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井岡山人,在我十年的人生中,經常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出現在挑糧小道上。

  記得我第一次去挑糧小道時,我還是一個三四歲小孩,更前面的我也不記得了,我站在源頭村的挑糧小道的起點,那崎嶇不平的山路;那無盡頭的山路,那一塊塊突兀的石頭……看著,我便不想爬了。但我最后還是在媽媽的幫助和鼓勵下堅持了下來,具體的情況我就不多說了。

  今年九月的一天,應邀參加江西電視臺少兒頻道“少年演說家”特輯拍攝,我又一次踏上了挑糧小道,這一次,我是帶著不一樣任務來的,其實七年來,我無數次來到這里,都是帶著義務講解的任務來的,這次非同尋常!

  挑糧小道是井岡山近年來新開發的的一條徒步體驗式線路。這條山路原是1928年紅軍從原寧岡的龍市、茅坪、大隴一帶挑糧上山路線中的一小段,位于井岡山西北面黃洋界下,小道的起點為山下大隴鎮源頭村,終點為山上黃洋界哨口,全長3100多米,山上海拔1000多米,垂直高差約400余米,甚是陡峭。路為羊腸小道,崎嶇不平。當年42歲的朱德和35歲的毛澤東在公務繁忙的情況下,毅然拿起扁擔,帶領紅軍指戰員肩挑背馱地把30多萬斤糧食運上了井岡山,解決了紅軍的給養問題。支撐了割據井岡山工農武裝的革命斗爭。大家耳熟能詳的“朱德的扁擔”的故事就發生在這條小道上。

  1928年4月,朱德、陳毅帶領湘南起義的部隊,到達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龍市,同毛澤東帶領的工農革命軍會師,組成工農革命軍第四軍(不久改稱中國工農紅軍第4軍),毛澤東任黨代表,朱德任軍長。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地處羅霄山脈中段,是湘贛兩省的交界。周圍五百里都是崇山峻嶺,地勢十分險要。

  1928年11月中旬,紅軍集合在寧岡、新城、古城一帶,進行冬季訓練。由于湘贛兩省敵軍的嚴密封鎖,井岡山根據地同國民黨統治區幾乎斷絕了一切貿易往來,根據地軍民生活十分困難,所需要的食鹽、棉花、布匹、藥材以及糧食奇缺,籌款也遇到很多困難。紅軍官兵除糧食外,每人每天5分錢的伙食費也難以為繼。一日三餐大多是糙米飯、南瓜湯,有時還吃野菜,嚴冬已到,戰士們仍然穿著單衣。

  為了解決眼前的吃飯和儲備糧食問題,紅4軍司令部發起了下山挑糧運動。這些糧食大部分從寧岡的大隴運來。大隴的糧食是礱市、古城等地集中起來存在那里的。朱德也常隨著隊伍去挑糧,一天往返30公里,光是空手上山下山都很吃力。但他的兩只籮筐每次裝得滿滿的,走起路來十分穩健利落,年青力壯的小伙子也常被他甩得老遠。戰士們從心眼里敬佩朱軍長,但又心疼他。四十開外的人了,為革命日理萬機,還要翻山越嶺去挑糧,累壞了怎么辦?大家一商量,就把他的扁擔藏了起來。朱德沒了扁擔,心里很著急,他讓警衛員到老鄉那兒買了一根碗口粗的毛竹,自己動手,連夜做起了扁擔。月光下,他破開竹子,熟練地削、刮、鋸,一會兒就用一面綠一面白的半片竹子,做成了一根扁擔。為防止戰士們再藏他的扁擔,就在上面刻了“朱德的扁擔,不準亂拿”八個大字。

  第二天,三星未落,挑糧的隊伍又出發了,朱德仍然走在戰士們中間,大家看見他又有了一根新扁擔,感到十分驚奇,崇敬之外更增添了幾分干勁。從此,朱德的扁擔的故事傳開了。井岡山軍民為了永遠紀念朱德這種身先士卒、艱苦奮斗的精神,專門編了一首歌贊頌他:“朱德挑谷上坳,糧食絕對可靠,大家齊心協力,粉碎敵人‘圍剿’”。

  而我們一共四個小伙伴的任務就是帶著50斤的大米,挑上黃洋界。為了體驗朱德軍長“三星未落”就去挑糧的感覺,我們半夜兩點就從茨坪的酒店出發了,因為通往大隴的公路山體塌方不通,我們在三點多鐘從黃洋界哨口沿著挑糧小道下行,此時,依稀可以看清楚腳下的路,山中的露水很重,有一層薄霧,臺階上有點濕滑,所幸我穿的是一雙草鞋,我走在最前面,后面的三個小伙伴穿的是運動鞋,都崴了腳。

  好不容易,我們到了源頭村,此時天還是黑的,但山腳下已經沒有霧了,導演一開始讓我們四個人挑30斤大米,并告訴我們在挑糧小道有“補給站”,在那里可以繼續補充大米,我挑了七斤大米,因為我們平時沒有挑過重擔,更別說挑重擔爬山了。出發前,我看到路邊有一灰白色水泥樁寫著“3100米”,這是倒計里程碑,路上每隔100米都立了一個這樣的里程碑,隨著里程數的減少,意味著離勝利漸近。

  我們四個小伙伴雖然挑著擔子走起來不是很協調,開始一小段路也不覺得累,但是,腳步隨著走過的臺階越來越多,也開始沉重起來,肩膀也有點疼了,可是想起朱德軍長挑著一擔谷子,走在比我們現在走的挑糧小道不知道難走多少的小道上,我想這一點困難都克服不了嗎?就這樣,我第二個來到今天的第一個補給站,在這里導演給我們準備了一些題目,要看看你對井岡山了解多少,身為一個井岡山人,對于這些當然是小問題了!可隊員們不是井岡山人,于是我們就開始互相幫助,結果因為四個小伙伴之間的內耗,最后我們四個人一共補充到了四斤大米,但我一個人就補充了兩斤半。

  我挑著擔子繼續前進,腳下山路越來越難走,肩上的擔子也越來越沉重,因為規定我們必須在一個小時走完這段“挑糧小道”,所以,我們中途也不敢停下來休息片刻,但當我們好不容易來到最后一個補給站的時候,卻告訴我們沒有大米,只有干糧,我們想裝多少就裝多少,可是兩斤干糧才能換到一斤大米,我的小籮筐里一下子增加了十幾斤的干糧,二十多斤的擔子,對于我們以前從未挑過的人來說,我們背著超負荷的物質出發了。

  沿著挑糧小道繼續前行,才走了200米左右,就有人累得氣喘吁吁、大汗淋漓,坐在路邊休息。不一會兒,四個人的隊伍就拉開了距離,有的人一路領先,與后面的人越拉越遠,我還是挑著擔子走在第二,后面的兩個人則是走一會兒休息一會兒,并不斷的喝水,補充體能。四個人的隊伍拉成了一條長線,或快或慢,向山上攀登。

  挑糧小道崎嶇、陡峭、狹窄、彎曲,但卻昭示了一種精神,我挑著越來越沉重的擔子,走在挑糧小道上,腳下仿佛依舊可以感受到革命先烈腳板的余溫,仿佛跨越了時空,感受著當年紅軍的革命熱情,耳邊也仿佛響起90多年前的歌謠:朱德挑糧上坳,糧食絕對可靠,軍民齊心協力,粉碎敵人圍剿……

  我們每個人都被汗水濕透了衣服、喘著粗氣,有的人已經很疲憊,但大家都咬牙堅持前行,憑著頑強的意志艱難向終點邁進。因為我們只有一個小時,時間所剩無幾了。

  我們走了半個多小時了,還有人沒上來,此時,天色漸亮,我們四個人背著五十斤的糧食還覺得艱難,而當年的紅軍戰士可是挑著稻谷上山的,真難以想象,在當年缺衣少食的年代,身體普遍瘦弱的紅軍戰士是憑著怎樣一種意志把幾十萬斤糧食挑上井岡山的。

  挑糧小道上的霧又越來越濃了,我知道快到目的地了,我回頭對后面的伙伴喊道:“加油!勝利就在前方!我們快到頂點了!”

  登上黃洋界哨口,這里大霧彌漫,站在昔日地勢險要、防守森嚴的黃洋界哨口,再也看不見戰旗飄動,聽不見震天的吶喊聲,但挑糧小道,仿佛在默默地講述著當年軍民齊心協力。想象著1928年“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黃洋界上炮聲隆,報道敵軍逍遁”的壯烈場景,我們感慨不已,沒有當年的井岡山、沒有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武裝力量、沒有革命先烈們的浴血奮戰和犧牲,哪有中國革命的勝利,哪有共產黨領導的新中國?讓我不禁想起了“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于是,我開始唱了起來!

  黃洋界保衛戰、朱毛帶領紅軍戰士挑糧上山等革命史實集中體現在了“堅定信念……艱苦奮斗、依靠群眾”井岡山精神上,沒有堅定的理想信念,革命先烈們特別是當時的領導者不可能冒著殺頭的危險去鬧革命,星星之火也不可能形成燎原之勢。沒有艱苦奮斗的思想,革命先輩們不會帶頭去挑糧,紅軍隊伍將難于在井岡山上生存,更談不上壯大革命力量。沒有群眾的支持,黃洋界保衛戰難以取勝,黃洋界難以守住,井岡山難以守住,中國革命的也難以取得勝利。

  習近平總書記對偉大的井岡山精神進行了新的詮釋,就是“堅定信念追理想,實事求是闖新路,艱苦奮斗攻難關,依靠群眾求勝利”這二十八個字,井岡山精神的現實意義和生命力也體現在近幾年黨中央的各項重大決策部署上。

  這一次挑糧行動,我們四個小伙伴都摔倒過,有些人還不止摔了一跤,我雖然只摔了一跤,當時腳底打滑,摔了個狗啃泥,雙膝磕在堅硬的臺階上,但我還是保持住了肩上的擔子沒有掉下來,雙膝磕破出血了,讓我們深刻的體會了紅軍戰士挑糧的艱辛。

  這次“少年演說家”特輯拍攝,讓我在學習中迎難而上、奮發有為,在新的征程上迎風破浪、砥礪前行。這次,自己收獲更多的友誼,更多知識,我們要做新時代的追夢人;我們是祖國的花朵;我們是祖國未來的棟梁!

  朱毛帶領紅軍戰士挑糧上山所昭示的井岡山精神對我們今天的學習仍然有非常重要的啟迪意義。那就是要求我們要堅定理想信念,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樹立發展依靠群眾、發展為了群眾、為人民服務的理念,凝聚各方力量,朝著既定的發展目標,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干勁努力實現之奮斗!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努力學習!



  (作者簡介:“井岡山上小紅軍”余梓洋。

  2019年3月12日揭曉的井岡山首屆“井岡好人”榜上,井岡山革命烈士后代,被稱著“井岡山上小紅軍”的余梓洋再次榜上有名。

  此前,她剛剛獲得“第四屆江西最美少先隊員”稱號,為吉安市唯一入選者。2018年江西省四季度“新時代好少年”。2016年7歲的她,在江西省電視臺舉辦的“少年演說家”比賽中,成功挺進全省18強,并獲最佳人“人氣王稱號”等。

  余梓洋是井岡山小學五(5)班學生,是革命先烈、中共第一屆湘贛邊界特委常委、原寧岡縣工農兵政府主席謝桂標烈士的第四代紅色傳人;是井岡山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井岡山精神第一宣傳員毛秉華的關門弟子;“小紅軍宣講團”團長。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紅領巾義務講解員。

  多年來,余梓洋在爸爸媽媽和外公外婆的言傳身教下,堅定了永遠做紅軍傳人、做井岡山精神宣講者的信念。因常年穿著紅軍服在各景點義務講解、宣講,而被無數的游客稱著“井岡山上小紅軍”、“井岡山上小百靈”。

  今年九歲的余梓洋,以一個新時代井岡兒女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堅持義務宣講多年。在父母的陪同下,每逢節假日和重大紀念日,她都來到茨坪舊址群、井岡山革命博物館、井岡山烈士陵園、小井紅軍烈士墓、黃洋界保衛戰紀念館等紅色景點,義務解說各景點的紅色故事,宣傳井岡山精神。特別是每年小井紅軍烈士殉難日、清明、冬至,以及七一、十一、八一、黃洋界保衛戰紀念日等特殊節日,雷打不動,每天一大早從新城區家中出發來到茨坪,以送上鮮花和義務講解等多種形式祭奠先輩英靈。有時一天要往返數個景點,為數以千計的游客、學員講解井岡山斗爭史和井岡山精神,餓了吃個面包,困了打個盹。每到一個紅色景點,她都飽含激情、聲情并茂地演繹紅色歷史,講解紅色故事。每為一批游客、學員講解一次,都能激起他們的強烈共鳴,唏噓不已,抽泣不斷,曾有一批湖南的老黨員游客在小井烈士墓聽完她的講解后,當場痛哭失聲,集體跪拜在烈士墓前。

  學校的紅色長廊、火車上、社區里都能看見余梓洋義務宣講的身影。為了更好地做好義務講解,從二年級開始,余梓洋閱讀了大量的關于井岡山斗爭時期的書籍,拜訪、請教了井岡山革命博物館館長劉宇祥、井岡山大學劉曉鑫、陳鋼,吉安市作協主席曾緋龍等專家,并拜“井岡山精神第一宣傳員”毛秉華老人為師,成為他的關門弟子。同時,為了更好地了解當年紅軍艱苦奮戰的場景,她不僅跟著家人走遍了井岡山的各個角落,徒步穿越了新老七溪嶺,還跟隨父母重走當年紅四軍轉戰贛南、閩西的路線。從三年級開始,余梓洋就已經有《紅色夢想》《崇高的大愛》《中國夢,我的夢》等20多篇文章在《小學教學研究》《井岡山報》《吉安晚報》等不同報刊雜志上發表。 縣市級各種紅色演講和講故事等比賽中多次獲獎。其中2017年在吉安市“搖錢樹 家有井岡蜜柚”征文大賽中,她和媽媽共同創作的《我為井岡蜜柚代言》獲得一等獎。成為井岡山脫貧攻堅代表性產品“井岡蜜柚”的形象代言人。她創作的兒歌《詠虹》參加國家文化和旅游部組織的“歌聲伴著我成長”第五批全國新創少兒歌曲征集活動,被國家公共文化云力推。

  2019年3月8日作為江西小記者代表,前往北京兩會現場采訪。在會場她以主人翁態度和強烈地責任感使命感,把自己的家鄉——井岡山,這座在她心中精神海撥最最高的山,在會場淋漓盡致地展現在了全國小記者和代表們的面前。在整個會場脫穎而出,繼而成為其它省市代表團的采訪對象。

  2019年5月28日,參加共青團中央,全國少工委主辦的“爭做新時代好隊員,我是小小追夢人”各族少年手拉手交流體驗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