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讀了《漫談節約》一文,瞬間撞開了我記憶庫房的大門——想起了一首歌曲——《勤儉是咱們的傳家寶》。記得很清楚,那是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恰在三年困難時期的第一年(一九六零年),唱歌老師教了一首歌曲,即上面提到的“勤儉是咱們的傳家寶”。為什么印象深刻呢,因為就在那學期,學校舉辦了一次歌詠比賽,我們班在班主任李香綿老師的帶領下搞了一個詩歌聯唱,結果得了全校第一名。上節目有時間限制的,因此李老師選了兩首歌曲,一是上述的,二是《毛主席是咱社里人》,歌頌農業“八字憲法”頒布的歌曲。記得很清楚,詩歌由女同學趙乾珠朗誦,唱歌由男同學林成星領唱。

  歌詞的第一段現仍記憶猶新,不妨記下來與大家再次溫習共享:勤儉是咱們的傳家寶,社會主義建設離不了離不了,不管是一寸鋼哎咳一粒米,一尺布一分錢,咱們都要用得巧,好鋼要用在刀刃上,千日打柴不能一日燒,不能一日燒。第二段,勤儉是咱們的傳家寶,社會主義建設離不了離不了……后面的詞確實記不住了,畢竟六十年了。然而筆者以為,單單這一段就足夠了。雖然歌曲誕生于舉國人民需要勒緊褲帶的那個年代,有其特定的現實意義(在當時),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今天過上了好日子,就可以摒棄勤儉了嗎?如果有人這樣想,那我們怎么面對先人“未雨綢繆”的教誨呢?又怎么領會毛主席曾經教導過我們的“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的偉大號召呢?手里有糧,心里不慌;制裁、抹黑、打壓無非螳臂當車,泥牛入海罷了,十四億中國人民照樣“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

  這是第一層,是從物質方面探討,下面我們不妨探討一下第二層的內涵。

  漫談,筆者以為用詞既恰當又貼切:“漫”者,泛泛也。可以寬泛的從各個角度去論證一個道理或者叫作觀點(現在習慣上稱為理念),什么理念呢?文章說的很清楚——站在時間的長軸里看問題。既如此,那就讓我們看看正派的、有志的,有事業心的人們是怎樣給時間定義的:

  文學家說:時間是跳躍的文字。

  醫學家說:時間就是生命。

  教育家說:時間就是知識。

  軍事家說:時間就是勝利。

  史學家說:時間是公正的法官。

  哲學家說:時間是真理的載體。

  美學家說:時間是生活的希望。

  工人說:時間就是財富。

  農民說:時間就是糧食。

  經濟學家說:時間就是資本。

  那好,讓我們用反證法去逐一理解好了:難道文學家的每部作品不是時間的積累么?難道醫學家不是用爭分奪秒去挽救生命么?難道教育家傳授知識給我們不是時間的延展么?難道軍事家“運籌于帷幄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不是時間的決斷么?難道史學家的“蓋棺定論”不是時間的驗證么?難道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不需要時間這個載體去證明這一真理么?四十年的改革開放讓我們有了今天的小康生活,難道這不正是美學家們所期望的么?倪志福鉆頭的發明(在倪志福的提議下,現在稱為群鉆),讓機械工人大大提高工作效率十幾倍,乃至幾十倍,難道不需要用時間來計算么?春種晚一天,秋收晚十日,這是最基本的農業常識,難道說時間就是糧食沒有道理么?改革開放四十年,我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難道四十年的時間不是資本么?

  不言而喻,文章的“節約”不僅僅是物質方面的,而是勸誡我們要在方方面面都應養成節約的習慣,久而久之必然形成了一種不需約束的高尚素養。愚人淺見,這才是作者賦予本文的用心所在。

  故此,不才由衷的為此文點一個大大的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