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把人生過程中所有關于愛的故事體會得都接近美好。那會怎樣呢?如果生命要結束,上帝問到你,關于愛,你最自豪什么事?如果你可以幸福著說:“我這輩子用心愛了,而且是正確的愛,對自己還有對周圍,我可以平靜地說我無悔這一生。”

       生命過程中,很多時候我們都說應該無條件地愛。理解這話不難嗎?不挑揀地愛。對嗎?如父母愛娃,娃敬長輩,夫妻扶牽。

       唯有正確的愛才能打開這幸福之門,敞開心胸去欣賞自然與建筑,人文和愛慕,喜享感受生命,體會這些人生故事是多么美好啊!可這些瞬間,在生命中都是點,如果可以串起來,是比較多,那人生就可以說是璀璨真生了,反之如果一個人的生命故事里有太多的黑暗點面,是不能戰勝的,是痛苦背負的疾病。拋開能看透的黑暗,那不是真的黑暗,只有被隱藏的黑暗才是真的晦暗。會是冷颼颼,寒到骨頭里……那要怎么做呢,多一分幸福,避免一些黑暗臨到呢?

       一個人小的時候,本就天生可愛,是需要被照顧的。與照護者共享這愛意時光。彼此很享受這愛的過程,幼小時剛剛得到的愛也是覺得很溫暖。感受幸福是能力,創造幸福是魅力。媽媽的愛只能越來越高級別,要是進步的狀態或者平衡著。一個人在漸漸長大的過程中,個體在物質的陪伴下,身體與精神逐一著,并行著,疊加著在成長。少年在家庭的愛中過著每天,對于引領孩子成長,父母給到的愛比昨天是少,或者不合心意。那孩子能否按照我們的心意在做,我們認知對的事兒,其實正確的愛很不容易,雙方都滿意也是很難得。彼此諒解和包容很重要,要認知一切不好控制,不可以埋怨。

      一切都在變化中,我們是情緒的載體,事物在自然中,客觀的真實存在著,流動著發展著變化著。會變成什么樣子呢?會覺得自己得到的太少了,孩子看到了很多周圍的片面,可能只一個點。須不知一個點的形成是很多的聚集在起作用。孩子不滿意我們,父母不滿意孩子。對現實的不滿意,成為情緒的導火索。究其原因,是這愛用錯了。那怎樣才是正確的愛?

      首先要解釋這“愛”字。就是我們對一個事物付出了時間,所有生命積極都圍繞這愛字,這時間。時間走了,所以我們會希望得到回報,不是所有的回報都美好。有的時候,理解無果,形成誤解。為什么俗語說人在做天在看。如果我們不要求回報,只是做,那會好很多,但這世界如果你看得那么清晰了,可能就不敢做了,不愿意做了。

      具體怎么做呢?我們下定了決心,梳理了思路,開始有目標的行動,這就是該愛的時候,只管在愛里。還有一層就是引導,該引導的時候必須要說出來,且要求對方聽懂。說肯定的話語,表揚也是很具體。批評也是要有的,要么不說,說就說明白。這很受用,如果只是你說了,他沒在聽,沒聽準,不配合。那就不行,要說到對方心服口服,然后持續一貫的履行。

       正確地說,鼓勵好的,明確要改的。這里面有藝術,要求你要全面,你要讓他也說,心理滿意了才會配合的好。教引很少使用真的鞭子,更多地是用一種自律激勵,讓個體自律起來。告訴他什么樣是對的,很多時候父母在想社會會教育他,不要這樣去想。社會教育,那是再一次的重復,沒啥不好。父母必須要以身作則,給到溫暖正確的愛,這是必須的家庭教育。

      父母要成為孩子的朋友,是普通感情,是特殊撫養人。都說駕馭,幫助別人家孩子相對容易。就是此理。父母很多時候就是在行動,無需太多語言,三兩詞句,也可能是眼神,有的時候真實是,我要看著你,欣賞你來做,或者我要離開你一段時間,我只想抱抱你,我想告訴你,我開心愛著你,彼此祝福著。愛就是一種情意,不復雜,不是貼,就是好。

       不負眾親心,不負自己力,不負所有的相幫,體會責任感,責任自己的人生,對自己負起責任。一個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有鼓勵有批評,并且是持續,是真的懂得。這就非常好了,我們為了愛付出了時間,因為我們的心和他在一起,愛一個人就是一種責任,這種責任就是時間的系牽,在一起時光就是一種巧妙的鏈接,不在一起就是一個人的生活。

       所有的發生都是積極,都是個體的心愿,對于生命,都是自由選擇,法律就是準繩,自己就是主人,不用怪任何人,付出就已經是收獲,收獲的多與少,已經不重要,因為所有的選擇,結果都是自然而然,不依照任何固定改變,都是變量,都應該心然著接受。

       似乎所有的親人關系都可以依照此里,夫妻的再生家庭也可以如此體會。付出時間,就是真愛,就要真管,就要接受,就是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