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橋下

  游過一群鴨

  快來快來數一數

  二四六七八

  嘎嘎嘎嘎真呀真多呀

  數不清到底多少鴨

  數不清到底多少鴨

  趕鴨老爺爺

  胡子白花花

  唱呀唱著家鄉戲

  還會說笑話

  小孩小孩快快上學校

  別考個鴨蛋抱回家

  門前大橋下

  游過一群鴨

  快來快來數一數

  二四六七八……

  兒時的我,我生在六十年代初,一個山區農村,沒上過幼兒園,從光著屁股滿街跑的小頑童,穿上衣服直接上小學了,唱著兒歌上了一年級,見到了我第一個老師門風君。我8歲上小學一年級,后來到我三個妹妹背起花布書包上一年級,又到我兒子背起書包上一年飯,我們擁有的是同一個老師媽媽,她叫門風君老師媽媽。鄉下的孩子都叫她為一個美好親切的名字——老師媽媽。

  今天九月九日,我在隔十年之久,又把我的第一任老師媽媽門風君接到家來,擁抱八十二歲慈祥尊敬的老師媽媽,我們幸福地盡享師生媽媽情深之樂。

  鄉下學校,鐵打一年級老師,流水的小學生。從1962年濟南幼教畢業回鄉做一年級的門風君老師媽媽一直到1997年的退休,個鄉村一年級老師迎送了幾千名學生,堅守了鄉村教育35年。從一個美麗青春小女到一個白發老太,見證了村中父子代人的人生教肓起點,扶著村娃孩童走出大山,收獲桃李天下。北鄉老家門家溝有句老話:教育孩子村有門鳳君,戰天斗地要找劉寶臻。,讓我們北鄉一生中觸動最深的老師是這一位鄉村老師,她是讓我一生中最受益的人。

  昕門老師媽媽娓娓道來:她從全村6個完小生到全鄉32個應屆初中生至全市2百多人唯一一個考上了濟南幼師院,來自鄉村,走進城市,畢業釆青島工作。因一些原因返鄉,從做一年級教師一做就是35年,教過我們的父子孫三輩人,嘔心瀝血三十五載。重溫小學生的點滴時光,我和老師熱淚盈眶,情似母子。

  我還記得,有一次,我沒有寫大字。那是因為,有好多次,我忙忙上學餓著肚子地寫完作業后,竟然肚子咕咕叫著(那時我們還沒有解決溫飽),那叫個饑餓煩惱。有一次,下課后,門老師毫無預兆地走到我的座位前,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不寫作業可不好呀。餓肚子也不好。”一個小小白面烤火燒遞在我臟兮兮的手上,當時我驚訝得半天回不神兒來,冥冥之中我當時幼稚地覺得,老師一定是比孫悟空還厲害的神仙,別人干什么壞事老師都知道。您是一個心細比媽媽的老師,熱愛呵護自已的孩子。從此以后,我更加喜歡這個老師了,并認定老師是一個和媽媽一樣俊的媽媽老師。

  因為我不想喊“老師”這個詞,總想能喊一次媽媽。從此,我更熱愛學習了。

  這就是我的啟蒙老師媽媽,雖然以后教我的老師對我也有影響,可她教會了我一個習慣,一種態度,一個心情,是她,讓我從無知變得愛學,從幼稚變得成熟,她撒下了一片希望的種子。

  近年,我從同村的伙伴那里得知她已從教師崗位榮譽退休,我衷心祝愿她幸福安康!并在2010年我接門媽媽相聚一日。

  五十多年了,歲月滄桑給我訴說了一個故事,一個永遠的老師媽媽。

  30多年前,在一個鄉村,大山深處有一所學校。為全鄉最好的一座叫門家溝小學。整個學校有兩排黑磚青石玻璃窗搭成的18間教室,大操場大教室,有一個一年級班級,也只有一個老師。班上有32名學生,那位鄉村老師將他們從一年級教起。她叫門風君老師媽媽。

  她美麗漂亮,愛唱好聽的歌。永遠的一年級老師,永遠的一臉的微笑。35年的風霜雪月春夏秋冬,呵護著一級級一年年一年級的鄉下娃娃,從這里走上識文學書的第一步,跚跚走出大山。

  回憶完這個故事,眼圈都紅了,老師媽媽,我想您。

  秋風送爽。今天,我又接來了82歲門風君老師媽媽,擁抱第一老師媽媽,媽媽,我愛你!


  ——在2020年9月10日教師節來臨之際,我祝天下所有的老師節日快樂,永遠平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