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逢七夕日,相約自駕出京城。一路風馳電掣,恰似牛郎天河會織女的急切,又如同久困的鳥兒飛出牢籠。一路風景看過去,那里都是賞心悅目。久違的愉悅心情,驅散著疫情壓在心中,長達半年的陰影與苦悶,一種勝利、解放的感覺激動著心靈,那心中的忐忑隨著車輪的轉動,漸漸消散到九霄云外。

  頭一站,我們來到扁鵲祠,這里是扁鵲自古的封地,也是扁鵲教學,醫療,起居的故居。(其故居的簡樸不禁讓人肅然起敬)在這疫情肆虐全球的特殊時期,祭拜一下醫圣,既是一種對祖先的崇敬,也是對自己心靈的安慰。

  下午時分,我們來到太行山深處的英談古寨。英談古寨非同一般,即有著源遠流長的歷史淵源,也有著抗日烽火硝煙的紅色基因。深山古寨為抗日戰爭做出的貢獻絕不可小覷,若知詳情,且聽一一道來。

  邢臺縣英談村距今已有600余年歷史,村內67處院落依山就勢,高低錯落,具有典型的古太行建筑風格,是目前發現保存最完好的石寨。英談村建筑多為明清時所遺存,筑有圍寨墻,留有四門,錯落有致。1599286001101021.jpg

  古寨原是唐朝黃巢義軍留下的營盤,明朝永樂年間,山西洪洞縣路氏家族的一個大戶舉家搬遷至此落戶,繁衍生息。目前的建筑多為清代咸豐時所建,一處經典的明清建筑群。千年古寨,歲月滄桑,原來的營盤被鄉民叫來叫去(用了諧音)叫成了今天的名字“英談”。

  英談村村民以路姓為主,路姓宗族后英談分為三股。即前股、南股、后股。三股是從清初分開的。三股貧富發展距離較大。鼎盛時期最為富裕的是前股,是順德府赫赫有名的富家大戶。路姓前股從法字輩分為三支三堂,即貴和堂、汝霖堂、德和堂。后德和堂分出中和堂。即三支四堂。

  抗日戰爭時,百戶人家的英談村參軍村民竟達三四十人之多,其中有六名在戰場上光榮犧牲,成為了革命烈士。1939年至1943年八路軍總部曾設在英談汝霖堂,在解放戰爭中,這里是八路軍129師被服廠、造紙廠、印刷廠所在地,解放區使用的“邊區幣”就是在這里印制的。劉伯承元帥、左權、楊成武、鄧小平都曾在汝霖堂住過,白求恩醫生也來這里視察指導過工作。在石板路南側有一個四合院式建筑,這是中和堂的房產,中和堂建于咸豐年間,院在橋上,院內有果梨樹,下細上粗別有情趣。1937年日本侵華時,時任河北省主席的鹿鐘麟來到英談村,這個中式的小院成為河北省府衙門。1599285911169889.jpg

  該村174座村民住宅為二、三層樓房全部由青紅兩種沙石巖建筑,2000米古石城墻圍繞古村,古寨落于“一城四門”之中。村內大小石孔橋36座,還有古石樓、窯洞、古石欄桿、石巷、石街、龜背石壁、古井、一滴泉、古木雕刻、財主院等古跡。八路軍總部、冀南銀行、印刷廠舊址,國民黨省政府舊址等景點。這里沿街有著數以百計的石槽排列兩邊,原以為是遺傳的舊物,問一下才知,原來是去年邢臺開旅游發展大會打造的特色花盆,如今疏于管理成了蚊蟲的滋養之地,感覺實乃畫蛇添足之舉。

  英談古寨還有一些奇特之處,村寨里沒有任何廟宇,家家也不供神佛,只是逢年過節都要到堂口去祭祖。各家住宅都有后門,家家相通,可能與防敵入侵有關。寨門門洞都是用石頭起拱而建,沒有使用任何灰漿,歷經數百年完好如初,其精美不亞于藝術品。

  這里民風淳樸,農家院吃住一天50塊錢,管飽不管好,每個農家院的老板,都是兼職導游,一次收費20元。也算是物有所值。

  匆匆半天的參觀游覽,留下印象的極其深刻的,如果有機會一定再去一趟,好好發掘一下古寨的歷史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