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3日中午,制片人理靈剛剛抵達延慶拍攝基地,氣還沒喘勻,就被拍攝現場沉悶的氣氛驚到了:只見導演高進軍眉頭緊鎖,腦門上擠滿了豆大的汗珠,背著手,一個勁的原地打轉,唉聲嘆氣;滿場的劇組成員和群眾演員似乎都在悄聲議論著什么......

理靈心里明白,出大事了!

不知為何,導演給理靈的第一印象是,他特想罵人,卻找不到宣泄的對象,憋氣,憋悶,這是一種很糟糕的狀態。理靈知道,導演是拍攝現場的總指揮,他的狀態如何,直接影響拍攝的質量和進度,可到底因為什么呢?

理靈悄悄問場記,出什么事了?

原來,此刻是在延慶縣人民檢察院院外拍攝一個大場景:錦山市政府就遠水河污染事件正在召開媒體見面會(延慶縣檢察院的部分領導和干警也作為群眾演員參加了拍攝),剛開始進行得很順利,輪到一位女記者現場提問時,意外發生了——

飾演女記者的這位群眾演員因頭天夜里感冒發燒,幾乎一夜未眠 ,正式開拍時,臺詞記不住了,一條不行,再來一條;一口氣來了N多條,條條都忘詞,一直被導演“咔咔”叫停......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這位“女記者”越來越緊張,一直無法進入狀態。

導演忍住火,不停地安慰她,還幫她提詞,可她還是磕磕巴巴說不順暢。眼瞅著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臺上臺下的群眾演員開始有了躁動,照這樣下去,今天的拍攝計劃肯定完不成。

導演無奈了。只好讓那位女演員冷靜一下,找個沒人的地方背背臺詞。而他,則變成了理靈最先看到的那副樣子,整個一個失魂落魄。

聽到這個情況,理靈也快崩潰了:演藝界有個說法,戲比天大,救場如救火。眼下,除了天兵天將,恐怕無人能救這場“火”了。咋辦,咋辦?微信圖片_20190515235957_副本.jpg

就在理靈和導演一籌莫展時,扮演群眾演員的延慶縣人民檢察院辦公室薛主任挺身而出,他洪亮的喊了一嗓子,我為劇組推薦一個人選吧!

導演眼前一亮,理靈更是兩眼放光,快說,是誰?

“我們檢察院組宣處處長劉妍,她應該可以!”薛主任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劉妍,身高1米78,用當下時髦的話說,那就是魔鬼身材,相貌俊秀,伶牙俐齒。喝著延慶的水長大,卻不帶一丁點本地口音,說著一口流利地道的普通話(不像理靈,東北從軍11載,滿口“大碴子味”)。

她2004年考進檢察院,多次策劃并主持延慶縣人民檢察院的各類大型活動,還在延慶電視臺“檢察視點”欄目擔任過主持人,并多次代表延慶檢察院參加各類市級檢察系統的演講比賽,曾榮獲北京市檢察機關青年檢察官風采大賽語言類一等獎、北京市女檢協“成功、成長、成才”演講比賽二等獎,在第四屆檢察業務技能競賽中榮獲“全市十佳兼職教師”稱號。

乖乖,這不正是傳說中的“女神”嘛!

導演上下打量著亭亭玉立的劉妍,很是滿意的點點頭,然后問她,能背得下來那些臺詞嗎?劉妍矜持的點點頭(后來她告訴我,一個多小時的拍攝過程中,那個女演員死活背不下來的臺詞,早被待在現場的她背得滾瓜爛熟)。導演興奮地說,趕緊給這位女檢察官化妝,熟悉一下臺詞,上場!

劉妍果然不負眾望,經過十幾分鐘的簡單準備后,她信心滿滿地走到長槍短炮的“媒體”中間,100多字的臺詞,被她字正腔圓地擲地有聲地道出——

微信圖片_20190516000031.jpg距遠水河污染事件爆發,至今已經過去近一個月的時間了。此類的媒體見面會也已經舉行了四次,涉及公眾所關心的問題,相關權威部門紛紛做出回應。人們的恐慌情緒在逐漸消除,造成污染的原因查明了,污染得到了控制,水源的安全得到了保證。這一切似乎都在告訴人們,我們這座城市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但是,我們也不禁要問,類似的事件是不是還會發生?這次事件的背后到底隱藏著什么?誰應該為這一事件負責?今天的媒體見面會我們期待這些問題的答復。”

她的話音剛落,導演便笑容滿面的一揮手,“過”!霎時,全場響起自發的掌聲,猶如瞬間漲潮的海濤嘩嘩從現場滾過,有人趁機大聲叫好!

理靈在心里偷著樂,這幫家伙,一定是被那一個多小時過不去的拍攝場景“憋屈”壞了。再看女檢察官劉妍,依然是紋絲不亂的沉靜。她淺淺的笑著,好像一朵四月的海棠花,清新可人。

哦,這才是真實的檢察官,這才是真實檢察官的素養和風采,這也正是電視劇《守望正義》所要呈現的主旋律嘛!想到此,理靈的眼眶濕潤了,她為自己也能成為這支正義隊伍的一員,小小驕傲了一把。

人們喜歡說“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針對今天的事件,理靈做了大刀闊斧的修改,變成了“緊急時刻方顯檢花風采”,難道不是么!雖然,有點直白。

 

a3355a79td988762dd7da&690.jpg

          閑暇時光里的檢花劉妍,與同齡的普通女孩沒有多少區別,美麗,浪漫,笑靨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