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詩集的付梓,作者都會結合詩集的主要內容和藝術風格為她冠以一個響亮的名字,或清新典雅,或含蓄雋永,或豪情激越,或作者字號及書齋名號等等。比如唐.杜甫的《杜工部集》,宋.李清照的《漱玉集》,元.王冕的《竹齋集》。這些詩集的問世,單從名字即可窺一斑而見全豹,令人不禁去研讀,去欣賞,去品味。嚴行慈先生將自己多年筆耕之作結輯成集,并命名為《止間集》,實為佳名,可圈可點。既概括了詩集的總體風貌,又勾勒出了素心如簡的淡雅風格。可以這樣形容和比喻一下,一個好的詩集名字,猶如好馬配好鞍,美女著霓裳。


       一、品鑒《止間集》之名應有的美學含義

       {一}中國古典文學博大精深,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文化元素。我國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在由孔子編訂時,就提出了“發乎情,止于禮”的要義, 《止間集》正是很好的傳承了這一文化精髓。瀏覽《止間集》十一輯篇目近300首詩詞作品,無一不是在內心激情澎湃、靈感迸發時創作的,“發乎情”正當時。然而定格在有格律的文字之上的作品,卻是冷靜的描述,合乎禮儀的遣詞,如行云流水般淡然,“止于禮”是謙謙君子之風。

       {二}嚴行慈先生是一個學者型的詩詞創作者,他訪問過許多歐美和亞洲知名大學,所到之處,感時浮想聯翩,別后擷珠拾遺,侃侃而談的訪問,于唇齒間留香,于心間不時蕩漾,掩于心間而存,適時噴薄而出。行走間,留下了足跡。行吟間,留下了佳作。

       {三}嚴行慈先生又是一個生活上的有心人,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他善于把日積月累的片段收集起來,聚沙成塔。一步一寫景,一處一留詩。止于唇齒的是沉淀,掩于心間的是情懷。構成《止間集》詩詞作品內容的,其游記是個亮點。正可謂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吟百首詩。


       二、《止間集》的思想性

       通讀中國文學史,不難看出,無論哪朝哪代,但凡能留下名聲和影響的詩詞作品,其思想內容都離不開時代背景和彼時的社會環境,或憂國憂民,或謳歌人間美好,或贊美名山大川,或即時遣興抒懷。嚴行慈先生的詩詞也是這樣的,作品緊跟時代腳步,緊扣時代主旋律,發出時代最強音,是他詩詞作品的主要特點。就連在異國他鄉,也念念不忘祖國的家鄉美。他在《西北大學(女兒畢業吟)》(新韻)這首七言律詩中,以詩寄情。除了祝賀女兒留學畢業,學有所成之外,同時諄諄寄語女兒,學成歸來報效祖國,“象牙塔頂今離去,且看小女舞九垓。”深切的家國情懷躍然紙上:

    《西北大學(女兒畢業吟)》(新韻)五大連湖海景開,風城紫色靜學齋。/常青藤上長青果,強擂槌中鐵擂臺。/丹鳳來儀朝教館,紅花爭艷棄金釵。/象牙塔頂今離去,且看小女舞九垓。

      注:美國西北大學是有14個學院的著名的常青藤大學,2017年國家綜合大學排名列第12位、世界大學排名列第20位,有11位諾貝爾獎獲得者、38位普利策獎獲得者,有美國科學院院士21人、工程院院士16人。

    《止間集》詩詞作品中,最具時代精神的代表作當數下面這首:

    《七律·登深圳蓮花山謁鄧公小平銅像》腳下蓮花捧鄧公,大鵬依訓獻奇功。/梧桐聚滿歸巢鳳,皇崗開光入海龍。/革故鼎新歌卌載,改天換地謝三中。/登山萬眾尊前照,攝進民心伴鑄銅。

       注:深圳有大鵬灣,故名鵬城,市政府樓亦是大鵬展翅設計;后有梧桐山,前有皇崗口岸。

       這首五十六字的七律,通過塑造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的偉人形象,把我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來的豐碩成果和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描寫得生動自然,高度凝練。

       還有一首五言絕句,更是把一帶一路寫入小詩,表達了詩人對互利互惠、貿易共贏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關注:

     《次韻奉和葉恒青會長“一帶一路歌”》巨手繪藍圖,奇韜妙略殊/。座標唐漢起,萬國在中途。

      注:葉恒青:大芝加哥地區粥會會長、世界漢詩協會美中分會會長、美加中華詩詞楹聯學會會長、大芝加哥地區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傳統僑社部指導、中華詩詞學會會員。


       三、《止間集》的藝術性

       宋人黃公紹在為宋.嚴羽詩論著作《滄浪嚴先生吟卷》作序所云,嚴羽為人“粹溫中有奇氣,嘗問學于克堂包公。為詩宗盛唐,自風騷而下,講究精到。”而嚴羽在這一詩論中進一步指出,“詩之品有九:曰高、曰古、曰深、曰遠、曰長、曰雄渾、曰飄逸、曰悲壯、曰凄婉。其用工有三:曰起結、曰句法、曰字眼。其大概有二:曰優游不迫、曰沉著痛快。詩之極致有一:曰入神。詩而入神至矣!盡矣!蔑以加矣!惟李杜得之。”遵循滄浪詩話的精髓,且對《止間集》賞析如下:

       {一}起結經典有致

       所謂起結,通俗來說,是指一首詩詞作品的開頭與結尾。對于絕句而言是起承轉合,對于五律和七律而言是首聯與尾聯。對于填詞來說,即首拍與結句。為了達到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絕妙境地,但凡詩家都是下足了功夫的,所以才有“推和敲”的字斟句酌,究竟是“僧敲月下門”好,還是“僧推月下門”更妙?真乃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這里不加以贅述。

       我們先欣賞一首《止間集》的步韻詩:

     《次王勃原韻三登滕王閣》閣藏豪詠比牛渚,畫上蛇龍伴鳳舞。/地鐵隱彈穿江曲,天輪面送焰花雨。/西山別墅呼消夏,紅谷高樓叫咬秋。/莫教洪都空自負,落霞孤鶩入荒流。

        這首次韻之作,首聯起句“閣藏豪詠比牛渚,畫上蛇龍伴鳳舞。”以對滕王閣出神入化的描寫帶入詩境,起到了開門見山、直抒胸臆的作用。尾聯“莫教洪都空自負,落霞孤鶩入荒流。”化用了王勃詩句“秋水共長天一色,落霞與孤鶩齊飛”,極富畫面感,達到了意境深邃悠遠的藝術效果。

        再品讀一首填詞小令:《畫堂春·觀巴黎歌劇院》黃金作頂玉為廊,院基水面徜徉。/百年天籟繞千梁,蓋世華章。/萬鎖千門難進,六嘜通道無光。/沁心悅目劇鏗鏘,四海名揚。

        這首畫堂春,首拍“黃金作頂玉為廊,院基水面徜徉。”描寫從金頂玉廊入筆,自上而下,立體交錯地加以渲染,“水面徜徉”則進一步描繪出巴黎歌劇院的金碧輝煌,靜中有動,動靜相宜。結語“沁心悅目劇鏗鏘,四海名揚。”寥寥數字贊美了世界頂級歌劇院的藝術水準,令人神往,遐想無窮。

        {二}句法鋪陳有序

       一首好的詩詞作品,除了有鳳頭、豹尾,還應該有個豬肚。豬肚,即開頭和結尾包裹的中間部分。律詩里稱作頷聯和頸聯。它們上承開頭,下接結尾。是一首詩詞作品中比較講究的部分,為了以示重要性,律詩通常要求中二聯對仗。我們來欣賞一首《止間集》對仗比較好的作品:

    《七律·謳歌脫貧攻堅戰(新韻)》衙門征稅古逾今,誰見攻堅為脫貧?/第一支書千寨立,七品官吏百家蹲。/舉國出力捉窮鬼,僻壤融資造富紳。/且看五年風送暖,頑石孵久也發春!

       眾所周知,今年是打贏脫貧攻堅戰,實現中華民族百年夢想的關鍵年。嚴行慈先生把這樣具有深遠意義的主題入詩。足見先生關注民生,政治站位之高。這首七律,除了現實意義之外,藝術造詣也值得稱道。首聯簡潔明快地引人回顧了古代的苛捐雜稅,與當今脫貧攻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令人心悅誠服。頷聯筆鋒宕開,直接贊美了駐村第一書記,他們恪盡職守,廉潔奉公,走進了村村寨寨。頸聯一轉,感嘆全國的捉窮鬼,稱贊僻壤的造富紳。尾聯則把目光聚焦在看五年的和風送暖方面,頑石也會發春了。這首運用新韻創作的七言律詩,立意高遠,鋪陳有序,格律規范,中二聯對仗工整。寫出了扶貧攻堅的應有之意。

       統覽《止間集》,可稱道的作品還有很多。期待更多的讀者閱讀欣賞,品味古體詩詞的韻律之美,寫出你眼中的《止間集》帶給你的審美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