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還有那衰老的爹娘。九·一八,九·一八,從那個悲慘的時候,九·一八,九·一八,從那個悲慘的時候,脫離了我的家鄉,拋棄那無盡的寶藏。流浪!流浪!整日價在關內,流浪!哪年那月,才能夠回到我那可愛的故鄉?哪年哪月,才能夠收回我那無盡的寶藏。爹娘啊,爹娘啊,什么時候才能歡聚在一堂?”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夜間,日本關東軍安排鐵道守備隊炸毀沈陽柳條湖一段南滿鐵路軌道,制造了震驚中外的柳條湖事件,繼而炮轟奉系駐軍北大營,史稱“九·一八”事變。自此至一九三二年二月,遼、吉、黑全部淪陷,東三省人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一九三五年(一說三六年),在西安教書的革命志士張寒暉創作了歌曲《松花江上》。這首歌中國人民已經傳唱了八十多年。我們堅信,有拳拳愛國之心的中國人一定會代代傳唱下去。每年的九月中旬,我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這首歌,憤然地唱起這首歌。把那段難以忘卻的屈辱史講給子孫們聽,告誡他們要勿忘國恥,要為建設國家努力工作,奮力拼搏。使我們的國家越來越強大,讓那些虎視眈眈覬覦我國的妖魔鬼怪們聞風喪膽,望而卻步,不敢來犯。

  今天,“九·一八”事變已經過去了整整八十九周年;今天,中國已經不是百年前的中國;她已經傲然屹立在世界的東方。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西方的政客們為了遏制阻止中國的前進步伐,到處煽風點火,拉幫結派,以冷戰思維污蔑抹黑中國,可謂不自量力。我們的回答是“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嗡嗡叫,幾聲凄厲,幾聲抽泣。螞蟻緣槐夸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四海翻騰云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今天的中國絕不挑事,但更不怕事,所謂的霸權主義早已日落西山,氣息奄奄,搖搖欲墜,無可奈何花落去。在世界格局多元化的今天,各國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各國的發展再也不會被霸權主義所左右。讓那些追隨美國的跳梁小丑們望洋興嘆吧;讓那些欲借麥卡錫主義僵尸復活的害人蟲們見鬼去吧。今天的中國再也不會被人欺負,任人宰割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我們不會忘記“九·一八”的屈辱,牢記歷史是為了更加珍惜今天的和平。今天,我們要揚我國威,振臂高呼:世界人民大團結萬歲!人類命運共同體萬歲!勤勞、勇敢、奮進的中華民族萬歲!固若金湯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