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8日,中央電視臺在新聞聯播節目中,以《八一勛章獲得者冷鵬飛:英勇果敢、沖鋒在前的戰斗英雄》為題,介紹了冷鵬飛的英雄事跡。節選如下:

1969年3月2日,敵軍悍然入侵我領土,我軍被迫進行自衛還擊。時任營長的冷鵬飛所帶部隊就在前沿陣地,他積極組織準確有效的炮火反擊。在上級統一指揮下,與兄弟部隊一起擊退了來犯之敵,取得了首戰勝利。 

3月15日清晨,敵軍又一次侵入我邊境。冷鵬飛聞令帶一個加強排迅速登島,指揮島上我軍部隊共同殲敵。為便于偵察和指揮,冷鵬飛把指揮位置前移到了敵炮火打擊范圍內,首創用火箭筒超近距離打擊敵裝甲目標的戰例。
       戰斗進行到關鍵時刻,冷鵬飛指示配屬炮連代理排長楊林帶領2門無后坐力炮“往前靠、放近打”,同時命令二排長張印華組成火力掩護小組配合攻擊。
      11時52分,又一輪沖上來的敵裝甲車用機槍瘋狂射擊,冷鵬飛左小臂中彈折斷,僅靠一點皮肉與上臂連接。他側臥在雪地上繼續指揮戰斗,最后在上級多次催促下,才將島上的指揮任務交給了友鄰部隊同志。被送去后方救治時,冷鵬飛由于失血過多,已處于昏迷狀態。timg.jpg
       在這次自衛反擊戰斗中,冷鵬飛指揮守島部隊與敵軍激戰9個小時,頂住了6次炮襲、3次進攻。1969年7月30日,中央軍委發布命令,授予他“戰斗英雄”榮譽稱號。   

的確,當年,面對蘇聯邊防部隊入侵我七里沁島等島嶼的行動日益升級,身為營長的冷鵬飛,就率領部隊橫刀躍馬、堅守邊疆,英勇果敢、沖鋒在前,展開了面對面的嚴峻斗爭,直至1969年3月2日蘇軍悍然入侵我國珍寶島,首先開槍打死打傷我方人員,爆發了珍寶島自衛反擊作戰;3月15日和17日,我們再次打敗了蘇軍對珍寶島更大規模的進攻侵略。
      在3月15日的激烈戰斗中,冷鵬飛營長英勇果敢,帶頭沖鋒陷陣,靠前指揮,帶領部隊英勇作戰,消滅入侵的敵軍,而他的左小臂卻被敵人的機槍子彈打斷,現在公布說:“僅靠一點皮肉與上臂相連”。可見傷勢之重。奪取珍寶島自衛反擊戰的勝利,冷鵬飛重傷流血,為國家做出了重要貢獻。這一年,他36歲。

我們當年參加珍寶島自衛反擊作戰的所有戰友,都非常敬佩冷營長英勇果敢的指揮和勇敢頑強的戰斗精神!
       2009年4月6日,我們來自全國各地的200多名參加珍寶島自衛反擊戰的老兵,自發地聚集在黑龍江寶清縣的珍寶島革命烈士陵園,隆重紀念珍寶島自衛反擊戰勝利40周年,深深緬懷犧牲的戰友。
       這年,冷鵬飛首長雖已76歲高齡,仍然與老伴一起,出席了這次紀念活動。我看到,在寶清陵園,他一座一座地走遍了68位珍寶島烈士的墳塋,瞻念烈士,表達對并肩作戰的戰友的深深哀思。
       在陵園,冷鵬飛首長與我和另一位戰友在烈士墓前合影,我們一起哀悼烈士戰友,這次,他把照片拿在手上,仔細端詳。看到這張照片,冷鵬飛的兒子浩軍脫口說:后面是我媽媽!

1969年的那個寒冷3月,我在23軍部隊參加了珍寶島自衛反擊作戰,并且榮立了三等功。將近50年了,我對珍寶島仍然魂牽夢縈、歲月難舍。
       2017年9月,我第三次登上珍寶島,并且和一些戰友一起,以文學作家名義,參訪了我國虎林市對面的俄羅斯的列索市、伊曼市。特別是伊曼市,當年入侵珍寶島的伊曼邊防總隊就在此。這次,我們現場觀看了該市博物館中對于“達曼斯基島事件(即我珍寶島)”的展示,還觀看了他們設立在伊曼市的入侵珍寶島時被我擊斃的5名陣亡人員的墓碑(對此,我或視情另作報道)。
       從珍寶島返回時,在沈陽得知我們尊敬的冷鵬飛首長住院查體。于是,我們5名參加過珍寶島自衛反擊作戰的老兵,相約去看望老首長。微信圖片_20190302205634.jpg
     (作者與老英雄冷鵬飛在一起)

我們走進病房,首長已經站在床前迎接我們,和我們一一握手。

落座后,首長一再說:這個八一勛章,既是授給我的,也是授給所有參戰部隊和官兵的,是對大家的獎勵。我們軍人,保衛國家,流血犧牲,是應盡的義務。有習主席領導指揮,我們要建設鐵的部隊,做“四有”軍人,圓滿完成保衛國家的任務。

冷鵬飛在3月15日的戰斗中受重傷,被送到佳木斯駐軍224醫院治療。3月20日,沈陽軍區二工區軍務科副科長孫征民帶領萬忠魁參謀等小分隊登上珍寶島執行排雷任務,不幸光榮犧牲,后來被中央軍委授予“戰斗英雄”稱號;萬參謀也同時身負重傷,被地雷爆炸的彈片打進頭部、肝臟,炸斷了腿的脛骨、腓骨,榮立一等功,也在224醫院搶救、治療,恰巧和冷鵬飛住在一個病房。
       當時,萬參謀的女兒萬真是牡丹江223醫院的護士,醫院特批了兩個星期假,讓萬真去佳木斯看望受重傷的父親。在醫院,萬真不但細心照顧父親,也細心地照顧一個病房的冷鵬飛,兩位為祖國而流血負傷的英雄、功臣,結下了深厚友誼。
       這次,冷鵬飛見到了萬真,兩人真像父女相見一樣高興,冷鵬飛仔細詢問萬真家里的情況,萬真關切地查看冷鵬飛的傷口,兩情交融,他們相談許久。微信圖片_20190302205729.jpg

48年前的傷疤,明證著英雄對敵軍的仇恨、對祖國的忠誠!
       戰斗英雄孫征民烈士,是珍寶島戰役我軍犧牲的職務最高的烈士(正營職),3月20日他犧牲那天,正是他的女兒出生的那天,真令人悲傷、唏噓不已!
       這次,孫征民烈士的兒子大鵬來看望冷鵬飛,更增添了悲壯的氣氛。他帶來了全家人對冷鵬飛的掛念,冷鵬飛關心著他們全家的情況。英雄、功臣后代們久久地緊握著冷鵬飛的雙手,祝愿老英雄安康。

珍寶島自衛反擊戰勝利后,上世紀70年代,冷鵬飛首長曾經在北京軍政大學(現國防大學)學習,留下的印象很深。他非常關切地問我:“學校門口的那條河還在不在?河上加了蓋沒有?”我回答:“那條河叫京密引水渠,是從密云水庫流下來的北京市的飲用水源。現在,河道整修的很正規,兩岸加上了隔離網保護水源,但沒有罩起來,河道太寬、太長了。另外,國家的南水北調工程,現在經過這條河道,反而往密云水庫、官廳水庫等水庫里補水了“。
       我們還一起觀看了2009年在寶清珍寶島烈士陵園的合影照片。

陳立波戰友懷著對老英雄、老首長的深厚感情,組織了這次探望活動。我們三位67師的戰友,高興地與冷鵬飛首長留下了珍貴的合影;我們五位老兵,真誠的向老首長致敬!衷心祝愿老首長幸福安康!

讓我們永遠銘記千千萬萬為國為民而流血、獻身的英雄、烈士的英名,他們永遠在我心!

    timg (2)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