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言
         八月的知青角活動結束后,余興未盡的朋友們又登上天壇東門前的41路公交車,20多人把個本來就不寬敞的公交車擠得滿滿當當,車行十站路來到吃喝的老據點萬豪餃子,還是咱老顧客有面子,在已經座無虛席的情況下,老板娘愣給擠出兩個小時的用餐時間,管她幾個小時呢,落了座就是俺們說了算了。酒足飯飽后看看還有一些時間,再聊上幾毛錢的。說到十五阿哥他們即將出行的俄羅斯之旅,大家為其自由行獨闖異國他鄉而稱贊不已。確實為了網慶大家忙忙活活近兩個月了,也該出去放松放松。好主意一拍即合,在場人三言兩語后天路行的意向即已敲定。具體行程由寒江和我負責制定。這次天路行是好友相約而行,時間倉促就不在網上發帖再相邀了。說走就走,星期三清晨七輛車24人已經聚集到官廳服務區了。

        草原天路全長120公里,分東,西兩線,西線為20多公里,東線從野狐嶺一直到樺皮嶺全長100公里。整條路線修建在海拔1800米的高原,隨著起伏山梁而修建的公路坡陡彎急。藍天白云下與沿路的草原,村莊,莊稼地等自然景色構成一幅瑰麗的畫卷,開通以來一直游人如織,成為京津冀地區旅游的熱點。

         張石高速野狐嶺出口是東西兩線的結合部,野狐嶺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野狐嶺之戰是發生于1211年(金大安三年,蒙古成吉思汗六年)八月,在野狐嶺(今河北省萬全縣)發生的決定蒙古與金朝雙方命運的決定性戰役。在這次戰役中,成吉思汗指揮十萬大軍集中打擊45萬金國大軍的中路十萬軍隊,蒙軍大勝,金國幾乎喪失了所有精銳,從此再也沒有能力抵抗蒙古鐵騎。高速出口處的高地是當年蘇蒙抗日聯軍抗擊日寇的浴血陣地,1945年,世界反法斯西戰爭節節勝利。蘇聯、蒙古人民共和國依據《克里米亞協定》分別對日宣戰。8月19日,蘇蒙聯軍同日軍在黑風口一帶展開激戰,聯軍將士奮力廝殺,終于于20日占領了野狐嶺日軍主陣地。此次激戰中,53名蘇聯紅軍、13名蒙古人民軍獻出了寶貴的生命。1957年,經國務院內務部批準,進行重建,工程由紀念塔、紀念碑、烈士墓三部分組成建一座蘇蒙烈士陵園,以紀念為抗擊日寇而獻出寶貴生命的國際主義戰士。

 

201692415231387439.jpg

        出野狐嶺高速口后,七輛車集結在蘇蒙烈士陵園門前,我們懷著崇敬的心情瞻仰了陵園紀念牌后。由寒江帶隊沿著陵園的外墻進入了草原天路的西線,進入西線不遠就可以看到一塊標著100的公路里程碑。這是從東線樺皮嶺為起點計算過來的。路沿著山巒起伏而起伏,車順著道路時上時下,車行高處放眼望去,藍天白云下,一條黑色的路伸向遙遠的天邊,黃色的道路分界線格外醒目,左看群峰連綿起伏碧野連天。右看溝壑縱橫層巒疊嶂,前有村莊綠樹成蔭紅瓦紅墻,后有草原浩瀚成群的牛羊。成片的莊稼已近成熟,或成曲線彎曲,或成條狀延伸,早熟的莜麥淡黃,晚熟莜麥碧綠紅褐色的胡麻籽粒飽滿以待收獲,圓圓的葵花似一張張金色的笑臉迎接著遠方的來客,大地像一塊五顏六色的調色板,神奇的大自然為我們繪出一幅壯麗的畫卷。
        草原天路是一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地方,有人說大路通天路美,有人說綠草如茵草茂,有人說山巒起伏開車如沖浪刺激,有人說藍天白云伸手可得,有著摘朵白云送給你的浪漫。草原天路就是這么神奇的地方,可以讓你插上想象的翅膀,在這廣袤無垠的天地間馳騁翱翔。
        草原天路的景色是美麗多彩,草原天路的風更是令人震撼生畏,停下車來你會感覺推開車門已非易事,站在地上搖搖晃晃已經有些立足不穩,怒號的風足足有七,八級,風力發電可來了勁兒,巨大的螺旋槳轉得呼呼作響。天上的云朵被風刮的一朵追著一朵跑,朵朵勾勾云勾畫出風的強悍,地上的麥田麥浪滾滾此起彼伏。剛剛還坐在車里半袖單褲的,現在不得不盡其所有穿戴上,一個個包裹得和阿拉伯人似的抵御著風寒。不管風有多大也阻擋不住我們這些追尋快樂的人們,看一個個沖進莜麥地里,抱起一捆捆割倒的莜麥,那樂的好似這一大片莜麥都歸了自己一樣。麥田里秀發隨著滾滾麥浪飄逸,高高舉起的紗巾像一面面五彩的旗幟飄揚為大地添彩增色,葵花地里張張笑臉迎著陽光喜氣洋洋,還有的干脆或躺,或坐在草地上,哈哈哈!這可是任你狂風怒吼我自巋然不動,一定有一種躺在大地母親的懷抱,幸福不得了的安全感覺。
         一路走來一路行,停停走走賞風景。來到一處大平臺的停車場,眼看已是中午時分,找了半天也沒有個背風之處,看來這中午飯只好感受一下風餐之野趣了。天蒼蒼野茫茫名符其實的野餐。我帶的那滿滿一大鍋大蕓豆苞米碴粥,熱熱乎乎粘粘糊糊最受歡迎,可惜的是僧多粥少未能盡興。(不是我摳門,俺家的鍋就是這么大)
        吃完飯車隊繼續前行,寒江以他豐富的閱歷一路講解著草原天路的始末,你還別說,要是沒有人講解,誰能知道平淡無奇的荒郊上還有著那么多豐富的歷史內涵,誰又能讀懂那一條條土嶺,碎石帶所記載歷史淵源的符號,別看現在一腳就能踏上去土包包,碎石堆。那可是當年民族之疆界的古長城,鏖戰浴血的戰場,據歷史考證這一帶有著燕,趙,秦,北魏,北齊,元,明六個朝代的古長城。
        穿過兩個村莊,走過一段坑坑洼洼的土路,也就算到了天路西線的盡頭,路邊一條碎石帶伸向遙遠的天邊,這就是長城的遺跡,風實在太大了,刮的已經站不穩了,看三毛哥牽著三嫂的手頂著風緩緩走來,那姿態,那步伐,那形體比網慶那天走模特還走的好。恩愛的讓人嫉妒。看看還有一些時間富余,寒江又領大家順路到大圪垯村的圪垯石柱群開了一下眼界。石柱群由排列有序六棱型石柱組成,直立密切排列,如人工雕琢一般。有關部門專家已經進行了考證。現在只是展現出山體的一角,至于這個石柱群有多大,還是一個謎。我們不懂地質構造,更不是專家,只能深深感受到大自然造物的神奇。

     20169615371923306.jpg20169615175623103.jpg2016961844119997.jpg        大家走了一天,玩了一天累了,我寫了一天也累了,明天繼續草原東路的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