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宋詞元曲,并稱中國古代詩歌史上的三座高峰,留傳千年而經久不衰,至今仍然被我們學習、鉆研、傳承和繼承。本文試就《止間集》纂入的詞令,即作者學習宋詞詞牌所填之詞,談幾點粗淺的分析,與詩詞愛好者分享。

 

        一、長短句的抑揚頓挫之美

眾所周知,宋詞是在唐詩創作達到了一定的巔峰期后所產生的。都說詩莊詞媚,不無道理。律詩以她端莊典雅的風格網名于世,倍受推崇。但是隨著社會的發展變化,那種整齊劃一的句式已經滿足不了情感的抒發和宣泄,于是乎,從唐詩脫胎而來的填詞一經出現,便一發不可收,開填詞之先河的千古詞帝唐后主李煜,開創豪放派詞風的蘇東坡、辛棄疾,以婉約著稱于世的李清照,均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傳世經典之作,至今仍被我們學習、借鑒和反復吟誦。

           相對于律詩的五七言體,詞令的句子樣式多種多樣,有一字句、兩字句、三字句、五字句、七字句,最多可達九字句。比如李煜《虞美人》的結句“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就是9個字。人們為方便于學習填詞,大致將填詞字數劃分為:58字以內為小令,59至90字為中調,91字以上為長調。《止間集》編纂入集的293首詩詞作品,其中詞令占據了很大一部分篇幅,且以小令居多。比如填詞多首的《武陵春》《浣溪沙》《畫堂春》《青玉案》{中調}《鷓鴣天》《蝶戀花》和《如夢令》等等。由于詞令采取了長短句交叉運用的形式,使得句式在表現形式上更加跌宕起伏,音階上更加抑揚頓挫,選韻上也更加寬泛通暢,為詞人騷客提供了更加自由和拓展的創作空間。這就是為什么越來越多的人喜愛填詞的主要原因。嚴行慈先生也是如此,他的《止間集》十一輯篇目中詞令比比皆是,尤以《鷓鴣天》最為突出。

        《鷓鴣天》詞牌,又名“思佳客”“思越人”“醉梅花”“半死梧”“剪朝霞”等等。此調雙調五十五字,上闋四句三平韻,下闋五句三平韻。一般要求上闋三四句對仗,下闋首句兩個三字句對仗。

首先進入我們眼簾的是這首《鷓鴣天·賀新春(原韻奉和霜月含秋站長)》華夏詩刊北國開,逆風迎雪炫梅腮。/騷壇旗手疆場去,詩社親兵助陣來。/鴻鵠志,雅儒懷,為民伏櫪自由栽。/今添狗膽敢吞月,何懼乾坤一點霾!

        從句式上看,除五六句為兩個短句之外,七言八句的構成,好像是首律詩。由此可以窺見,《鷓鴣天》是從律詩脫胎而來,只不過與律詩的平仄不同,一字不可易。這首《鷓鴣天·賀新春(原韻奉和霜月含秋站長)》,是一首步韻唱和填詞,描繪了恭賀新春,以詩會友的喜慶場面。于音律韻律的抑揚頓挫之中,謳歌了北國富有詩意的早春。先解讀上闋,首兩句起興“華夏詩刊北國開,逆風迎雪炫梅腮”,在好一派北國風光中,華夏詩刊像凌寒迎風、傲雪綻放的梅花一樣,品節高雅。三、四句,筆鋒一宕,“騷壇旗手疆場去,詩社親兵助陣來。”有來有去,縱橫捭闔,很有氣勢。再看下闋,開頭兩個三字句“鴻鵠志,雅儒懷”,和緊隨其后的“為民伏櫪自由栽。”既描寫了志存高遠的詩人風雅情懷,又高度概括了北國詩壇為民伏櫪寫詩創作的精神風貌。結語則是高度贊美了豪情萬丈天地間的同道詩家,不畏浮云遮望眼,只要敢于進取,自會有乾坤。這一闋小令,寥寥數語,即顯胸懷大志,以詩會友,雅興無限。


        二、平韻與仄韻的交錯之美

        宋詞與唐詩在用韻方面有個不同之處在于:唐詩平聲韻居多,而宋詞則大量使用仄聲韻,在表達比較強烈的情感方面,仄聲韻加重了聲調意味,使得詞人的情感宣泄揮灑自如,酣暢淋漓。比如《止間集》收錄的《蝶戀花》、《西江月》、《破陣子》和《如夢令》等等詞牌。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清平樂》還是一首平仄交錯運用的填詞,上闋仄聲韻,下闋轉換平聲韻,聽覺上感受到平仄戶押的曼妙,這種聲律上的美感,是律詩所達不到的。

        我們先來欣賞這首《蝶戀花·麗江情思(新韻)》艷遇芳名蜚中外,迷路邂橋,許仙方青睞。/更待玉龍婚介在,纜車冰塔牽絲帶。/不怕激情不澎湃,火把節熏,三朵節同拜。/木府忠義無處貸,納西山水都生愛。

        麗江古城,是個很有味道的小鎮子,據說能給人帶來靈感,許多文人墨客都到哪里采風。這首《蝶戀花》的上闋,引入古代神話故事的典故,斷橋邂逅,許仙癡情,作者以詳略得當的筆法勾勒出來,并以豐富的想象力,把“纜車冰塔牽絲帶”看做是月下老人牽紅線,妙不可言。下闋進一步渲染澎湃的激情,熱火朝天的火把節,愛意無限的納西山水,把作者層層遞進得一浪高過一浪。心潮逐浪高,得意于八個仄聲韻的連用,強化了熱烈的思想感情的噴發。因此說,這首一首感情奔放,直抒胸臆,激情似火的浪漫主義填詞,讀來,酣暢淋漓。

        再欣賞一首《如夢令·圓夢》絲路開黃龍縱,北斗指群星拱。國富民旗,聚集炎黃民眾。/圓夢,圓夢,/十億和聲潮涌。

        這首僅有34字的小令,就有六處仄聲韻,一頓一挫,如打鼓擊節,剛勁有力。表達了詩人對華夏民族偉大復興的贊美,對實現中國夢的強烈呼聲。是一首短小精悍,簡潔明快,言簡意賅的詩詞佳作。

         清·王國維在其詩詞理論著作《人間詞話》中,提出了寫詩詞的三境界學說,影響廣泛,很值得借鑒。他分別從宋詞運用仄韻填詞的三首詞里,提煉出三句經典詞句,用以闡述詩詞理論。王國維是這樣論述三重境界的,第一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句出自晏殊《蝶戀花》,描繪了一種孤獨寂寞之感,然登樓遠眺,一條道路伸向遙遠的天際,似含無盡之希望。意喻寫詩詞之始,必須耐得住寂寞,高瞻遠矚,不斷求索。在王國維此句中可解讀成,做學問成大事業者,首先要有執著的追求,登高望遠,俯瞰前路,明確目標與方向,了解事物的概貌。第二境界:“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句出自意柳永《蝶戀花》,比喻寫詩詞和治學過程中,須堅忍不拔,執著隱忍。不忘初心,方得始終。王國維以此兩句來比喻成大事業、大學問者,不是輕而易舉,隨便可得的,必須堅定不移,經過一番辛勤勞動,廢寢忘食,孜孜以求,直至人瘦帶寬也不后悔。第三境界:“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句出自辛棄疾《青玉案》,意喻經過艱辛探索,終有所悟,猶如醍醐灌頂,豁然開朗。意思是做學問、成大事業者,要達到第三境界,必須有專注的精神,反復追尋、研究,下足功夫,自然會豁然貫通,有所發現,有所提高。這三句本來都是言情話相思的佳句,卻被王國維用以表現“懸思、苦索、頓悟”的詩詞創作三重境界。它巧妙地運用了三句詞語中蘊含的哲理意趣,把詩句由愛情領域推繹到寫詩填詞的領域,賦予了它以深刻的內涵。看遠,才能覽物于胸;看透,才能洞若觀火;看淡,才能超然物外。賞讀《止間集》,品味其中的詩詞境界,也是對《人間詞話》詞論的一次深刻感悟。我們用王國維這三個境界學說來賞讀《止間集》,也會受益匪淺的。


        三、對仗句引入的交替之美

        源于唐代律詩的對仗句,被宋詞詞家在繼承的基礎上保留在填詞了,增強了詞牌填詞的筆功力度。《止間集》收錄的詞牌小令多有對仗工整的句子隱于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是這首訪學篇中的《鷓鴣天·高雄中山大學》渡海西施厭浣紗,懷中建校在天涯。/東西碧水繞三院,南北中山分兩家。/滿世界,一中華,慎思明辨浪淘沙。/一園六十科研所,破浪風帆避虎鯊。

注: 高雄中山大學坐落在高雄西子灣,建校才30多年,已有21個學系,63個研究所,碩士點40個,博士點27個,國際學會院士34人。

        我們試著賞析一下上面這首《鷓鴣天·高雄中山大學》看看詩人是如何做到精益求精的。先品讀上闋,一、二句“渡海西施厭浣紗,懷中建校在天涯。”因為高雄中山大學坐落在高雄西子灣,所以詩人展開想象的翅膀,由西子灣聯想到美人西施,她不再湖邊浣紗了,而是渡海到了寶島臺灣,把一所高等學府擁入懷中。想象奇特,比喻貼切自然。接下來解讀三四句的對仗,“東西碧水繞三院,南北中山分兩家。”“東西”對“南北”,空間方位感很強。“繞三院”對“分兩家”,對仗極工,動詞對動詞,數詞對數詞,名詞對名詞,且都是動賓結構的詞組。由此可見先生文筆功底和深厚學養。接著讀下闋,兩個“三字句的對仗”來也:“滿世界,一中華”,六個字,兩句詞,既達到了對仗,又含意深刻,巍巍大中華,已然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結語兩句“一園六十科研所,破浪風帆避虎鯊。”是對高雄中山大學概貌的總結,也是對高雄中山大學未來發展愿景的美好祝愿,此謂揚帆遠航正當時。

        以上幾點粗淺的一家之言,是筆者悅讀《止間集》的幾點淺見,與各位詩詞愛好者切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