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水,有著五年軍營經歷,退伍后置身于大型企業武裝部工作,二十多年來,一步一個腳印,先后被評為“全民國防教育標兵”,全省“國防教育先進個人”,湖南陸軍預備役步兵師優秀軍官;全國基層武裝專干造血干細胞捐獻第一人,中華骨髓庫管理中心授予的全國“五星級志愿者”稱號。

  1989年3月,新春的陽光,和平、友好、溫暖地灑滿南國邊陲,高大的榕樹綻開了嫩綠的新芽,木棉樹橙紅的花瓣開放得分外的妖嬈,部隊下達了老兵退伍命令。他帶著無限的眷戀離開了部隊,被安置到岳陽石油化工總廠(中國石化巴陵石化公司前身)。經過考核,調入廠武裝部,負責民兵預備役和國防教育工作。這是一塊火熱的土地,軍營的氛圍十分濃厚。鄒水以野戰軍人的果敢和迅捷,組建了民兵應急分隊,民兵預備役“炮兵連”和有“火魔克星”之稱的“民兵防化分隊”。這支部隊,90%為退伍軍人,個個身強力壯,思想和軍事素質都不錯。鄒水遠不滿足這些,他率先垂范,對隊員們進行魔鬼式多能訓練,實行極限任務完成能力考核。他訓練隊員,“歪點子”頻出,特別折磨人,有的隊員實在受不了,對他幾乎變態的訓練方法心生不滿,暗地罵他“土匪”。鄒水不管這些,扔下兩句硬邦邦的話。“吃不了苦,立馬滾蛋。想留下來,就必須按我說的做!”

  二十多年來,這支英勇無畏,軍事素質過硬的民兵預備役“特種兵”隊伍,在“非典”執勤,抗冰救災,奧運圣火傳遞安保,反恐保奧、國慶60周年執勤巡邏,護廠、護庫、護路和防恐反恐值守巡邏,“東方之星”沉船搜救,配合公安部門維護社會治安等一系列急難險重任務中,立下了累累戰功。1535530109842777.jpg 

    1998年夏天,長江流域普降暴雨,湖南湘江、資江、沅江水位急劇上漲,洞庭湖堤垸全面超過警戒水位,城陵磯水文站水位超過了歷史,長江中游防汛壓力十分巨大。鄒水帶領他的民兵抗洪搶險突擊隊進駐長江大堤,日夜巡堤,清除堤壩雜草,開挖導洪溝,堵塞管涌,不分白天黑夜,奮戰在防汛搶險一線。

  雨一刻不停地下,年代久遠的大堤,在洪水中浸泡了將近兩個月,情勢非常嚴峻,鄒水和戰友們堅守在道仁磯一線。(鄒水右一帶領民兵抗洪救災)

  這段大堤地理位置十分險要,垸內五公里范圍駐有石化、電力、造紙等年產值過千億的大型央企,還有十幾萬民眾。一旦大堤垮塌,垸里方圓數十里將變成一片汪洋,岳陽市區上百萬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會受到嚴重威脅。下午四點多,一條咆哮喧囂的黃龍,張牙舞爪從上游急速沖來。霎時間,江面狂風大作,洶涌的江水以排山倒海之勢撞擊堤岸。只聽啪啪啪一片響聲,長達百米的岸線開始崩塌。險情就是命令,鄒水奮力一躍,跳進了激流之中。

  撲通,撲通,撲通……

  勇士們紛紛跳入長江,手拉手,肩并肩,豎起了一堵堅不可摧的人墻。岸上的戰友們,在地方防汛干部和民工支援和配合下,滾石,打樁,壓沙袋,一百多人激戰了兩個多小時。當燦爛的晚霞在西邊天空燃燒的時候,險情終于排除,滾滾江水,被勇士們馴服了,溫順地朝下游流去。鄒水和戰友們早就累趴了,如同一群筋疲力盡的泥猴子,癱倒在大堤上。

  生于憂患,死于安樂。 翻開中華民族現代史,是一部飽受外國列強蹂躪,充滿屈辱的痛苦歷史。當今世界依然很不太平,戰爭的風險時刻威脅著共和國安寧,培養每一個公民的國防意識已成為當務之急。廠區內有5所幼兒園,鄒水一身軍裝走進了兒童的世界。那些身著迷彩服的小朋友平日嘰嘰喳喳,嘻嘻哈哈,見到英姿颯爽的解放軍叔叔后立刻安靜下來。在鄒水的口令中,他們列隊,跑步,敬禮,陣容齊整,動作整齊劃一。鄒水給孩子們講述“小英雄雨來”、“小兵張嘎”、“雞毛信”等故事,教唱國歌,將家國情懷和英模形象播種到孩子們幼小的心田。孩子們特別喜歡和藹可親的鄒叔叔,只要鄒水來了,像見到親人一樣,爭先恐后圍到他的身邊,看著孩童們臉上燦爛的笑容,鄒水心里說不出的高興。

  鄒水兼任了3所中學軍事校長,每年秋季新生入校和新員工進廠,嚴格按照《湖南省民兵軍事訓練大綱》進行訓練,直到考核達標。他發揮自己在攝影,書法和文學創作等方面的優勢,高標準建設了600多平米的全民國防教育展覽室,成為岳陽市,乃至湖南省全民國防教育示范基地。

  這里是一棟兩層小樓,院里生長一棵軀干粗大的香樟樹,夏日明亮的陽光里,枝繁葉茂,生機盎然。走進展覽室,濃郁的軍營氣息撲面而來,仿佛置身于槍林彈雨的戰場。

  器械陳列間,擺放著各種機槍,步槍,手榴彈各種武器模型,筆者第一次近距離接觸“60”、“82”迫擊炮”、輕重機槍等武器和彈藥。展覽室面積不小,共有5個分廳,張貼著數千張照片和畫片,展示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艱苦卓越的戰斗歷史及豐功偉績;中國石化巴陵石化公司民兵預備役工作的歷史進程和成績。畫面波瀾壯闊,內容十分豐富,令人熱血沸騰。

  采訪過程中,筆者在現代化武器裝備展區停下了腳步,只見太空,天上,海上,陸地,到處都是先進的鎮國重器,一種自豪感和自信心油然而生,心里激動地吶喊:“屈辱的歷史將一去不復返,泱泱大中華,實力傲視群雄。誰敢犯我,雖遠必殊!”

  走到榮譽展區,各類獎匾琳瑯滿目,整整掛了兩面墻。有國家部委頒發的,還有原廣州軍區,湖南省及岳陽市軍政部門等給予企業和鄒水本人頒發的獎章和獎匾。這些都由心血和汗水凝結而成,筆者不停地嘖嘖稱贊,頻頻向鄒水豎起大拇指。

  來到主展廳,一張中華人民共和國地圖躍入眼簾。鄒水站在地圖前面,久久凝視那只身姿偉岸的雄雞,臉色凝重,半天都沒有說話。筆者感到詫異,弄不清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見他銳利警惕的目光從東向西,由南到北來回巡視,最終落在東面和南面那片浩瀚遼闊的海域。筆者似乎懂了他的心思,輕聲道,“如果某天,有人硬要將戰爭的陰霾強加到我們頭上……”

1535530275793893.jpg

(鄒水(左一)向國家國教委的首長介紹本企業國防教育工作情況)

  來訪之前,有朋友介紹說,鄒水這人能說會道,采訪應該是輕松的。同他接觸下來,感覺并不是那么回事。這是一場乏味的,拼耐力的馬拉松。面對筆者頻頻發問,鄒水顯得拘謹,甚至還有些木訥。某些關鍵節點總卡殼,問一句,答一聲,不問了就沉默寡言。筆者想將話題的格局往往提一提,從思想境界,或靈魂深處挖一把,鄒水要么笑笑,要么王顧左右而言他。筆者有些失望,茫然地看著隨行的朋友。此君搖搖頭,苦笑著說,“他就這副德行。你若想從他嘴里挖出什么來,就看你的本事了。”

  隨著采訪深入,筆者的感覺里,鄒水身上多了幾個符號:實在,淡然。但是,有一件事,非比尋常,令筆者的心靈受到了震撼。

  2006年9月16日,鄒水組織巴陵石化公司民兵應急分隊訓練,岳陽市采血中心的采血車停靠在廠區附近,聞訊后,他帶領8名應急隊員去獻血。當時,現場正在招募中華骨髓庫志愿者。那個時候,捐獻造血干細胞還是挺新鮮的話題,鄒水跟其他隊員一樣懵懵懂懂。但他心里有道譜,既然國家招募骨髓捐贈志愿者,說明這就不是小事情了,就像獻血一樣,造血干細胞是拿去救人的。他沒有多想,埋頭填寫了一張加入中華骨髓庫志愿者的申請表。幾個月后,尚在北京出差的鄒水,接到岳陽市紅十字會工作人員的電話,說他與一名血液患者初配型成功,詢問他愿不愿意捐獻骨髓。這件事來得太突然,鄒水回話說,容他考慮考慮。他對捐獻骨髓知識一點都不了解,不清楚對捐獻者身體有什么影響,不知道家里人什么態度。三天后,鄒水從北京回到廠里,登門到岳陽紅十字會咨詢。得到了權威的、肯定的醫學回復,便接受身體全面體檢和身體調適。

  患者為上海一位小姑娘,剛剛念初中。為了給孩子治病,父母變賣了房子,耗盡了家里所有財務,還負債累累。孩子的父母憂心忡忡,成天以淚洗面。女兒畢竟只有14歲,她的人生才剛剛開始,猶如初放的花朵,忽逢滴水不見的滅頂干旱。這對夫妻,苦苦等待了三年,盼星星,盼月亮,雙手抓狂地仰望漫漫長空,渴求無所不能的蒼天,能救女兒一命。心力交瘁的母親變得神智有些恍惚,淚流滿面告訴醫生,如果治不好女兒,她也不活了,把醫生嚇得不輕。

  通常,造血干細胞異基因捐獻配型成功率,在3萬到100萬分之一。這個概率是非常低的。然而,奇跡往往在絕望中發生。體檢復查,鄒水骨髓的各項指標都符合捐獻要求。接著做高分辨配型,高分辨配型完全符合要求,鄒水成為小女孩所需造血干細胞不二的捐獻人選。

  入夜,云溪山溝一片寧靜,一輪圓月懸掛在天際,明亮的月光,水一樣在小區流淌。鄒水像往常一樣,擺弄他不離身手的相機。明天就要赴省城醫院進行手術前期準備了,有段時間不能陪伴“老伙計”,他還真有點不舍。淑嫻的妻子在里屋幫他收拾行李,隱約聽到幾聲嘆息。作為女人,她想得更多,更細。專家說,現代造血干細胞移植法,采用從外周血中采集造血干細胞。用科學方法將骨髓血中的造血干細胞大量動員到外周血中,從捐獻者手臂靜脈處采集全血,通過血細胞分離機提取造血干細胞,同時,將其它血液成份回輸捐獻者體內。整個采集過程在封閉和符合醫療安全要求的環境中進行,是極為安全的。在采集完成后,捐獻者有些輕微疼痛感和不適,但很快會消失。網上還有一條信息是這樣說的,造血干細胞骨髓采集嚴重危及生命的并發癥很低,約為0.21%。妻子曾經是一名醫生,深知技術指標的重要性。雖說造血干細胞手術風險不大,可是,畢竟還有個0.21%的風險,那是關乎生命安危的指標呀!誰能保證,手術的風險完全可控?在她這個小家庭,鄒水是丈夫,是父親;在大家庭,是兒子,是兄弟,他是全家的頂梁柱,萬一遭遇不測,自己怎么辦,孩子怎么辦,這個家怎么辦?仿佛沉重的巨石壓在胸口,她感到憋悶,難受。然而,妻子清楚丈夫的脾氣,凡事,只要拿定主意,就是十頭騾子都沒法拉他回頭。何況,他這回是去救命。他若不捐獻造血干細胞,那個小女兒絕對就會沒命,上海那個小家庭將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鄒水來到妻子身邊,輕輕摟住她說,“我們要相信科學。現代醫學那么發達,你就放心吧。再說,老公身體棒棒的,肯定會沒事的!”

  到了這個時候,再多的語言已變得蒼白無力,妻子眼里噙著淚花兒,憂心忡忡偎在丈夫的懷里。

  鄒水交代妻子,醫院都有安排,不用帶多少東西,他穿上那套嶄新的軍裝就行。

  這套軍裝是退伍那天,柳連長親手交給他的,多少年過去,鄒水一直視為珍寶,壓在箱子底,舍不得穿。每年的“八一”建軍節,他悄悄取出來,認認真真,仔仔細細看半天,然后,就放回原處。他的節日,一直這么過的。這次,他要穿上這身軍裝,奔向救死扶傷的前線。

  2007年8月7日上午,巴陵石化公司機關辦公樓聚集了許多人,像當年鄉親們送鄒水上前線一樣,領導,同事,朋友,還有一些不認識的人都來給他送行,真誠而潤澤的目光,聚焦到英雄的身上,大伙在心里默默地念叨:“兄弟,加油!”

  當晚,鄒水被湖南省造血干細胞管理中心工作安排住進湘雅三醫院七病區,晚上9點多鐘開始,第一次注射造血干細胞動員劑,接下來,連續幾天每天都需注射一針。

  注射動員劑后,醫生叮囑鄒水放松心情,好好休息,不會有負面癥狀發生。可他還是出現了一些不適反應。像重感冒一樣,渾身特別難受。那種程度,比當兵那段蹲守潮濕悶熱,透不過氣的貓耳洞還難受得多。躺在床上,天花板在轉動,整個人像飛機猛然下墜一般,有種特別嚴重的失重感。

  胸悶,腦脹,伴隨一陣惡心。這是鄒水始料不及的,連醫生都感到奇怪。這個癥狀持續了兩天,且越來越嚴重。

  注射完第三針動員劑,鄒水感到頭重腳輕,躺了一會兒,一股渾濁的氣流從胃里直往上冒,他趕緊去洗手間,嘔了一陣,嘔得眼冒金星,什么都沒吐出來。

  反應如此之強烈,莫非那個0.21%的概率會出現在自己身上?

  一個人,在生與死的考驗中,即便再怎么有定力,他的意念也會有所變化。鄒水不是神,他吃五谷雜糧,食人間煙火,有血有肉,情感的人。一絲恐懼從心頭掠過,鄒水身子抖了一下,眼前有些模糊,恍惚看見妻子那雙幽幽的淚眼。他有些猶豫了。1535530468124594.jpg

  住院部病號多,在鄒水的病室周圍,包括走廊上,躺滿了等待骨髓的白血病患者。他們的臉,蒼白而僵硬,跟死人并無二致。但是,目光明亮,仿佛風雨飄搖的夜晚亮著的燈光,充滿了渴望和企求。只要有人走過來,他們好像尋找救星一樣,不約而同地豎起腦袋,伸長脖子,兩眼巴巴地迎接由遠及近的腳步聲,心有不甘地追逐遠處的背影。這個細節,鄒水觀察了許久,他心里特別沉重。

(捐獻造血干細胞現場,鄒水獲得中華骨髓庫管理中心授予的全國“五星級志愿者”稱號)

  骨髓采集手術非常順利,歷經5個多小時,鄒水一次性捐獻了129ml。等候已久的志愿者,懷抱生命再生的血液儲存箱,飛向千里之外的上海。

  回到現實生活,造血干細胞,已然超越了神的力量,帶著鄒水蓬勃生命力的骨髓,輸送到了另一個陌生的軀體中,那盞只剩下半豆之光的燈重新點亮了,生命的花瓣,再一次轟轟烈烈地綻放。小女孩治愈出院后,得知給予她第二次生命的是一位不知姓名的退伍軍人,熱淚盈眶地告訴父母,等到了應征的年齡,她就參軍入伍,像接力棒一樣,把人民子弟兵無疆的大愛,一代接一代,永遠地傳遞下去。