞》和走上央視春晚的《久河卓舞》,都誕生在這個水鄉山村,并均已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白面舞起源于距今600多年以前,被譽為“藏戲的鼻祖”、藏文化的“活化石”,因表演者面部都戴著用白色山羊皮制作的面具而得名。久河卓舞則是民間震邪驅魔、祈求吉祥的“腰鼓舞”,鼓技舞韻震聾發聵,一徑走出喜馬拉雅遠山,便驚煞了舉國所有的藝壇。

        我們沒有時間留下來觀賞藏戲表演,只能日后去網上再度回看。漂亮的達娃卓瑪服飾倒可以選購兩套作為藏品,回家贈送妻子女兒,也不失為上好的禮物。

         在瓊結的悠久歷史文化和風情民俗中,佛教最是登峰造極。古都外圍、雪山之下、草原深處,林立著大大小小的寺院。遠遠望去,寺院紅墻圣潔、金頂生輝、經幡飄蕩、法號雄渾,那是藍天白云下最多見、也最神秘的景觀。扎西告訴我們,這里的日烏德欽寺、次仁炯寺、唐布齊寺,都是西藏最聚人氣

6151627fh8b84469e4b7f&690_mr1600509771240.jpg的大型佛教場所,其中位于縣城北面青瓦達孜山腰部的日烏德欽寺規模最為宏大,有著“藏傳佛教之宗”的崇高地位。它創建于14世紀第一世達賴時期,后經第五、第七和第八世達賴喇嘛重資擴建,才形成了如今的既有規模。當年的大德高僧雖然陸續向拉薩大昭寺、哲蚌寺等后起之秀分流走了不少,但這里至今擁有的喇嘛僧侶仍達到了600多人。
         我明白了。藏傳佛教與西藏的其它民族文明一樣,都是從瓊結起源發展、日益成熟、蓄積力量,最終才走出了山南,走向了拉薩,走到了全藏120萬平方公里的角角落落。
        要離開縣城了,回眸這座城市,眼前的瓊結在腦海里漸漸發生了認知的躍升。內心不禁感慨:深藏不露的瓊結啊,汲雪域圣境之靈氣,沐高原圣潔之陽光;素顏純粹的小城哦,集天地萬物之精華,展千年廢都之遺韻;你原來是如此的深邃素樸、秀外慧中!

        曠野密陵,王者之氣今安在

29381f30e924b89946a953e060061d950b7bf655_mh1600504815428.jpg         拜謁藏王陵,是我們此行的最高目標。因為它是吐蕃政權開始和謝幕的見證遺跡,也是我們接近瓊結之“密”的核心所在。
        早聽說這個陵墓群獨特而神奇,與其它王陵最大的不同是“陵山同貌”。空中唯見蒼塬厚土,地面一無陵殿花木。一個個凸起的巨大方形土堆巍然不動,遠遠望去,與周圍的山巒丘嶺并無二致,只有走近細瞧,才會發現那是一個個倒扣著的大“王冠”,繼而才能捕捉到它曾經的雄渾。
        一千多年來,因長期的風蝕、雪浸,雨水沖刷,許多陵墓的方形平頂已成了圓形,大小排列很不規則。
        一個個沉睡的王者,都是曾經顯赫一時的一代代贊普。長天大野的風塵,已經抹平了他們昨日輝煌的細節,當年的鮮活與生動,也都被埋藏在了眼前一個個蒼涼的土堆里。
         贊普,這個意為“雄強男子”的吐蕃王號,代表了他們在世時至高的地位,標志著他們曾經是西藏大地獨一無二的君主。而他們去世后的棲息處,正是這個最大的古墓群。
        如果說,縣城的六個王宮是吐蕃王者登臺、鼎定無上榮耀的競技場,那么城外這里就是歷代君王們退隱棲息、安放靈魂的歸宿地。
         藏王陵位于瓊結縣城正南,一片河谷地帶的山坡上,集結埋葬著吐蕃王朝先后35代贊普、大臣以及王妃的靈樞。雅江水流潺潺,南岸宗山巍巍,而王陵遺址卻山地蒼茫,干旱少綠。被歷史煎熬千年的墓葬群,雖傳為公元9世紀奴隸起義搗毀后重建的衣冠冢,但至今依舊隱隱發散著縷縷神武氣息。
2fdbf13c3af947e9bbcdb7b0b543c040_mr1600504420853.jpg        走近陵墓的封土高臺,發現結構形式是土石夯筑而成,夯土層厚度20—40厘米,其中加入了一些石柱、石板或木梁,露出“墓骨”的痕跡。很多邊角夯土已經脫落,可見一層層的巖石緊密疊合,像是樹木的年輪,又形同當代建筑的鋼筋水泥框架結構。工程之浩大艱巨,想來不遜于秦漢諸陵。

        左顧右盼,總讓人遙想當年。龐大的墓葬群儼然在解說著過去的金戈鐵馬與盛世風華,也注視著眼下的沉浮興衰和當代未來。
     據《西藏王臣記》載:這個陵墓群分上二陵、六善陵、中八德陵、下五贊陵、吉祥作代陵、吉祥五德陵和底層一陵。然而現場觀覽,占地約3平方公里的有形墓穴中,能夠辨認的只有11座,而最有名的是三座。
     扎西首先帶我們來到松贊干布墓。他介紹說,這是藏王陵群之冠,地下的宮殿群規模最大,墓長一箭距約 100米,寬一聞距約50米。共有5個神殿。內有松贊干布、釋迦牟尼、觀音菩薩的塑像和鑲嵌著金銀珠寶的大量隨葬品,還有純金制作的盔甲和兵器。左右兩側埋有純金制作的騎士戰馬及其侍從。墓穴目前雖嚴加保護沒有開掘,我們看不見地宮內情,但史書卻有基本的記載,民間傳說也為數不少。里面更多的詳情真景,至今仍然是一個謎。
        環繞墓冢一圈,發現陵墓的大門朝向西南,究其緣由,答案服眾:一代英豪松贊干布雄才大略功勛卓越,在統一西藏高原之后又不遺余力地推行文化、經濟等利國利民的政策,同時又是個非常虔誠的佛弟子,所以死后要仰望釋迦牟尼故鄉的方向。呵呵,難怪人們只要提到吐蕃王朝,依然會以松贊干布為代名詞;無論是藏地朝圣者還是域外觀光者,都要把這個墓地做為瞻仰拜謁的首選。
quality,Q_90_mh1600503990933.jpg        赤德松贊墓是很好辨認的陵寢,因為豎立著一塊三丈高的殘破石碑。我有點兒奇怪,論歷史功績和威望,他該是在松贊干布之下的,卻緣何能夠立碑?史料多無詳解。但是有一點很明了:他是藏傳佛教的“開宗之師”,在弘揚推進佛法方面做了很多有意義的事情,是后來的反教滅佛勢力以及王朝崩潰后的奴隸起義者砸壞了他的墓碑,并搗毀了全部的地面建筑。陵前有一對花崗石雕刻而成的石獅倒是罕有的幸存者,雖略見面目缺損,卻形象逼真動人,依然穩坐墓前忠于職守。當然,赤德松贊還是在位二十多年、竭盡全力穩定內部、主張與唐朝修好的贊普,死后受到尊崇也屬必然。
        第三個知名陵寢是芒松芒贊墓。有墓碑,造型與拉薩大昭寺前的唐蕃會盟碑相像。碑體通高7.18米,頂端是一個巨大的蓮座寶珠;底部四角有浮雕,是四個姿態優美的飛天仙女;正面刻著日月形象和古藏文,兩側有兩條飛龍在升騰,四周邊還有流云飄動的圖案,線雕藝術效果也很精美。整個碑身立于一個巨大的石刻龜背之上。我發現,這種鑿刻風格應該是受了唐風的影響,甚至有點仿造唐陵石刻的味道,但無論如何,它都不愧是藏地石碑中罕見的珍品。
     縱觀舊中國歷史,歷朝歷代莫不以君王將相開宗,金戈鐵馬鋪路,神人魔怪教化,歌舞升平粉飾。看得見的,都寫進了史書;不為或不想人知曉的,都埋進了地下,一如眼前的這個陵寢墓群。
     通觀王陵全景,印象中像膾炙人口的十三陵那樣的帝王墓群跡象毫無,至少是缺少了威風八面富麗堂皇的一片地面陵園。即使面對名聞遐邇的松贊干布墓穴,也很難想象眼前這個輪廓并不很清晰的大土堆里面,躺著的竟是顯赫一世、澤波萬代的“神話英雄格薩爾王”。他長眠于這片連棵樹都沒有的荒野山坡,有誰能把他與藏族歷史上降服蘇毗、征服象雄、建立統一王朝的那位大唐“駙馬都尉、西海郡王”聯系在一起呢?

QQ圖片20200920164214.jpg        一位白須長者邊看邊呢喃著:“真是不該啊!過去贊普們聚集大量財富在這里顯貴,墓群里建造過多少宏宮大院呀,而今地面上的建筑都已經蕩然無存嘍!”面對長者,心靈與其同頻共振:歷史啊,總是一邊在推動著文明進步,一邊又毀滅著文化遺產。
        值得慶幸的是,所有的王陵無一處被破土發掘,大量珍貴的文物珍寶依然還在地宮里塵封。好!時機未成熟,保護須當先。不輕率地進行開掘考古,是對祖宗的尊敬,也是對歷史文化負責。
     唯一幸存的一處地面建筑,是松贊干布墓封土平頂上的一座古廟,據說是由守墓人經年累月的后建產物。很小、很簡陋,名喚“鐘木贊拉康”,藏語意思是“松贊廟”。規模看上去不及內地的小四合院,淵源卻也幽深。風沙雨雪在白色的磚墻上留下了一道道歲月的痕跡,房頂上的經筒與法器已然昂首蒼穹、在藍天白云下熠熠生輝。走進廟內,松贊干布、文成公主、赤尊公主、以及大臣祿東贊等人的塑像或立或坐于殿堂之上。
        一位年輕的僧人告訴我們,這個小院的功能主要是供人憑吊,再就是守墓。守墓人代代相傳,現在傳了多少代他也說不清楚。他的父親從8歲起便居住在這里,現在已年過八旬風燭殘年,便回家養老去了。他是接班來這里的香燈師,責任是不計晝夜地確保殿堂內的酥油燈能夠長明不熄,因為香燈代表著永恒與神圣。還有就是不讓壞人來盜墓,不讓人們在墓冢區開荒種地驚擾先祖贊普。
        扎西插話說:“這個小廟該算是吐蕃墓葬制的一個縮影,也是地下密籍之外曝光給世人的一個特殊的制度顯現,叫做‘活守墓人制’。它是本教‘人殉制’的延續和改良,也就是變殺活人祭祀為不殺而終身守陵。”
11a5d40ec44_mh1600569382595.jpg        交談中還發現,這位只上過三年學的臧家守墓小伙記憶力超強,所有墓穴的名字、墓志以及史書記載的墓內的珍藏,他都能說得滾瓜爛熟。
        輝煌二百多年的吐蕃王朝瓦解了,它的后裔們據說都逃到了阿里地區,并在那里建立了古格王朝。蹊蹺的是這個神秘的王朝一度非常強大,相傳存在了七百年以后突然像氣體一樣迅速蒸發、消失的無影無蹤,沒留下任何文字記載。于是,史料殘存的吐蕃歷史作為西藏歷史的淵源,正式進入了政教合一的新時期,并一直延續到今天。
    太陽西斜,再登陵頂遠眺,瓊結大地盡收眼底。高高的宗山在陽光下分外凝重。蒼涼黃土之上,裸露的墓藏群雖有些落寞,七彩的經幡卻將它裝點有致,寫滿梵文佛經的彩巾隨風飄蕩著、寄托著人們的追思。
        居高臨下,感覺這里的確是一塊風水寶地。
        恍惚中,一個個陵墓仿佛慢慢敞開了一扇扇大門,醒來的王者姍姍走出,朦朧里在訴說著什么。出發前關于“歷代藏王何以要終歸此處”的疑問,須臾有了一個通俗而淺顯的答案,那就是:葉落歸根。
        有人說,陵墓也是一本書。想來真的沒錯。什么叫做記錄歷史?是傳說?是故事?是書籍?是戲劇傳承?還是壁畫?那都不夠,我認為最大最真實的記錄是古墓。正所謂墓開密現,歷史便不再遙遠。這里散落于河谷地帶的一個個土堆,其實是讓一個民族、一種文化得以成立的一個個人,因為他們承載著吐蕃王朝的興衰今昔。如今雖已秋風蕭瑟草木凋零,卻是王朝歷史的真實載體。
        王陵與那位守墓人一起,堅持著一份承諾,守望著一個千年政權遠去的背影,讓我們能夠有跡可尋,有方向去追溯吐蕃文化。
        也許,躺在地下的王者們也是多有哀怨的,也會對自己失去的吐蕃牽念有加。可他們不會知道,在他們身后的上世紀中葉,自古是中國一部分的西藏會發生兩次英國武裝入侵,失敗后又千方百計以煽動“獨立”為跳板,試圖將古老的“喇嘛王國”淪為自己的殖民地;他們也不會看到,是毛主席共產黨派來了金珠瑪米,粉碎了西方帝國主義侵略勢力瓜分中國的圖謀,才避免了泱泱華夏的“碎片化”,讓一個嶄新的西藏再一次高傲地屹立于地球之巔;他們更不會懂得,變奴隸制為人人平等的社會主義制度,實現多民族融合共同發展,才是西藏文明劃時代的歷史轉折。
        歷史成就王者,但歷史總是由人民在推動,由正義在創造!


        卓瑪密事,神話之說貫古今

9130201a-638f-4219-b8e0-eaa04b584c90_mr1600569644654.jpg        藏王陵對面約一公里的山坡上,有座卓瑪靈塔,是瓊結大地上的又一處秘笈所在。
        據說塔內安葬著“西藏第一位美女”的等身遺體,能夠千年不腐。白色的靈塔在空曠的山野里略顯孤寂,朝拜者卻是孑孓不斷。人們在不停地環繞白塔默誦“六字真言”的同時,也不停地傳頌著一個凄美動人的神話故事。
        傳說當年,瓊結有位出身貧窮、長相卻格外漂亮的姑娘,她不僅能歌善舞,還有一顆金子一樣的心,名字叫達娃卓瑪。吐蕃王在一次偶遇中被她吸引了,欲想選她入宮。而卓瑪天性善良,心里始終惦記著苦難的草原牧人和自己的家親。就在她無奈地準備奉旨進宮之時,向來多雨的瓊結大地卻發生了持續干旱,很快導致草原干枯、河水斷流、牛羊餓殍遍野。卓瑪沒有匆匆入宮去享福,而是企求王宮遣使寬限時日,每天長跪于木惹山坡上高歌祈福,淚嚎求雨。
        她一直跪在那里又唱又哭,整整跪了七七四十九天。最終,淚盡氣絕,永遠地倒下再也沒能起來。
        上蒼被感動了,派龍王雨神下凡,連續普降細雨三天三夜,并向凡間生靈承諾不再加害于草原,從此才有了整個西藏大地年復一年的風調雨順。
        吐蕃王也被感動了,不僅不因為卓瑪未及時入宮遷怒于她的家庭,還尊奉她為救苦救難的女菩薩,破例為這位民間女子建造靈塔于王陵對面的高坡上,以供世人祭拜,弘揚善良正義。靈塔腹腔內站立著卓瑪肉體,周圍貼身塞滿了保鮮的高山藏醫草藥,可致千年不腐,直到靈體成仙。這種高規格的喪葬,是宗教領袖才能享有的待遇。從此,這位出身牧家、善良可人的普通姑娘,有了“第一仙女”的美譽。
Screenshot_20200919_172122_com.UCMobile_mh1600509156444.jpg        作惡多端的魔頭羅剎女嫉妒卓瑪,一度來到瓊結興妖作亂,搞得民不聊生。松贊干布為了鎮伏羅剎女,在雪域藏地修建了 108 座廟宇,其中在西北部建造了“智能度母神殿”,在東北部建造了“蓮花度母神殿”,在西康區域建造了“隆塘度母大經堂”,專門供奉度母。從這時起,卓瑪成了度母的化身,與藏民族結下了不解之緣,千百年來一直深深地影響著藏族人的日常生產和生活。
        在西藏,民間女子享受如“活佛”一樣的喪葬殊榮和宗教禮遇,卓瑪是唯一。
        卓瑪姑娘跪斃于山坡的故事傳頌到了廟堂寺院,大德高僧視她為“仙女白度母”降臨,“至圣觀世音”化現。僧人們日日為她香燈祈福,超度誦經。
        卓瑪如仙的美麗善良,傳遞給了藍天白云、回向到了雪山草原,從此天空更藍了,云朵更白了,雪山更晶瑩了,草原更碧綠了。
        卓瑪姑娘度化拯救苦難眾生的大善義舉,更感動了廣袤草原上的千家萬戶,一族“女神”成了百姓崇拜的偶像。牧人們都希望自己的女兒也能象卓瑪仙女一樣心系蒼生、美麗善良,世界屋脊從此便擁滿了取名“卓瑪”的藏家少女。
       另據傳:卓瑪跪山求雨期間,還將自己精心編織的一條七彩圍裙供奉在了日烏德欽寺的強巴佛

殿。她死后,這條圍裙被作為圣物裝進強巴佛像里面,一裝就是二百多年。“文革”的一天,有一伙人沖進日烏德欽寺造反,他們搗毀了強巴佛殿,推倒了強巴佛像。一個名叫洛熱娃的騾馬販子趁人不備,從強巴佛的肚子里將那條顏色依然鮮艷的圍裙偷偷揣進懷里帶回了家。他喜孜孜地叫老婆圍上圍裙接納仙氣,不料圍裙剛一上身,老婆便感到天眩地轉,急忙解下來連連跪拜磕頭。心有不甘的洛熱娃又找來幾個人試圍,結果都一樣懵圈到了顛三倒四。最后,夫妻倆只好又把圍裙又送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傳說終歸是傳說。“卓瑪”作為正義、美麗、善良、智慧、神圣的化身,一直活在人們的心里,這是不爭的事實。“自古瓊結出美女”只是流行西藏草原的一種說法,人杰地靈的文明與文化才是實質。鐘愛美麗的藏家女孩們熱衷于用“卓瑪”作為自己的姓名符號,西藏的先祖們及至當今的地方政府,也注重運用“卓瑪”來宣傳歷史、播撒美好。這是高原特質的一種展示,也是“美女效應”的良好運用。

Screenshot_20200906_112520_com.UCMobile_mh1599527550227.jpg      夜晚夢見了皎潔的明月
      白天遇到了卓瑪姑娘
      微風輕拂著雅礱河的綠水
      含笑的格桑花已經開放
      哦!我親吻著夢中的月亮
      心兒呀獨自彷徨
      只怪分別時太匆忙
      醒來去把達瓦卓瑪尋訪
      頭頂上飄來悠悠白云
      請告訴我她住在哪座氈房
      美麗的達瓦卓瑪喲
      她在山南瓊結那個地方
      ……

    驀然,遠處隱約飄來康巴漢子唱的這段愛情牧歌,歌聲浪漫渾厚,不失靈動悠揚,在曠野上有極強的穿透力。他無疑是在謳歌著瓊結,謳歌著西藏的“卓瑪第一人”。優美的歌詞和旋律,伴著牛羊起舞,十分醉心迷神、攝人魂魄。
        循著歌聲,凝眸暮暉中的卓瑪靈塔,我似乎望見了一襲曼妙身影款款而來。她在舞動著,舞出了古老的吐蕃文化,也舞出了當今的盛世歡歌……
       古都王陵也好,卓瑪史話也罷,歷史終歸是由先人書寫、后人續編、代代相傳的。而傳承的過程里,少不了解密塵寰。
        山南瓊結,一部活生生的“吐蕃歷史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