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離子》中記載了一個因失信而喪生的故事:濟陽有個商人過河時船沉了,他抓住一根大麻桿大聲呼救。

      一位漁夫聞聲而至。商人急忙喊:“我是濟陽最大的富翁,你若能救我,給你一百兩金子”。待被救上岸后,商人卻翻臉不認帳了。他只給了漁夫十兩金子。漁夫責怪他不守信,出爾反爾。

      富翁說:“你一個打漁的,一生都掙不了幾個錢,突然得十兩金子還不滿足嗎?”漁夫只得怏怏而去。

      不料,后來那富翁又一次在原地翻船了。

      有人欲救,那個曾被他騙過的漁夫說:“他就是那個說話不算數的人!”

      于是商人淹死了。商人兩次翻船而遇同一漁夫是偶然的,但商人的不得好報卻是在意料之中的。

      簡短一則故事,道理不言而喻:因為一個人若不守信,便會失去別人對他的信任。

      世事滄桑,人心難測,或深或淺,或濃或淡,潛移默化中將我們的內心布滿。

      人生一世,與愛恨糾纏,與得失相伴,與是非周旋。成長中,每個人都會有煩惱;工作中,每個人都會有難題;生活中,每個人都有難事。一生,既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壞,每個人的背后都會有心酸,都會有無法言說的艱難,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淚要擦,都會有自己的路要走,不是所有的相遇,都能守候成美麗的風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掏心掏肺的互訴心聲,途中路過的,都是美麗風景,永遠駐留心中的,才是動人的真情,心存良知,路自通達。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兩天前,一位朋友說,他被他的朋友騙了三百多萬元,原定的高息開始幾個月還能拿到手,接著就不靠譜了,情急之下,只能報警求助,結果可想而知,被騙者眾多,只能耐心等待,三百萬元對于工薪階層而言,就是天文數字,朋友的日子如坐針氈。近年來,從傳銷到保健,從電信到保險,從高息吸蓄到流動黑中介,老鄉騙老鄉,同學騙同學,親戚騙親戚,同事騙同事,朋友騙朋友的案件舉不勝舉。

      一斗米養個恩人,一石米養個仇人。常記他人之恩,以感恩之心看待周圍的人及所處的環境,則人間即是天堂。以忘恩負義之心看待周圍的人事,則人間即是地獄。在世俗的交往中,借錢看人心,還款看人品,若有人慷慨借貸,而償還時我們卻百般拖沓,這就是典型的忘恩負義。有些人忘恩負義,還裝得天經地義,當你不在為他們做事,他們就會把你對他們所有的好全忘掉一干二凈,并且產生新的仇恨。

      有人給那些忘恩負義者人畫像是如此描述的:

      替罪羊——代人受過的人;

      鐵公雞——極度吝嗇的人;

      紙老虎--外強中干的人;

      哈巴狗--愛拍馬的人;

      地頭蛇--橫行霸道的人;

      變色龍--隨波逐流的人;

      花臉狐--變化無常的人;

      癩皮狗--厚顏無恥的人;

      中山狼--恩將仇報的人;

      寄生蟲--依附別人的人;

      笑面虎--兩面三刀的人。

      重慶一名中學生在路上扶起一名摔倒的老太太,不料卻被冠以“肇事者”的身份,并將這名中學生告上了法庭。雖然這名學生贏得了官司,但是一年過去了,他并未從此事帶來的陰影中走出來,成績也一落千丈。文學作品中能讀到的,戲劇舞臺上能看到的,現實生活中往往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幫戰友小聚,群里聊得火熱,開車途經一省城,有戰友提議試探一下一位戰友,便給在這個省城的一位戰友打個電話,開始他接電時還算熱情,半小時后再打對方占線,幾位輪番繼續撥叫那個熟悉的號碼,對方關機,直到幾個小時后,對方終于開機,言稱剛才開會了。其他戰友暗自納悶,退休幾年了,還有多么重要的會議一開幾小時,一個慌言幾十年的情誼就這樣終結了。恰如網上瘋傳的一句流行語:世上有兩樣東西不可直視,一是太陽直視傷眼,二是人心直試傷感。

      樹葉的方向由風掌控,人的良知有心把握。一位老干部退休后患了中風,起初一些部下和同事成群結隊的前往探視,三年后門可羅雀,兒女合情合法的權益得不到保護,其老伴驚嘆不已:人一沒權辦事真難。

      背后的冷槍,面前的偽裝。

      花開如此,花開如是,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

      馬克.吐溫說:善良,是一種世界通用的語言,它可以使盲人感到,聾子聞到。但是總有一些人,不聾不啞不盲,卻總是欺騙善良的人,利用別人的善良,這樣的人,不值得“善待”。

      善良沒有錯,但是給錯了人,就是大錯特錯。

      日前震驚全國的杭州保姆縱火案至今想起來仍令人心有余悸。

      那個保姆第一次偷竊被發現時,善良的一家人不僅沒有報警,還原諒了她并繼續留用她。

      然而一家人的善良不僅沒有讓保姆感到慚愧和悔恨,甚至變本加厲偷了一塊價值幾十萬的名表。

      喪失良知便會把他人對自己的善良和原諒當成得寸進尺的借口。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諒,也沒能拯救保姆罪惡的心靈。這一次,她竟然在主人家里放火來假裝失火,妄圖通過滅火來獲取將功補過的機會得以繼續留下,可是這一次縱火,卻殺害了三個孩子和他們的媽媽。

      有些人,你對他掏心掏肺,也換不來一份真誠,所以,不要高估你和任何人的關系。有些人,你風光時,他希望你能幫襯自己;你落魄了,他卻比陌生人還冷漠無情。

      也是杭州,不久前,杭州來女士失蹤案,終于水落石出,本來最安全的人,卻是最危險的人,你的枕邊人,可能正謀劃著要害了你,細思極恐。

      本來要托付一生的人,不但沒有帶給她幸福,卻把她害了。

     人可以富一點,但不能顯擺;人可以傻一點,但不能窩囊;人可以精一點,但不能陰險;人可以懶一點,但不能沒擔當。

      人情冷緩,如魚飲水,人情澆薄,世態炎涼,時下有的人只認金錢不認人,使道德淪喪,人際關系緊張,助長了社會不正之風,還給腐敗分子以可乘之機。

大“老虎”要打,“蚊蠅”也不可小覷。老百姓不直接接觸大“老虎”,對大“老虎”了解不多。但“蚊蠅”雖小,可它們的數量大,危害的面寬,造成的危害更直接,更大。這些“蚊蠅”直接損害著黨的形象,因為他們直接面對著老百姓,所以他們的貪腐行為直接惡化了黨和人民群眾之間的聯系。

      官場內部的“關系網”,不僅容易成為利益交換的“助推劑”,更可能成為群體性腐敗的滋生土壤。那些奉行禮尚往來、相互支持的“小圈子”行為,表面上牢不可破、固如金湯,實際上卻一戳就穿、利盡則散。

      安徽省紀委監委去年10月在“雙開”通報中指出,經查,肖軍違反政治紀律,與他人串供,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利用職權為下屬在職務調整等方面謀取利益;違反廉潔紀律,收受禮品禮金;違反工作紀律,違規干預、插手司法和執紀執法活動;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利用本人職權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肖軍身為黨員領導干部,毫無黨性原則,毫無紀法觀念,毫無從政之德,擅權妄為,賣官鬻爵,違規干預、插手司法和執紀執法活動,大搞權錢交易,嚴重破壞當地政治生態,嚴重違反黨的多項紀律,構成職務違法,并涉嫌受賄犯罪,數額特別巨大,且在黨的十八大后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嚴重,情節惡劣。

      看著肖軍受審時的視頻,很多人啼笑皆非,在法庭他供了一串串行賄受賄人員“花名單”,讓在冊者坐臥不安,有在職的,有退休的,有買官的,有買項目的,當初那些權錢交易時的攻守同盟已經蕩然無存,有人說他出賣了同仁,有人說他出賣了朋友,活脫脫一個新的官場現形記,有人開玩笑說,難怪一倒倒一片,一壞壞一串,原來都是利益鏈。

      清初小說家錢彩,在岳飛故事于民間長期廣泛流傳的基礎上,寫成了小說《說岳全傳》。其中第四回“麒麟村小英雄結義 瀝泉洞老蛇怪獻槍”的正文一開始就有一篇文字,歷來被稱作《結交行》 : 

      古人結交惟結心,此心堪比石與金。

      金石易銷心不易,百年契合共于今。

      今人結交惟結口,往來歡娛肉與酒。

      只因小事失相酬,從此生嗔便分手。

      嗟乎大丈夫,貪財忘義非吾徒。

      陳雷管鮑難再得,結交輕薄不如無。

      水底魚,天邊雁,高可射兮低可釣。

      萬丈深潭終有底,只有人心不可量。

      虎豹不堪騎,人心隔肚皮。

      休將心腹事,說與結交知!

      自后無情日,反成大是非。

      古語云: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甜如蜜。

      君子如水一樣干凈澄澈,讓你內心熨帖;小人如糖一樣過于親密,卻讓你防不勝防。與君子可以同行,與小人不能為伍。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利益面前,多深的感情也會說散就散;困難面前,多真的朋友也會說走就走。

      天下之路有無數條,而我們立身、立命、立于社會的前提只有一條,就是誠實:它可以引領我們提升做人的品德,它可以引領我們應對世態的變數,它可以引領我們實現人生的目標。

      在良知相伴的歲月里,我們沒有作任何理由推卸助人之善舉,因為我們的內心容不下內疚、容不下虧欠、容不下良知的拷問,我們唯有盡力做妥這一條路,讓自我始終沉浸在幸福的港灣里,不脫離人性的本質、不抱恨認知的質疑、不奢望時光的轉移,將自己歲月中的真實毫無掩飾的再現出來,這樣的人生是美麗的,這樣的歲月同樣是美麗的。

      北宋理學大師張載有四句名言為人所津津樂道:“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并非只是圣人、偉人所具備的境界,我們每一個平凡的人同樣可以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