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紅葉,聞名天下。作為一名攝影愛好者,我向往香山紅葉久矣。2010年10月23日,這一夙愿得償。

             這天恰逢節氣霜降。清晨,京城下雨,霧氣蒙蒙。天公不作美,難阻攝影心。八時許,次子周洋駕車送我至公園東門入口處。此時,雖雨絲飄飄灑灑,但游人熙熙攘攘。

             入園后,見游客循石板路奔香爐峰拾級而上,乃入其列。初始,山路平緩,幾彎幾轉,也未覺勞累。目光所至,未見紅葉,心有所失,乃加快步履。九回十轉之后,便覺心跳加快,汗從額頭沁出。閃身路旁,擦汗小憩之際,悠揚樂曲聲由身后陣陣飄來,令人神清氣爽。回頭望去,只見幾位華發老人從山下健步登來。我精神為之一振,尾隨其后,跋步而上。

             半時許,細雨停。一隊隊游人興高采烈地穿過濃霧,循石板路走下來;一群群中學生說笑著從身邊趕超上來。一大幫年輕人簇擁著“低碳生活香山行”的標語牌,風風火火地奔跑上來。我閃在路邊,為上下山的游人一一讓路。“年過花甲,吾老矣”。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此刻慢慢地爬上心頭。

              三五停歇后,行至一平臺。見有少許游人在此歇息,我也停下腳步喘一喘,喝口礦泉水,潤潤嗓子。只見一標牌矗立在石板路旁,上書:此處距香爐峰頂路途800米,海拔高度差200米,臺階589級。見此標牌,進退念頭閃現在心。登香山原本賞紅葉、拍紅葉,如今雨罩霧遮紅葉不得見、不得拍。再不登山健身,豈不是白來一回?雖然股骨頭壞死之疾在身,但多加小心,也能攀上香爐之峰。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激勵自己,援近六百臺階逐級而登。

             登登歇歇,歇歇登登。幾經登歇之后,在心發慌,腿發顫之時,終于攀到海拔557米峰頂。站在大清乾隆皇帝六次重陽登高之處,環顧云霧繚繞的秋山峻嶺,“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之感油然而生。“平安是福,健康是金”至理名言亦感念在心。

             中午時分,濃霧漸散,遠山近嶺開始露出層林盡染的真容。陰云籠罩山景不十分清晰,但好不容易登臨香山,豈有不拍片之理?為便于取景,我沒走轉為游人提供的新修的水泥板路,而是另選路陡坡險的土石山路。實踐證明,這條路線選對了,真是“無限風光在險處”。在幾處山勢陡峭、視線開闊、秋色斑斕之處,我打開攝影包,取出相機,架好三角架,享受著攝影的樂趣。那滿山遍嶺如血似火的黃櫨之葉,仿佛將人們帶入一個美妙的童話世界。

             天公也許被當天冒雨登山六萬五千多名游客誠心所感動,久違多日的秋陽,此時竟從云彩后面鉆了出來。燦爛的光輝灑向群山之際,眼前的景物仿佛霎時被大畫家涂上一層絢麗色彩。我壓抑著激動的心情,趕緊把佳能EOS7D相機的白平衡由多云改為晴天。然后,迫不及待的取景、手動調焦、測光,用自拍的方式抓拍起來。不到一分鐘光景,太陽就躲到云彩后面去了。眼前的一切景物頓時喪失了方才秀美的光彩。我慶幸抓住了這寶貴的一分鐘,留下了香山五彩斑斕絢麗的美好景像。

           “一切機會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我在心里叨念著不知那位名人說過的這句話。

             半山腰下,紅葉明顯見少。我從土路改道水泥路下山。途中,和一位長我三歲的河南老兄攀談起來。這位老兄聽說我是黑龍江人,便打開了話匣子。“1962年,我所在的部隊由遼寧調到黑龍江伊通駐防。”“不瞞你說,那個年月,我們這些當兵的也吃不飽飯。部隊就得自己動手,開荒種地搞糧食、種蔬菜,還養豬。那個年月確實很艱苦。”

             接他話茬,我說:“三年困難時期,我在沈陽市念書,也吃不飽,也嘗過挨餓的滋味。當時全國老百姓都得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河南大哥深有感慨地說:“現在的孩子都不知道挨餓是啥滋味了,他們趕上了好時候。”

            “ 是啊。改革開放的路線好,科學發展觀的方針好,中國老百姓現在的日子好啊!若是還像三十年前那樣,家家都過緊巴巴的日子,哪來的閑錢和閑心出來游山看水。”

              聽我這句話 ,河南大哥神情凝重的點點頭。

              臨分手時,我向河南大哥夫婦祝福:“健康長壽,晚年幸福!”

           “謝謝!謝謝!”兩位河南老人笑著向我道謝。

              從香爐峰頂下來,感覺體力尚好,又特意轉到雙清別墅、楓林情緣、眼鏡湖等景點拍些片子。不但拍風景,還拍些游人觀賞的片子。因為,那一張張洋溢著燦爛笑容的面孔,真真切切透露著中華盛世民族興旺、人民幸福的時代信息。

              步出香山公園東門時,已是午后三點多了。我用手機給兒子發個“平安下山”的信息。此時,涌入公園觀賞的游客仍然摩肩接踵、絡繹不絕。時近黃昏,香山公園紅火依然。

           “ 香山的紅葉值得一看、值得一拍;觀賞香山紅葉的人們值得羨慕;當今的幸福生活更值得人們珍惜。” 在公園門外的“蘭州刀削面館”,我一邊用熱騰騰的刀削面填充轆轆的饑腸,一面在心里叨念著這句話。

                                             2010年10月28日香磨山人寫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