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1日下午,中國人民大學在世紀館舉行了隆重的“2019屆畢業典禮”。中國人民大學的黨委書記靳諾主持畢業典禮,校長劉偉代表學校向畢業生表示衷心祝賀和美好祝愿。2019屆畢業生中共有2778人獲得學士學位,4007人獲得碩士學位,429人獲得博士學位。畢業生及其家長代表與人民大學的領導和教師代表出席了畢業典禮。 作為中國人民大學大華講席教授、法學院反腐敗與法治研究中心主任,我以教師代表的身份發言如下:


各位即將畢業的同學,各位即將畢業的同學的老師,各位即將畢業的同學的老師的學生的親友,大家好!(掌聲)我有一個小的建議:為了節省時間,在我講話的過程中,請大家不要鼓掌。你們可以攢著勁兒,等我講完之后再一起鼓掌,那時是越熱烈越好。


今天站在這個臺上,我很高興,也有些激動,因為我看到又有這么多青年學子完成了在人民大學的學業,即將奔赴各自的工作崗位,或者繼續學習深造。在此,我要代表人民大學的全體教師向你們表示衷心的祝賀!


微信圖片_20190701154654_副本.jpg

在畢業的時節,學生的心情是很復雜的。其中既有終于完成學業的輕松與解脫,也有即將告別校園生活的傷感與失落,還有面向未來挑戰的興奮與困惑。但是,畢業典禮應該是歡樂的時刻,因為你們可以暫時忘記一切煩惱——無論是過去的還是未來的,全心全意地享受這段在人生中并不多見的美好時光。在這樣的場合,我不會談論那些沉重的話題,也不愿意講那些冠冕堂皇的套話,只想與你們做一次真情的交流,或者說,再做一次師生之間的答疑解惑。


我想先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知道學校的領導為什么讓我來代表教師發言嗎?你們不知道吧?那好,我來告訴你們——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猜測,這主要還是因為我的“資深”。這不是說什么“資深教授”,而是說,我作為一個生命個體的資歷比較深厚。用通俗的話說,我的歲數大。今年我已經66歲,大概是咱們學校在職教師中年齡最大的人之一。“歲數大”的人,在人生道路上走過的年頭比較多,積累的經驗也就比較多。特別是已經走到人生末路的人,更會有一些特別的感悟。你們正面臨一個新的人生階段,讓我來與你們分享一些人生的心得,可能會對你們有所幫助。不過,就像我剛才問的那個問題所表明的,第一,學生不知道的事情,老師可能也不知道;第二,老師給出的答案未必是正確的,只能供你們參考。

?

我以為,人生首先要有追求。沒有追求,人生就不會有精彩,更不會有輝煌。而且,作為一個有志青年,個人的追求應該與國家的命運相結合。不過,人生之事并非追求即可得到,許多客觀因素甚至偶然因素都可能影響我們的人生軌跡,因此人生也要隨緣。正所謂,人生之事,隨緣就好。總之,人生既要追求,也要隨緣。追求是一種精神,它可以讓你在人生的道路上奮力前行。隨緣是一種心態,它可以讓你更加平和地面對人生中的成功與挫折。當然,追求是首要的,是積極主動的人生要素。


微信圖片_20190701154702_副本.jpg

同學們,你們正處于人生的重要節點,一定要明確自己的人生追求。如果你此時還在彷徨,還有困惑,那我就建議你找一個夜深人靜的時刻,站在明德廣場中央,仰望星空,大聲說出你心底的追求。你可不要在那里大喊:誰誰誰,我愛你!這話可以有,但是得換個地方去說。比如說,到女生宿舍的外面,到學生餐廳的門口。夜深人靜,仰望星空,你要把那隱藏在心底的人生愿望說出來。你可以說:我要當“國家zhuxi”!這也很好嘛。若干年之后,在人民大學的畢業生中出現一位“國家zhuxi”或“政府zongli”,那將是人民大學的驕傲!


不過,人還是要有自知之明的。你們在確定自己的人生目標時,要認真評估自身的能力和條件,包括個人的潛質。你要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更為重要的是,你要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不適合做什么。很多年以前,我就給自己有個定位:第一,我不適合做官;第二,我不適合經商。不適合做官,那是因為我的智商不夠高。在官場上獲得成功的人,智商一定是很高的。圣人說,勞心者治人。做官就是要治人,治人就是要勞心,用現在的話說,就是要“燒腦”。大腦的智商不夠燒的,那肯定不適合做官,因此我就不適合做官。不適合經商,那是因為我的情商偏高。在商場上獲得成功的人,情商不能太高。唐詩有言,商人重利輕別離。經商就是要賺錢,就是要盈利,不能被情所擾,為情所困。我的情商很高,因此也不適合經商。

其實,我本來想當個作家。年輕時,寫詩歌,寫小說,做著文學夢。1971年,我在《黑河日報》上發表了第一首詩歌。那時,我在黑龍江的一個農場當“知青”。“上山下鄉”是我們這一代人年輕時的共同命運。我在那個農場勞作了八年!北京是我的第一故鄉,黑龍江是我的第二故鄉。咱們劉偉校長也是龍江人。剛才我還跟他說,俺倆也算是半拉老鄉呢!


那時候,當作家就是我的人生追求。但是我后來為情所擾,改變了人生的選擇。我是個情商高的人嘛!在愛情的推動下,我參加高考,考取了人民大學,選擇了法學專業。從這個意義上講,我與人大有緣,與法學有緣。這是緣分,我就要隨緣。在人大獲得碩士學位之后,我選擇了留校任教。后來,我又到美國的西北大學去攻讀法學博士學位,并且創造了一個記錄。美國的法學博士是SJD,一般至少要讀3年,而我只用了1年零10天就讀完了。獲得法學博士學位之后,西北大學校刊的記者采訪我,問我怎么能夠這么快就讀完SJD。我回答說,因為我年輕時在中國東北的農場受過鍛煉。當時,我還不知道“情商”這個概念。其實,這可能也和我的情商有關。情商高的人一般都能吃苦,有毅力,能用勤奮彌補智商的不足。1993年回國以后也有記者采訪過我。有的記者問,你是不是因為特別愛國才毅然決然離開美國,回來報效祖國?我說,你這話把我說得太高了。其實,沒回國的留學生也很愛國,而我主要是綜合考慮個人情況,決定回國發展。其中,我對人民大學的感情起了重要作用。人民大學有我的老師和學生,人民大學的領導對我也很好。當時社會科學專業的人出國留學不容易,人大的領導給我開了綠燈,讓我有感激之情。我對人大確實是有感情的。幾十年來,我就死心塌地在人大教書,聲稱講臺就是我的人生最佳位置,而且我要在人大一直干到退休。我的情商很高,要從一而終。


微信圖片_20190701154708_副本.jpg

后來我發現,當教師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有較多的自由時間和空間,可以完成一些業余的追求。例如,我在業余時間寫小說,一共出版了五部犯罪懸疑小說,而且還走出了國門。于是,我就成為法學家中小說寫得最好的人,當然也是中國作家中法學造詣最深的人。后來我又發現,我這個人不僅EQ偏高,LQ也很高。LQ這個概念大家熟悉嗎?它的英文是Leisure Quotient,直譯過來就是休閑娛樂的天資和能力,有人把它翻譯成“玩商”。玩商也很重要。根據國外的研究成果,玩商高的人,生活的幸福感比較高,一般都不會得抑郁癥,也不會得精神病。玩商是先天的,但是也需要后天的開拓。對人生來說,智商關乎于事業發展,情商關乎于家庭幸福,玩商關乎于身心健康。各位同學要面臨的生活壓力和工作壓力都很大,因此要適度開發自己的玩商。


我就很注意開發自己的玩商。例如,我熱愛體育運動,年輕的時候踢足球,曾經在1984年和1985年代表法律系參加過人大的足球賽。后來年齡大了,不適宜踢足球,我就改打羽毛球。不過,去年人大校友舉辦“人大復校40周年足球邀請賽”,熱情邀請我參加,我就在65歲的高齡重返綠茵場,踢了20分鐘。校友們邀請我參加,還有一個特別的理由,因為我目前擔任了國際足聯的道德委員會委員。我喜愛足球,也算是個追求,結果與足球結緣,先是受聘擔任中國足協的道德與公平競賽委員主任,后來又當選國際足聯的道德委員會委員,這就是追求與隨緣的結合。我告訴你們,這是個挺好的差事,工作不多。顧名思義,道德委員會就是管道德的。大家都知道,對于踢足球的人來說,道德標準不能定得太高,只要不突破底線就OK了。而且,這不僅是個閑差,還是個美差。上個禮拜,我剛從巴黎回來。我這次到法國是去出席女足世界杯的開幕式并觀看比賽。去年六月,我也應邀去莫斯科出席了男足世界杯的開幕式并觀看比賽,而且享受貴賓的待遇。這也說明,隨緣就好!


我現在堅持跑步、游泳、打羽毛球。去年我還代表海淀區參加了北京市運動會的羽毛球團體賽。我們最終奪得男子團體冠軍,我也就收獲了一枚含金量很高的羽毛球金牌!另外,我還異想天開地舉辦了一場個人演唱會。我這個人嗓音不好,不會唱歌,62歲才開始練聲,學習唱歌,65歲就舉辦了個人演唱會。你們愛信不信!就在咱們學校的明德堂,我演唱了10首民歌。就我的唱歌水平來說,那也是相當的成功!


總之,人生既要有大夢想,也要有小目標。我的大夢想就要看到我們偉大的祖國成為真正民主法治的國家。我們不僅要在經濟發展方面讓外國人羨慕嫉妒恨,而且要讓我們的社會制度更加完美,也要讓外國人羨慕嫉妒恨。這就需要我們共同努力,特別是你們年輕人!不過,人不僅要有國家的大夢想,還要有自己的小目標。我的人生小目標就是:打球打到70歲,跑步跑到80歲,游泳游到90歲,唱歌唱到100歲!此話與大家共勉。

微信圖片_20190701154714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