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走就走的旅行,對于上班族的中年人來說,真的有點難。
  暑假一開始,就與阿麗相約一場城外旅游,微信里聊過,視頻里談過,見面策劃過,但一碰到現實,這一切就全部泡湯。
  終于定好周末一起去舜王坪。
  舜王坪在歷山頂,因舜王耕作歷山得名。歷山位于中條山脈,中條山橫臥翼城、沁水、垣曲交界處,離我居住的小城130公里。兩家四人驅車三小時,終于到達目的地,見到了傳說中的歷山山脈。  

                                                         一
  俗語說“十里不同天”,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親身經歷,你是無法理解其深意的。去歷山就經歷了一天兩個季節,山下山上兩重天的現象。《詩經》說“七月流火”,七月底的舜王坪異常炎熱,即使穿著短袖短褲,也難敵酷暑入侵,我暗想“都說山里涼快,簡直是騙人”。山下熱浪滾滾,因此預備登山時,我們不約而同的決定:行李從簡,不帶衣衫。那幾件預備防冷的厚外套,就這樣被扔在車里。這一草率的決定,直接導致我們在山頂、在炎炎夏日的歷山山頂,凍得瑟瑟發抖。直到這時才想起“冷不冷,帶衣裳;餓不餓,帶干糧”的古訓。
  此行目的地是山頂舜王坪,歷山的美也全在舜王坪。到達山頂有兩條途徑,一是沿著大路坐馬車或騎馬,一是走山路自行爬坡。“你們應該坐車,坐馬車多好,看看山,觀觀花,還能感受一下坐馬車的悠閑自在,又好玩又不費力氣。”“應該騎馬,騎在馬上,就有君臨天下的感覺。”……車主與馬主苦口婆心的勸著我們。馬主又說“山特別陡,你們爬不上去 ,就是上去了,也早就累壞了,根本沒心情和力氣看景了!”車主也說“自己走,得走兩個小時,等你爬到山頂,天都快要黑了。”估計他們看懂我們是缺少鍛煉一族,擔心我們無法自主登山。我們婉拒好意,謝絕坐車騎馬,選擇爬山登頂。1598484611134091.jpg  歷山的美,先在山坡上展示出來。
  山路并不陡峭,緩坡,沿途景色令人不時駐足,那些不知名的小野花,那些從沒見過的野草,那些只在電視中看過的樹木,一一在眼前出現。野花遍布山坡,這里一叢那里一片看的我們目不暇接。看花,及其認真的看花,低下頭,俯下身,雙眼仔細分辨著花的顏色、形狀、長相,與阿麗討論帶給我們的感受。之后,微閉眼睛,將鼻子湊近花朵,深吸一口氣,慢慢感受野花散發的氣息,感受那濃郁或清淡的氣味。
  快到山頂,回身打量剛剛走過的山路,感覺既沒馬主說的那么險峻,也沒車主說的那么費時。我們領略到了遠處懸崖峭壁上樹木的蓊郁,觀賞到了近處小徑山坡野花的艷麗。尤其是,心細眼亮的阿麗竟然發現遠處山腰,那塊臨崖的石頭,仿佛是造物主擱置在此的變形金剛,“你看,你看,神仙把他的玩具丟在對面山頭了!”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對面山頂的一塊大石頭,還真像孩子們的變形金剛,寬肩、方頭、伸向天空的胳膊,是那樣威武雄壯。《游褒禪山記》說的好,“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常在于險遠,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真的,如果不爬山路,那么沿途的野花、野草就無法看到,山頂的變形金剛就無法看到,爬山的野趣也無法體味到。 

          
                                                       二
  歷山的美在山頂舜王坪,舜王坪的美全在山頂草甸!
  山西,山地多過平地,荒坡多過草坡。對臨汾人來說,能有一塊平展展的草原已屬不易,而一大塊草原簡直算是驚艷。每個登頂的游客,都是奔著山頂草甸而來,可一旦看到占地5400畝的草原,其興奮程度不亞于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大家沒有想到,在這個人跡罕至的山頂,竟然有這么一大片草甸,竟然能看到草原才有的成片野草和鮮花。他們一邊感嘆著,一邊用自己的方式表達著喜悅:或吶喊、或奔跑、或打滾、或拍照,就連那些沉穩的中年人,也一反常態,興奮的手舞足蹈。
  人常說,山里的天孩子的臉,說變就變。上午十點,天慢慢暗了,頭頂的艷陽不見了,夏日的酷暑消散了,不多時,淅淅瀝瀝的雨滴從天而降,一點一點,一滴一滴慢慢形成雨絲,又一絲一絲、一縷一縷連成煙霧,似頑皮的孩子,忽而東忽而西,在曠闊的草甸子上隨意奔跑著飄灑著。時令是盛夏,雨卻不是夏日常見的大雨和暴雨,它沒有夏雨的粗暴和瘋狂,卻有春雨的羞澀和秋雨的纏綿。人在雨中可不撐傘,不撐傘的人在雨中任雨絲慢慢打濕衣衫,而,即使濕了衣衫,臉上也依然笑容燦爛。這雨令我想起了江南,想起了“杏花春雨”的江南。
  雨中賞花別有情趣。舜王坪的花草與別處不同,許多從沒見過的野花、野草,在這里遍地都是。經了雨水的沖洗,此刻舜王坪的花草格外清亮格外翠綠,目力所及全是花全是草。花有各種顏色,紅的艷麗,黃的耀眼,白的純潔,粉的的嬌嫩。草也有各種顏色,深綠、蒼綠、油綠、淺綠、嫩綠,高矮不同,粗細不同。花與花,草與草,你拉著我,我牽著你,就那樣擠擠挨挨的長滿正個山頂,就那樣肆意揮灑著花草的個性,就那樣在夏天的細雨中,吸取著天地精華,長成自己的樣子。此刻我能想起的詞匯是:自由,率性。
  1598484644735886.jpg舜王坪花草的名稱是很講究的,或詩意盎然如“凹舌掌裂蘭”,或樸實無華如“一年蓬”,或高雅尊貴如“金蓮花”,或雅俗共賞如“毛櫻桃”,或淳樸實用如“何首烏”,或冷傲生疏如“橐吾”,或《詩經》花名如“酸模”,不一而足。
  舜王坪的花草是有價值的。草坪上豎著很多木牌,每塊一種花草介紹,有中文名有拉丁名,還有唯美的匹配詩文,這樣的標牌展示,使這古老的舜王坪有了深厚的文化內涵。就讓我列舉幾例吧:與野菊相配的是“冷雨蕭蕭霜天寒,小徑幽幽野菊開”,與“雙花堇菜”搭配的是“忽見黃花吐,方知素節回”,與“牛蒡”搭配的是“山家小徑斜,窗獨掛牛蒡”,這些優美的詩句,與歷經歲月而來的花草一起,給寂寞的舜王坪增添了些許人文意境。
  舜王坪的野花還有它浪漫的花語和藥用價值,比如自強不息的“菊葉委陵菜”,有“孤寂之美”的“金蓮花”,等。而每一顆野花、每一株野草的藥用價值,更是寫得清楚明白。看著這些明白無誤的治療作用,你不能不佩服古人生活的智慧。
  低頭看花,抬頭賞雨;近處看草,遠處賞霧。如果把煙雨朦朧的舜王坪比作一幅畫,那望月庭旁的如煙雨霧、那遠處悠閑放牧著的黃牛、那朦朧細雨中賞花的游人,都成為畫中景、畫中物、畫中人,美極了!
   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哪能幾回看。 


                                                   
    舜王坪的美還包括那些與舜王有關的神話傳說。舜耕歷山的神話有各種類型,我最喜歡的是舜王親駕雙牛躬耕歷山的故事。
  相傳,少年舜帝,母親早逝,與父親、后母、后母所生的弟弟生活在一起,舜帝勤快孝順,深得鄉鄰喜愛,可后母不能容他,她聯合丈夫兒子多次加害他。無奈之下舜帝只得遠走歷山,靠耕地種植為生。一天,舜帝驅趕一黃一黑兩頭牛犁地,犁把手上卻掛著一個斗笠,他不時用鞭子敲打一下斗笠。 來民間尋訪賢能的堯王,觀望了許久不解其意,于是問道:“怎么你不打牛打斗笠?”
    “耕牛犁地,已經很辛苦了,實在不忍心再鞭打它們。可是牛會偷懶,不打就不好好走。所以想了個辦法,打斗笠,黃牛聽了會以為打黑牛,黑牛會以為打黃牛。這樣,它們既不挨打,也不偷懶了”。
  堯王暗想“這個年輕人勤勞還有智慧,最重要的還善良”。于是他決定:禪讓帝位與舜,嫁女兒與舜。于是,堯王找到了可以接替江山社稷的人選,舜帝實現了為民謀福的愿望。可謂雙贏!
  可我關心的是舜王播種了什么植物,也許是麥子,也許是水稻,當然更可能是黍,《詩經》 中收錄的植物就是遠古時代的,其中就有關于它們的記載,比如“爰采麥矣,沫之北矣”,比如“黍稷稻梁,農夫之慶”,再比如“碩鼠碩鼠,無食我黍”。太多了,還是不一一列舉了吧。《詩經》好多篇提到麥子、稻子以及黍,卻沒有玉米和高粱,因為這些植物傳到中國的年代,比舜王執政、《詩經》成書遲了好多年。
  不想了,還是回到眼前吧。
  許是遺傳了堯舜的善良和寬厚,游覽舜王坪,遇到令我們倍覺溫暖的小事。1598484698216880.jpg  迷路時,會有過路司機主動告訴我們,“跟著我的車走就會順利到達舜王坪。”拍四人合照,會有年輕的帥小伙主動幫忙拍照。在山頂,我們與素不相識的游客,一起分享自己的西瓜他們的石頭餅。
  下山,經過了草原、懸崖、峭壁、原始森林,感受到了舜王坪難走也迷人的另一種美景。
  剛坐在山底臨時停車點,雨勢就一下大了起來。景點管理員熱情地拿出凳子,招呼大家避雨。
   雨勢漸大,天色漸晚。管理員一一核實下山觀光車運載人數,挨個詢問山上是否還留有其他游客。他的熱情和負責感染溫暖著落座的游客,大家紛紛稱贊他敬業。
  “談不上敬業,這就是我的工作,我要確保早晨上山的人,下午全部安全返回,一個都不能少。我得對得起人家給我的工資!”聽到大家的稱贊,那位年紀不小的工作人員謙虛的說。
  “那你知道有多少人上山?”
  “那你掙多少錢?”
  “你怎么確定所有人都安全返下山?”
  “1500”。
  游客們七嘴八舌的問著,他憨厚的笑著,一一回答著。一時間,小小的避雨亭充滿了溫馨,此時,每一個人都良善之極,愉快之極。
  他知足的笑著,絮絮叨叨的告訴大家,不是誰都有機會到景區上班的,因為他責任心強,景區負責人就留他長期在這里工作了。“去年春天的時候,一個采藥的人傍晚非要上舜王坪,我怎么阻止都不行,他說把手機丟到山上了,一定要找回來。臨走的時候,把采藥工具放在這里,直到現在也沒回來認領。唉,不知道找到沒有,人也始終沒有回來。但愿他沒事。”他一臉擔心的講述著、祈禱著。
    返程班車來了,他一個一個數著人數上車,叮囑大家,“雨大,路滑,抓好扶手;坡陡,灣急,注意安全!”
  一車人感慨萬千,一個月只拿1500元工資的景區管理員,一個臨時的景區管理員,竟然這么操心游客的安全,這么認真這么負責的做著自己的工作。對一個素昧平生的采藥人,竟然這么牽掛這么惦念。大約這就是我們常說的職業道德吧。無論職業好壞,收入高低,既然選擇了做,就一定做到最好! 他恪守“做人得對得起良心”這一原則。
  說走就走的旅行就這樣結束了。可留給我的思考卻遠遠沒有完結,游覽中遇到的人和事,將成為我此生的寶貴經歷,始終伴我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