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嘯的高原風把我們送到了張北縣城內,寒江聯系的迎賓賓館是上次來天路時住過賓館, 60元的標間也算給了不小的面子。開了半天車,又走了半天路。就著大風湊合著吃了一頓午餐,住下來后已感覺是饑腸轆轆,疲憊交加。14個人圍著涮肉館的大方桌,坐了滿滿當當,一人面前一個小涮鍋呼呼地冒著熱氣,咕嘟咕嘟地翻滾著,當地鮮嫩的牛肉,羊肉在鍋中打個滾就熟了,真是滋溜兒一口酒,叭嗒兒一口肉。吃得那叫個滋潤。宛如一家團圓飯般吃得那叫一個熱鬧非凡。

  清晨起床,拉開窗簾先看看天氣,一夜狂風吹來了陰云密布,今天想拍日出肯定是沒戲了,這天路東線之游恐怕也要在風吹雨淋中了。賓館的樓下就是早餐店,到底是邊遠之地民風質樸,這里的早餐可謂是價廉物美。足足有二兩饅頭大的純羊肉餡包子4塊錢一個,這哪里是羊肉餡呀,簡直就是包著一個四喜丸子獅子頭。這包子鋪要是開在天津狗不理,北京慶豐包子附近。那這兩家百年老店只能剩下兩字“關張”。

1600064947964987.jpg

  寒江領著大家開車圍著張北縣城轉了一轉,神秘莫測的圣母大教堂,千古之謎的博物館,氣度與業績不凡的張北第一中學。雖是走馬觀花但也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車又行駛回野狐嶺,從這里進入天路東線,今天的行程安排是:游覽100公里的天路東線,然后再行駛90公里到沽源縣的灤河神韻景區。按說不足200公里的行程應該很輕松,但這走走停停的游玩實在是耽誤時間。而且我們這些人很多都是拍照謎,一山一石,一草一木都能演繹出許許多多的故事,更何況這里有著施展才能的廣闊的空間。

  天路的東線比西線不但路線長,而且人氣也比較旺,如果在節假日旅游旺季,這條天路也會堵的水泄不通。今天是天陰風高秋雨寒,又不是節假日,相對來講游人較少,但從這清晨就川流不息的車流可見今日旅途不會太輕松。天路之游和別的景點不一樣,所有的文章都是圍著這條路來作,誰看到哪里景色美,隨時就可以靠邊停車觀景,這條路除了一條黃線外基本上沒有什么交通警示標識,少有管理人員更沒有警察,這就給一些不講究的游人造成了可乘之機,車輛亂停亂放是造成擁堵的主要原因,垃圾亂扔使得環境污染也是岌岌可危。驅車游天路沿路觀景安全第一,坡陡彎急是天路的特點,行車無序是天路的常態。這不是嘛!剛剛進入天路不遠就看到一起草原天路驚魂,在一下坡轉彎處一輛車沖出公路歪在離公路有200米外山溝里,一輛救護的吊車停在路邊,短短的吊臂,不長的鋼絲繩,恐怕也是愛莫能助。估計車里的人不死即傷,三魂七魄也被嚇得所剩無幾了。


1600065014474640.jpg  天路通車已經好幾年了,本來就是一條公路,但由于沿途風景宜人,引得來往的游人絡繹不絕,經久不衰。當地政府,沿路村民都看到了商機,沿途的飯店,酒店,旅店,停車場,游樂及各項生活旅游設施不斷完善,賣土豆,賣胡麻籽,胡麻油,賣草原蒙古酒及當地土特產的商販們蜂擁而至,這里雖然民風淳厚但也難免魚龍混雜,參差不齊。當地政府今年推出了進入天路車輛按每人50元收取門票,一時間鬧得網絡上,媒體上聲討聲沸沸揚揚,結果因名不正收不順而草草收場,路旁的售票處,檢票處雖然門窗緊閉空無一人,但似乎仍在講訴這因求財心切,財迷心竅而成笑柄的故事。

  從野狐嶺進入天路東線不久,路中央一座大門樓呈現在眼前,草原天路四個大字蒼勁有力格外醒目,天路之門應該稱呼為天門吧?這是天路標志性的建筑,游人至此無不駐車游覽拍照留念。前年來時天門周圍除有一處旅游服務中心外,沒有任何建筑,車輛可以隨處而停。而今被飯店,商鋪,出租騎馬,騎駱駝,山地越野車的擠得滿滿的,不大的停車場顯然不能滿足需求。剛剛停下車一群當地婦女就涌了過來,極為熱情地推銷手中那一小袋,一小袋的熟胡麻籽直往你手里塞,看那股急切勁兒真讓人有些一時不知所措。好不容易擺脫了小商販們圍追堵截的糾纏,大家就在這呼呼的大風中,對著這草原天門你一張,我一張,她一張地照了起來,單人照完雙人照,雙人照完集體照,相機照完還要手機補上一張。最后還要拍張沒有人的風景照。足足忙乎了半個多小時才又登車繼續往草原天路深處駛去。


1600065056660279.jpg  旅游應該說是情感與自然的交流,心靈與天地的融合。呼嘯的狂風,翻滾的烏云,滴滴答答的小雨,荒漠的郊野,閉塞的小山村,普普通通的莊稼地,彎彎曲曲的山路。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的平淡無奇。可為什么那么多成千上萬的城里人遠涉百里千里來此而樂此不疲呢?當地人可能從車流,人流涌進天路的第一天感覺到財運來臨的同時,就開始疑惑直至如今,要不然也不會鬧出這種殺雞取卵,跑到公路上收觀景費的笑話。到天津,北京等大城市去走一走,看一看可能是當地一些人終身難以實現的夢想,可能他們怎么也想不出這祖祖輩輩居住了多少代的窮鄉僻壤,怎么就忽然吸引來這么多城里人,有什么可玩?有什么可看?又有什么樂呢?我想正是因為鬧不明白游人來想要什么,想看什么,想玩什么。所以天路的旅游服務還停留在一個非常低級的階段,看著是游客如潮涌來,也看著游客又如潮退去,留下不過是垃圾一片,帶走的不過是一點點胡麻與土豆。看著游客們手握著大把大把的鈔票就是掙不著。我想如果到北京延慶的四季花海去看看,應該能得到一些啟迪。看看人家的地里不種糧,不種菜。成片成片姹紫嫣紅的鮮花,把一個個小山村裝扮的和花園一樣。這花即不能吃,也不能賣,游客游覽還免費。不賺錢難道說這些山村里的人喝西北風不成。不是有那么一句話嘛:“栽下梧桐樹引得鳳凰來”。游客來到這里,樂的都不想走了,她不把錢送給你,還能送給誰呢。說多了,有點看三國掉眼淚,替古人擔憂了。

  草原天路的自然景色不能說不美,但沿途景色基本雷同少有變化。沒有什么視覺沖擊力。一百二十公里的路程走下來不能不有些視覺疲勞感,會不會影響心情,能不能玩好,玩出興趣就看你的心情,心態和水平了。有人可能會說:“玩兒跟心情,心態和水平有什么關系”?其實不然出來旅游玩的就是一個心情,誰出來不是為愉悅心情,尋找歡樂。沒有一個人是出來想慪氣的。有了好心情,好的心態荒郊野嶺你能走出黃山的感覺,反之再好的山水風景也不會留下美好的記憶。出來旅游如何不如意的事情都可能遇到,隨遇而安的心態是必須的。你說這呼嘯的狂風是不是帶來諸多的不便,但是你看一張張照片中飄逸的秀發,飛揚的紗巾,隨風而舞的衣衫,是不是能感覺到男人們平添了幾分帥氣與瀟灑。是不是能感覺到女人們靚麗青春的回歸。翻滾的烏云雖然沒有藍天白云那樣令人向往,甚至有些壓抑,但是浩瀚的草原上翻滾烏云它顯示著大自然的壯觀。是一幅令人震撼的畫卷。滴答滴答的細雨為我們的草原天路之旅增添了無窮的遐想與浪漫。這不是阿Q精神的再現。應該說這是花甲人良好心態的體現,是一種精神境界的升華表現。


1600065084568148.jpg  100公里的天路東線,就在這走走停停,歡歡樂樂中過去了,中午又是一頓風餐,由于還有近100公里的路程要趕。天路上的景色也只好匆匆而過了,留下一些遺憾也是再來的理由。風雨中各個玩的興高采烈,最忙乎兒的莫過于京石和丹娘。車里車外都在忙乎兒,尤其是丹娘,車邊走她邊拍,腦袋出天窗,車窗鉆出來拍。停下車來更是忙的不亦樂乎。應該有些不錯的片片,趕緊發出來與大家分享吧。車出樺皮嶺算是完結了天路之旅。車走了一段還在修的路后,終于進入了張承高速,這是為冬奧會而新修的張家口到承德的高速公路,路兩旁景色絕佳,據說有望成為第二條天路,剛剛通車的高速路,服務區,加油站等設施還未完善,路上也沒有幾輛車。順順當當來到沽源高速出口,可沒有想到這段S241國道在大修,車在這泥濘的路上爬行了20多公里才轉到沽源的繞城環路上,由環路進入S244國道過閃電鄉后進入X402鄉路。這條路也在修,坑坑洼洼的不好走,一段路還單向放行。大車小車擁擠在一起。好在路不太長,不過就這樣因幾處修路影響,照原計劃晚到達近兩個小時。著什么急?之所以緊趕慢趕的,就是為了到灤河神韻來拍晚霞。不過陰沉沉的天空,估計沒有戲了。賓館是事先聯系好的60元的標間,安頓好吃住已是傍晚時分。想拍晚霞的心一直沒死。總是出來望一望天空,突然發現一抹紅云呈現。嗷的一聲喊,兩輛車急速地沖上山崗。可惜吉時已過晚了一點點,夕陽西落漫天的烏云下只留有一抹淡淡的紅色霞光。不管咋樣,也應該感謝老天爺的眷顧,這風風雨雨陰云密布一天了,臨近日落讓我們看到一抹紅霞,也算是誠心所至吧。各位灤河神韻風景如畫,且聽下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