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世矚目的“兩會”,在人民的期盼中,勝利召開了。一年一度的“兩會”,是表達政府和人民意愿的橋梁,表達時代的需要,人民的盼望。會議更深切的體現了黨的宗旨——全心全意為了人民的利益。感慨之余我不由想起了29年前,有一位“為民謀利,為黨爭光” 敢于擔當,為民造福的人民公仆、原秦皇島市委書記丁文斌,在國家經濟困難的年代,為了47萬人民的生存和幸福,他帶領秦皇島人民,進行了艱難而偉大的惠及百姓的 “引青濟秦”工程,他為老百姓所做的好事,人民至今不忘。

  我之所以這么了解這個人物,是因為當年我曾懷著感動的心情,寫下一篇反映他與“引青濟秦”工程的報告文學。今天看來,他的事跡和精神,依然那么感人,代表了黨和政府熱愛人民的一貫情懷,很有代表性。

       值此舉世矚目的“兩會”期間,我決定把這篇29年前的紀實文學發表于銀河悅讀網,希望借助網絡的力量,讓更多的人特別是我們的公仆們以他為榜樣,全心全意為老百姓謀福祉,仍有意義。

  

        飛雪迎春

  1989年1月6日,北風呼嘯,大雪紛飛。

  保定至北京的公路上,一輛黑色轎車正在頂風冒雪艱難行駛。車上坐的是兩個小時前剛剛離任的保定行署專員丁文斌。

  他,52歲,中等個兒,身穿一套銀灰色中山服,外披一件黑呢大衣,腳蹬一雙翻毛皮鞋。炯炯的目光凝視著前方。腳下保定地區這片熱土他太熟悉了,八年征戰的風塵,仿佛尚在眼前飄飛。車子一離開市區,他的鼻子就有點發酸。

  “丁專員要走了!”風雪之中,行署大院自發地聚集了200多人,大家自動列隊,留下了一個個風雪送專員的珍貴鏡頭;70多歲的老地委書記臧振國,竟然冒著鵝毛大雪,乘車180多里,來到保定與涿州的交界處,專程為丁文斌送行;白洋淀的那些淳樸的農民,得到了丁文斌調走的消息,居然給中央組織部和河北省委寫了一封又一封信,要求留下他們的“好專員”……他為老區人們做的事情太多了,都刻在人民心里。

  老區情啊!濃似酒!丁文斌的眼睛濕潤了。

        雪,還在紛紛揚揚地飄著。“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也許是情之所至,也許是有感而歌吧,丁文斌情不自禁地吟誦起毛澤東那氣壯山河的詩篇。

  那么,這漫天的大雪對丁文斌來說,迎來的又是什么呢?是那“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的幽居閑情?還是那“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壯麗詩篇?

  丁文斌敏銳地意識到一種新的更加艱巨的使命即將來臨……


      艱巨使命

  3月8日,丁文斌新的崗位,擔任秦皇島市市長。他剛上任,“二百多天后秦皇島將面臨斷水危機”的消息像山一樣,突然向他壓來!

  這消息如雷轟頂!使一向處變不驚的丁文斌憂心如焚!他感到一種無形的巨大的壓力,這股壓力非同尋常,躲不掉!避不開!跨不過!推不出!直逼他丁文斌!一個人民的市長,為官一任,就要造福一方。為了人民的利益,只能背水一戰!

  水,在哪里?希望,在何方?作為一市之長,如果解決不了47萬人民吃水的問題,那就是對人民的犯罪!他從手中一張不大的秦皇島地圖上,掂出了水在他手中的份量!

  他想起了胡耀邦同志與他的最后一次談話。

  那是2月的一天,他去看望胡耀邦同志。當匯報到將去秦皇島工作時,胡耀邦同志爽朗地笑了:“去了以后,不要下車伊始就發表意見,應該恢復我們黨的調查研究之風。”他還特別強調:“要調查研究,多掌握第一手材料。要把實情吃透。我們黨一定要聯系群眾,真心實意地為人民辦真事,辦實事。為官一任,造福一方。”反映非常敏捷的丁文斌做夢也沒有想到,耀邦同志的“遺囑”,竟然是對他現在工作最具體的教誨!

丁文斌(左)向胡耀邦總書記匯報。_副本.jpg

     (丁文斌向胡耀邦總書記匯報。)

  哲學家用哲理闡述人生,數學家用定義解開難題,文學家用文字化為火熱的血,雕塑家用形象豎起永久的記憶。丁文斌,既不是哲學家,也不是數學家,他要以人民公仆的赤誠之心,解開嚴重缺水的重大難題。

  丁文斌“失蹤了”。他帶著一幫“軍師”,風風火火跑遍了秦皇島轄內的三區四縣。在實地調查中,他親眼看到秦皇島遭受35年來最嚴重干旱的凄涼景象:他看到大面積花生不能坐果,一片片水稻相繼枯死,一畝畝玉米不能結籽,許多農作物顆粒無收;他看到機車車輛廠、造紙廠、漂染廠等用水大戶放假的放假,停工的停工;他看到守著大海的市民,每天不得不為一桶水而奔波犯愁;他看到柳江水源地因采水過重,己經造成地面塌陷;他看到北戴河因海水倒灌,大片的稻田已被堿化……最使他揪心的是:地下水源瀕于枯竭,沙河、湯河、戴河已全部斷流,市區人民目前唯一賴以生存的“大水缸”燕塞湖,水位驟然下降了17米,湖中蓄水也所剩無幾……

  丁文斌馬不停蹄,立即趕回市里,連夜組織人收集有關秦皇島水源的資料,研究戰勝旱魔的對策。第二天是個悶熱的星期天。早上五點半,丁文斌就鉆進了辦公室。等他把滿桌的資料全部用紅筆勾劃完,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這一天,他查閱了近百萬字的資料,僅僅吃了一碗面條。然而,也就是這一天,他掌握了大量有價值的水源情報…… 

  多年來,一些有識之士曾多次向上級呼吁解決缺水問題。但問題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萬里委員長在國務院工作期間,曾親自考察過華北地區的水源,明確提出:秦皇島必須“引青濟秦”。1984年9月,國務院辦公廳下發的會議紀要,曾明確提出:“為解決秦皇島城市供水問題,應將青龍河水引入秦皇島。”后來,國家計委原則批準了“引青濟秦”工程,勘測設計部門曾飲風餐露,勞累四年,編制出了“引青濟秦”工程的系列技術報告。但后來不知是什么原因,沒能具體落實。目前,秦皇島正在遭受35年來罕見的干旱,年降水量不足正常年景的一半,水庫存水量已下降到最低限度,地下水也已到了可開采的極限。城市總蓄水量只剩下3200萬立方米。這點水,如果按正常供水量日均20萬立方米計算,到1990年2月,秦皇島城區便無淡水可供。如果每天只供半小時,市區用水也只能維持到1990年3月15日。根據華北地區氣象預報資料分析:秦皇島一線在未來的五個月中沒有雨雪!

  情況十萬火急!丁文斌掏出手絹,慢慢擦去額頭滲出的汗珠,把那深沉的目光掃向地圖的左上角——青龍河!

  青龍河,發源于遼寧省凌源縣,由北向西南流入秦皇島所轄的青龍縣和盧龍縣境內。上游穿山越嶺,河道狹窄。桃林口以下,河道漸漸寬闊,在大橫河處進入平原,于灤縣石梯子附近匯入灤河。青龍河全長223公里,流域面積超過6000平方公里,多年平均經流量9.4億立方米,水量十分豐富,一直沒有大規模開發利用,每年有6億立方米的河水白白流入渤海。目前,要救秦皇島,別無它路,唯有背水一戰引青濟秦!不能再猶豫了!


   果斷決策

  6月2日,丁文斌在市政府黨組會議上正式提出,要盡快拿出“引青濟秦”方案,并立即著手安排專家考察、論證、分析、比較、研究引水路線,組織工程設計……

  然而,事情并不那么簡單。就在丁文斌把“引青濟秦”的主張,拿到圓桌會議上去論證時,竟引起了一場又一場肯定與否定、相信與懷疑、干與不干等不同意見的爭論。當時,有人認為:引青濟秦談何容易?一無資金,二無設計,三無施工隊伍。青龍河距市區120里,時間又非常緊,要在200天內干成這樣大型的工程,根本不可能!唱唱高調還可以,別忘了:引水可不是吹糖球!

  也有人擔心:丁市長你剛來,引青濟秦可是個人命關天的大事情,成功了功垂史冊,大家有份;萬一失敗了,是你市長出的點子起的頭,吃不了可得兜著走。丟了烏紗帽是小事,恐怕還得負法律責任。到時候誰能理解你的初衷?如果你不搞這個工程,一旦真的斷了水,你剛來,與你何干?因此,沒有必要去冒險!不必去惹這個禍!

  會議開了一個又一個,意見就是不統一。爭論還在繼續……

  時間,只剩下200多天了。不要說把這項工程拿下來,就是立項報告,取回批文,這點時間也不夠啊!然而,會場上的爭論還在繼續。丁文斌坐在一側,陷入了深深的苦惱之中……

  驀地,包公手持烏紗帽,大義凜然的高大形象在他的腦海中一閃:包公,一個封建王朝的官員,都能愛民如子,為民請命。而我,一位共產黨的市長,為什么不能為民作主,引青濟秦?人民的利益,就是決策的唯一根據!為了47萬市區人民的生存,就是摘去烏紗帽、殺頭坐牢,我也心甘情愿!丁文斌毅然站了起來,大聲宣布:“同志們,引青濟秦已不是搞不搞的問題,而是十月份必須開工。我是一市之長,要對人民負責。是對是錯,是功是過,是福是禍,半年后再說。有什么責任,我一個人負責!”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譚嗣同《絕命詩》)。人們,終于被丁文斌豪氣萬丈、肝膽照人的氣魄打動了。但是,已經沒有時間等待了,也無法按照常規辦事了,只能一邊干一邊報批。

  9月2日,丁文斌主持召開“引青濟秦方案論證會”。經反復研究論證決定:引青濟秦應急工程,分西線和東線兩部分完成。干線總長60.88公里,引水量2秒立方米,年增加市區供水量6300萬立方米,相當于目前市區自來水公司年供水量。計劃明年3月15日正式通水。

  西線——青龍河到洋河水庫一段。入燕河前線路長10.43公里,以后入西洋河,利用河道送水。主要工程包括:開鑿4.85公里的西吳莊隧洞,隧洞凈高3.4米,凈寬2.8米,結合遠期引水,按6秒立方米設計;開鑿3.18公里的大新莊暗涵,斷面為3米乘3米;城柏莊北修建2.4公里加蓋明渠,底寬3米;還有取水頭部的改造工程和西洋河河道治理工程。由于西線隧洞、暗涵工期需要一年多時間,為保證市區應急供水,暫時先利用引青干渠的5座農用泵站,抽水入西洋河支流,匯入洋河水庫。計劃在封凍以前,抽水105天,保證有25000立方米的青龍河水匯入洋河水庫,以接應明年3月15日引洋河之水進入市區。

  東線——洋河水庫到市區一段。干線長37.37公里,加上支線,全長51.83公里。主要工程,包括開鑿5個隧洞,總長度3.448公里,隧洞凈寬2.6米,凈高2.8米,按遠期引水6秒立方米設計;修建8段暗涵,總長度1.4公里,過水段面與隧洞斷面相同;埋設管道46.66公里,其中直徑1.6米雙排管線3.76公里,直徑1.2米雙排管線26.03公里,支線直徑1.4米,單排管線5.63公里,支線直徑1米單排管線7.38公里,鋼管管線3.86公里;新建北戴河崔各莊水廠和湯河加壓泵站;還有穿路過河工程……

  也就是在這次會議上,丁文斌正式宣布:“為了應急救災,9月8日,正式利用盧龍西渠泵站向洋河水庫調水!”自此,“引青濟秦”工程的序幕拉開了……


   緊急上書

  引青濟秦工程浩大。不僅東線需要開鑿5個800米大型隧洞,開挖百里渠道,總土石方工程量335.79萬立方米;需埋設13640根口經1米至1.6米的水泥管,而這些水泥管必須在90天內從陜西、保定、大連、北京、遼陽運抵秦皇島火車站;需澆鑄混凝土10.41萬立方米;需鋼管2179噸、木材4600立方米;而且西線要在地厧條件十分復雜的情況下,打通一條近10華里長的大型隧洞。整個工程需要資金2.4億元。現在,一無資金,二無物資,三無設計圖紙,四無施工隊伍,什么條件都不具備,而全市供水期只剩下200天了。

  9月2日晚上,丁文斌一夜沒有合眼。板是拍了,下一步,不!就是現在,擺在眼前最緊迫的資金問題怎么解決?他拿起了筆,向省委寫報告……

  9月3日上午,秦皇島市委常委通過了市長丁文斌向河北省委書記邢崇智、省長岳歧峰呈報的“引青濟秦”十萬火急的報告:

  崇智、歧峰并傳贊、連松、叔華、潤身同志:

  我懷著萬分急切的心情上書……秦皇島市區現有可供水僅夠180天……在這個關系到秦皇島存亡前途的抉擇關頭,我作為一市之長,市民的公仆,決不辜負全市人民對我的殷切希望,決不辜負黨和上級的培養,愿與全市人民同甘共苦,瀝盡肝膽,打勝“引青濟秦”這一仗……目前,中央、省、市資金都很困難。在工程艱巨,沒有資金,工期很短,而且不干也得干的特殊條件下,必須特事特辦,以無私奉獻和鐵的紀律武裝群眾,以堅持懲治腐敗的事實激勵群眾,做到人心齊,泰山移,各行各業,每人每戶,有力出力,有物出物,有智獻智,在全市打一場“引青濟秦”的人民戰爭……為了搶時間,全神貫注抓好“引青濟秦”工程,請省委、省政府更換我出訪日本代表團團長職務……以上言意,萬望支持……

  豪氣貫日月,英風動大地。當時,凡是看了這份報告的領導和同志,無不為之動情……

  9月6日,引青濟秦工程總指揮部成立。丁文斌抱著一種破釜沉舟的悲壯心情,鄭重宣布:“我自己出任工程總指揮,副市長李書和、崔致中、軍分區司令員王汝橋和副司令員丁傲祥任副總指揮。李書和兼任西線指揮,負責把青龍河水引到洋河水庫;崔致中兼任東線指揮,負責把洋河水引到湯河水場;王汝橋和丁傲祥負責組織駐秦部隊和民兵,“啃硬骨頭”,打攻堅仗。工程顧問,由市長助理劉振和、農委顧問李連璧、城管委主任胡海山、水利局局長賀海洋擔任。指揮部下設九個組:總調度室由水利局副局長劉潭、城管委副主任孫連波、西灌區管理處負責人郝瑞祥組成;工程技術組由建委主任徐建得、水利局副局長王士祥(重點抓二期引水隧道工程)、市政建設開發公司副經理李光林、市水利勘測設計處處長劉振鋒負責;物資供應組由物資局副局長吉景堂負責;管道經委主任王連臣、撫寧縣副縣長陳才負責;集資財務組由財政局長岳美君、北戴河區副區長艾廣敏、招待處副處長李士榮負責:征地拆遷組由土地局副局長劉賀堂負責;動員宣傳組由宣傳部副部長趙新中負責;安全保衛組由公安局長郭士安、衛生局副局長張子良負責;協調組由市政府秘書長郭正山負責,由盧龍縣、撫寧縣、海港區、市政府各委、辦、局的正職(或主持工作的副職)組成。總指揮部設在市政府三樓中會議室。在總指揮部領導下,東西線指揮部和各組實行嚴格的分工負責制,哪個部門哪個環節出了問題,要追究領導責任……”

  9月14日,市委、市政府召開了三萬人參加的“引青濟秦”誓師動員大會。丁文斌宣讀的《告全市人民書》,是緊急動員令,是沖鋒陷陣的號角,在社會各界引起了強烈反響。全市人民迅速集結到了“引青濟秦”的旗幟下,一場功在當代、造福子孫的人民戰爭打響了!

  9月24日,市委常委擴大會就線路、管材、集資等工程重點問題形成決議。

  9月25日,東線指揮部成立。會上,丁文斌語重心長地說:“一切為了人民,一切向人民負責,是我們這次引水工程的唯一出發點和歸宿。人民政府為人民,當好人民的公仆,為人民分憂解難是我們的責任。從9月6日到3月15日180天的限期,己經堵死了我們的后路,我們只能背水一戰,務求必勝!”

  9月30日,西線指揮部成立……

丁文斌在太行山區考察。_副本.jpg

      (丁書記在山里考察)

  10月1日,在設計任務書尚未報送國家審定,困難鋪天蓋地橫亙在眼前的特殊情況下,丁文斌毅然下令開工,打響了引青濟秦工程的第一炮!在簡陋的開工儀式上,許多人難以相信,在如此艱難的條件下,180天怎么能夠通水?丁文斌這是把自己往絕路上逼啊!專程從省里趕來幫助做計劃的一位同志,是丁文斌的老朋友。他親臨施工現場,不由暗暗吃驚:丁文斌做事從來都是一步一個腳印,現在是怎么啦?他語重心長地對丁文斌說:“老兄啊!也許你不了解,原無錫市長,就是因為在基建程序上不按規定辦事才犯了錯誤。你千萬要謹慎,可不能因為今天這一炮而犯錯誤啊!”丁文斌看著這位多年相知的老朋友,仔細掂量著每一個字的份量,然后,冷靜而深沉地說:“老兄,你的心意我明白。可現在是逼上梁山!為了47萬人民的生存,我只能干不能退!在引青濟秦這件事上,承擔什么樣的責任,我都不怕。我只怕引不來水,救不了全市47萬人民的急!” 

  他,毫不猶豫地豋上了駛往開炮現場的汽車。于是,驚天動地的第一炮打響了……這炮聲,猶如那驚天的春雷,給秦皇島人民帶來了生存的希冀;這炮聲,猶如那催征的戰鼓,給秦皇島人民增添了必勝的信心;這炮聲,猶如那莊嚴的宣言,宣告了一個偉大的真理:無私,才能無畏!這炮聲啊!猶如那悲壯的旋律,伴送著早已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人民公仆, 赴湯蹈火!


  眾志成城

  誰為人民著想,誰就會得到人民最廣泛、最真誠的支持。而群眾一旦理解了自己的事業及其意義,就會爆發出最偉大、最雄厚的力量。

  當初,有人曾懷疑:丁文斌之所以有這樣大的膽,肯定身后有靠山。對于這一點,丁文斌并不否認:“憑心而論,我確實有靠山。這靠山,就是我身后的247萬秦皇島市的人民。如果沒有他們,我這個市長將寸步難行!”事實正是如此,就在這“市難當頭”的危急關頭,市長一聲號令,全市迅速掀起了一個捐獻大潮,很快就席卷了港城的每一個角落:

  陸軍第一休干所的離退休老干部,第一個摯起了捐獻的大旗。他們在戰爭年代,為了民族的解放,冒著槍林彈雨浴血奮戰,為創立人民共和國立下了不朽的功勛。現在,當他們從報紙、電視中看到丁文斌宣讀的《告全市人民書》時,一個個坐不住了。在黨委會上,黨委書記、老紅軍王成芳和劉杰三、王景才當場表示:為支援“引青濟秦”工程,每人自愿捐款1000元。所長一聽急了:“不行,太多。你們身體都不好,有的老伴沒有退休金。”“那好,降到800元。”王成芳說。“還是多,降到500元吧!”在黨委成員帶領下,全所當天就捐款5400多元。第二天,正當大伙張羅著去送款時,身患重病已住院的老紅軍羅光忠,又讓他老伴送來他捐獻的100元。這群老軍人,就象當年出征一樣,排著整齊的隊伍,在所長劉志順、老紅軍王成芳率領下,雄赳赳,氣昂昂地趕到了工程指揮部,莊重地獻上了5500元。

  第二休干所不甘落后。動員會剛散,離休老干部任德志便找所長:“我捐1000元,搶個頭。”這1000元,可是老任留給兒子結婚用的錢啊!誰知,兒子和即將過門的兒媳聽說市里號召捐款,卻主動來和老任協商:“不要為我們操辦了,改為旅行結婚,省一點錢捐給引青工程吧!”

  陸軍一動,海軍休干所的休干魏罕坐不住了。他和老伴一合計,捐獻了1000元。這1000元,原是老魏準備給老伴買自動洗衣機的。她患有嚴重的關節炎,用手洗衣服關節痛。然而,當引青工程遇到困難時,這對革命伴侶,卻毫不猶豫地將錢捐獻了出來。

  全國政協常委、解放軍副總參謀長何正文,聽說秦皇島市背水一戰,“引青濟秦”,深感“可喜可賀”。特意捐贈了500元稿費“以示支持和贊助。”

  河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幼輝,親自從工資中取出100元,贈給引青工程。他在給丁文斌的信中說:“作為一名人大代表,對您領導下的工程,理應多作貢獻,但我力不從心,只能從我工資中取出100元支援工程。100元對于工程是微不足道的,但它表達了我對秦皇島人民的一片心意。”

  丁文斌工作40多年,原本就沒有多少儲蓄。但他一下子就捐出了10月份的全部工資,并讓財務處每月從他的工資中扣除50元作為捐款,直到通水……

  誰又會想到:那些平時靠一元一角積攢現金的群眾,今天為引青工程捐款,居然出奇的大方:

  全國勞動模范、司機司航權,剛從北京開會回來,聽說要引青濟秦,立即捐出1000元;

  北戴河區油漆粉刷隊長劉志桂,靠一把油刷刷出的積蓄能有多少?但為引青捐款,她第一次就捐出1000元。兩天后,她聽說有人捐了2100元,她又捐了1500元。她說:“咱要在全區爭第一。如果有人再超過我,我還捐!”誰料想,真有人捐了2500元。她不服氣,又捐了1000元。一個油刷工竟捐款3500元!這是何等的胸懷!何等的氣魄啊!當有人問她為什么捐這么多錢時,她滿懷深情地說:“我們是靠國家的好政策富起來的。眼下國家有困難,咱不能忘本,不能讓市長為難,應該多捐些。”

丁文斌與專家和掘進隊領導研究處理塌方方案。_副本.jpg

  一天下午,一位30多歲的農民闖進了丁文斌辦公室:“市長,您辛苦了!”話剛說完,就從兩個鼓鼓囊囊的衣兜里,左一把右一把地往外掏錢。丁文斌還沒搞清是怎么回事,對方鄭重地說:“市長,引青濟秦是造福人民的工程,是為人民辦的大好事。我是一個農民,也想為工程做點貢獻。我琢磨了好幾天,決定把準備買彩電的3000元錢捐出來,表表我的一點心意。彩電可以不買,人可不能沒有水喝啊!”說完扭頭就走。丁文斌一把拉住他,詢問他的名字,可他就是不說。后來,了解到:他叫陶金華,是海港區黃土坎鄉徐莊的農民。

      (丁文斌與專家和掘進隊領導研究處理塌方方案。)

       農民,中國的農民一向是臉朝黃土背朝天,從土圪垃里刨食吃的。今天,黨的政策雖然使一部分人先富了起來,但這3000元,在這個并不富裕的農民手中,也許就是他的一半家財啊!然而,當市長發出捐款號召后,這位普普通通的農民,竟毫不猶豫地送來了!金錢有價情無價,一片真心對青天。丁文斌捧著這份不尋常的引青捐款,他的眼睛濕潤了:這是何等的情誼啊!

  迎賓路小學二年級小學生張朔,背著沉甸甸的書包,頂著寒風步行4華里走到學校,把3枚捏得濕乎乎的硬幣送到了老師的手中,膽怯地說:“這是我步行上學,省下的一毛五分車費,我想捐款,可是……太少了吧?”老師不由心頭一熱,猛然把她摟到懷里,顫聲說:“好孩子,不少!一點兒也不少!”……

  全市的中小學生迅速掀起了捐款風潮。千萬個象張朔這樣的孩子,獻出了他們的零食錢、壓歲錢、加餐費……誰也沒有想到,這些還在爸爸媽媽懷里撒嬌的“中國小皇帝”,居然捐獻出了9萬元人民幣。   

  人們,相逢談捐款,處處在捐款。1989年10月13日這一天,僅個人捐款就有4935人,還不包括北戴河、山海關兩區捐款的人數。到10月15日,已有75006人捐款248013元……

  天日昭昭,世風朗朗。丁文斌和秦皇島人民永遠也不會忘記:在引青工程資金最困難的關鍵時刻,秦皇島港務局立了大功,局長黃國勝、黨委書記李德宣、副局長丁克義來了,代表全局職工支援引青工程3108.8萬元(其中:以無息貸款方式,借給引青工程1500萬元,至1991年10月。累計免收利息約440萬元;一次性捐款100萬元,捐獻水泥1000噸;按規定交納用水加價費和能源交通基金加收費約1055萬元。以上三項,合計出資1600萬元、借資1500萬元。另加港務局職工捐款8.8萬元。總計支援引青工程3108.8萬元),為引青濟秦工程的順利開工,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山海關船廠領導來了,捐款100萬元(其中30萬元以廢鋼材折價);

  秦皇島交通銀行捐款10萬元;

  中國煤炭進出口總公司秦皇島分公司捐款6萬元……

  到1989年12月31日,全市捐款總額3118萬元,已籌集資金7560萬元……  

  市民在捐款,農民也在做貢獻。

  土地,人類偉大的母親。在這個地球上,也許沒有任何一種崇拜比得上中國農民對土地的崇拜更虔誠。延續了幾千年的黃河文明和農耕文化孕育的小農經濟生產模式,猶如臍帶一樣將中國農民和土地緊緊地扭結在一起。中國歷代農民起義和農民戰爭,次數之多、規模之大、時間之長,都堪稱世界之冠。究其原因,都與土地息息相關。

  然而,當秦皇島引青濟秦工程需要占用土地的時候,撫寧縣和盧龍縣的農民,卻毫無怨言,無私地奉獻了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

  撫寧縣田各莊鄉寒江峪村,共有耕地2300多畝,絕大部分是山坡嶺地,僅有300多畝水稻和菜田是好地。也許是老天爺有意要與他們作對:引青工程不僅要穿過這個村,而且要把這唯一的300畝好地幾乎全部占完。地里,長著已經結果的1500多棵蘋果樹,還有許多畝大白菜正在長心,再有一個月就可上市,這可都是鄉親們的聚寶盤、搖錢樹啊!但是,一聽說是丁市長拍板的引青工程要占這片地,鄉親們雖然心疼,卻沒有一個人有一句怨言。

  寒江峪村70歲的侯萬義老漢,親手栽種的130顆蘋果樹,需要全部砍掉。沒有任何人去做他的工作,他竟自己拿一把斧子來到地里,一邊砍一邊流眼淚:“果樹呀,你不要怨我。丁市長不顧家,也不顧自己。咱得想想市長是為了誰呀!等引青工程修好了我再種……”130顆蘋樹伴著老漢的淚水被砍倒……

決戰前夕_副本.jpg

      (決戰前夕)

  為了緊急調水,盧龍縣人民作出了巨大的犧牲。縣長何進先接受任務后,向他的部屬明確表示:“秦皇島市區的困難,就是我們盧龍的困難。對于緊急調水,我們要積大體、顧大局,不講任何條件,寧肯犧牲盧龍的利益,也要要人給人,要物給物,要錢給錢,保證按時通水!” 

  煙筒山泵站已有十多年沒有啟用。渠道淤積、隧洞堵死。這條渠道長2600米,其中有300多米暗洞淤積嚴重,洞里潮濕陰冷,還有一些毒蛇,人們不敢進去清淤。鄉黨委書記李儉生首當其沖,帶領兩名膽大的青年在前邊開路。他們點著燈,貓著腰,連續干了7個晝夜,清除土石方8000多立方米,提前10天完成了任務。

  9月25日,由于工程要在國慶節前打響第一炮,擔負引青工程4號洞施工任務的河北地厧二隊先遣隊,開進了撫寧縣博士營這座古老的山村。村里沒有食堂,工人們沒帶行李,有的甚至連替換的衣服都沒有來得及帶,就沖上了“引青濟秦”戰場。干活,有工地;吃住,怎么辦?博士營村婦聯主任張素珍和丈夫一合計,立即把東屋的三間房騰出來,給地質隊的工人住,又用自家的柴米油鹽為工人們做飯菜。30多位工人吃住安排好了,她又去為他們找蓋的。她先把自家的被褥讓給工人,又跑到娘家、婆家、哥嫂家、弟媳家及左右鄰舍借來了20多床被褥。從此,她家成了地厧二隊的宿舍、伙房、會議室、漿洗房。遷西縣女青年張玉敏怕未婚夫王玉銀回家結婚耽誤施工,主動從300多里地外的老家來到引青工地結婚。面對這位用特殊方式支持“引青”的小妹子,張素珍親自炒菜,精心準備酒席,為張玉敏和王玉銀舉行了別具一格的戰地婚禮……


      魂系蒼生

  當疲憊的地球,悠緩地轉了一圈又一圈,進入耶穌基督降生以來的第一千九百八十九年之際、秦皇島即將面臨斷水危機的緊急關頭,中國高層領導機構的公仆們,對47萬人民的生存危機持何態度?

  9月3日,當丁文斌的“緊急上書”由專人送到河北省委、省政府時,這份震撼人心、十萬火急的報告,緊緊揪住了決策者們的心!

  八位主要領導都在報告送到的當天,作出了明確的指示。

  省委書記邢崇智批示:轉省政府毛志君同志,此意見、措施很好。一個干部應該是急人民所急,辦黨和人民迫切要求辦的事,既辦就要辦好。為此不出國,應予支持表揚。

  省長岳岐峰批示:此信好,請潤身同志閱,請水利廳鄭德明派人前往協助。

  省委副書記兼省政協主席李文珊看了信說:“引青濟秦”是個大好事,我積極呼吁支持!

  省人大主任郭志看了信說:我去過盧龍、撫寧,也想引青龍河水進市。我支持辦這個好事。

  常務副省長葉連松批示:解決用水,確系秦皇島的當務之急。首先要對“引青濟秦”工程方案,進行可行性研究和方案比選論證,請省水利廳牽頭,建委、計經委、地礦局派有經驗的專家參加,抓緊組織班子前去工作,切實幫助秦皇島定個最佳方案,然后組織實施。

  副省長宋叔華批示:請建委、水利廳牽頭,組織有關部門參加,抓緊辦理!

  省人大副主任岳宗泰看了信說:工程建設需要多少投資,常規需要多少錢,都要好好算賬。主要靠自力更生,也要派人到北京有關部門匯報,爭取國家給予必要的支持……開鑿隧道可到開灤煤礦請人幫助;用1.6米的水泥管,我省保定、石家莊、邯鄲水泥廠都有較豐富的經驗,也可以請他們幫助。

  省紀檢書記白石看了信說:“引青濟秦”確是件好事,要經過科學論證,有了充分的科學根據再干,只要有科學根據,有告狀的也沒關系。

  省政府毛志君秘書長批示:報連松同志批示,擬可建委牽頭,省計經委、水利廳、地礦局參加,去一個工作組調查,先定技術方案,再向省政府匯報。

  于是,由省水利廳、建委、計經委、地礦局專家組成的工作組,火速趕到秦皇島,以最快的速度拿出了最佳方案……

  10月17日,省長岳岐峰親自主持召開了省政府第52次常務會議。丁文斌和副市長李書和、崔致中列席。會上專門研究了“引青濟秦”應急工程,果斷作出了十項決定:

  省政府及各部要積極支持秦皇島市高速度、高厧量地完成“引青濟秦”工程;興建桃林口水庫;原則同意秦皇島市政府確定“引青濟秦”工程規劃,即:“自盧龍縣引青干渠隧洞出口小暖泉引水,通過西吳莊隧洞、丁各莊暗涵,在城柏莊北入燕河,在燕窩莊東入西洋河,利用燕河及洋河河道輸入洋河水庫,在洋河水庫非常溢洪道右側開鑿一隧洞,以下穿過小灣子村奔田各莊村東,折向寒江峪、博士營村北進入平川,直至前進村北西環路止。”省水利廳設計院對《秦皇島市“引青濟秦”應急工程計劃任務書》審定后,以省的名義按程序報國家水利部和計委審批;工程設計要精打細算,勤儉節約,施工要保證工程質量,注意安全,做到百年大計,厧量第一;引青濟秦工程所需資金要多渠道解決。總的原則是,除積極爭取國家給予支持外,省里支持一點,秦市的城市維護費絕大部分用于這個工程,不足部分靠貸款和發行的債券解決。為應急工程急需,請省人行先為秦市解決貸款1000至2000萬元。從秦皇島港吞吐一噸留一元錢作為港口城市配套費的政策,明年將到期,要向國務院反映,申請延長一段時間,以嘗還引水工程貸款;原則同意對“引青濟秦”工程所需350萬斤糧食3.5萬斤食油,可先由秦市在包干指標內解決,年底由省糧食局統一算帳;對工程所需的汽油、柴油、鋼材、木材、大窯水泥、瀝青等物資,由秦市政府同省計經委、物資局、石油公司等有關部門協商解決……

  當時,在河北省財政極端困難的情況下,撥款1000萬元,確實是擠出來、摳出來的。至于2000萬元貸款,更不容易。中央下達給河北省1989年度的貸款指標早已突破。省政府是冒著風險審批這2000萬元貸款指標的。

  人生貴相知,滿目蒼生情。已經走到生存危機邊緣的秦皇島人民,從這一件件真情實事中,認識了他們的省長;從這兩筆巨款中,體察到了人民公仆的忠誠;從深入一線解決問題的優良作風中,看到了省政府決策者們那一顆顆火熱的心!

       10月22日,下午2點30分。

  中南海豐澤園。

  萬里委員長正在召見河北省委書記邢崇智,秦皇島市市長丁文斌。聽完了丁文斌關于秦皇島市47萬人民將面臨斷水危機的匯報,萬里委員長的兩道龍眉不由微微一動:“今年北方沿海城市旱象比較嚴重,秦皇島缺水早就看出來了。我在國務院工作期間就考察過華北地區的水源。秦皇島要想發展,必須解決水的問題。沒有水,城市怎么建設?經濟怎么發展?旅游怎么搞?引青濟秦早幾年我就提出來了,一個城市沒有可靠的水源,靠泉水、靠井水不行。……秦皇島引青濟秦,先引兩個流量,只是救急,還不能徹底解決問題,還要爭取把桃林口水庫建起來。你們越早下決心越主動。不然,將來經濟發展不了,開放也搞不起來。水庫問題,我給國務院說說,干脆同時連水庫一塊干才好……錢不管誰拿,秦皇島的水庫要修。不然,秦皇島這樣一個開放的城市,這樣一個大的港口城市,沒有水,對整個國民經濟都有影響……你們引水這個決心下了,就一定要干;干就一定要發動群眾,艱苦奮斗;干就干好。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實事……”

丁文斌(左)向萬里委員長匯報_副本.jpg

      (丁文斌向萬里委員長匯報)

  人民共和國委員長那蒼勁有力的話語,揭開了這一關系秦皇島生死存亡浩大工程的序幕。接著,“引青濟秦”的將士們,以驚天地泣鬼神的豪情壯舉,在中華民族的大地上奏響了一曲動人魂魄的時代凱歌!

  11月3日,由國家水利部組織的國家審查團來到秦皇島,實地考察了秦市的水源狀況。

  12月4日,審查團對《引青濟秦應急工程設計任務書》和施工情況提出了具體意見。認為:《設計任務書》和《可行性報告》已基本達到要求的深度。同意近期先引4個流量,經洋河水庫反調解后引2個流量濟秦的引水規模;西線隧洞和暗涵按遠期規劃8個流量設計,東線隧洞和暗涵按6個流量設計;同意現在調整后的東線線路,青龍河水主要是城市用水,東線農業灌溉不能用青龍河水。工程級別屬于國家大型基本建設項目……要集中力量確保明年三月十五日按期通水……

  12月29日,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家計委主任鄒家華來到秦皇島。在親眼看到秦皇島嚴重缺水的狀況后,對丁文斌說:“剛才我和葉青同志(國家計委副主任)商量了引青濟秦這個引水工程。你們要抓緊接著干,項目我們回去就批。這不僅是解決一個生產生活問題,而且也是解決生存問題。關于錢的問題,同意在一噸一塊錢中解決……”

  “一噸一塊錢”,這是丁文斌被“逼”出來的沒有辦法的辦法。當時,工程需要2.4億元。而應急工程上馬時,可以說他手無分文。省政府和國家資金又嚴重緊缺,怎么辦?他想到了港口運煤的配套費。國家規定:秦皇島港每年每運出一噸煤,可增收一塊錢,用于港口配套費。這一規定,年底將到期,如果國務院能批準把這“一噸一塊錢”的規定延長5年,那么引青工程所借的全部費用,就可以還清。

  資金問題終于落實了。資金啊資金!就為這筆資金,從市長到省長,從省長到部長,從國務院副總理到國家委員長,都把“引青濟秦”救命的資金放在了心上!

  誰知,資金問題剛有了點眉目,又一個嚴峻的現實擺到了丁文斌的面前:管子!13329根四種不同型號的水泥管子告急!而這些管子分別在北京、西安、保定、大連、遼陽、山海關等6個工廠生產。這些管子,必須在3個月內生產出來,并運到秦皇島,才能滿足工程的需要。現在時間已經過半,運來的管子還不到三分之一。丁文斌坐不住了,他立即組織人馬,分頭到水泥廠去求援……


   勝利凱歌

  西線,早已開動了5個泵站,通過原盧龍“引青”干渠向洋河水庫輸水。這一應急措施,為東線開通后引水濟秦奠定了基礎。

  東線,成了整個引青濟秦工程的重中之重……

  4號隧洞貫通了!

  1號隧洞貫通了!

  3號隧洞貫通了!

  2號隧洞貫通了!

  5號隧洞貫通了!

  1990年4月28日晚,22點30分,湯河水廠已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群。今晚,東線應急工程將全線試通水,人們正在這里翹首等待,一賭通水的風彩。

  223個日日夜夜,就是223場殊死的決斗!就是223幅驚心動魄的畫面!在這223個日日夜夜里,市長們和工地上的勇士們度過了多少個不眠之夜啊!

  29日凌晨1點28分,人們熱切盼望的水終于來到了!請澈的青龍河水,溶融著引青將士們苦澀的汗水來了;唱著決策者“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壯歌來了;載著全國各地人民對秦皇島的一片深情來了!

  先是流來了一個小小的水頭,漸漸地傳來了一陣颶風般的轟響,緊接著那呼嘯奔騰的水流,從1.2米粗的巨型水泥管中迅猛沖出,向湯河水廠匯聚而去……

  剎時間,人們歡呼起來:“通水了!”“勝利了!”

萬里委員長、鄒家華副總理為“引青濟秦工程匯報展覽”剪彩。_副本.jpg

      (萬里委員長、鄒家華副總理為“引青濟秦工程匯報展覽”剪彩。)

  人們,突然發現丁文斌的面頰掛滿了淚珠。副市長崔致中走過去勸道:“老丁……”話未說完,自己的淚水也不由自主地落了下來。緊接著兩人緊緊地摟在一起……在場的許多人都哭了……

  巍巍長城永志芳德,涓涓龍水長吟雅風。哭聲中,人們想起了

  緊急上書的悲壯;哭聲中,人們想起了多方籌款的艱辛;哭聲中,人們想到了隧洞塌方的危險;哭聲中,人們想到了人民公仆的忠誠……

  4月30日上午,天馬湖畔。桃花盛開,楊柳飛舞,彩旗招展,人山人海。“引青濟秦”應急工程通水剪彩儀式,將在這里隆重舉行。

  上午10點鐘,總指揮丁文斌宣布通水儀式開始。國家水利部部長楊振懷和河北省省長岳岐峰為通水剪彩。楊振懷顯得格外激動,他一手握著紅色綢帶,手不斷地顫抖,好不容易才剪了這個彩頭。

  10點12分,丁文斌發布開閘令,只見他挺胸昂頭,神情嚴肅,振臂高手:“提閘放水!”說完,他的眼圈紅了,淚水含在眼眶之中……   

  頓時,鑼鼓喧天,鞭炮陣陣。人們奔向明渠兩岸,爭看通水的壯觀場面。舉止文雅的楊部長一邊看著流水,一邊不停地揮動拳頭,加重語氣,對丁文斌說:“引青工程干得好!第一期取得了勝利,第二期還得努力。天津的李瑞環打了第一仗,你在秦皇島打響了第二仗……”

  5月5日,東線竣工后的第五天,丁文斌果斷下令:“西線主隧洞工程開工!西吳莊隧洞開鑿引爆開始!”

  隨著兩顆紅色信號彈騰空而起,西線工地上傳出了隆隆的炮聲。從此,“引青濟秦”工程的最后一個關鍵性戰役打響了……

227d6d19c99e1266fedf2c3e6c13dc3b_bki-20120404121607-1788483464.jpg

  1991年6月25日,秦皇島人民永遠不會忘記這個大喜大慶的日子。就在這一天,“引青濟秦”工程全線勝利竣工!全線通水儀式在盧龍縣桃林口村小黃崖山下隆重舉行。

  全國人大委員長萬里發來賀電:“欣聞引青濟秦工程竣工,表示熱烈祝賀。望管好水,用好水,為秦皇島市人民服務。”  

  全國政協主席李先念題詞祝賀:“引青濟秦,造福萬代。”

  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親筆題詞:“引青濟秦,造福人民。”

  國務院特意發來了賀電……

  就在就在這一天啊!千年流逝的青龍河水開始按照秦皇島人民的意志,穿山越嶺流入市區,從而結束了這座海濱名城長期缺水的歷史!

  就在這一天啊!那把高懸在丁文斌頭上已645個日日夜夜的達摩克利斯劍才悄悄消逝了。“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雞一唱天下白。”為了引來青龍水,罷官坐牢也心甘。當初,丁文斌的這番宏愿,247萬善良的秦皇島人民是不知道的。但在緊張度過的兩年中,人們認請了這位人民公仆的忠誠!

  國家水利部部長楊振懷,受國務院委托,凌晨就從北京趕來祝賀。河北省委書記邢崇智代表省委、省政府和全省人民親臨祝賀……

  楊振懷、邢崇智滿面笑容,為通水剪彩。頓時,清澈的青龍河水從小黃崖隧洞奔瀉而出,匯入10里長的西吳莊隧洞,向秦皇島市區滾滾流去……光明日報出版的《魂系蒼生》一書。_副本.jpg

  市區沸騰了!

  人們奔走相告,涌上街頭。

  秦皇島成了人的海洋、旗的海洋、花的海洋!

  長長的車隊,載著披紅戴花的引水英雄們,駛過街道,他們走到哪里,哪里便涌起歡樂的狂潮!

  在那高大的凱旋門下啊!市民們眼含熱淚,攔車敬酒…… 

  長城笑了!

  大海笑了!

  美麗的小城笑了!

  這是人民的勝利!

  這是我們黨的勝利!  

    這是剛直不阿、將人民的利益作為自己靈魂的人民公仆的勝利!

    在這個歡慶的時刻,丁文斌沒有笑。他看著這滾滾東去的青龍河水,看著人們歡呼雀躍的喜人場面,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群眾是真正的英雄!是他們的浴血奮戰,才引來了這救命之水!  

  甘甜、圣潔的河水啊!在粼粼碧波的彩光中,映照出了龍的傳人的龍的性格!龍的神威!龍的風彩!閃爍著把奉獻寫在人生第一頁的龍頭——人民公仆的赤誠之心!     一年后,丁文斌擔任了秦皇島市委書記。然而,上任不久竟被免職了。一位作家聽到消息后,深感不平。立即趕到秦皇島采訪,用兩個月的時間寫出了一部20多萬字的長篇報告文學作品《魂系蒼生》。光明日報社僅用一周時間,就在全國出版發行,并在北京前門飯店召開了作品座談會。全國政協副主席馬文

全國政協副主席馬文瑞和光明日報副總編輯王晨出席《魂系蒼生》作品座談會。_副本.jpg瑞、光明日報副總編輯王晨,蔣子龍、李國文、劉茵及秦皇島和保定等地的群眾代表近百人參加了座談。大家一致認為:丁文斌是為人民辦真事辦實事的人民英雄、人民公仆。光明日報、北京日報等10多家媒體作了報道。

     (全國政協副主席馬文瑞和光明日報副總編輯王晨出席《魂系蒼生》作品座談會)

  六個月后,中共中央組織部不僅為丁文斌平反了冤案,而且將他提升為省級干部,任命他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副總司令……

  丁文斌受命后,立即風塵仆仆趕到新疆,為邊疆的建設作出了新的貢獻……

    空談誤國,實干興邦。

  我們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實現偉大的“中國夢”,更需要千千萬萬個丁文斌這樣“為民謀利、為黨爭光”、辦真事、辦實事的實干家!

  時代,呼喚延安精神!

  群眾,需要人民公仆!

  愿我們黨的各級領導干部,都來爭做魂系蒼生的人民公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